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哥大 中共特務組織重點基地



Unregistered
23-07-07, 22:49
哥大 中共特務組織重點基地(圖)

--------------------------------------------------------------------------------

世界民意網 2007-07-17 23:50:33
哥大CUCSSA 中共特務組織重點基地
——FBI進駐美國著名大學 歡迎舉報中共特務 FBI對中共紅人的監控走向公開



作者:記者辛菲采訪、王珍綜合報導



受控于中共領事館的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NYUCCC),今年6月8日在其網站上發起反對全世界中 國舞舞蹈大賽的征簽活動後,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 (CSSA)淪爲中共特務組織以及其頭目是特務的話題浮上台面,十幾位前CSSA的主席和主要負責人公開站 出來指證,中共使領館操控和利用各大學CSSA 從事超越其外事範圍的“非法活動”。
  
其中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UCSSA,以下簡稱哥大學聯)更是中共學聯特務組織的核心,CU CSSA的三名顧問有兩名是中領館官員。CUCSSA的頭目不僅直接聽命于領館,而且固定從領館領錢,定期 到領館開會,在海外執行中共的政策。這些人未向美國注冊,充當中共代理,已經觸犯了美國法律。
  
與此同時,前中共駐澳大利亞外交官陳用林今年6月初在加拿大作了大約一周的巡回演講,公開點名CSSA等海 外受中共控制的團體以及中共在海外的代理。
  
中共在美國大學的間諜和特務活動引起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高度關注。FBI6月中旬宣布將派特工進駐 美國著名高等學府,在校園內引起轟動。FBI更于 7月上旬,連續一周在加州舊金山三份華文報紙以中文刊登廣告,歡迎在美國的華人舉報中共國安特務。FBI對 中共紅人的監控走向公開。














CSSA是中領館的延伸機構
  
據美國亞裏桑娜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前主席馬有志介紹,1989年“六四”運動前,幾乎所有國外 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都像是一個中共駐外使領館的延伸機構。中領館對留學生及訪問學者的監控( 管理)就是通過CSSA來實現的。
  
六四時期,美國幾乎所有CSSA都參加了對中共屠殺的譴責,那時許多學聯會擺脫了中共的控制,成立了學生學 者自治聯合會。但是,之後中共用錢收買了一些甘願充當其代理人的人、或者直接派出特務占據學聯會,許多中國 學生學者聯誼會又在中共的控制之下,成爲海外中共政策延伸的特務機構。



UCCSSA三顧問兩名來自中領館







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UCSSA)三名顧問( Advisory) ,有兩名來自中共駐紐約總領館。(CUCSSA網站)



  
今年6月8日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NYUCCC)在其網站上發起反對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的征簽活 動。 6月17日,CUCSSA在它的網站上刊登了支持NYUCSSA的公開信,同日並刊登了九篇攻擊、誹謗法輪 功的文章。這些文章都附有中國駐美大使館網站的網址,點擊網址後即進入中國駐美大使館的網站。
  
中領館教育參贊和領事通過擔任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CSSA)顧問的方式對其進行直接操縱和出 謀劃策。
  
哥大學聯的三名顧問( Advisory) ,有兩名來自中共駐紐約總領館:教育參贊艾方林 (Fanglin AI)和分管紐約市(New York City)、長島(Long Island)的領事姚達 (Da Yao)。



哥大學聯是特務組織的重點基地
  
據知情人士向大紀元透露,哥大學聯一直是中共海外勢力培養的重點,是中領館欲從事超越其領事範圍的“非 法任務”時的得力工具。哥大學聯承擔的政治任務重大,當年包括負責監控當時在哥大進修的著名人權活動人 士魏京生,現在則是攻擊和抹黑法輪功。
  
前“六四”學生領袖、“中國和平民主聯盟”主席唐柏橋于2001-2003年在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學位期間,他耳聞目睹了中領館操控學聯會的事實。
  
唐柏橋說,哥大學聯會一直是中共操控的重點基地。中共把其特務組織的核心,一方面是因爲哥大在美國的金融政 治中心紐約,是名校,又有很多留學生;另一方面是因爲很多著名人士、太子黨都是哥大畢業,89年後一大批異 議人士都曾在哥大做過訪問學者或讀書。
  
知情人士還透露,哥大學聯會主席與副主席要分別向領事館彙報,領館則會核對兩人的彙報,驗證他們提供的情況 的准確度,也檢驗其忠誠度。
  
這些人如果回國,就能以國外的政治資本而得以發展仕途;如果留在海外,則有特殊的使命,打入西方社會,成爲 中共特務內線。



中共國安部在哥大安插特務
  
李天笑86年到94年在哥大攻讀學位。他說,紐約中領館對哥大控制最嚴,隨時派人到哥大視察、參加會議,監 控留學生情況。
  
他說,“我很早就聽人說,中共國安部在哥大學生中安插了特務,把大陸專制的模式帶到對海外留學生的操控 中。”



謾罵攻擊法輪功 中共馬前卒
  
今年4月20日,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國際著名人權律師大衛. 麥塔斯先生和法輪功學員楊景端醫師、李祥春先生一起應邀在美國的普林斯頓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分別舉辦的研討 會上揭露中共活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







圖:今年4月20日,加拿大獨立調查員、國際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先生應邀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舉辦的研 討會上揭露中共活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中共派哥大學聯在研討會上攪場,反複打斷主講人講演,其怪異表現 和思維方式令西方教授和學生瞠目咭舌。(CUCSSA網站)



  
中共派哥大學聯在研討會上攪場,反複打斷主講人講演,甚至不斷高聲叫喊,其怪異表現和思維方式令哥大西方裔 教授和學生瞠目咭舌。之後,哥大學聯在其網站上公然宣稱,“通過這次活動,CUCSSA展示了強大的凝 聚力和戰鬥力”,毫不掩飾其中共馬前卒的身份。
  
時事評論員、政治學博士李天笑指出,中共這些年來最重要的政治任務就是迫害法輪功。哥大學聯在謾罵法輪功上 不遺余力,如此不加掩飾,很清楚背後的黑手是誰。
  
李天笑表示,雖然海外學聯受中共操控,但象哥大學聯這樣明目張膽、公然謾罵的還是很少見。很多學聯都是背地 裏執行中共的命令,表面上盡量掩飾加僞裝。由此也可以看出,哥大學聯在充當中共特務方面的“先鋒” 角色。
  
在7 月17日CUCSSA網站上,自4月20日以來,共有14篇文章保留在該網站消息欄(News),其中竟有 5篇是專門攻擊原本與其毫不相關的法輪功信仰團體。文章措辭充斥中共一向宣揚的暴力與仇恨,諸如:“犯 強漢者,雖遠必誅!”這樣赤裸裸恐怖威脅的話都寫進了CUCSSA工作委員會的工作報告。



重要會議都在中領館開 定期開







圖:CUCSSA學生幹部參加中共紐約總領館座談會。(CUCSSA網站)



  
據唐柏橋介紹,哥大學聯會幹部會定期到中領館開會,學聯會的重要會議都在中領館開。而學聯會每年的幾次大型 活動,都是中領館直接給錢,每次都有領館的人講話。比如,每年新年時在學生活動中心大禮堂的大型舞會,中領 館出1萬5千美元的場地費。
  
據哥大學聯會網站2007年6月6日公開的消息:“CUCSSA 的學生幹部近日參加了在總領館舉行的座談會。會上,中國駐紐約總領事館的有關領導和負責人向大紐約地區的多 所大學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學生幹部轉達了祖國和人民對海外學子的親切慰問……
  
分析人士指出,這一消息也透露一個信息,中領館通過哥大學聯會操控紐約各大學的學聯會。



頭目每月拿錢 定期和領事吃飯
  
據舉報,在八年前,紐約中共使館對哥倫比亞大學學生會主席與副主席兩人持有的特別專用信用卡分別每月充值$ 3000與$1500(信用卡不用該學生會主席的名字登記),以此獎勵。
  
唐柏橋表示,他在哥大讀書時,那時的學聯會主席不僅定期跟領事吃飯,而且每個月從領館拿1500美元的津貼 。這些事情其他學生後來都知道了。“我想現在的津貼應該有過之而無不及”,唐柏橋說。
  
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今年6月在加拿大演講時談到了中共駐外使領館操控海外留組織的方式,其中之一是,近年來 中共教育部開設“獎學金”,給那些在海外爲領事館積極工作的留學生。



幫助中共收買統戰“中國通”
  
學聯會還有一項很重要的政治任務,就是影響美國大學研究中國事務的的專家學者,也叫“中國 通”。
  
唐柏橋說,這些“中國通”在八九“六四”之後基本上是反對中共專制的,因此中共在他們身上 下了很大功夫。這些“中國通”很多都是美國大學的教授,中共就利用學聯分化、統戰這些“中國通 ”。他曾經碰到並聽聞學聯會主席陪中領館的人跟這些“中國通”吃飯。
  
唐柏橋說,學聯這麽做對中共幫助很大,直接造成對中國人民的巨大傷害。因爲中國人民希望全世界知道中共惡劣 的行徑,但學聯會卻在幫中共粉飾太平,助纣爲虐。



歡迎中共領導人發30-70美元
  
此外,每當中共領導人來訪,用錢引誘和招攬留學生去歡迎,也是各大學CSSA的另一項政治任務 。
  
唐柏橋回憶,有一年江澤民來訪,哥大學聯會在中國學生電子郵件群組中發消息說,去參加歡迎的人,每人發30 美元,還可以帶太太、小孩去,小孩也算人頭,三口之家一起去加起來90美元。
  
通知發出後,99%的人都是在調侃和嘲笑。有的學生說,這種錢不僅把自己的臉賣了,而且賺的錢也不多。還有 人開玩笑說:能不能把價錢提高一些……整個過程很好笑。
  
不久後,另外一個中央領導人來訪,哥大學聯會的通知中,把30美元的歡迎費漲到70美元。



哥大學聯主席徐凱:中共的狂熱支持者
  
今年6月中旬,美國首都華盛頓舉行共産主義受難者紀念碑揭幕儀式時,美國總統布什在其演講中說:共産主義是 和恐怖主義是一樣的,是人類的罪惡。
  
現任哥大學聯主席徐凱是來自北京清華大學的學生幹部。2002年2月22日,美國總統布什在清華大學演講時 ,徐凱是被校方挑選的300余名進入會場的學生之一,可以說中共信得過的人物。
  
徐凱來美留學後,在公開場合和自己的博客中,毫不掩飾對中共政權的支持和對共産主義的狂熱,被中領館選中爲 哥大學聯會主席。







圖:徐凱毫不掩飾對中共政權的支持和狂熱,被中領館選中爲哥大學聯會主席。圖爲徐凱在紐約總領館。(徐凱博 克網站)


哥大學生:徐凱一來就和紐約總領館走得很近
  
在徐凱的博克裏,有不少與紐約中領館官員合影及參加中領館活動的照片。
  
據哥大一名中國留學生透露,聽說徐凱一來就和紐約總領館走得很近,我們都很奇怪。因爲其他人好像都要經過一 個過程,可是徐凱一來就靠上了,估計是以前就有背景或有什麽來頭,是舊習吧。



迎胡 徐凱:“啥時候輪到咱操盤”
  
2006年4月,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主席出訪美國。徐凱在4月23日的博克日記中,對中共表示忠誠,並興奮 地透露了中領館操蹤制造虛假歡迎場面:“在總領館幾個高級保衛人員的引導下”,攻占了一條主路, 讓CCTV順利的拍攝”了歡迎畫面。
  
“起了一個大早,等了好幾個小時,用了整整一天,終于看見了胡主席在防彈國賓車裏面的親切的笑臉,覺得 自己總算盡到了一點薄力。”
  
“不管怎麽樣也不能看著美國人看我們的笑話並騎在我們頭上作威作福,對主席的支持,無論如何也是要的! ”
  
不過在文章結尾,27歲的徐凱顯露了自己的政治野心:“其實不管幹的是什麽,當人民群衆還是抛頭露面, 都只是當棋子而已,啥時候輪到咱操盤呢,呵呵。”



徐凱在博客裏公開謾罵美國和黑人
  
在2006年8月18日的另一篇博客中,徐凱毫不掩飾對黑人的輕視和對美國的謾罵:
  
“基本上開始趕死肥黑滾蛋。老黑沒辦法,只能哼唧哼唧的走了……老黑快瘋了。”
  
“打了一個漂亮仗,一天的疲勞一掃而空,哇哈哈……來,跟我一起唱,社會主義好社會主義好,社 會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反動派被打倒,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
  
徐凱在其博克裏還轉貼了一篇關于贊美中共熊貓外交的文章,稱熊貓“不信邪教,不要挾領導,堅決擁護飼養 員”,是“中央神獸”,天下少有。
  
在徐凱的博客裏還有一組在實驗室拍的照片,其道具和裝束也充斥著暴力色彩。





在徐凱的博客裏還有一組在實驗室拍的照片,其道具和裝束也充斥著暴力色彩。 (徐凱博克網站)


學聯頭目已觸犯美國法律
  
唐柏橋說,徐凱的言行,哥大學聯會主席做這些事情不奇怪。有一次,哥大學聯搞新年晚會,公開說要反“美 帝國主義”,他們在美國連一點表面文章都不做,公然叫囂共産黨的洗腦宣傳,大大小小的會上 講慣了。
  
李天笑表示,徐凱在公共場合攻擊美國本身的自由民主,特別是攻擊海外不同信仰團體,一定是受到中領館的教唆 和操控。
  
李天笑表示,中共在大學的這些代理人實際上已經觸犯了美國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
  
根據這條法律,在西方社會從事爲本國政府遊說、公關等活動,要公開、合法注冊後才能代理這類業務。若從事收 集情報、在西方國家延伸共産主義意識形態的政治活動、限制他人宗教信仰或煽動仇恨等活動,那就是特務行爲, 也是觸犯美國法律的行爲。



FBI派員進駐美國高校
  
今年6月中旬,爲了防止外國間諜和潛在的恐怖份子利用學生和訪問學者的身份進行間諜活動,美國聯邦調查局( FBI)宣布將派員進駐全美著名高等學府。FBI官員曾公開表示,美國“最大的間諜威脅”來自中國 。
  
據報導,FBI特工已與波士頓地區的各大高校聯系,向校方人員和學生講解外國間諜和恐怖份子的一些特征,並 指導他們識別外國特工及采取防範措施。FBI駐波士頓地區的負責人稱,類似的做法將擴大到全美各地的知名高 校。他表示,大學校園是開放的社區,很容易被間諜打入,FBI希望校方提高警惕。
  
FBI高校反諜的消息在中國學者及留學生圈子中引起了不少議論,學聯會頭目已有危機感。
  
據新華社報導,美國西南地區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一位負責人稱,一些從事高技術或工程領域研究的學者和留學生 “今後會更加謹言慎行,以免被FBI抓住把柄扣上間諜的帽子”。
  
報導還說,在南加州大學,有近10位中國博士研究生在從事尖端神經科學的研究,而在過去兩年裏他們中只要有 人回中國探親,都無一例外地遭到FBI的背景調查。一名年輕華裔副教授在到中國參加會議後,返美申請簽證時 遭FBI調查,時間長達一年半。



FBI對中共紅人的監控走向公開
  
緊接著,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從7月2日至8日,在加州舊金山三份華文報紙《僑報》、《星島日報》、《 世界日報》上以中文刊登廣告,尋求美國華人的協助,提供任何有關危害美國國土的消息;尤其歡迎所有知悉有關 中國國家安全部情況的人與其聯絡。
  
李天笑說,“蘇聯和東歐解體之後,中共在美國的間諜活動早就引起了FBI的注意。在科技界,在大公司, 特別是在學校裏面都有所監察,尤其是在89民運前後當時中共黨員都受到監控,但他們都沒想到在 案。”
  
李天笑表示,現在FBI對中共紅人的監控從秘密性質走向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