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亵渎的人类之爱/伊利夏提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3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维吾尔人不仅是个粗犷豪爽、热情好客的民族,而且还是个爱好和平、崇尚仁爱,乐善好施、助人为 乐的民族。

但往往,维吾尔人这些单纯、朴实,稍嫌幼稚的性格,以及其过分的好客,不仅使维吾尔人易于引狼入室、上当受 骗;而且也更易于被别有用心之人所利用。

上周末,在天山网看到了一篇被任意拔高、刻意强调民族团结、将人类应有之爱高度政治化的,有关在郴州市高椅 岭景区卖烤羊肉串的维吾尔青年海比尔·艾合麦提救助一名汉人妇女的宣传文章。

这文章使我想起了本人在石河子工作时,认识的另一位维吾尔人,也算是个朋友。

石河子这位维吾尔人和海比尔一样,有救人于危难之壮举。但石河子的这位维吾尔人因上过学,又是工商局员工, 汉语也过得去等优势;很快因获救者是一位汉族人士,而和海比尔一样,在成为了当地民族团结标兵、先进之后; 且,很快,意外获得高升,成为石河子市一个区工商所的副所长,可以说是名利双收。

然而,石河子这位维吾尔人在成为了政府刻意宣传的民族团结先进、标兵,且获得高升成为副所长之后;在维吾尔 群体中,却成为了大家茶余饭后开玩笑、打趣、嘲弄的对象!大家最爱说的玩笑话是:他为了升官,趁人不注意把 落水者推入河,再救出来;然后成为民族团结先进、升官获利等等;且奖金和那位落水者平分了等!还有的开玩笑 说他和落水者早就商量好了,现在俩人都获利了等等,不一而足。

开始,每次大家拿他开玩笑,这位救人的维吾尔人总要脸红脖子粗的争辩他是真的救人,是处于本能,没有想过其 他,更没有想过要当什么民族团结先进、要升官等等。后来,他也开始以玩笑回敬大家,他总是说:我救一个汉人 的命,一个维吾尔人当了官,也可以为维吾尔人做点事了,你们不得感谢我吗?大家一阵哈哈

本来,按汉人的说法“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而且,救人乃一典型彰显人类友爱之壮举。凡救人者,在救人 那一瞬间,是作为援救同类于危难之本能爱心行为,不带任何私心杂念,不为名、不为利;因为大家都知道,救人 ,特别是拯救落水者,风险极大;弄不好,连自己的命也要打上的;确实是一件值得每个人都感谢、赞美的英雄壮 举!

然而,在中国,特别是在东突厥斯坦,一旦此类彰显人类互爱、互救之英雄壮举,牵扯到两个民族,特别是维吾尔 人和汉人,就被共产党殖民政权刻意宣传、渲染、拔高;使一件应该被大家以人类之爱赞美、歌颂的英雄壮举,突 然因庸俗的、为殖民统治歌功颂德的、所谓民族团结政治宣传利用,而被人为矮化、丑化,以至于人类之爱被公然 亵渎。

海比尔的救人之举,同样是一件处于人类之爱的壮举,是一种本能的英雄行为,本来和民族团结无关。但被当地和 东突厥斯坦殖民当局作为了民族团结模范,使得看到此新闻的者的第一反应是中共又在玩花样、树‘民族团结’模 范糊弄人!

这种刻意歪曲、扭曲事实,拔高个人、人为制造典型的宣传手段,实际上,不仅使成为了殖民政府宣传工具的民族 团结模范处于极其尴尬境地,而且还使另一位救助者及被救者,都同时成为了政治宣传的工具和牺牲 品!

海比尔救人的事迹没有成为中国媒体重点陈述的故事,反而,他的民族成分和被救者的民族成分倒成了媒体陈述之 重中之重,而被刻意渲染、宣传;海比尔救人的英雄壮举没有成为媒体歌功颂德的关注点,反而,民族团结的颂歌 倒成了媒体关注焦点!

首先跳入水,和后来援助者——海比尔一块儿实施救人壮举的另一位汉人并未成为媒体关注、歌功颂德的焦点;反 之,海比尔因为其维吾尔人身份,却以所谓‘民族团结救人’行为成为了媒体、政府关注、赞美焦点;更可怜的是 被救助者,她在成为政府宣传‘民族团结’附属工具的同时,还得不顾疲劳、虚弱、心力憔悴,却被迫在各种场合 对着媒体歌颂海比尔的‘民族团结救人’行为!?

中共统治以来,对人类互助、互爱行为的这种颠倒主次、道德价值颠覆性的政治渲染性拔高宣传,不仅是现代中国 人冷漠、自私的源头,更是人类本应被歌功颂德的互助友爱、救人于危难之英雄行为被亵渎、被矮化,以至于成为 大众嘲弄、讽刺的对象。

可叹、可悲、可怕!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031652

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16/...l#.VvnQR2v2b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