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改革——维吾尔人经历的‘文革’最大劫难

发表于五月 31, 2016由Shamseden, Zubayra (由维吾尔人权项目转载)


伊利夏提, 特邀作者

‘文化大革命’给中共统治下每一个民族都带来了灾难,这是不容置疑的!但是,‘文化大革命’给中共统治下的 维吾尔、图博特、南蒙古各民族带来的劫难,则更多地表现为一种带有极端大汉民族主义的种族灭绝 性质!

‘文化大革命’这种针对其他非汉民族的种族灭绝运动,最突出地表现为摧毁其他民族赖以生存的独特民族性;也 就是说,摧毁其他非汉民族之所以成为不同于汉族的‘异族’文化、信仰、历史独特性!

在东突厥斯坦表现为;焚烧民族语言珍本经典书籍、摧毁民族特色书法壁画;推倒民族特色古老建筑,如清真寺、 麻扎、庄园、房屋;禁止、摧毁民族特色教育;禁止穿戴具民族特色服饰、珠宝等等。

很多人,特别是汉人学者在这一点上一直就没有清醒的认识,包括那些完全否定‘文化大革命’的民运人士。当然 ,我不否认,在这些没有清醒认识汉人学者中,不乏因为难于抹去心中大汉族主义、大一统情节的公知、民主人士 有意装糊涂!?

‘文化大革命’这种针对非汉民族的种族灭绝行为之顶峰,应该可以说是以釜底抽薪、斩草除根为目的,以‘文字 改革’名义推出的,针对维吾尔等东突厥斯坦突厥语民族强制实行的文字改革政策!

针对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语民族实施的‘文字改革’;自1959年制定、推出以拉丁字母为基础的新维吾尔文 字肇始,1960年在一些地区试点,到1962年全面推行新维吾尔文字、彻底废除老维吾尔文字;持续到19 82年9月13日,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五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七次会议,以《新疆维吾尔自治 区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使用维吾尔、哈萨克老文字的决议》之名废除新维吾尔文字,恢复传统老维吾 尔文字为止。

这种由中共殖民政权以同化其他非汉‘异族’为目的的,由维吾尔民族败类、狗腿子、吹鼓手以‘文字改革’为名 ,强制推行的种族灭绝行为;耗时二十年,包括所谓的‘文化大革命’十年,至少使两代(以10年基础教育期为 一代人)维吾尔人成为了彻底的文盲!

‘文字改革’,尽管是由中共变色龙、不倒翁、老奸巨猾的周恩来提出;但其中心主题还是汉人统治者千年不变的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只要是处于我大汉统治、就必须汉化’之大一统思想作崇的结果 。

这种釜底抽薪、斩草除根的,假‘文字改革’之名,实施种族灭绝的政策,综观历史,中国汉人统治者一有机会便 会尝试,只是名义不同而已。

近代,国民党统治时期的屠夫盛世才,在其统治东突厥斯坦期间也曾短期尝试过;这,并非什么新鲜 事。

然而,这种假借‘文字改革’之名推行的种族灭绝政策,在不同时期,都遭到了惨败,都不成功。不成功的原因, 当然不是因为殖民者推行不力,或者是因为,如一些走火入魔共产党奴才们所谓的‘文化大革命’的破坏,而是因 为一大批维吾尔、哈萨克等东突厥斯坦突厥语各民族仁人志士的激烈反对、强烈抵制,甚至以流血牺牲为代价的抗 争!

很多汉人学者,包括一些民族败类,如赛福鼎∙艾则孜(当时任自治区主席)、格尔夏(当时任文字改革委员会副 主任)、阿卜杜拉∙扎克若夫(当时任文字改革委员会主任),在后来的回忆录中谈到中共对维吾尔人强制实施的 ‘文字改革’时,还时不时地发出慨叹,认为是‘文化大革命’阻碍了他们和其主子强制推行的‘文字改革’,使 其计划夭折!?

实际上,是‘文化大革命’制造的极端恐怖统治,特别是在东突厥斯坦、图博特、南蒙古制造的血腥恐怖氛围,使 得这种以‘文字改革’为名的种族灭绝政策,先于‘文化大革命’设计推行,很快,假借‘文化大革 命’ 得以不容置疑、畅通无阻地全面实施;甚而,就是在‘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也还得以继续垂死挣扎延续到19 82年!

本来文化大革命十年就使得一代维吾尔人荒废了青春,与世隔绝,处于愚昧、无知,在那十年中没有学到任何东西 ;再加上这种种族灭绝性的、超过二十年的所谓‘文字改革’为名的人为制造混乱,更使两代维吾尔人成为了现代 文明世界的彻底文盲。

这二十年中受‘教育’的两代维吾尔人,如果我们还勉强认为‘文化大革命’期间还存在着真正意义上的‘教育’ 的话;现在,既不能读、也不能写!他们所学的新文字,现在被彻底废止了,而真正的维吾尔文字,即中共殖民政 权所谓的‘老维吾尔文字’他们不懂!

这两代维吾尔人,他们得以汲取营养的民族历史之根被中共人为砍断!他们得以汲取现代文明信息的载体被中共殖 民政权人为摧毁!这是人类的悲剧、是文明的羞耻!

处在这么一个对异种文明持仇视态度之政权统治下,是维吾尔民族的不幸!经历这么一种灾难性折腾,最终变成彻 底的现代文盲,更是经历包括‘文化大革命’在内、‘文字改革’二十年这两代维吾尔人的不幸!

文字,是一个民族赖以生存,成为独特民族的根本特征,也是一个民族维护其民族独特性之文化、历史、信仰、传 统的载体,还是一个民族得以延续其民族文化、历史、信仰、传统的民族之根!

离开了自己使用上千年的文字,一个民族就如同砍断了根须的参天大树,无论其长得多高多大多茂密,很快将干枯 、朽死!这正是中共殖民统治者假‘文化大革命’推行‘文字改革’的真正目的之所在。

现在,尽管有人还是在鼓噪维吾尔人应该继续‘文字改革’!使得一些善良之士担心‘文字改革’是否又会死灰复 燃;扰乱维吾尔人文化之根。但是,实际上,这些鼓噪者并未全面理解其主子的真正用意!善良之士的担心更是多 余!

中共殖民政权,实际上在恢复真正维吾尔人文字的时候,就已经有了长远的考量!

1982年,再恢复真正维吾尔文字,并不仅仅是因为维吾尔人对新维吾尔文字的激烈反抗、抵制,而是新维吾尔 文字和土耳其使用文字几乎一样的这一巧合的现实,使中共殖民政权的另一个神经极度紧张。新维吾尔文,将使得 维吾尔人很容易和海外其兄弟突厥民族建立文化联系,借独立的突厥兄弟国家发掘其民族文化、历史之根!这才是 中共殖民政权彻底废弃新维吾尔文字的根本原因!

也因此,中共殖民政权在所谓‘改革、开放’口号下,以更赤裸裸的形式,提出了彻底同化维吾尔人的,以‘双语 教育’为名的更为肆无忌惮的民族灭绝政策!

改变文字,只能砍断和民族文化、历史、信仰的联系,使民族的灭绝只能在一个相对较长的历史过程实现;消灭语 言,则更易于彻底、干净,且快速地消灭一个民族!

在现代文明的众目睽睽下,要肉体消灭一个民族,实在并非易事;近代邪恶两大中心苏俄、法西斯德国都没有成功 ;这成为了中共殖民魔头们的前车之鉴;所以他们不停地巧立名目、以各种不同的名称强制推行其民族灭绝政策, 企图彻底同化其殖民统治下各民族,以便永世消除处其心头之患!

‘文化大革命’是中共殖民统治者对其种族灭绝政策的第一次尝试;尽管不很成功,但他们并未一改初衷,放下屠 刀、立地成佛,而是在变本加厉地尝试新的政策!

http://chineseblog.uhrp.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