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baylar



Unregistered baylar
26-07-06, 13:10
中国新富阶层如何发挥政治作用? 记者: 杨明
华盛顿
2006年7月26日



随着中国经济改革的深入和发展,中国社会中正在涌现出越来越多力量不可低估的一个新社会阶层。他们在对中国 经济发展发挥重要作用的同时,也希望政府能顾及他们的利益诉求。

*新社会阶层政治地位与经济地位不符*

过去几十年来,中国强劲的经济增长势头,造就了日益庞大的新社会阶层。 这一新社会阶层以及从业人员人数已经超过1.5亿,占总人口大约11.5%。他们掌握或管理着10万亿元人 民币的资本,中国近三分之一的税收直接或间接的由他们交纳。

最新一期中国官方刊物“了望新闻周刊”的一篇文章说,新社会阶层主要包括民营科技 企业创业人员和技术人员、受聘外资企业的管理技术人员、成功的个体户、私营企业主、中介组织和自由职业从业 人员等。

文章说,新的社会阶层在中国经济发展中正在发挥着不可低估的重要作用。在中国经济改革首先兴起的浙江、江苏 等地,民营企业上缴的税收已经超过或接近全省的一半。

中国新兴社会阶层不仅是中国的税收大户,更通过广泛吸纳社会劳动力,拓宽就业渠道,大大地缓解了中国的就业 市场的压力。中国官方的一份报告说,在过去的10年,中国个体、私营企业每年新增就业人数大约为600万, 占同期城镇新增就业人数的四分之三。

新社会阶层虽然对中国经济贡献良多,但他们在政治上和社会上的地位却往往跟他们的经济地位不符,他们在财富 积累过程中,越来越关心政治和经济上的诉求,其中包括更稳定的政策和法律环境、进入目前只对国企和外资开放 的领域、在资源配置方面享受跟国企同等待遇、以及参政议政等。

*吴国光:对税收贡献大却没有相应发言权*

吴国光博士是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中国研究和亚太关系讲座教授,90年代曾经是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政治改革智 囊团成员之一。他说,新社会阶层在市场经济发展中浮现出来,正在成为中国经济发展中一股生机勃勃的力量,他 们对中国税收方面的贡献很大,但却没有相应的发言权。

他说:“我想指出的一个问题是,在中国税收的贡献往往和他们在社会政治公共议题上的发言权,并 没有一个正比的关系。当你税收增加的时候,要求在政府的决策过程中,增加对公共事务的发言权是合理的。这些 纳税人能够有公共意识,如果公共意识能够觉醒的话,是个进步。但是在进步当中,要防止一些偏差。†

吴国光教授说,中国新社会阶层在中国各级政府中参政议政的诉求,往往表面上是政治的,但实际上 是经济的。

他说:“我感觉他们的诉求尤其是政治诉求,不如说是经济诉求。所谓政治诉求是对公共事务,关系 全社会提出他们的看法,他们关心的基本上是和他们群体的特有的经济利益相联系的东西,当然因为这些东西需要 政府解决的,因此有很强的政治色彩。”

*吴国光:政府态度矛盾*

新社会阶层虽然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力量不可忽视,但中国政府作为一个整体,对他们的态度却相当 矛盾。

吴国光教授说:“一个方面就是,自从三个代表理论推出以来,特别是允许资本家入党以来,在政治 上开始吸纳这些阶层,把他们纳入这个轨道里来,让他们的利益在党内,通过一定渠道来表达,使党的利益和新兴 资本家的利益结合起来。另一方,从意识形态,从权利角度,从整个社会稳定和老百姓的反弹方面来看,党中央和 政治领导人对新富阶层有一种怀疑、恐惧、担心、不放心的层面。至于他们应该采取什么政策,我认为他们在两个 之间摇摆,不断地调整。”

这位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政治智囊说,中共的合法性建立在发展经济上,新社会阶层又是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重要 力量,因此中共不会放弃和这一力量的结盟关系。

不过,吴国光教授说,重视新社会阶层,发展在稳定社会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中产阶级,是正确的途径,但是如 果中国政府不在此基础上采取其他配套措施,不仅是政治上的不成熟,更会因为权钱结合导致腐败的滋生,动摇和 危及中共统治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