念到这里:

“穆斯林妇女和全国其他民族妇女一样,可以自由出现在各种工作岗位”………
就可以明显的看出来编者念了好多关于傻武帝阿拉伯妇女的文章并盲目的忘掉了新疆在中亚而不是在 中东

“哈尼克孜现象”说明了什么
吴楚克
2018-12-07
  最近,新疆舞蹈演员哈尼克孜着实“火”了一把。她身着传统中华民族服装在《国风美少年》综艺节目上表演 敦煌舞,引发大众的好评。从大的方面说,这是新疆开放发展的证明,也是去宗教极端化的成功表现。从小的方面 说,这也是近些年新疆维吾尔族妇女从极端宗教压迫和蒙蔽下逐步走出来的新亮点。

  其实,哈尼克孜受到关注本来就是一件平常的事情。如果没有近些年来伊斯兰宗教极端势力的渗透和恐怖分裂 势力的威胁,穆斯林妇女和全国其他民族妇女一样,可以自由出现在各种工作岗位,创造她们应有的价值。人们惊 叹哈尼克孜的美丽,不如说是感叹一种久违了的正常!

  美,当然有共性。所有能够给人类自我精神带来愉悦的客观对象都会产生美的感觉,特别是人类对自身形象的 美的鉴别,更体现了人类精神进步的刻度。人们惊叹哈尼克孜的美丽,正是当代中国大众精神修养进步的生动体现 ,也是内地观众欣赏各族人民美丽形象的鲜活例证,它真实地再现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各美其美,美美与共”的 精神。

  美,当然有个性。纯粹就“美”本身而言,那是一种客观存在。人们惊叹哈尼克孜的美丽,其实是对美的鉴赏 ,或说是对美的评价。美的鉴赏首要条件是有能够欣赏美的人,如果人们居无定所、食不果腹、度日如年,再美的 对象也无欣赏之力,这就是鲁迅讲的“焦大不爱林妹妹”的原因。客观一点讲,改革开放40年,尤其是新疆近些 年的发展,才使中国人民可以舒服地对美进行欣赏,才使越来越多的新疆人出现在内地舞台上。

  美,当然需要观众。美的鉴赏的主观条件就是能够欣赏美的人们,当代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平蒸蒸日上,青年人 的生活今非昔比,人们才能够充分欣赏哈尼克孜的美丽。其实,“美”是需要走出去、需要展示的。然而,伊斯兰 宗教极端主义对新疆维吾尔族的影响,使美丽的维吾尔族人民无法向世人展示他们的生活,哈尼克孜的“闪亮”登 场,打破了长期的沉寂。我们希望从美的欣赏开始,展现新疆各族人民美好生活的一面,展示各族人民和睦相处、 追求美好生活的开始。

  美,不仅拥有欣赏价值,更拥有社会精神的引领价值。一个社会大众欣赏什么能够准确反映出这个社会的价值 观,所以,对哈尼克孜美丽的赞叹说明大众对新疆少数民族美女是完全接受和欣赏的。这证明在内在价值观上,内 地各族人民对维吾尔族人民没有任何偏见,相反是完全欣赏他们的美丽。同时,哈尼克孜身着中国古代传统服装表 演敦煌舞蹈,更展示了历史上中华各民族交流交融的历史过程,自然更引起观众的历史审美感,它暗示了一种美好 的向往。

  事实上,在一个社会当中,真正美好的事物往往会在公众之间引发震动,并产生社会精神的引领作用。笔者希 望类似的“哈尼克孜现象”在今后能常态化,产生更加广泛的审美效应,从而让各族人民都参与到建设祖国大家庭 的伟大事业中来!(作者是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教授)

来源: 环球时报
编辑: 张苇柠
分享到:
0

Copyright © 2018 workercn.cn



http://m.workercn.cn/pl/2018/1207/18120709212495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