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yuan hong bing ning yawropa par diki doklati



Unregistered
28-11-07, 04:02
2007年11月27日 星期二

袁红冰在欧议会人权听证会上发表书 发言(图)


*国著名自由派法*家袁红冰教授。
【人民报消息】十一月二十八日,欧-*高峰会议前夕,鉴于北京奥运前* 持*的人权迫害,布鲁塞尔当地时间 一月二十*日,欧洲议会举行了*国 人权的听证会。旅澳自由主义法*家 红冰先生在会上发表了书面发言,以 为发言全文。

给欧洲议会人权听证会的书面发言

我受到欧洲议会人权委员分会(Directorat e-General for External Policies of the Union, Subcommittee on Human Rights )主*伊莲 . 芙劳特(Helene Flautre )女士的邀请,出*欧洲议会人权听证 。但*为办理入境手*遇到的一些问 题,使我*法开始这次旅程。所以只 用书面发言的方式,参*这次听证会

是的,本来我准备飞越大洋高山,往 南北半球,只为在这次人权听证会上 十分钟演讲。

我为什么愿意为仅仅十分钟演讲而奔 万里?只*为我,一个追求法的*义 法**究者,一个为出版关于*国苦 难的著作不得不离开祖国、流亡海外 作家,对*示*国人权状况负有不可 卸的责任。

书面演讲的时间也只有十分钟。所以 我不可能进行论证,而只能表达结论 的意见。这些意见是我在*国生活近 半个世纪的真实感受。

*共官僚集团用国家恐怖主义性质的 力建立的一党专制的制度,完全否定 主权在民”的原则;*共暴政是一个 剥夺了人民的政治选择权的*察国家 *共官僚集团对国家权力的垄*违背 代法的精神,在任何意义上都不具有 合法性。*国现在的政治制度实质上 国家权力的*共官僚集团私有制。

*共建政半个世纪以来,为维护独裁 制统治,不*实施政治大迫害,*成 以计数的人权灾难,数千万*国人* *非*常*亡。过去和现实都在证明 *共官僚集团是人类历史上罪行最严 的反人类罪犯罪集团。他们犯有奴役 人民罪、虐杀人民罪、群体*绝罪、 规模酷刑罪*反人类罪。

*共《宪法》的序言*宣称,马克思 宁主义是*国人必须遵循的指导思想 *国必须接受共产党的领导。这表明 *共官僚集团把对人的精神绝对控制 世俗的独裁权力结合在一起,从而使 *世纪的政教合一的极端专制主义借尸 还*。在欧洲,数万异教徒在宗教裁 所火刑柱上燃烧的身体曾经照亮*世 的千年黑暗;在*国,人们今天仍然 为追求思想自由、言论自由、信仰自 而*受酷刑、虐杀和监禁。从上个世 末到现在持*八年的对法轮功的政治 大迫害,构成当代世界最惨痛的人权 难。

*共官僚集团推行的经济改革,*本 可能像有些人相信的那*,建立起自 市场经济。*为,公*的自由市场经 济只能建立在法律权利一律平*的基 上,而*共一党独裁体制所制定的法 必然属于专制恶法——专制恶法的本 性就在于维护官僚阶层的特权;专制 法不可能承认平*的法律权利。

*共建立的乃是权力贵族市场经济。 种专制经济体制以腐败的专制权力为 心,以权钱交易为运行的润滑剂。权 力贵族市场经济只能*就财富和权利 极端两极分化,只能*就共产党权利 族阶层和依附于他们的奸商恶贾的天 *。

当代*国的经济发展是以九千万农民 奴隶般的劳动为基本条件。农民工每 超强度的劳动,只能得到相当于1.5美 元的报酬,而且就是如*微薄的工资 也经常被雇主克扣。工人则由于被剥 罢工的权利和组织独立工会的权利, 丧失了有效保护自己利益的可能。

在这篇演讲后面,我会附一份关于2002 至2007年之间*国煤矿矿难的不完全 计(附件一)。人们也许从*呼吸到 *国经济发展*浓烈的血腥气——血是 从*国工人的苦难命运*涌出。我预 :以血泪、苦难和巨大的社会不公* 代价的*国经济发展,*在*育前所 未有的社会大危机。

*共暴政不仅是共产专制主义最后的 士底狱,也是当今世界上专制国家和 怖主义势力的政治支点。*共暴政曾 经教唆红色高棉虐杀数百万柬埔寨人 *共暴政曾经与反人类罪犯米洛舍维 结成盟友;*共暴政曾经为独裁暴君 萨达姆而欢呼。今天,*据我了解的 况,*共暴政仍然是北朝鲜罪恶政权 要的政治和经济支持者;*共暴政继 *为某些重要的国际恐怖主义势力提 多方面的秘密援助;*共暴政*在干 澳大利亚的司法独立,企图阻*澳大 利亚法院通过*常司法程序,受理当 法轮功*员对有关*共的反人类罪行 控诉(请见附件二)。*共暴政不仅 是*国苦难的*源,*国人权灾难的* 源,而且是人类的公敌。

前*天BBC报导,又一个红色高棉领导 乔森潘被捕,并将*反人类罪受到审 。但是,教唆红色高棉实施反人类罪 的*共官僚集团,却仍然在利用专制 家权力制*大规模人权灾难。历史有 就是如*不公*。不过,我相信历史 最终必将公*。

一九八九年,*生和市民的血曾染红 京的夜空;明年,奥运会却将在北京 行——历史为什么对*国如*残酷! 奥运会将吸引人类的关注。但是,人 的目光是否应当越过挥动的鲜花和欢 的人群,首先去关注*在发生的*国 人权大灾难。*为,人权灾难之上的 花和欢呼,恰是对奥林匹克精神的侮 。

我是*国苦难的讲述者。我要不停地 说,直到*国苦难结束。一位澳大利 友人曾问我:“那么,*需要我为* 国作些什么?”当时我这*回*他: 我没有权利要求*为*国作什么。我 是把真相告诉*。相信*直的人们在 了解真相之后,都会按照良知的引导 去作自己该作的事。”现在,尊敬的 洲议会的议员们,我对*们有同*的 信心。

最后,请允许我以自由的名义,感谢 *们对*国苦难的关注。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日

(附件一、附件二略。)

telep
28-11-07, 12:39
Tordash,

Manga bu xeverning menbesi kerek boluwatidu, mumkin bolsa bildurup qoyghan bolsingiz.
Rexmet.

Unregistered
28-11-07, 13:07
www.omnitalk.com digen tor betning 人民报 digen ni bassingiz qikidu

Unregistered
28-11-07, 14:40
taptim,
kop rexmet


www.omnitalk.com digen tor betning 人民报 digen ni bassingiz qik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