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国者永远在夹缝中

发表于八月 18, 2016由Shamseden, Zubayra


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权项目中文翻译员/研究顾问

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国家保障各少数民族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维护和发展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 助关系。禁止对任何民族的歧视和压迫,禁止破坏民族团结和制造民族分裂的行为。

———————-《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护华侨的正当的权利和利益,保护归侨和侨眷的合法的权利和利益。

———————-《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五十条

根据上述中国《宪法》和其他有关法律,中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任何形式的歧视和压迫是被严格禁止的; 然而,维吾尔人在中国被歧视和压迫由来已久,可以说维吾尔人被当作了中国的二等公民,甚至于中国的国家公敌 !



上个星期,一位好久没有联系的老朋友突然来电话;简短问候之后,他满腹牢骚地对我说道:“伊利夏提,你们美 国维吾尔人协会、或者世界维吾尔人大会能帮我忙吗?”

我犹豫了一下,问道:“什么样的忙?你先讲一下,我听听,看是否能帮得上忙;当然,只要是我们能帮得上忙的 事,一定会帮。”

朋友说道:“去年,我父母亲想来看我,但不知因什么原因,被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拒签了!今年我想去看他们,中 国大使馆已经让我跑了至少8-9趟了,还是没有一点头绪;这不,今天又把我打发回来了!”

朋友愤愤不平地继续道:“这中国大使馆,也太他妈的能折腾人,他一次不说清楚都需要哪些手续、那些表格、那 些文件;挤牙膏似的一点一点地告诉我需要办的手续,一趟又一趟地让我跑,不停地填表格,看起来是故意在折腾 我们维吾尔人。”

我问朋友:“你没有问一问他们为什么这样对待你吗?没有告诉他们你是因为结婚来美国定居的吗? ”

朋友说:“能不问吗,我不仅问了,而且还特别强调告诉他们,本人不是政治避难留下的,是因娶了美国姑娘留下 的;但大使馆的说只要是新疆人、只要是维吾尔人,都这样,这是规定,他们也没有办法。”

我问朋友:“他们都要些什么文件?”朋友说:“邀请涵,父母或亲戚写的邀请信,然后是出国时使用过的中国护 照、身份证;还要写一份较为详细的探亲期间的日程安排报告;比如在什么地方住,在谁家住,住几天,准备和哪 些人见面,回家途中是否准备在其他地方停留,停留几天;如果是在北京转机,是住旅馆还是朋友家,是否准备在 北京会见朋友,以及要回见朋友的姓名、住址。说实在的话,如果不是考虑到父母年龄大了,想见一面;我真的是 永远都不想再踏进中国大使馆的门!”

我来了兴趣,对朋友说道:“既然你想回去探望父母、尽孝心,那你就稍微耐心点,想办法提供要求 的文件。”

这话似乎使朋友不太高兴:“我提供了,我先是拿着父母的邀请信去了,过了俩天,大使馆告诉我,父母的邀请信 太简单、不细致,要求重新写一份包括详细邀请原因的信;父母邀请自己儿女,不就是因为思念、想见见儿女吗? 想和儿女过年、过节团聚一下吗;还能有什么其他原因呢?还怎么详细,这不是折腾我们维吾尔人, 是什么?”

朋友继续到:“邀请信总算跑了几趟过关了,又要求我详细列出探亲期间的日程安排,要包括在那儿住,住几天; 我告诉他们,我是去探望父母,肯定主要是住在父母家,偶尔也会在兄弟姐妹家住几天,到时候看情况。他们说不 行,我必须详细列出在父母家住几天,兄弟姐妹家住几天,还要列出每一家的家庭住址。不仅要列出父母、兄弟姐 妹的家庭地址,还要列出探亲期间准备会见朋友们的家庭地址、工作单位等;你说,这不是折腾人吗 ?”

“我花了两天时间,把探亲日程尽我所能详细列出来,满心希望这回应该没有问题了;但是,这不,今天我又被打 发回来了;他们告诉我,我必须拿我过去的中国护照来,他们要看;当我告诉他们,几年前,我回过一次国,当时 已经将中国护照上交了。他们又说,那就拿过去的中国身份证来!我说找不到了,他们说要父母到当地派出所查, 派出所肯定有身份证存根,查到号码就可以啦。这他妈的,这不是折腾我们维吾尔人是什么?我不知道到哪儿能找 到十几年前的身份证号码?”

我开玩笑地劝朋友拿中国2013年通过的《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18条之规定:“家庭成员应当关心老年人的 精神需求,不得忽视、冷落老年人。与老年人分开居住的家庭成员,应当经常看望或者问候老年人……”说服大使 馆官员时;朋友有点不高兴地回敬我说:“伊利夏提,别嘲弄我啦,中国什么时候尊重过他们的法律 ?”

我问朋友他美国妻子是什么态度,他苦笑着说:“美国人,还能说什么;一句话:‘荒谬、无法接受 ’!”

其实,这不是个别例子,其他国家的维吾尔人在回国探望父母、亲人时,也面临着中国住各国大使馆、领事馆同样 的刁难和公然的歧视!

而且,另一个经常被人们及媒体忽略的、海外维吾尔人面临的亲人团聚困境是——海外维吾尔人在国内的父母亲人 出不来的、骨肉分离残酷现实。

当然,我这里讲的不包括中国政府当作头号分裂分子的国外维吾尔人家属,这些维吾尔人的亲人根本就没有想过能 在有生之年和亲人团聚;只要能在电话里互保平安也就满足了;然而,现在,正常的电话联系,对这些维吾尔人也 都正逐渐变成一种奢望!

我这里要讲的是一些生活在国外,但为了保持良心不受谴责、内心过得去,而没有向中共弯腰低头,但也并不积极 参加国外维吾尔社团政治活动的维吾尔人!尽管这些维吾尔人非常小心翼翼,尽量避免出头露面,但同样,被中共 政权所恶意蹂躏、践踏!

最近,就有一位朋友的父亲,已经是80多岁了,在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走后门找关系花一大笔钱,历尽千辛万苦 拿到中国护照之后;又不辞劳苦跑了两趟美国驻北京大使馆,最终美国签证也总算拿到了!

朋友一家人,在美国的兄弟、媳妇儿孙、远在在伊犁的远亲近邻都高兴的不得了,分别几十年的父母儿孙即将团聚 ,能不高兴吗?

然而,出乎大家预料,朋友80岁高龄的父亲在准备飞往美国途中,在中国北京机场被边检拒绝出境 !

在最后一刻,一场父子团聚的欢乐场景,在中国边检,以80岁父亲在极端绝望中瘫坐机场定格于送行维吾尔亲人 永世难忘的记忆;在美国,以两兄弟手持电话、不知该对电话那头绝望的老父亲说什么,以极端痛苦与失望定格于 他们记忆中!

我永远忘不了朋友那绝望的神情。

大概是在听说朋友父亲要来消息之后的第三天,我偶然和朋友相遇;我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很热情的握着朋友的手 说到:“祝贺你、祝贺你,父亲来了! 你真幸福,很是羡慕你!好好享受和你父亲相聚的日子,请几天假,陪你父亲好好玩一玩、聊一聊。 ”

朋友看着我说到:“你不知道吗?我父亲没有来成!”“什么?没有来成?”我话还没有说完,朋友拉着我的手说 道:“来,伊利夏提,我们坐一会儿,跟我说说话。”

我这才注意到朋友的脸色;失神的眼、无奈的苦笑、隐隐透出一种绝望、愤怒和无助。

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位朋友,我们俩默默地喝着咖啡;他似乎要发泄一下,大约沉默了十几分钟之后,他愤愤地 对我说道:“伊利夏提,你是知道的,我在美国这几十年极其小心,尽管心里很不满意共产党对我们维吾尔人的压 迫,但我一直避免公开站出来参加维吾尔人组织的任何政治活动,为的是能够有朝一日能回家看一看,探望一下年 迈父母;”

“然而,两年前,中国大使馆拒绝了我回国探亲申请,连我妻子的回国申请也遭拒绝。在无奈中,我放弃了回国打 算,只抱希望于能够让父亲出来,在国外团聚;没想到、真的没想到,这点希望也破灭了!这共产党也他妈太没有 人性了!”他继续道。

我默默地看着他,任他发泄;他眼中噙着泪、满脸愤怒;时而愤愤不平、时而失神无助地诉说着心里的失望和愤怒 !

这就是海外一部分明哲保身维吾尔人的处境!无论你参加维吾尔政治活动与否,只要你去中共驻外使领馆、只要你 有求于中共政权,就一定面临中共邪恶政权的肆意践踏和蹂躏!

中共政权对待维吾尔人,从未想过要费心去鉴别谁是没有政治避难留下的、谁是政治避难留下的;谁积极参加维吾 尔政治活动、谁没有参加维吾尔政治活动。只要是维吾尔人、只要是留在海外的维吾尔人,都不可靠!都不可信任 !

中共政权给予几个海外维吾尔人方便,任他们自由来往与东突厥斯坦和美国,中共政权是为了要利用他们欺骗国内 的维吾尔民众、欺骗西方媒体、大众!

这些飞来飞去的维吾尔人和中共政权各取所好;中共利用他们,以他们为中共之宣传工具,掩饰其一党独裁统治之 邪恶;而这些名利熏心的维吾尔人、所谓的‘企业家、实业家、科学家、名学者’等也因追求名利而甘当中共的哈 巴狗、低三下四;昧着良心利用自己生活、享受的海外文明国家之民主、平等、自由环境,不仅在国外帮助独裁中 共兜售其虚假政策,而且回到国内,还和中共殖民统治官员沆瀣一气、助纣为虐,或明或暗地帮助中共合法化其对 维吾尔人的血腥镇压、屠杀!

失去自己国家的民族永远是亡国者!无论你生活在什么地方,无论你的房屋、庄园有多大,无论你的新生活多么的 阔绰、豪华奢侈,你在别人眼里永远是移民、外来者!

失去家园的亡国者永远生活在夹缝中!无论你在新的国家获得了多少名望、声誉,无论你积累了多少财富,你在他 人的国家,在其他民族掌权的国家永远是二等公民!

建国、掌权的民族在任何时候、任何地方,可以以任何理由剥夺亡国移民的一切,把你踢出家门、投 入监狱!

http://chineseblog.uhrp.org/?p=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