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白宫承认新疆事件为恐袭, 以向中共示好。



Unregistered
26-05-14, 10:56
美国近日起诉5名中国军官窃取美国机密。这场亘古未有的起诉引发中美罕见直接对抗。中国外交部、国信办 、国防部、驻美使馆连番斥责美国,折射的是中国的出离愤怒;中国宣布中断网络工作小组会议等反制措施, 反馈的是中国要以牙还牙报复美国。中国歇斯底里反击美国,已让白宫招架不住,这暴露的却是奥巴马政府起诉解 放军这一行为的莽撞。为挽回时局,纠正偏颇莽撞,白宫22日抢先国务院一步,承认新疆事件为恐袭以向中 共示好。
  对于美国司法部起诉中国一案,美国政府官员21日说,奥巴马并未参与起诉五名中国军官的决策。但该官员 表示,提出这些指控符合奥巴马的想法。
  该官员的说法显然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司法部若要起诉中国军官,离不开果白宫等行政部门的疏通和协调 ,否则司法部怎可能收集到受害美国企业的信息。若没有其他部门介入,受害企业不会甘愿冒未来被中共 制裁风险配合政府的要求。如果再结合奥巴马第二任对外交权的贪婪和专断,更能窥探出奥巴马在这次起 诉案中的决策性作用。
  奥巴马第一任期内,因外交经验不足,也因希拉里(Hillary Clinton)在受命前就开出更自主的外交权筹码,故而奥巴马未能完全掌控外交权。加之,彼时奥巴马 新人新政,他也显得颇为谦虚。在外交安全问题上,他很依赖核心竞选顾问团的外交专家以及外部外交事务 顾问。前者主要以克林顿政府国安顾问雷克(Anthony Lake)、克林顿政府国务卿助理赖斯(Susan E. Rice)、卡特政府国安顾问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等人为代表;后者则以布鲁金斯学会中国专家贝德(Jeff Bader)、斯坦利基金会政策分析与对话项目官员希弗尔(Michael Schiffer)、CSIS亚洲专家米德伟(Derek Mitchell)等人为代表。
  华府消息人士透露,奥巴马第一任期内,在对外政策上甚是虚心。在外交政策问题上他会征求听取身边每个人 的意见,然后在多方权衡对比,得出最终决定。但奥巴马这种虚心求教在第二任内踪迹难觅,取而代之的是 专断独裁。
  其实,从2012年初开始,奥巴马就将外交决策主导权抽丝剥茧地从国务院转移到白宫层级。2012年大 选后,在外交国安团队层面人事安排上,国安顾问赖斯(Susan Rice)、副国安顾问布林肯(Tony Blinken)、白宫幕僚长麦克多诺(Denis McDonough)都是奥巴马心腹。
  美国务卿是总统外交政策的主要顾问,美国务院则负责主导所有外交事务。但克里(John Kerry)在奥巴马外交智囊及决策圈内的话语权却非常有限。他主导的国务院甚至没有一位真正懂中国的外交 官,在国务院人事安排上他也完全没有自主权。相反,奥巴马则顺利将塔尔瓦(Puneet Talwar)、拉塞尔(Daniel Russell)等亲信安插到国务院中。克里2013年第6次斡旋巴以和谈时,奥巴马曾直接越过他与内塔尼 亚胡(Benjamin Netanyahu)通电话。这种削弱美国首席外交官的做法是总统大忌,却能从中窥探出国务院已被架空。克 里2014年4月曾用种族隔离形容以色列,也一度让她陷入职业危机。随后奥巴马派出心腹哈格尔(Chu ck Hagel)、赖斯安抚以色列,似乎标志着克里已被奥巴马彻底边缘化。
  在2014年国情咨文中,奥巴马表示要把2014年化为行动的一年。在提及实施策略时,他强调要加 强总统权威且不忌惮绕过国会行使职权的内容。一语即出,外界哗然。奥巴马敢于横眉冷对千夫指的背后,是 他急欲强化总统权威和雄心勃勃的心理。但这种急于求成反应在外交上,则是独裁大权却消化不良。 而表现在决策上,就是变得盲目自信,对外界建言置若罔闻。
  中共对美国起诉中国军官发动大反攻,也让原本7月的战略与经济对话有流产危险。据悉,中共还将酝酿更大 的报复。这大大出乎奥巴马的意料,也让五角大楼坐立不安。中美之间最大短板是军事互信。在东海南海波谲 云诡之际,两军发生摩擦的几率也空前倍增。如何建立新型军事关系,避免产生误判错判,是五角大楼对华军事关 系的优先考量。美国海军作战部长海军上将格林纳特(Jonathan Greenert)原本7月访华,但他近日担忧计划可能会被取消。
  相信奥巴马在起诉中国军官前,是经过再三战略风险评估的。11月中期选举迫近,他展现姿态打出中国牌 ,是必须的考量。外界批评奥巴马外交一无是处,使得独揽外交权的他更愿强势一回,摘下无能总统帽子。 但奥巴马外交权势虽空前炙手可热,但如何游刃有余、轻车熟路的驾驭外交权,他显然并未了然于心,甚至消化 不良。但中期选举现实和无能总统骂名,使得他容易权欲膨胀、盲目自信。一叶障目,不见树木只见 森林的后果,自然是酿成大错。
  对华外交错判后,奥巴马只能悬崖勒马紧急示好。22日白宫首次就中国新疆暴恐事件发表声明,并将其定性 为恐怖袭击。白宫这一声明不但前所未有,而且更抢在了国务院举行记者会前。其用意无非是要与国务院争 功,从白宫层级对中共示好,以缓解当紧张关系。但同时也再次暴露,国务院外交空间被无情挤压,国务院成为 了摆设。
  回看奥巴马在起诉中国军官案中的角色,更像一出笑料百出的闹剧。奥巴马原本想借此长自己威风,灭 别人志气。不曾想对外交大权驾驭的不合宜不得当,遭到了中共接踵而来的回击:暂停网络小组会议、审查美国 在华企业、中美战略对话恐生变、中美军事交流恐中断可谓招招直中要害。从这个角度上讲,奥巴马可谓失去 了里子。在中共怒发冲冠后,奥巴马则在新疆恐怖袭击问题上改头换面。如果不做亏心事,如果是 政治正确,白宫为何摈弃昔日立场。这种朝令夕改的外交政策背后,暴露的却是美国滑稽可笑。此情此景, 国际社会笑成一团,奥巴马自然颜面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