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Oylighanlirimni Yazghim Keldi [ 12 ]



IHTIYARI MUHBIR
06-10-06, 13:15
YAXISUN UYGHUR MILLITINING ANISI

Rabiye kadir hanim Indiana uniwersitidiki hayajanlik nutkida bir milletning teghdirini bezide uq-bex kixi ozgertidu , menmu Uyghur millitining teghdirini ozgertimen didi, hekiketende bek toghra gep kildi, uluk ALLAH uyghur millitining teghdirini Rabiye kadir hanimning koli bilen ozgertidu, bu hek gep.

13-10-2006-kuni uluk Uyghur millitining istikbalining tangi atidu. NOBEL mukapati Rabiye kadir hanimgha emes uluk Uyghur millitige berilgen mukapattur,

Hekiketende tiniqlik soyer uluk Uyghur milliti bu uluk we xereplik mukapatka layiktur,qunki uluk Uyghur milliti yer yuzide kommunist zalim hitay hakimiyetidin baxka putun dunya insanlirining dostidur.

Barlik hiristiyan dunyasining eng yekin dost musulman milliti , musulman Uyghur militidur,weten iqi-we sirtidiki onbex milyon musulman Uyghur milliti hazirdinla norwegiye hokumetige ,norwegiye helkige we Nobel tinqlik mukapatini Uyghur militige layik korgen barlik insanlargha rehmet eytidu,


Yaxisun uluk Uyghur milliti.

Yaxisun xerki Turkistan helki

Yaxisun Uyghur millitining anisi

Yaxisun Rabiye kadir hanim,

Yaxisun yer yuzidiki Uyghur millitining dostliri.

Yaxisun nobel mukapati.



IHTIYARI MUHBIR : MEKKE

Unregistered
06-10-06, 13:45
关于元朝内迁畏兀儿人的几个问题

作者:贾丛江 文章来源:《内蒙古社会科学》2003年第6期 点击数:10 更新时间:2006-10-2

一、聚落和分布



元代称高昌回鹘为“畏兀儿”。蒙元时期,有许多留名于史籍的畏兀儿上层人士,散居 于大江南北,这使人产生一种错觉,即认为,内迁的畏兀儿人可以自由随意地在内地定居,并呈现出无序分布的状 态。然而,考稽文献,我们发现,内迁畏兀儿人的主体即普通民众的情况,与此有很大不同。他们是以聚族而居的 聚落形式,定居于关内各地的。现据文献,将元代内地畏兀儿聚落考索如下。

1.以永昌城为中心的甘肃行省永昌路境内的畏兀儿聚落。这是内迁畏兀儿人最主要的聚居地,是朝廷封授给内迁 以后畏兀儿亦都护(即国王)的世袭分地。永昌城的位置,不是《蒙兀儿史记》、《新疆图志》、《宣统甘肃通志 》和《甘肃新通志稿》所说的,在清代的永昌县(甘肃永昌县境)(1),而是位于今甘肃武威市北郊约30里处 的永昌堡。凉州(甘肃武威市)本是窝阔台之孙只必帖木儿继承于其父阔端的分地。至元九年(1272),他在 凉州城北效修筑了小型王城,由世祖赐名为永昌城(今永昌堡)。不久,朝廷改凉州地区为永昌路。至元二十三年 (1268)正月,只必帖木儿因一贯贪婪不法,被朝廷削夺了包括永昌城及周边地区在内的部分分地。同年年末 ,畏兀儿亦都护火赤哈儿的斤,在哈密遭西北叛军攻袭而亡。余部护佑其子纽林的斤东迁入关。朝廷把永昌城及周 边地区,转封给畏兀儿亦都护王族(2)。永昌城及周边从此出现了一个人数众多的畏兀儿聚落。

2.大都(北京市)畏兀儿聚落。大都有各类畏兀儿人定居。至元十二年(1275),又有大批工匠迁来,â €œ别失八里田地人匠,经值兵事散漫居止,迁移京师,置局织造御用领袖纳失失等段匹”( 3)。有迹象表明,大都的部分畏兀儿人是聚族而居的。据载,畏兀儿名臣廉希宪死后“葬于宛平之 西原”(4);野先死后“葬宛平县香山乡七园里”(5);安藏死后, “塔葬其骨于宛平县七园之原”(6);大将阿里海牙死在上都(即开平,今内蒙古多 伦),却归葬于大都“城西高梁河”(7)。据民国时编著的《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 记载:“高梁河在京兆宛平县西,……元至元二十九年建高梁闸⠝,元代宛平县在大都城的西郊,高梁河流经县境。上述几个畏兀儿人的墓地实为一处,位于大都城西郊宛平 县的西部七园里一带,这里有他们的本族墓地。由此确知,大都宛平县有畏兀儿聚落。

3.河西走廊西部的畏兀儿聚落。《元史·世祖纪八》记:“[至元十七年二月],畏吾户居河西界者令其屯田”。这些为躲避战祸而逃到河西走廊的畏兀儿人,被朝廷组织起来,屯 垦于荒闲之地。元代甘肃行省的屯田,主要集中于河西走廊西部的沙州(甘隶敦煌)、瓜州(安西)、肃州(酒泉 )和甘州(张掖)。畏兀儿聚落可能就分布在上述地域。

4.陕西行省平凉县(甘肃平凉市)畏兀儿聚落。《元史·哈剌亦哈赤北鲁传》载,传主一家居住的独山城 (新疆木垒),在至元年间(1264—1294)前期遭受战乱,传主之曾孙月儿思蛮率全城百 姓“尽室徙居平凉”。平凉位于六盘山东麓,元人袁桷所撰《马公神道碑铭》有â œ六盘为高昌要冲”之语(8),说明聚居平凉的畏兀儿为数不少。

5.陕西行省凤翔县(陕西凤翔县)畏兀儿聚落。元人虞集所撰《诏使祷雨诗序》记载,皇帝命翰林直学士普颜实 立入陕祷雨,其“至风翔,与宪使、郡守祀于雅腊蛮神之庙。雅腊蛮者,高昌部大山有神,高昌人留 关中者移祀于此”(9)。既然能在当地建立起本族信奉的雅腊蛮神庙,并能使天子使者到此祷雨, 说明有很多畏兀儿人聚居于当地。

6.陕西行省奉元路(治陕西西安市)境内畏兀儿聚落。《元史·文宗纪二》载,天历二年(1329)二 月,“奉元(路)临潼,咸阳二县,及畏兀儿八百余户告饥”,八百多户一起告饥,说 明是聚居于一处。史籍中没有记录这一聚落位于奉元路何地,我们只知道早在皇庆元年(1312)之前,他们已 经来到这里,《经世大典·站赤》皇庆元年八月条记载:“奉元路脱脱禾孙呈:亦都护高昌王 位下,差都事雷泽、宣使朵儿只二人,起马二疋,赍本王位下王傅差劄,前往大都进贺表章”(10 )。

7.河南江北行省邓州(河南邓州市,元属南阳府)畏兀儿聚落。《元史·成宗纪三》载:â œ[大德五年(1301)十月丙戌],拔南阳府屯田地给新籍畏兀儿户,俾耕以自赡,仍给三月粮”。朝廷将这些流散于内地的畏兀儿人 ,检括出来,重新安置在南阳府邓州境内。

8.河南江北行省襄阳县(湖北襄阳县,元属襄阳路)畏兀儿聚落。他们是高昌王帖睦儿补化于泰定三年(132 6)出镇襄阳时,扈从而来的本族部民,《高昌王世勋之碑》(以下简称《世勋碑》)回鹘文碑铭称:†œ(帖睦儿补化)又被提升,派到湖广,派给了他许多那可儿以示鼓励”(11)。襄阳距邓州仅 140余里,故而《元史》也把两个聚落并称:“赈襄(阳)、邓(州)畏兀民被西兵害者六十三户 ,户给钞十五锭,米二石;被西兵掠者五百七十七户,户给钞五锭,米二石”(《元史·文宗 纪三》)。两个聚落遭受乱兵侵害的共计640户。而实有民户肯定多于此数。

9.云南行省乌蒙地区(云南昭通市)畏兀儿聚落。至元二十二年(1285),朝廷派遣亦都护王族†œ雪雪的斤领畏兀儿户一千,戍合剌章(云南)”(《元史·世祖纪十》)。后来,这支畏 兀儿人被调往荆襄。不久,云南省臣以“世祖有旨,使归云南,以住征讨”(《元史 ·武宗纪一》)为由,将其要回云南。《元史·兵志三·屯田》记:“仁宗延祐三 年,立乌蒙军屯。先是,云南行省言:‘乌蒙乃云南咽喉之地,……乞发 畏吾儿及新附、汉军屯田镇遏。’至是从之。为户军五千人”。明朝初年,建昌(四 川西昌,与云南昭通毗邻)一带有“回鹘诸种,散居山谷间”(《明史·四川土 司传》),他们就是乌蒙畏兀儿屯田户的后代。



二、内迁的背景和原因



内地普通畏兀儿民众,绝大多数是受海都、都哇等西北叛王发动的战争的波及,而迁居内地的。自至元五年(12 68年)海都首启战端以来,位于东部天山的畏兀儿领地屡遭战火。虽然文献对战乱和内迁事件只有零星记录,但 也提供了基本线索:第一,前文提到的独山城百姓因遭遇兵乱而整体迁往平凉之事,发生在至元二年(1265) 到十一年(1274)之间。这个界定,是基于《元史·哈剌亦哈赤北鲁传》的记载:“后因 军师札忽儿台据别失八里,(独山城)尽室徙居平凉,(月儿思蛮)与其子阿的迷失帖木儿入觐,世祖诏入宿卫 €¦â€¦成宗即位,……因奏:‘阿的迷失帖木儿父 子……来事先王,服勤二十余年矣’”,迁居平凉后,阿 的迷失帖木儿入朝服勤,时间在成宗即位(1294)之前20余年,即至元二年到十一年之间。第二,第二次迁 居,见诸《永乐大典》卷19781《局字门》载录的元代文献:“至元十二年(1275),别失 八里田地人匠,经值兵事散漫居止,迁移京师”。第三,至元十四年(1277)也有难民入关,据 念常《佛祖历代通载·舍蓝蓝传》载:“海都之叛,国人南徙,师(舍蓝蓝)始八岁,从其亲 至京师”,舍蓝蓝于“至顺三年二月廿一日(1332年3月18日)殁,年六十四 €。元朝人按虚岁计龄算,舍蓝蓝八岁时正是至元十四年(1277)。此年,元军阿力麻里(新疆霍 城)行军大营因诸王昔里吉叛乱而崩溃,海都乘机洗劫了畏兀儿地区。第四,《元史·世祖纪八》至元十七 年(1280)七月条下载:“以秃古灭军劫食火拙(火州)畏吾城禾,民饥,命官给驿马之费,仍 免其赋税三年”,七月是朝廷颁布“官给驿马之费”和“免 其赋税三年”政令的时间,劫食火州肯定在七月之前。巧合的是,《元史·世祖纪八》同年二 月条下记:“畏吾户居河西者令其屯田”,由此判断,劫食火州可能发生于二月之前。 难民逃入河西后,朝廷组织其屯田自济。第五,至元二十二年,叛王都哇、卜思巴击溃阿只吉、奥鲁只所率元朝驻 西域大军,乘势围攻火州城6个月,最终未能攻克。火州之战后,亦都护火赤哈儿的斤入京朝觐。史籍没有战争期 间有难民逃入关内的记载。第六,至元二十三年,元军再调主力进驻西域,秋天,与西北叛王展开大决战,结果元 军惨败。此时,火赤哈儿的斤正值从京师返回,他停驻哈密,观望局势,遭叛军突袭而亡,事在至元二十三年年末 。余部护佑其子纽林的斤东撤入关,后来定居永昌。

以上是至元二十三年年末畏兀儿王室东迁入关之前,畏兀儿遭受战乱和居民内迁的情况。除迁往平凉、迁往大都( 工匠)和残众护佑纽林的斤入关这三起迁移,是由朝廷安排的或者是有组织的之外,其他的都是自发逃难。我们知 道,从吐鲁番至河西走廊西部的几个绿洲之间,都有漫长的戈壁无人区,自发性的携家带口的难民是很难穿越的。 所以,在二十三年年末之前,内迁的畏兀儿人不会很多。史料反映的情况也正是如此,即大多数聚落出现于纽林的 斤入关以后。虞集所撰《世勋碑》汉文碑铭记载:“(火赤哈儿的斤)屯于南哈密力之地,兵力尚寡 ,北方军猝至,大战力尽,遂死之”(12)。当时,刚从大都返回的火赤哈儿的斤,†兵力尚寡”,又遭遇突袭,所以,在他遇难以后,随纽林的斤入关的剩余部众是有限的。总之,在 至元二十三年年末之前,内地畏兀儿移民的总人数不是很多。

然而,文献中反映,从至元年间(1264—1294)后期开始,内地出现了数万计的畏兀儿人 。《世勋碑》汉碑记载畏兀儿王室入关以后,纽林的斤“诣阙请兵北征,…†¦有旨,师出河西,俟与北征大军齐发,遂留永昌焉。会吐蕃脱思麻作乱,诏以荣禄大夫、平章政事领本部探马 赤等军万人,镇吐蕃宣慰司”。按元制,探马赤军为一户一军,“本部探马赤等军万人 ”实际代表有畏兀儿部民1万户,加上留在永昌、没有出镇的民户,当有1万余户。而前述各聚落中 ,尽管有的可能来源于这1万多户——被重新安置聚居地,但通盘考量,内地畏兀 儿总户数应当接近1万5千户,按每户5口人计,有近7.5万人。如些众多的移民,是什么时候、又是怎样完成 长达两千多里(吐鲁番至永昌堡)的大迁徙的呢?

考稽史料,我们发现,大量畏兀儿移民是于至元二十三年以后,在元朝政府的组织下,从西域迁往内地的。这是在 朝廷对西域政策发生了战略转变的背景下,出现的特殊的移民浪潮。自至元十四年元朝驻阿力麻里行军大营因内乱 而崩溃以后,朝廷在漠北西部和西域两条战线上,面临着西北叛王巨大的军事压力,两地远离中原,漫长的军需物 资运输线,使朝廷不堪重负;加之至元二十二年、二十三年元军主力部队在西域接连惨败于西北叛王。所以,朝廷 改变战略,决定放弃西域,全力应对西北叛王对漠北这一“祖宗根本之地”的进攻。朝 廷没有将亦都护王室安置在毗邻西域的河西走廊西端,而是转封于距其本土两千多里远的永昌城,表明朝廷没有重 新夺回畏兀儿地区的打算。在放弃畏兀儿地区之后的第三年,即至元二十六年,元朝军事力量又从塔里木盆地撤出 ,这也是这种战略转变的继续。在这一背景下,朝廷开始有计划地组织西域畏兀儿居民向关内迁徙。《元史 世祖纪十一》载:“[至元二十三年十二月],(朝廷)遣蒲昌赤贫民懇甘肃闲田,官给牛、种、农具”。蒲昌在今吐鲁番盆地东端的鄯善县(1 3),从鄯善至哈密有400多里的戈壁无人地带,如果朝廷只是为了解决蒲昌贫民的生活问题,那么,从甘肃向 当地调运粮食,要比把他们迁到甘肃的费用少得多,况且,屡遭战乱的畏兀儿地区有的是闲田。所以说,这不是单 纯的安置贫民,而是有计划地移民入关。而这只是大规模移民的序曲。此后,朝廷专门派遣官员前往西域,组织畏 兀儿大规模向关内迁移,《元史·世祖纪十二》载:“[至元二十六年四月壬子],(命)孛罗带上别失八里(吉木萨尔)招集户数,令甘肃省赈之”。孛罗带是元朝专门管理畏兀儿 领地和民众事务的机构——北庭都护府的官员,此次去西域招募移民,前后历时两 年多,到至元二十八年十二月,朝廷才“罢遣官招集畏兀氏”(《元史·世祖纪 十三》)。这就是为什么在至元年间后期,内地出现数万计的畏兀儿移民和众多聚落的真实原因。

朝廷为何要将众多畏兀儿人迁入关内呢?这首先要从统治集团的构成上说起。元朝统治阶级的真正核心是贵族集团 ,它包括成吉思汗及其兄弟的后裔,和与皇族世通婚姻的姻亲家族,以及蒙古、色目军事首领、高级官僚及其子弟 。由于畏兀儿最先主动归顺,亦都护获得了“待以子道,列诸第五”以及与蒙古皇族世 代联姻的优荣,以驸马诸王的身份,成为贵族集团的成员。所以,当元朝决定放弃畏兀儿地区时,便把亦都护重新 分封于永昌。把畏兀儿部民迁至关内,不仅是对成吉思汗所做的让亦都护保有其属民的承诺的尊重,也是对多年来 畏兀儿追随大汗庭抗击西北叛王的嘉奖。其次,从蒙古统治者的民族制驭政策上, 也能看到迁移畏兀儿人的深层意图。蒙古以少数民族统一全国,面对汉人,只能依靠色目人进行制衡。而畏兀儿又 具备文字上的优势(畏兀儿体蒙文),因此是蒙古人极为依重而又放心使用的政治上的人力资源。同时,组织畏兀 儿人内迁,还有更重要的军事上的考量。在元朝整个军事体系中,始终贯彻着防范汉人的意图。李璮叛乱后,朝廷 解除了汉人世侯的兵权,后来规定汉人不得参预军政,法律上禁止汉人持有弓矢等。而畏兀儿则是朝廷可以放心使 用的军事力量,尤其是海都叛乱之后,色目人的来源被切断,畏兀儿作为可以利用的兵员,就显得更为重要。这种 防范意图,从朝廷自至元后期开始,先后把原为蒙古各部驱口的钦察人、康里人和斡罗思人,按族组建成军等事件 上,也都有所反映。



三、聚落与探马赤军



内迁普通畏兀儿人,之所以呈现聚落形态,除了其特殊社会身份之外(下文论述),还与朝廷视其为军事储备力量 的政治考虑有关。聚落能有效保障同族间互通婚姻,不被汉人同化;遇到战事,能快速组成军队。从制度上讲,这 也有充分理由。畏兀儿在元代诸种户籍中,属军户,隶探马赤军籍。亦都护马木剌的斤曾“将探马赤 军万人,从宪宗伐合州”(《元史·巴而术阿而忒的斤传》),纽林的斤曾率“ 本部探马赤军等军万人”镇吐蕃宣慰司。

朝廷在安置畏兀儿人时,赋予了其浓重的军事色彩。各个聚落,除永昌和大都外,在形成之初,大多带有军事镇戍 或屯田驻扎的性质,这与他们探马赤军的身份有关。朝廷遣雪雪的斤领一千户畏兀儿戍合剌章,是军事任务,第二 次被召回云南也是“以佐征讨”。襄阳的聚落,是泰定年间高昌王帖睦儿补化出镇该地 时,带去的本部探马赤军,即《世勋碑》回鹘文碑铭提到的随行的“许多那可儿”。前 文所引史料明确提到河西走廊西部和乌蒙地区的聚落,都是以屯田方式出现的。邓州的聚落,被朝廷安置在南阳府 屯田区内。早期迁居平凉的独山城百姓,显然也是由朝廷组织的,《元史·地理志三》“平凉 县条”下有“屯田一百一十五顷”的记录,同卷“凤翔县条 ”下也记载“屯田九十顷有奇”,可能也和当地畏兀儿人有关。可以想见 ,面对短时间内出现的大量移民,朝廷按军事组织形式,将其派往各地驻守、屯田,既利于短期内解决移民生活问 题,又能达到增强镇戍力量的目的。

随着天下承平日久,一些聚落逐渐褪去了军事色彩。这与元朝处理各地探马赤军的措施有关。灭亡南宋以后,探马 赤军有了固定不易的驻地,由山东河北、河南淮北、四川和陕西四个蒙古军都万户府专门管理。因无战事,部分探 马赤军被解散,军户就地入社,从事农耕。正如《元史·食货志一》农桑条记载的:“令探马 赤军随处入社,与编民等”。畏兀儿聚落也是这种情况。从天历二年赈济奉元路8百余户畏兀儿饥民 ,以及至顺元年救济襄阳、邓州被乱兵掠夺、侵害的640户畏兀儿的情形上判断,已没有军事组织的痕迹,他们 成了当地从事耕作的农民。但是,和其他社入的探马赤军一样,他们没有改变军籍。

所以,元末农民大起义时,他们又被组建成军,成为镇压起义的重要力量。《元史·顺帝纪五》载:â œ[至正十二年(1352)正月],命……宣政院同知桑哥领亦都护畏吾儿军,与荆湖北道宣慰使朵儿只班同守襄阳â €,由“宣政院同知”可知,身为亦都护王族的桑哥,本来在大都担任文职, 当战火烧到荆襄一带时,他被到那里,统领当地已经入社耕作的畏兀儿探马赤军部众,守卫襄阳。《元史· 顺帝纪五》记载同年四月,朝廷又派“亦都护月鲁帖木儿领畏吾儿人马,同豫王阿剌忒纳失里、知枢 密院事老章讨襄阳、南阳、邓州贼”,上述地区都有畏兀儿聚落,这并非巧合。这表明朝廷将其安置 在当地的时候,就依照探马赤军的身份,委派了在当地屯田驻扎和军事镇戍的任务。据《元史·顺帝纪六》 载,至正十三年(1353),“亦都护高昌王月鲁帖木儿薨于南阳军中,(朝廷)命其子桑哥袭亦 都护高昌王爵”,继续镇守当地。元末镇压起义的将领中,有不少畏兀儿军官,最著名的就是元军统 帅之一察罕贴木儿。这些事件可以作为元廷当初为何迁移畏兀儿人的一个注解。



四、内地畏兀儿人的身份



因畏兀儿最先主动归附,成吉思汗允许亦都护保有其政权、领有其民众。亦都护和其部民之间存在着人身隶属,类 似于蒙古贵族和蒙古封户之间的关系。据《元史·阿鲁浑萨理传》,传主祖父阿台萨理曾扈从成吉思汗东来 ,后在燕地为官,“会畏兀国王亦都护请于朝,尽归其民。诏许之,(阿台萨理)遂复西还⠝。当亦都护要求阿台萨理这些人回归本部时,大汗庭也只能屈从其意。这是领有权在起作用,反映了成吉思 汗时代的制度精神。到至元前期,元廷仍遵循着这一原则,《元史·巴而术阿而忒的斤传》云:†œ畏兀儿之民遭乱解散,于是有旨命亦都护收而抚之,其民人在宗王近戚之境者,悉遣还其部”, 这是朝廷为了使流散的畏兀儿难民重回本部而下的诏令。那么,东迁以后又怎样呢?我们认为,这种领有权和人身 隶属关系仍然存在。内迁后,朝廷除继续保留亦都护王印外,又于延祐三年(1316)设立“高昌 王”爵位,赐王印。由两人分别撰写的《世勋碑》汉文、回鹘文碑铭,记录了两个王印的职权范围。 汉碑称:“其王印(高昌王印)行诸内郡,亦都护之印,则行诸畏兀而之境”(14) ,回鹘碑铭曰:“把新颁给的高昌王印用在行诸外邦的令旨上,再把以前那个金印(亦都护印)用于 周围的畏兀儿人民中”(15)。初看两者似有差别,综合起来,其实就是两印完整的通行范围。对 畏兀儿来讲,散居永昌分地之外“诸内郡”的人,就是地处“诸外邦â €;而亦都护印通行的“畏兀而之境”,则包括了原西域故土(名义上)和永 昌分地。就是说,各聚落的畏兀儿人,接受着高昌王傅府的管辖,承担着对领主的差役。前引《经世大典》材料证 明,奉元路的聚落就有王傅府的差官:“奉元路脱脱禾孙呈:亦都护高昌王位下,差都事雪泽、宣使 朵儿只二人,起马二疋,赍本位下王傅差劄”。所以,各聚落的畏兀儿人,不属于国家编户,即â €œ皇帝民户”,而属于亦都护领有的投下封户。他们的社会地位和享有的权力,实际上高于 当时的国家编户。那些入仕为官的畏兀儿上层,虽然实际上摆脱了对亦都护的依附,但是,从名义上和制度上讲, 仍然存在着从属关系。



注释:

(1)屠寄《蒙兀儿史记》卷36《汪古畏兀二驸马传》,北京中国书店,1984年影印本,第316页;《新 疆图志》卷89《金石》,上海古籍书店,1992年影印本,第847页;《宣统甘肃通志》和《甘肃新通志稿 》载文转见《中国西北文献丛书·西北考古文献》第3卷,中国兰州1990年。

(2)拙文《元代畏兀儿东迁永昌事辑》曾探讨过永昌城的位置,永昌城转封给亦都护的原委,以东迁永昌的时间 和过程,《西域研究》2002年第4期。

(3)《永乐大典》卷19781《局字门》,中华书局影印本。

(4)苏天爵:《国朝文类》卷615《平章政事廉文正王神道碑》,四部丛刊本。

(5) 苏天爵:《滋溪文稿》卷15《元故奉议大夫国子司业赠翰林直学士追封范阳郡侯卫吾公神道碑铭》,适园丛书本 。

(6)程钜夫:《雪楼集》卷9《秦国文靖公神道碑》,陶氏涉园刊本。

(7)苏天爵:《国朝文类》卷59《湖广行省左丞相神道碑》。

(8)袁桷:《清容居士集》卷27,四部丛刊本。

(9)虞集:《道园学古录》卷6,四部丛刊本。

(10)《永乐大典》卷19420。

(11)译文引自卡哈尔·巴拉提、刘迎胜《亦都护高昌王世勋碑回鹘碑文之校勘与研究》,《元史及北方 民族史研究集刊》第8期,1984年。

(12)虞集:《道园学古录》卷24。

(13)冯承钧原编、陆峻嶺增订《西域地名》(增订本),中华书局,1980年第2版,第75页;苏北海: 《西域历史地理》,新疆大学出版社,1988年,第194页。

(14)虞集:《道园学古录》卷24。

(15)引自卡哈尔·巴拉提、刘迎胜前揭文。

Unregistered
06-10-06, 22:52
Eger Nobel mukapati Rabiye Hanimgha berilse hekhikheten khaltis bir ish bolidu, likin u mukapat Uyghur hekhighe emes Rabiye Hanimgha mensup. Uyghurlar Rabiye hanimgha rehmet eyitsa bolidu, chunki u ayal nurghun qurban berishler bedilige hazrighiche Uyghur helkhini dunyagha tonushturushta zor tobe khoshti. Eger u mukapat berilse tebiki tehimu tonulimiz. Shunga hemme Uyghur u ayalgha minnetdar bolsakh bolidu. Bugunki bu pul, mal-muluk uchun apisini bazargha selishtin yanmaydighan bu peskesh dunyada kimmu Rabiye Hanimdek milyonlighan mulkini, ayile, ballirining tekhdirini tewekkul khilip khekhikhet uchun korisheleydu?
Rabiye Hanim Nobel mukapatigha korsitilgen hewer chikhishi bilenla birlirining "Nobel Mukapitini Khandak hejleydu" dep u mukapattin kilidighan pulning derdide khalghinigha nepritim keldi. Biz rastinla tuz kor bolup khalghan ohshaymiz. Rabiye Hanimning biz uchun yokhatkhini u Nobel mukapatidin nechige teng kilidighanlighini shunche tiz untup khaldikhmu? Ishinimenki u ayal utup khalsa u pullarni milletkimu ishlitidu, likin bir tiyinnimu ishletmey oz shehsi turmishigha ishletsimu hergiz hapa bolmaymen hem yenila u ayalgha kherzdar his khilimen. Hudayim Rabiye Hanimni Uyghurgha berdimu yaki Uyghurni Rabiye Hanimgha berdim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