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wang hitay mundaq deydu



Unregistered
20-02-08, 05:11
正文王乐泉赴任新疆17年 讲述90年代分裂斗争

2008年02月18日 16:36


《问答神州》节目在凤凰卫视中文台播出

首播:周六17:45--18:10重播:周日11:45--12:10

上集回顾:吴小莉:中央说您要打长铺,安心干,您果然把举家搬过来了。

王乐泉:我们这些人,中央怎么说就怎么办呗。这些人啊,都是我们国家一些资深的老部长,过去都 是给国家当高 参部长,我们当然很着急,我坦率地说,也不是他们重视不重视,也不是这个概念,就说什么事情都 是有条件的。

经历90年代新疆反恐战争

2007年12月底,国际刑警组织秘书长罗讷德�诺布尔在国际刑警大会上发出警告,称北京夏季奥运会可 能会 遭遇恐怖袭击。

2008年1月30日,美国联邦调查局局长罗伯特�米勒在美国驻华大使馆表示,他对北京奥运防范恐怖主 义等 安全威胁的能力充满信心。

七年前的"9�11",至今令人记忆犹新、伤痛难平,之后世界反恐成为全球化任务,包括上海合作组织在内的 国际反恐联盟,更是发展迅速、成果卓著。

而就在"9�11"周年的前后,美国和联合国先后把"东突"恐怖势力当中的一个组织--"东突伊斯兰运动"列入了恐怖主义名单。事实上,早在十多年前,中国就已经开始了与这个恐怖组织的激烈交锋 ,而其前沿就在新疆。

上个世纪90年代,新疆开始出现零星的东突势力,以民族和宗教的名义,宣扬"所有突厥民族应该建立统一的国 家",号召通过"革命"和"圣战",实现"新疆独立"。伴随着这种极端民族分裂势力的滋生消长,90年代后 至今,新疆所有的工作重心一直都是"稳定压倒一切"。王乐泉赴任新疆17年,倾注最多心血的工 作也是稳定。

王乐泉:1992年到1995年,那时候年年都有些惊心动魄的事儿。1995年的时候,塔里木 监狱暴力,也 是那帮人,狱里狱外的人勾结。把我们看管人杀死以后,事儿闹得也比较大的。

吴小莉:那几年是不是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会有一个定时炸弹在那儿,在哪儿出现?

王乐泉:实事求是讲,当时就我的看法,1990年巴仁乡事件,有那么大的事件发生,当时都引起 了警惕和重视 ,但我觉得好像当时如何解决这个问题,我们还缺乏很成熟的一套经验。

1990年4月新疆阿克陶县巴仁乡,一伙暴徒蒙蔽和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200多人围攻乡政府。

很快地,中国中央政府将其定性为武装暴乱,武警和公安人员开始还击,首领则丁�玉素甫被击毙。

王乐泉:这些年反恐势力主要出现在维吾尔族里面,这是毫无问题,也是有根源的,不光是新中国开 始,旧中国那 时候就开始有了。苏联解体以后,原来的每一个加盟共和国都变成一个独立的国家,这对那些多少年 梦寐以求搞新 疆独立、搞分裂的人,那还是一个极大地刺激和鼓舞,这正是他们所想的。他们希望,中国也发生这 样的变化。

下一页:二五事件真相 驳斥美国之音

二五事件真相 驳斥美国之音

1996年10月,在和田,来自新疆十几个州县的分裂组织代表举行会议,宣布成立"伊斯兰真主党",制定了 建党纲领,就是要实现新疆独立、建立政教合一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他们叫嚣着:"96年动手、9 7年大干、2000年实现新疆独立"。

吴小莉:那时候比较严峻的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

王乐泉:我印象95年吧,喀什最大的清真寺叫埃卡尔清真寺,那个大訇叫阿隆汉阿吉,他早上到清 真寺去主持礼 拜活动,一出家门就被几个歹徒围上去了,他儿子还在场呢,结果把阿隆汉捅了27刀受重伤,当时 到医院抢救过 来了,后来成了我们自治区的政协副主席,前年刚刚去世。

1997年,震惊中外的伊犁事件发生了。

王乐泉:我不晓得你知道不知道这个组织,就是它的头是叫买买提阿依买提,它叫东突解放组织,就 是这个组织在 境外指挥,96年曾经向境内大量地偷运苏制的炸弹,枪支,武器,都被我们截获了,一弄就几百吨 ,到97年2 月5号他们公开搞游行,这是公开和政府对立。2月5号,这个事情当天就把它整下去了。4月26 号,我们开公 判大会,有几个直接动手杀人的,打砸抢烧厉害的吧,这些骨干就判死刑,多数的是判了有期徒刑和 无期徒刑,就 在回监狱的路上,一帮暴徒,他们早准备好了,自行车队,四五十辆自行车冲囚车,他想冲到囚车那 儿,把犯人劫 持走,结果离那个囚车大概有三米,再不动手那完了,我们的干警开枪射击,当场击毙了一个,你不 动真格,他胆 子就大死了。但美国之音说我们上千人怎么着怎么着,我看那是胡扯,根本不是那个事儿。

上个世纪90年代,是中国面临恐怖主义威胁最严重的时期,新疆更是首当其冲。据资料统计,那一 时期,"东突 "分裂势力在新疆共实施暴力恐怖案件250多起,特别是1997年发生在乌鲁木齐的公交车爆炸案 ,更是震撼 了整个中国。炸弹被精心地安放在乌鲁木齐的南、北、西、东四个不同的方向,被定在同一时间爆炸 ,炸弹里头满 满地填充着铁钉子、钢珠、螺帽、螺杆,这些东西被强烈的硝酸炸药喷射出来,威力无异于一颗颗的 子弹。有当地 的媒体这样评述当时的情况,说大约有半年的时间,很多人宁愿走路也不愿意再坐公交车上下班,对 于每个上车的 乘客,公交车的司机和售票员都会用警惕的眼神上下打量。

新疆的稳定问题也刻不容缓地摆到了中国国家领导人的案头。

1996年、1997年连续两年,中央政治局常委专门开会研究新疆稳定问题,并且连续为稳定工作下文。 在我 的采访中,王乐泉屡屡提到1996年3月下发的七号文件,他说这个文件的重要作用在于明确了一 些难以界定的 问题,而这在当时的形势下意义非常。

王乐泉:中央七号文件第一句就说,影响新疆稳定的主要危险,是这个民族分裂主义和非法宗教活动 ,对很多模糊 的认识,通过这个文件做了很多规定,比方说宗教,什么是正常宗教,什么是非法宗教,什么是反动 的宗教集团势 力,过去都不清楚的。在文件里面讲了非常明显的原则,就是我们的宗教是坚持自办原则,不允许任 何外国宗教势 力干预,这是大前提;第二,我们始终坚持政教分离的,不允许宗教干预行政,干预司法,,就是说 教育,卫生, 计划生育,包括这些,我们的行政的事,这是政府的事,再就是不管是信教的群众还是不信教的群众 ,在新中国这 个范围内都具有同等的政治权利,也同时具有同等的义务,包括维护祖国统一,反对民族分裂,都是 一样的,不因 为你信教你可以不遵守,这不行的。我觉得,你可不要小看这些文件,就是我们通常说叫尚方宝剑, 有了这东西, 就好统一大家思想,在过去,大家搞不清楚。

下一页:曾被分裂分子列入暗杀名单头号
曾被分裂分子列入暗杀名单头号

就在中央7号文件下发8个月之后,1996年11月29日"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反对党"的22名代表,秘密潜 入和田市,召开会议。他们不仅讨论了未来的暴力计划,还出炉了一份暗杀名单。

吴小莉:那时候有一串的这个恐怖分子要暗杀的名单。

王乐泉:那个暗杀名单我们也见过,这个情报部门也提供过,那玩意你是不见名单也会知道,我们都 在第一线干这 个差事,那肯定是眼中钉肉中刺嘛,那还有什么问题呢。

吴小莉:您是也在名单之中吗?

王乐泉:我是第一个。

吴小莉:头号。

王乐泉:头号,这没问题,但一条,我觉得很坦然,一点都不感到意外,说如果不把我们列到头号, 那才是怪呢, ,那把谁列到头号去?肯定的,对他们来讲就是这样。但是我们觉得这没有什么可怕的事。既然是斗 争,那当然是 ,我们第一是不怕,第二是警惕,有所防范,不能做无畏牺牲,我们应该说这些年我们的工作也是越 来越严密。

吴小莉:怎么个严密法?

王乐泉:过去我们希望能够由敌动我知,变成敌未动我先知,我觉得现在基本上这样说,我们这几年 啊,大量的这 些团伙,基本上都是在敌人这个密谋策划阶段,被发现,被挖出来的。

吴小莉:未动您先知。

王乐泉:也不能说百分之百,但基本上能够做到这一条。

王乐泉说除了情报工作要跟上去外,发动群众成为制胜关键。

王乐泉:你可别小看群众。我们不知,那是很容易的。在一个地方,你要在国内行,在当地行,当地 的老百姓都不 知,那可不容易。关键是老百姓是真正觉悟起来,发动起来,有情况他能及时汇报,及时地和政府, 和有关部门来 汇报,这很关键。

1996年中央七号文件下达后,整整一年的时间,新疆全区办培训班,从村级往上,各级干部学习文件精神 。紧 接着199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又下发了一个维护新疆稳定的17号文件。配合这个文件精神,新疆 全区重点整治 。王乐泉说今天看来这些政策都起了很大的作用。

吴小莉:咱们怎么抓的。

王乐泉:年年都组织力量,有的村就找不到合适的人去当支部书记,那就派脱产干部进村去,脱产干 部去兼任村里 面的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我们多的时候,七千多人到村里边任职,可不是小数,这当然不是一年 了,七千人, 有的村一个村进三个人。

吴小莉:这七千多人从哪儿来的。

王乐泉:一般是县乡两级的,从地区调的是极少数,基本是县乡两级的。

吴小莉:都走到最基层去。

王乐泉:当时七千多人次到村任职,到现在也还有不少呢。

下一页:新疆女首富热比娅 从政协委员到阶下囚

新疆女首富热比娅 从政协委员到阶下囚

在新疆,有个名声很大的维吾尔族女子,早年她以传奇的发家经历声名大噪。1995年,美国《福 布斯》全球富 豪龙虎榜估计她有2亿人民币的财富,并且将其列入中国富豪第八位,成为了新疆女首富。最风光的 时候,她曾经 拥有中国政协委员的头衔。然而到了上个世纪的90年代的后期,她的命运急转,成为了一名阶下囚 。她就是热比 娅。

王乐泉:热比娅的丈夫叫斯帝卡奇,现在在美国了。

吴小莉:第二任丈夫。

王乐泉:第二任丈夫,搞分裂,坚持搞新疆独立,这是个老牌的家伙。热比娅和他结婚以后,实际上 她,热比娅在 政治上是很糟糕的,有钱以后搞私营经,这个经营,发财以后,她资敌的情况,我们早就有发现,对 境外三股势力 资助,我们早有发现。包括有一年,她和她的丈夫一块儿到土耳其,当时土耳其那个老牌的民族分裂 分子叫艾莎, 还活着,她两个还去拜会了艾沙,这情报我们都是清楚的,但是我们实事求是讲,我们觉得,在她还 没有公开和政 府作对,公开起来搞危害国家安全的活动之前,总体上我们是一直关注着这个人,是盯着他,但没有 采取措施,后 来这个人,应该说是很公开了,她先是在她的热比娅大厦搞培训班,所谓当时在搞什么外语什么培训 班,实际上就 是搞分裂组织这套,当时我们是盯上她了。最后的爆发是她丈夫首先在几年以前跑到美国去,她和她 丈夫,是经常 地有些这个信息来往,我们就发现她要给美国提供一些情报,她收集什么东西,就是我们这些年打击 了多少白色反 动组织,她说,又杀了多少人,她到处罗列,实际上是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儿,她编造了七个案例 ,这七个案例 ,它不是真实的,如果是真实的,那都贴了公告的,但是她改头换面编造了七个所谓的就是汉族人政 府迫害他们什 么的。

1995年,王乐泉就向媒体透露说,热比娅因为欠国家银行几千万人民币的债务,加上她的丈夫在境外从事 危害 国家安全的活动,未被推选为第九届政协委员。1999年8月,热比娅被捕。

王乐泉:她搞了个告美国人民书,这个告美国人民书,完全是一片谎言,编造事实,欺骗舆论,稿子 是她丈夫在美 国起草的,给她传过来以后,她手写了以后,要她再交给美国有个议员,代表团到新疆来,变成她的 概念,并且是 要手写,交给那个人,然后让他带到美国去告发,就她在给他送这些情报资料和这个告美国人民书的 时候,因为我 们已经给她控制了,我们把她抓到了。

2000年热比娅因为向境外组织非法提供国家情报罪,被判8年徒刑,2004年获得减刑1年。2005 年热 比娅申请保外就医,之后出逃美国,成为国际上几股主要的东突势力的争夺对象。

吴小莉:2005年我们为什么会同意她保外就医呢?

王乐泉:当时客观地说,她在监狱里边,一再地检讨,一再地悔过,一再表态说我们怎么样,她很会 说,为这个还 曾经给她减刑一年,后来她自己要求去到美国去就医,也是种种原因吧,就是放她出去了。

王乐泉:到美国一下飞机,马上发表声明,那是在意料之中的,但话说回来,你这时候提前放她,当 然现在看是不 该,你就是不提前释放,一年半以后释放,她照常可以干这些分裂国家的坏事。

吴小莉:有人说这个热比娅的外逃,会使得这个东突的一些海外的势力,可以进行一个凝结。去年她 也得了诺贝尔 的提名。

王乐泉:两次了,今年也是。

吴小莉:对,就说她也得到了这诺贝尔的和平奖的提名,而且也得到了布什夫妇的接见。您怎么看这 样一个情况?

王乐泉:我的看法,我就不相信,那些支持她的人,热比娅说的他们都会真信,都认为是真话,不是 的,我的看法 ,那些人,热比娅不出去,热比娅不说,冷比娅说,他也是一样,他天然就不想说中国的好话,我是 这么看法,那 些同情支持热比娅的人,不是糊涂虫,他们是骨子里边有毛病,热比娅不说他还编造事实搞这搞那, 何况有一个活 人在那儿说呢,说啥信啥。

声明:凡注明�凤凰网�来源之作品(文字、音频、视频),未经凤凰网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 转载、链接、 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凤凰网�。违反上述声明 的,本网将追 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http://phtv.ifeng.com/program/wdsz/2...403386_2.shtml (http://phtv.ifeng.com/program/wdsz/200802/0218_1759_403386_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