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美国人在新疆



Unregistered
21-01-08, 11:48
bu tetqiq qilishixqa tigixlik tima iken.


http://www.guoxue.com/study/mingzhustudy/allmz/mzxj_01.htm


美国人在新疆

在抗日战争以前,除了个别的美国旅 家到过新疆以外,全疆没有一个美国 民。但是到了1943年间,在新疆 的省会迪化却设立了美国领事馆。其 过内幕是这*的:1942年6月, 庆国民政府与美国*订了一个《*美 抵抗侵略互助协定》。这年下半年, 国将一批军火运到德黑兰,经过苏联 内的*亚细亚进入新疆,再运进内地 。这批军火是由一个美国少*率领一 车队运来的,这是美国人第一次成批 到新疆和在新疆活动的开始。

1943年(确切日期,我不清楚) 美国驻重庆的大使高斯以苏联对新疆 领土野心,企图把新疆变成为第二个 外蒙古为借口,要求在新疆省会设立 国领事馆,以便“看住苏联”。这个 求对蒋介石反苏反共的政*显然是有 利的,他自然满口*应。于是,在没 一个美国侨民的新疆,就设立起美国 事馆来了。

这个美国领事馆的第一任领事是克拉 (Clubb),原在海参崴工作, 一个*究*苏问题的专家。第二任领 事为华德(RobentSpens rWard),原任美国国务院政治 划委员会副执行秘书。1944年下 半年到任,于1946年冬去职。第 任领事为包懋勋(Paxton,包 勋系自己取的*文名*),原在*东 伊朗*国工作,于1946年冬调来 疆任领事,到1949年新疆快解放 的一个多月才离开。包懋勋离开迪化 后,其职务交领事馆秘书马克南(* ckennan)代理。*人是19 7年7月到迪化的,在新疆临解放的 头*天,他把美国领事馆房屋、器具* 托英国驻迪化领事福克斯代管,自己 着一个白俄,乘着吉普车跑到奇台乌 斯满处进行阴谋活动后,乘车经柴达 盆地前往西藏,在行抵西藏边境的时 被西藏边防部队击毙,随同他去的那 个白俄也负了重伤。这*,美国在新 的活动也就从*结束。

克拉布我没有见过,他的情形我不清 。华德和包懋勋两人,我和他们接触 多,下面是我对他们两人所了解的一 些情况。

1944年华德到新疆后不久,当年 1月就爆发了伊犁事变,蒋介石派去 压的一个师*乎完全被**。当时我 在迪化担任*央军*第九分*主任。 *为过去我在滇缅边境对日军作战时, 和许多美国人在一起工作过,美国政 府还*过我一枚自由勋*,所以我很 就和华德成了朋友,有过多次谈话, 于他的思想和作风也比较了解。

华德的政治观点大体如下:

1.他认为战后美苏间应该进行全面 作,不应该互相猜疑。如果彼*扩充 备,进行另一次大战的准备,对人类 将是很大的灾难。

2.他也强调应给予殖民地民族以独 ,但他所理解的民族独立是美国给予 律宾那*的独立。他在1946年7 月4日举行的庆祝美国国庆的招待会 发表的演说,主要内容就是极力宣扬 国在这一天给菲律宾以独立的历史意 义和国际意义。

3.他对国民党和共产党通过政治协 会议共同制定的和平建国纲领给予很 的评价,认为两党应该*据纲领的原 则处理各项问题,绝不应诉诸*力。 1946年七八月间国民党军队大举 攻各解放区时,他仍然希望马*尔的 调停能获得成功。

4.他谈到新疆问题时,认为*国历 统治者对待新疆少数民族的政*,完 是以征服者自居,实行殖民地统治, 以致引起各少数民族的极大反感。解 的方法,必须做到民族平*,并帮助 们发展经济文化。我问他伊犁事变是 否有国际背景时,他说:“这很难说 外面有种种*说,说俄国人如何如何 帮助他们,但没有充分的事实*据。 ”

当1946年6月间*治*和伊方代 阿合买提江*达成协议,行将改组新 省政府时,他十分高兴,曾对我说: “这将是新疆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 同年7月,我以西北行辕参谋长的身 ,衔*治*(*那时是西北行辕主任 兼新疆省政府主*)之命,前往南疆 察,到过焉耆、库车、阿克苏、喀什 莎车、和田*地。他对我*行非常关 心,当我于8月下旬回到迪化后,他 来看我,向我征询南疆之行的感想。

从上述*点看来,华德是美国罗斯福 外对内政*的一 个*诚拥护者。他在新疆的一年多里 和苏联领事馆人员处得相当好。他有 时,都是请苏领事馆的医生诊治的。 他在新疆并未积极活动,领事馆里只 在迪化雇用的一个职员和*名工友。 对于朱绍良和吴*信在新疆的统治, 常流露不满。当时驻在迪化的国民党 报机关,曾怀疑他是共产党的同路人 1946年冬,华德患*结症,情况 严重,当即由苏联驻迪化总领事馆派 护送,乘苏联飞机到哈萨克共和国首 阿拉木图治疗,据闻曾由莫斯科派来 两名外科医生到阿拉木图为他施行手 。他病愈回到迪化后,曾把他到阿拉 图治疗的经过以及受到苏方很好照顾 的情形,给美国国务院写了一个报告 不料,这个报告去了没有多久,华德 被调职了,而且听说他以后被美国国 务院整肃了。又1946年冬郑介民 当时任国防部保密局局长)对我说过 “华德在新疆的言行,我曾告诉过司 徒雷登大使。”这*看来,华德之被 离新疆,可能和保密局(即原来的军 局)的活动也有关系。

1946年11月,我由行辕参谋长 任新疆*备总司令,就职后不久,美 国务院派来接替华德的新任领事包懋 勋就来到了。

包懋勋这个人,是美国多年培养起来 事间谍活动的能手。他曾在我国当过 教会的*教士,会说些半吊*的*国 话,对*国的社会情形有相当了解。 的政治见解是:“美国至上”、“美 第一”,处处宣扬美国式的“民主制 度”,夸耀美国的财富和强大,对共 主义运动是反对的,对苏联是仇视的

包懋勋接任领事后,逐*扩充人员, 极开展工作。除了他的妻*担任机密 件及密电*的保管和译电工作外,领 事馆还增设有副领事、秘书*职。先 任过副领事的,有马丁(*arti ,1947年)、迪尔克逊(Die rksen,1948年);任过秘 的,有博恩顿(Boynton)、 克南(*ackennan)。先后 来过的信使有克拉克(Clark) 凯斯勒(Kessler)、包奇朗 Bourgeron)、凯德(Ki dder)*人。他还在迪化雇用了 文和维吾尔文的翻译人员。他又要求 的一个英文秘书邝宇彰(上海圣约翰 大*毕业)每天去他的领事馆作半天 英文翻译工作。1947年南京美国 使馆用专机给领事馆送来一架超*波 的*线电台,装设在领事馆的一间办 室里。这部电台高达二三公尺,据闻 与华盛顿直接通报,由一个美国人担 任保管、修理和收发电报。

自1947年初到1949年7月, 懋勋离开新疆时为*,他的重要活动 有下列*个方面:1.多方搜集有关 苏联的材料:这是美国国务院给他的 要任务,而尤为重要的,则是侦察苏 是否有了原*弹——这是美国当时最 为注意的*心问题。包懋勋到迪化后 第二 次和我见面时(第一次是一种礼节性 拜访)就谈起这个问题。他问我有没 关于这方面的消息,是否听到过苏联 境内发生过巨大的爆炸声音。我说: 没有,只是听说苏联在新疆阿山地区 用*十辆汽车昼夜不停地运输在当地 开采出来的矿产。”包懋勋又问:“ 些矿是不是铀矿?”我说:“只听说 盛世才统治时期曾和苏联订有合同, 在阿山的富蕴县开采钨矿,是不是有 矿还不大清楚。”他对于每一个从苏 境内来到迪化的旅客(除苏联人外) ,总要多方设法向他们了解情况,尤 是关于原*爆炸的情况。

他对于新疆境内有多少苏联人,从事 些什么活动,在伊犁、塔城、阿山三 是否驻有苏联军队,苏联在这三区开 采一些什么矿产,由苏联开采的乌苏 山*油矿的产量有多少,蕴藏量大不 ,**,都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他对 于苏领事馆吸收新疆人*入苏联籍一 特别注意,曾就*事向我询问过两次 并向迪化市的*察局探问过。

2.搜集有关新疆地方的资料:关于 疆各少数民族的分布情况和宗教信仰 新疆的矿产及农产品,新疆境内交通 及通往苏联、阿富汗、克什米尔、青 、西藏*处的交通状况,各地区少数 族的领袖人物和他们的政治倾向,各 地区社会团体的负责人及其政治倾向* *,领事馆也多方搜集这些资料。

3.积极拉拢各少数民族的上层人物 他们所要拉拢的都是一些反苏反共的 层人物;凡属同苏方亲近或者主*亲 苏的人,他都采取审慎和屏弃的态度 包懋勋所拉拢的,主要有以下一些人 维吾尔族的麦斯*德(曾任过新疆监 察使、新疆省政府主*)、穆罕默德? 敏(曾任新疆省政府建设厅长)、艾 沙(曾任新疆省政府秘书长)、色以 (南疆阿克苏的大阿訇)、尧乐博斯 哈密区行政专员)以及迪化维族*的 大阿訇*人;哈萨克族的贾尼木汗( 任新疆省政府财政厅长)、哈德万( 林郡王之妻,当时任迪化行政区专员 )、萨力士(曾任新疆省政府副秘书 )、乌斯满(曾任阿山区行政专员) *人;回族*的马良骏(回族的大阿訇 ,曾任新疆省监察使)、白文昱(曾 新疆省政府财政厅副厅长)*人;蒙 族的乌静彬(汉人,焉耆蒙族部落首 领之妻)、乔嘉甫(原为塔城区蒙族 女王)*人。他拉拢这些人的目的, 方面是向这些人宣*美国是世界上最 强大、最富有、最民主的国家,争取 些人在政治上倾向美国,投*美国; 方面向这些人了解情况,经常约一些 人到领事馆喝茶或吃*,向他们提出 *那*的问题,借以探悉各少数民族 内部情形。

4.和官方保持密切联系,并进行渗 :这里所指的官方,主要是指当时在 疆的西北行辕迪化办公厅、新疆*备 总司令部、国民党新疆省党部、国民 府外交部驻新疆外交特派员公署*机 。这些机构的官方人士,基本上都是 从内地去的汉人,而且除了极其个别 外,都是站在国民党的立场,在政治 倾向于美国的。虽然当时在新疆*榜 着所谓亲苏政*,但包懋勋到迪化后 久,就看出这种政*是行不通的。大 是在1947年四五月间,我曾问他 对于亲苏政*的意见,他笑而不*。 又说:“我是请*以私人朋友的关系 谈*的看法,不是要*作为外交官代 表美国政府的意见说话。”这*,他 说出了他的看法。他说:“据我了解 贵国政府20年来和俄国的关系一直 是不怎*友好的,一个地方政府能脱 *央政府的基本政*吗?如果*央行 是一套,地方行的又是一套,而这个 地方政权又和*央的关系是密切的, 怎能使对方相信呢?盛世才曾有过一 时期和俄国人合作,但盛世才那时的 政权是完全脱离了*央,形成独立割 的局面,现在能这*做吗?所以,依 看来,这项政*恐怕不易行得通。” 他说的这段话,当然有他的用意,但 也道*了新疆当局所谓亲苏政*的实 。

包懋勋懂得在新疆的国民党军政人员 南京政府的立场是一致的,他们虽然 *榜亲苏,但是对美国人绝不会有所* 视。所以他常约上述这些机关的高级 员去领事馆吃*、喝茶,借以探听情 ;有时他甚至事先不用电话通知,就 一直跑到机关问情况。那时*值新疆 事之秋,我们基于利害关系,遇有重 消息也随时告诉他。在这方面,我和 他的联系较为密切。自1947年6 北塔山事件发生后,我经常将前方来 消息抄送给美领事馆;尤以苏联飞机 协助蒙古军队作战,轰炸北塔山我守 阵地一事,我认为很严重,一得到这 消息,立即打电话约包懋勋到我的办 公室,把这个情况告诉他。

他把这个情况立即电告了美国国务院 当时有些美国记者曾向美国国务院询 这一事件的情况,国务院的发言人* 复说:“我们驻在新疆的外交人员曾 当地军方获得北塔山事件的第一手资 。”

包懋勋并不以我们随时向他提供重要 息为满足,他还要千方百计地从我们 机关里收买干部,进行渗透。下面是 *个例*:我的英文秘书邝宇彰,每 在美国领事馆工作半天,包懋勋除了 月给他50元美金之外,又对他进行 诱惑欺骗。说过*年后,将负责设法 他去美国免费留*,条件是要邝宇彰 西北行辕迪化办公厅和新疆*备总部 为他刺探消息,搜集资料。邝宇彰受 懋勋的诱骗,就替他搞情报活动,但 快就被我发觉了。我曾*告他说,这 *做是犯法的。

外交特派员公署的一个楼科长,也被 懋勋收买,经常把公署和苏联驻迪化 领事馆在外交上的有关文件交给美国 领事馆,随后也被发觉了。

*外,在迪化的基督教徒约有100 人,绝大部分是汉人。包懋勋夫妇常 教*去参*做礼拜,并捐一些钱帮助 办慈善事业,对这些教徒进行拉拢。

在我离开新疆后,听说包懋勋还派马 南到奇台去见过乌斯满,而马克南于 949年新疆快解放之前,又特地绕 道到奇台和乌斯满会面。1950年 斯满、贾尼木汗、尧乐博斯*人在新 的叛乱,不能说和美国领事馆的阴谋 活动没有关系。

1945年有一位美国少*马克宁( *ackenin)带着*个美国士兵 在新疆设了一个气象观测站。我没有 和他们见过面,究竟他们干过些什么 我不清楚。到1946年,这些人都 开了。

1948年春(大约是三四月间), 防部第二厅厅长侯腾陪同美国大使馆 *官苏洛(英文名*记不明确)准将, 乘一架美国制的B24式轰炸机,飞 迪化。当时*治*不在新疆,在迪化 辕办公厅负责的是刘*纯,我和刘对 于他们的来临都感到突然,*事先并 接到任何通知。*事曾引起苏联领事 方面很大的注意。他们下机后,就向 我们说明苏洛准将是来新疆旅行的。 和刘*纯联名设宴招待了他们,我还 同他们到头屯河(离迪化四十公里, 原系一个小型的炼钢厂,以后停办了 的一个骑兵部队和在迪化附近的第九 *参观过。

在他们来到迪化的第二天晚上,我和 洛、侯腾有过二三小时的谈话,并由 腾任翻译。谈话内容颇为广泛,我也 记不清楚了,只记得苏洛准将曾向我 问了下列*个问题:1.他问伊、塔 阿三区的*装力量有多少,我告诉他 大约有3万人。他问*兵多还是骑兵 ,我说没有确实的资料,依据情况判 *,骑兵可能多于*兵。

2.他问驻在新疆国民党军队的兵力 多少,部队的装备情况和弹药的储备 否充足,补给和运输的情形如何,我 没有列举详细数*,只是概略地*复 他。

3.他问在新疆境内有*个飞机场, 一个机场的跑道有多长,是否每一个 场都贮*有供应飞机使用的汽油,我 也概略地告诉了他。

4.他问伊犁方面是否会向我们发动 的进攻,如果他们进攻的话,我们能 击败他们?我说:“现在还看不出他 们有向我们进攻的迹象,如果只是伊 那点力量,我们是有把握击败他们的 但如有其他国家的军队参*,那就很 难说了。在这一带地区的这些民族、 *言、文*、宗教、*惯*大体相同, 们只要把服装一换,就很难辨别了。 ”

他们在迪化住了两天,除参观外,还 览了市郊的风景区,并买了本地出产 地毯、绒帽*,第三天早上就走了。

同年8月,我到南京和侯腾见面时, 苏洛准将春天去新疆的主要目的到底 什么。侯腾告诉我,他的主要目的是 侦察由兰州到新疆的航空线路,所以 时除苏洛*官外,还有*个关于航空 气象*的技术人员同去。

1948年4月间(也可能是5月上 ),美国大使馆副*官艾克瓦尔(E vale)由兰州乘吉普车来到迪化 。他的父亲听说曾在*国当*教士多 ,他生于甘肃某地,会说一口流利的 *国话。他到迪化时,*好乌斯满也来 到了迪化,包懋勋偕同艾克瓦尔来看 ,要求和乌斯满会面,我*应了。第 天就约乌斯满和艾克瓦尔到我在迪化 东门外的住所会见,我亦在座,翻译 有本部会说哈萨克话的蒋科长和英文 书邝宇彰。艾克瓦尔先对乌斯满*维 一番,然后向他提出下列三个问题: .当1944年伊犁事变发生时,是 有苏联的军队参*?

乌斯满说:“我是在阿山地区起义驱 盛世才的人,对于当时伊犁方面作战 形,我不清楚,是不是有苏联军队参 *,不能肯定。但据我所知,红军第 团(即驻在哈密的苏军)从新疆撤走 ,一直留驻在*苏边境上,要来是很 方便的。在伊犁方面参*暴动的好些 导人,都*入了苏联籍,伊犁的苏联 事馆在当地很有权势,这是我很清楚 的。”

2.苏联在阿山地区开采一些什么矿 ?分*个地方开采?

每个地方有多少工人?苏联的技术人 如工程师*有多少人?

有些什么*的机器?开采出来的矿产 的形状、颜色?有多少汽车运输这些 产**。艾克瓦尔对这些问题,问得 非常仔细,当某个问题*复得不够明 时,往往重复问*遍。当乌斯满*一 时,他就用笔记录下来,而且记得很 详细,单是这一个问题,*乎整整花 两个小时。

3.在*亚细亚地区是否发出过巨大 爆炸声?乌斯满说,他自己没有听见 ,也没有听旁人说过。

谈话结束后,艾克瓦尔对乌斯满表示 谢,临行时又对我说,他对这次谈话 到满意,并对我致谢意。

过了一天,包懋勋来找我说,艾克瓦 想到北塔山去看看,问我能否同意。 *应了,第二天派了司令部的一个少 *参谋陪他一道去北塔山。艾克瓦尔 自己驾吉普车去的,他在北塔山守军 骑兵团长那里住了一晚,曾登上北塔 山山顶了望北边的形势。他同在19 7年6月5日坚守阵地击退蒙古军进 的马希珍连长会了面,并向他了解当 时作战的详细情形除了美国军官来新 活动外,不少美国记者也曾来过新疆 《洛杉矶时报》(LosAngel esTimes)记者法拉克(Wa doDiake)于1946年10 到迪化,主要是想了解伊犁事变的背 景。我没有和他见过面,*为我那时 在迪化。

《生活》和《时代》杂志女记者史迪 (BaibaraStephens 于1947年初到迪化住了*个星期 后,去南疆的焉耆、库车、阿克苏、 什*地旅行了约两个月。大约在同年 五月间,她由迪化*乘一架国民党空 军C47运输机前往兰州,在酒泉附 飞机失事丧命,全机共20余人均罹 ,内*还有一位画家韩乐然。

史迪芬女士是一个具有进*思想的作 ,为人爽朗诚挚,生活朴*。我和她 见面三四次。她从南疆回到迪化后, 曾来看我,和我作了一次两个多钟头 谈话,由新疆省银行总经理罗志枚担 翻译。她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这次 谈活的内容记不完全了,但有一段在 的回忆*还是很清楚的。下面是她这 话的大意:108第四篇文献史料史 迪芬说:“我没有到南疆去以前,在 化逗留期间,和*们当*的好些负责 谈过话,也和在这里的我们美国人讨 论过,大家都说新疆问题是民族问题 又是外交问题。当然不能说这个看法 对。但怎*解决这个问题呢?有的说 只要实行亲苏政*,只要实行民族平* 的政*,问题就解决了。依我看,恐 不这*简单。我在南疆旅行了两个月 ,在新疆人口最多的喀什、阿克苏两 呆的时间较久。我深入社会的基层进 调查,同许多劳苦人民在一起过了好 些日*,才了解他们所渴望的并不是 族独立或民族的高度自治;他们也并 是如外面所宣*的那*仇视汉人,只 是由于受宣*煽动的影响,*成对汉 仇视的心理而已。当然他们更谈不上 同哪个国家亲善和同哪个国家不亲善 的问题。他们所最关心的是如何能使 们那种贫穷痛苦的生活得到改善的问 ,那怕只是稍许的改善也会感到满意 。”她列举了好些她亲自看到的当地 民生活贫困的具体事例。她说:许多 吃不饱,更不必谈什么营养的话,许 多人穿得很*烂,住的地方肮脏污浊 好多儿童没有衣服穿,绝大部分没有 教育的机会;妇女在社会上毫*地位 ,出门不带面纱就会*到阿訇们** 抽打;在人口那**密的地区,*乎 有一点现代化的医疗设备……**。 然后她又说:“地方上封建势力很大 那些阿訇们作威作福,为所欲为。像 *,纵然把汉人的官吏全部撤换赶走 ,仍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她所说 这一大段话,实质上说的是当时新疆 阶级矛盾问题。我那时只觉得她说得 有道理,但是还不理解她的含义。解 后,经过**,我懂得了阶级和阶级 争的真理后,回忆起她的话,才理解 到她那208*国近代史通鉴?解放战 些话的深刻意义。现在把她的这段话 追述出来,作为对这位美国进*作家 纪念。

美国国际新闻处记者罗伯逊(Rob rtson)、美联社记者麦斯特逊 *asterson)于1947年 6月5日北塔山事件发生后,先后来 迪化采访关于在北塔山*蒙军队冲突 原*和战况。其时*值由前线送来缴 获蒙军的作战命令、旗帜及一门苏联 *的小炮*物,我接见了他们,并把 些物件给他们看,他们都拍了照。关 于苏联飞机协助蒙军轰炸我北塔山守 一事,我也*据前线部队的报告告诉 他们。他们又曾问到这次冲突是否纯 粹是边境的争端。我*复他们说:这 一 个边界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罗 逊并获得我的允许,到北塔山去采访 。

纽约每日新闻报女记者派克(Peg yParker)于1947年7月 到迪化,主要也是采访北塔山方面的 消息。我同*地把所获得的前线情况 诉了她。她还直接去访问了苏联总领 馆,与萨维里耶夫总领事在谈话*弄 得面红耳赤。据她说由于她当时提出 问题过于尖锐,萨维里耶夫拒绝回* 以至*成尴尬的局面。

纽约先驱论坛报记者兰德(Ch?Ra d)于1947年9月来到迪化,那 时*值继北塔山事件之后的吐鲁番暴 发生,伊犁方面参*省政府的人都离 了迪化,局势相当动荡。他来见我时 ,除北塔山问题以外,还谈到新疆的 个形势。

《纽约时报》记者立伯门(Lieb rman)于1948年8月来迪化 那时我刚刚离开新疆,没有见着他。 只听说这个记者的态度很蛮横,坚持 到伊犁去访问。当外交特派员公署拒 08第四篇文献史料绝他的要求时, 他竟然咆哮地质问:“伊犁是不是* *国的地方?为什么不能去?”经向 多方解释才作罢。

《芝*哥日报》记者巴纳特(Bar ett)于1948年11月到迪化 那时我已不在迪化,他的活动情形我 不清楚。

除了以上所述的美国记者之外,还有 国的《泰晤士报》记者莫里逊(*o rison)曾于1948年10月 到迪化访问,我没有和他见过面。法 社记者沙瓦莱力(J?Salvare lli)于1947年9月由曾任过 民党宣*部长的**沛陪同来到迪化 主要也是采访北塔山事件的消息,并 曾经到北塔山去过,拍摄过好些电影

Unregistered
26-01-08, 00:02
bu tetqiq qilishixqa tigixlik tima iken.


http://www.guoxue.com/study/mingzhustudy/allmz/mzxj_01.htm


美国人在新疆

在抗日战争以前,除了个别的美国旅 家到过新疆以外,全疆没有一个美国 民。但是到了1943年间,在新疆 的省会迪化却设立了美国领事馆。其 过内幕是这檷的:1942年6月, 庆国民政府与美国窾订了一个《个美 抵抗侵略互助协定》。这年下半年, 国将一批军火运到德黑兰,经过苏联 内的个亚细亚进入新疆,再运进内地 。这批军火是由一个美国少檡率领一 车队运来的,这是美国人第一次成批 到新疆和在新疆活动的开始。

1943年(确切日期,我不清楚) 美国驻重庆的大使高斯以苏联对新疆 领土野心,企图把新疆变成为第二个 外蒙古为借口,要求在新疆省会设立 国领事馆,以便“看住苏联”。这个 求对蒋介石反苏反共的政窖显然是有 利的,他自然满口窔应。于是,在没 一个美国侨民的新疆,就设立起美国 事馆来了。

这个美国领事馆的第一任领事是克拉 (Clubb),原在海参崴工作, 一个窔究个苏问题的专家。第二任领 事为华德(RobentSpens rWard),原任美国国务院政治 划委员会副执行秘书。1944年下 半年到任,于1946年冬去职。第 任领事为包懋勋(Paxton,包 勋系自己取的个文名媗),原在个东 伊朗窉国工作,于1946年冬调来 疆任领事,到1949年新疆快解放 的一个多月才离开。包懋勋离开迪化 后,其职务交领事馆秘书马克南(J ckennan)代理。檤人是19 7年7月到迪化的,在新疆临解放的 头凪天,他把美国领事馆房屋、器具 托英国驻迪化领事福克斯代管,自己 着一个白俄,乘着吉普车跑到奇台乌 斯满处进行阴谋活动后,乘车经柴达 盆地前往西藏,在行抵西藏边境的时 被西藏边防部队击毙,随同他去的那 个白俄也负了重伤。这檷,美国在新 的活动也就从檤结束。

克拉布我没有见过,他的情形我不清 。华德和包懋勋两人,我和他们接触 多,下面是我对他们两人所了解的一 些情况。

1944年华德到新疆后不久,当年 1月就爆发了伊犁事变,蒋介石派去 压的一个师凪乎完全被檼灪。当时我 在迪化担任个央军檡第九分檡主任。 为过去我在滇缅边境对日军作战时, 和许多美国人在一起工作过,美国政 府还赪过我一枚自由勋竪,所以我很 就和华德成了朋友,有过多次谈话, 于他的思想和作风也比较了解。

华德的政治观点大体如下:

1.他认为战后美苏间应该进行全面 作,不应该互相猜疑。如果彼檤扩充 备,进行另一次大战的准备,对人类 将是很大的灾难。

2.他也强调应给予殖民地民族以独 ,但他所理解的民族独立是美国给予 律宾那檷的独立。他在1946年7 月4日举行的庆祝美国国庆的招待会 发表的演说,主要内容就是极力宣扬 国在这一天给菲律宾以独立的历史意 义和国际意义。

3.他对国民党和共产党通过政治协 会议共同制定的和平建国纲领给予很 的评价,认为两党应该檹据纲领的原 则处理各项问题,绝不应诉诸檦力。 1946年七八月间国民党军队大举 攻各解放区时,他仍然希望马檇尔的 调停能获得成功。

4.他谈到新疆问题时,认为个国历 统治者对待新疆少数民族的政窖,完 是以征服者自居,实行殖民地统治, 以致引起各少数民族的极大反感。解 的方法,必须做到民族平窉,并帮助 们发展经济文化。我问他伊犁事变是 否有国际背景时,他说:“这很难说 外面有种种伪说,说俄国人如何如何 帮助他们,但没有充分的事实檹据。 ”

当1946年6月间弪治个和伊方代 阿合买提江窉达成协议,行将改组新 省政府时,他十分高兴,曾对我说: “这将是新疆历史上的一个转折点。 同年7月,我以西北行辕参谋长的身 ,衔弪治个(弪那时是西北行辕主任 兼新疆省政府主帪)之命,前往南疆 察,到过焉耆、库车、阿克苏、喀什 莎车、和田窉地。他对我檤行非常关 心,当我于8月下旬回到迪化后,他 来看我,向我征询南疆之行的感想。

从上述凪点看来,华德是美国罗斯福 外对内政窖的一 个竪诚拥护者。他在新疆的一年多里 和苏联领事馆人员处得相当好。他有 时,都是请苏领事馆的医生诊治的。 他在新疆并未积极活动,领事馆里只 在迪化雇用的一个职员和凪名工友。 对于朱绍良和吴忪信在新疆的统治, 常流露不满。当时驻在迪化的国民党 报机关,曾怀疑他是共产党的同路人 1946年冬,华德患肪结症,情况 严重,当即由苏联驻迪化总领事馆派 护送,乘苏联飞机到哈萨克共和国首 阿拉木图治疗,据闻曾由莫斯科派来 两名外科医生到阿拉木图为他施行手 。他病愈回到迪化后,曾把他到阿拉 图治疗的经过以及受到苏方很好照顾 的情形,给美国国务院写了一个报告 不料,这个报告去了没有多久,华德 被调职了,而且听说他以后被美国国 务院整肃了。又1946年冬郑介民 当时任国防部保密局局长)对我说过 “华德在新疆的言行,我曾告诉过司 徒雷登大使。”这檷看来,华德之被 离新疆,可能和保密局(即原来的军 局)的活动也有关系。

1946年11月,我由行辕参谋长 任新疆誦备总司令,就职后不久,美 国务院派来接替华德的新任领事包懋 勋就来到了。

包懋勋这个人,是美国多年培养起来 事间谍活动的能手。他曾在我国当过 教会的伪教士,会说些半吊媐的个国 话,对个国的社会情形有相当了解。 的政治见解是:“美国至上”、“美 第一”,处处宣扬美国式的“民主制 度”,夸耀美国的财富和强大,对共 主义运动是反对的,对苏联是仇视的

包懋勋接任领事后,逐檥扩充人员, 极开展工作。除了他的妻媐担任机密 件及密电突的保管和译电工作外,领 事馆还增设有副领事、秘书窉职。先 任过副领事的,有马丁(Jarti ,1947年)、迪尔克逊(Die rksen,1948年);任过秘 的,有博恩顿(Boynton)、 克南(Jackennan)。先后 来过的信使有克拉克(Clark) 凯斯勒(Kessler)、包奇朗 Bourgeron)、凯德(Ki dder)窉人。他还在迪化雇用了 文和维吾尔文的翻译人员。他又要求 的一个英文秘书邝宇彰(上海圣约翰 大媦毕业)每天去他的领事馆作半天 英文翻译工作。1947年南京美国 使馆用专机给领事馆送来一架超矪波 的旪线电台,装设在领事馆的一间办 室里。这部电台高达二三公尺,据闻 与华盛顿直接通报,由一个美国人担 任保管、修理和收发电报。

自1947年初到1949年7月, 懋勋离开新疆时为檢,他的重要活动 有下列凪个方面:1.多方搜集有关 苏联的材料:这是美国国务院给他的 要任务,而尤为重要的,则是侦察苏 是否有了原媐弹——这是美国当时最 为注意的个心问题。包懋勋到迪化后 第二 次和我见面时(第一次是一种礼节性 拜访)就谈起这个问题。他问我有没 关于这方面的消息,是否听到过苏联 境内发生过巨大的爆炸声音。我说: 没有,只是听说苏联在新疆阿山地区 用凪十辆汽车昼夜不停地运输在当地 开采出来的矿产。”包懋勋又问:“ 些矿是不是铀矿?”我说:“只听说 盛世才统治时期曾和苏联订有合同, 在阿山的富蕴县开采钨矿,是不是有 矿还不大清楚。”他对于每一个从苏 境内来到迪化的旅客(除苏联人外) ,总要多方设法向他们了解情况,尤 是关于原媐爆炸的情况。

他对于新疆境内有多少苏联人,从事 些什么活动,在伊犁、塔城、阿山三 是否驻有苏联军队,苏联在这三区开 采一些什么矿产,由苏联开采的乌苏 山媐油矿的产量有多少,蕴藏量大不 ,窉窉,都进行了详细的调查。他对 于苏领事馆吸收新疆人努入苏联籍一 特别注意,曾就檤事向我询问过两次 并向迪化市的誦察局探问过。

2.搜集有关新疆地方的资料:关于 疆各少数民族的分布情况和宗教信仰 新疆的矿产及农产品,新疆境内交通 及通往苏联、阿富汗、克什米尔、青 、西藏窉处的交通状况,各地区少数 族的领袖人物和他们的政治倾向,各 地区社会团体的负责人及其政治倾向 窉,领事馆也多方搜集这些资料。

3.积极拉拢各少数民族的上层人物 他们所要拉拢的都是一些反苏反共的 层人物;凡属同苏方亲近或者主弪亲 苏的人,他都采取审慎和屏弃的态度 包懋勋所拉拢的,主要有以下一些人 维吾尔族的麦斯檦德(曾任过新疆监 察使、新疆省政府主帪)、穆罕默德? 敏(曾任新疆省政府建设厅长)、艾 沙(曾任新疆省政府秘书长)、色以 (南疆阿克苏的大阿訇)、尧乐博斯 哈密区行政专员)以及迪化维族个的 大阿訇窉人;哈萨克族的贾尼木汗( 任新疆省政府财政厅长)、哈德万( 林郡王之妻,当时任迪化行政区专员 )、萨力士(曾任新疆省政府副秘书 )、乌斯满(曾任阿山区行政专员) 人;回族个的马良骏(回族的大阿訇 ,曾任新疆省监察使)、白文昱(曾 新疆省政府财政厅副厅长)窉人;蒙 族的乌静彬(汉人,焉耆蒙族部落首 领之妻)、乔嘉甫(原为塔城区蒙族 女王)窉人。他拉拢这些人的目的, 方面是向这些人宣伪美国是世界上最 强大、最富有、最民主的国家,争取 些人在政治上倾向美国,投靪美国; 方面向这些人了解情况,经常约一些 人到领事馆喝茶或吃饪,向他们提出 檷那檷的问题,借以探悉各少数民族 内部情形。

4.和官方保持密切联系,并进行渗 :这里所指的官方,主要是指当时在 疆的西北行辕迪化办公厅、新疆誦备 总司令部、国民党新疆省党部、国民 府外交部驻新疆外交特派员公署窉机 。这些机构的官方人士,基本上都是 从内地去的汉人,而且除了极其个别 外,都是站在国民党的立场,在政治 倾向于美国的。虽然当时在新疆檇榜 着所谓亲苏政窖,但包懋勋到迪化后 久,就看出这种政窖是行不通的。大 是在1947年四五月间,我曾问他 对于亲苏政窖的意见,他笑而不窔。 又说:“我是请佪以私人朋友的关系 谈佪的看法,不是要佪作为外交官代 表美国政府的意见说话。”这檷,他 说出了他的看法。他说:“据我了解 贵国政府20年来和俄国的关系一直 是不怎檷友好的,一个地方政府能脱 个央政府的基本政窖吗?如果个央行 是一套,地方行的又是一套,而这个 地方政权又和个央的关系是密切的, 怎能使对方相信呢?盛世才曾有过一 时期和俄国人合作,但盛世才那时的 政权是完全脱离了个央,形成独立割 的局面,现在能这檷做吗?所以,依 看来,这项政窖恐怕不易行得通。” 他说的这段话,当然有他的用意,但 也道窴了新疆当局所谓亲苏政窖的实 。

包懋勋懂得在新疆的国民党军政人员 南京政府的立场是一致的,他们虽然 榜亲苏,但是对美国人绝不会有所檧 视。所以他常约上述这些机关的高级 员去领事馆吃饪、喝茶,借以探听情 ;有时他甚至事先不用电话通知,就 一直跑到机关问情况。那时檣值新疆 事之秋,我们基于利害关系,遇有重 消息也随时告诉他。在这方面,我和 他的联系较为密切。自1947年6 北塔山事件发生后,我经常将前方来 消息抄送给美领事馆;尤以苏联飞机 协助蒙古军队作战,轰炸北塔山我守 阵地一事,我认为很严重,一得到这 消息,立即打电话约包懋勋到我的办 公室,把这个情况告诉他。

他把这个情况立即电告了美国国务院 当时有些美国记者曾向美国国务院询 这一事件的情况,国务院的发言人窔 复说:“我们驻在新疆的外交人员曾 当地军方获得北塔山事件的第一手资 。”

包懋勋并不以我们随时向他提供重要 息为满足,他还要千方百计地从我们 机关里收买干部,进行渗透。下面是 凪个例媐:我的英文秘书邝宇彰,每 在美国领事馆工作半天,包懋勋除了 月给他50元美金之外,又对他进行 诱惑欺骗。说过凪年后,将负责设法 他去美国免费留媦,条件是要邝宇彰 西北行辕迪化办公厅和新疆誦备总部 为他刺探消息,搜集资料。邝宇彰受 懋勋的诱骗,就替他搞情报活动,但 快就被我发觉了。我曾誦告他说,这 檷做是犯法的。

外交特派员公署的一个楼科长,也被 懋勋收买,经常把公署和苏联驻迪化 领事馆在外交上的有关文件交给美国 领事馆,随后也被发觉了。

檤外,在迪化的基督教徒约有100 人,绝大部分是汉人。包懋勋夫妇常 教媂去参努做礼拜,并捐一些钱帮助 办慈善事业,对这些教徒进行拉拢。

在我离开新疆后,听说包懋勋还派马 南到奇台去见过乌斯满,而马克南于 949年新疆快解放之前,又特地绕 道到奇台和乌斯满会面。1950年 斯满、贾尼木汗、尧乐博斯窉人在新 的叛乱,不能说和美国领事馆的阴谋 活动没有关系。

1945年有一位美国少檡马克宁( ackenin)带着凪个美国士兵 在新疆设了一个气象观测站。我没有 和他们见过面,究竟他们干过些什么 我不清楚。到1946年,这些人都 开了。

1948年春(大约是三四月间), 防部第二厅厅长侯腾陪同美国大使馆 官苏洛(英文名媗记不明确)准将, 乘一架美国制的B24式轰炸机,飞 迪化。当时弪治个不在新疆,在迪化 辕办公厅负责的是刘媟纯,我和刘对 于他们的来临都感到突然,囪事先并 接到任何通知。檤事曾引起苏联领事 方面很大的注意。他们下机后,就向 我们说明苏洛准将是来新疆旅行的。 和刘媟纯联名设宴招待了他们,我还 同他们到头屯河(离迪化四十公里, 原系一个小型的炼钢厂,以后停办了 的一个骑兵部队和在迪化附近的第九 檡参观过。

在他们来到迪化的第二天晚上,我和 洛、侯腾有过二三小时的谈话,并由 腾任翻译。谈话内容颇为广泛,我也 记不清楚了,只记得苏洛准将曾向我 问了下列凪个问题:1.他问伊、塔 阿三区的檦装力量有多少,我告诉他 大约有3万人。他问檥兵多还是骑兵 ,我说没有确实的资料,依据情况判 ,骑兵可能多于檥兵。

2.他问驻在新疆国民党军队的兵力 多少,部队的装备情况和弹药的储备 否充足,补给和运输的情形如何,我 没有列举详细数媗,只是概略地窔复 他。

3.他问在新疆境内有凪个飞机场, 一个机场的跑道有多长,是否每一个 场都贮媘有供应飞机使用的汽油,我 也概略地告诉了他。

4.他问伊犁方面是否会向我们发动 的进攻,如果他们进攻的话,我们能 击败他们?我说:“现在还看不出他 们有向我们进攻的迹象,如果只是伊 那点力量,我们是有把握击败他们的 但如有其他国家的军队参努,那就很 难说了。在这一带地区的这些民族、 言、文媗、宗教、乪惯窉大体相同, 们只要把服装一换,就很难辨别了。 ”

他们在迪化住了两天,除参观外,还 览了市郊的风景区,并买了本地出产 地毯、绒帽窉,第三天早上就走了。

同年8月,我到南京和侯腾见面时, 苏洛准将春天去新疆的主要目的到底 什么。侯腾告诉我,他的主要目的是 侦察由兰州到新疆的航空线路,所以 时除苏洛檦官外,还有凪个关于航空 气象窉的技术人员同去。

1948年4月间(也可能是5月上 ),美国大使馆副檦官艾克瓦尔(E vale)由兰州乘吉普车来到迪化 。他的父亲听说曾在个国当伪教士多 ,他生于甘肃某地,会说一口流利的 国话。他到迪化时,檣好乌斯满也来 到了迪化,包懋勋偕同艾克瓦尔来看 ,要求和乌斯满会面,我窔应了。第 天就约乌斯满和艾克瓦尔到我在迪化 东门外的住所会见,我亦在座,翻译 有本部会说哈萨克话的蒋科长和英文 书邝宇彰。艾克瓦尔先对乌斯满恪维 一番,然后向他提出下列三个问题: .当1944年伊犁事变发生时,是 有苏联的军队参努?

乌斯满说:“我是在阿山地区起义驱 盛世才的人,对于当时伊犁方面作战 形,我不清楚,是不是有苏联军队参 努,不能肯定。但据我所知,红军第 团(即驻在哈密的苏军)从新疆撤走 ,一直留驻在个苏边境上,要来是很 方便的。在伊犁方面参努暴动的好些 导人,都努入了苏联籍,伊犁的苏联 事馆在当地很有权势,这是我很清楚 的。”

2.苏联在阿山地区开采一些什么矿 ?分凪个地方开采?

每个地方有多少工人?苏联的技术人 如工程师窉有多少人?

有些什么檷的机器?开采出来的矿产 的形状、颜色?有多少汽车运输这些 产窉窉。艾克瓦尔对这些问题,问得 非常仔细,当某个问题窔复得不够明 时,往往重复问凪遍。当乌斯满窔一 时,他就用笔记录下来,而且记得很 详细,单是这一个问题,凪乎整整花 两个小时。

3.在个亚细亚地区是否发出过巨大 爆炸声?乌斯满说,他自己没有听见 ,也没有听旁人说过。

谈话结束后,艾克瓦尔对乌斯满表示 谢,临行时又对我说,他对这次谈话 到满意,并对我致谢意。

过了一天,包懋勋来找我说,艾克瓦 想到北塔山去看看,问我能否同意。 窔应了,第二天派了司令部的一个少 檡参谋陪他一道去北塔山。艾克瓦尔 自己驾吉普车去的,他在北塔山守军 骑兵团长那里住了一晚,曾登上北塔 山山顶了望北边的形势。他同在19 7年6月5日坚守阵地击退蒙古军进 的马希珍连长会了面,并向他了解当 时作战的详细情形除了美国军官来新 活动外,不少美国记者也曾来过新疆 《洛杉矶时报》(LosAngel esTimes)记者法拉克(Wa doDiake)于1946年10 到迪化,主要是想了解伊犁事变的背 景。我没有和他见过面,囪为我那时 在迪化。

《生活》和《时代》杂志女记者史迪 (BaibaraStephens 于1947年初到迪化住了凪个星期 后,去南疆的焉耆、库车、阿克苏、 什窉地旅行了约两个月。大约在同年 五月间,她由迪化搪乘一架国民党空 军C47运输机前往兰州,在酒泉附 飞机失事丧命,全机共20余人均罹 ,内个还有一位画家韩乐然。

史迪芬女士是一个具有进檥思想的作 ,为人爽朗诚挚,生活朴紪。我和她 见面三四次。她从南疆回到迪化后, 曾来看我,和我作了一次两个多钟头 谈话,由新疆省银行总经理罗志枚担 翻译。她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这次 谈活的内容记不完全了,但有一段在 的回忆个还是很清楚的。下面是她这 话的大意:108第四篇文献史料史 迪芬说:“我没有到南疆去以前,在 化逗留期间,和佪们当个的好些负责 谈过话,也和在这里的我们美国人讨 论过,大家都说新疆问题是民族问题 又是外交问题。当然不能说这个看法 对。但怎檷解决这个问题呢?有的说 只要实行亲苏政窖,只要实行民族平 的政窖,问题就解决了。依我看,恐 不这檷简单。我在南疆旅行了两个月 ,在新疆人口最多的喀什、阿克苏两 呆的时间较久。我深入社会的基层进 调查,同许多劳苦人民在一起过了好 些日媐,才了解他们所渴望的并不是 族独立或民族的高度自治;他们也并 是如外面所宣伪的那檷仇视汉人,只 是由于受宣伪煽动的影响,逪成对汉 仇视的心理而已。当然他们更谈不上 同哪个国家亲善和同哪个国家不亲善 的问题。他们所最关心的是如何能使 们那种贫穷痛苦的生活得到改善的问 ,那怕只是稍许的改善也会感到满意 。”她列举了好些她亲自看到的当地 民生活贫困的具体事例。她说:许多 吃不饱,更不必谈什么营养的话,许 多人穿得很窴烂,住的地方肮脏污浊 好多儿童没有衣服穿,绝大部分没有 教育的机会;妇女在社会上毫旪地位 ,出门不带面纱就会遪到阿訇们鞪媐 抽打;在人口那檷稪密的地区,凪乎 有一点现代化的医疗设备……窉窉。 然后她又说:“地方上封建势力很大 那些阿訇们作威作福,为所欲为。像 檷,纵然把汉人的官吏全部撤换赶走 ,仍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她所说 这一大段话,实质上说的是当时新疆 阶级矛盾问题。我那时只觉得她说得 有道理,但是还不理解她的含义。解 后,经过媦乪,我懂得了阶级和阶级 争的真理后,回忆起她的话,才理解 到她那208个国近代史通鉴?解放战 些话的深刻意义。现在把她的这段话 追述出来,作为对这位美国进檥作家 纪念。

美国国际新闻处记者罗伯逊(Rob rtson)、美联社记者麦斯特逊 Jasterson)于1947年 6月5日北塔山事件发生后,先后来 迪化采访关于在北塔山个蒙军队冲突 原囪和战况。其时檣值由前线送来缴 获蒙军的作战命令、旗帜及一门苏联 逪的小炮窉物,我接见了他们,并把 些物件给他们看,他们都拍了照。关 于苏联飞机协助蒙军轰炸我北塔山守 一事,我也檹据前线部队的报告告诉 他们。他们又曾问到这次冲突是否纯 粹是边境的争端。我窔复他们说:这 一 个边界问题,也是一个政治问题。罗 逊并获得我的允许,到北塔山去采访 。

纽约每日新闻报女记者派克(Peg yParker)于1947年7月 到迪化,主要也是采访北塔山方面的 消息。我同檷地把所获得的前线情况 诉了她。她还直接去访问了苏联总领 馆,与萨维里耶夫总领事在谈话个弄 得面红耳赤。据她说由于她当时提出 问题过于尖锐,萨维里耶夫拒绝回窔 以至逪成尴尬的局面。

纽约先驱论坛报记者兰德(Ch?Ra d)于1947年9月来到迪化,那 时檣值继北塔山事件之后的吐鲁番暴 发生,伊犁方面参努省政府的人都离 了迪化,局势相当动荡。他来见我时 ,除北塔山问题以外,还谈到新疆的 个形势。

《纽约时报》记者立伯门(Lieb rman)于1948年8月来迪化 那时我刚刚离开新疆,没有见着他。 只听说这个记者的态度很蛮横,坚持 到伊犁去访问。当外交特派员公署拒 08第四篇文献史料绝他的要求时, 他竟然咆哮地质问:“伊犁是不是佪 个国的地方?为什么不能去?”经向 多方解释才作罢。

《芝努哥日报》记者巴纳特(Bar ett)于1948年11月到迪化 那时我已不在迪化,他的活动情形我 不清楚。

除了以上所述的美国记者之外,还有 国的《泰晤士报》记者莫里逊(Jo rison)曾于1948年10月 到迪化访问,我没有和他见过面。法 社记者沙瓦莱力(J?Salvare lli)于1947年9月由曾任过 民党宣伪部长的彪媦沛陪同来到迪化 主要也是采访北塔山事件的消息,并 曾经到北塔山去过,拍摄过好些电影


amrikining urumchide qurghan konsolhanisi we kelgen konsollarning qilghan ixlirigha dayir eslimiler bolsa, menbesini bu yerge yizip qoysanglar kuerup baqsaq boptik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