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yer kimnig



Unregistered
10-07-13, 22:20
美国新闻频道CNN英语网站刊登新疆75周年文章后面有一段有意思的争论。一个华裔读者留言赞同中国官方的 说法:在新疆没有所谓的“暴力冲突”,只有恐怖主义。如果同样的事情在美国发生,美国媒体不会轻描淡写地将 其称为“冲突”,美国媒体并没有像对新疆暴力事件那样把波士顿马拉松爆炸说成是“冲突”。

马上有人反驳说:不能把对入侵和屠杀的抵抗称为恐怖主义,也不能把反抗者说成是恐怖分子,因为中国移民进入 东突厥斯坦,有系统地攫取维吾尔人的土地,同化维吾尔人。

相关内容论坛:7.5事件4周年谈新疆民族问题大家谈中国:对新疆暴力的一点反思“中国镇压政策导致新疆巴 楚暴力事件”更多相关的故事
相关新闻话题犯罪, 北京, 中共, 中国, 新疆
接着争论提到北美欧洲移民建国的历史,说欧洲殖民者对原著民进行过屠杀和种族灭绝。反驳者说,但那是发生在 400年前的事情,现在时代不同了,不能重复过去的可怕屠杀,人类应该从历史错误中吸取教训。

对此反驳者说:既然要吸取教训,为什么不把土地还给原著民?为什么400年后仍然占据人家的土地?随后有跟 贴又说:欧洲殖民者已经全部灭绝了美洲和澳洲的原著民,现在没有剩下多少能要求还回他们祖先的 土地。

敏感讨论上述辩论说明了民族问题的复杂性和讨论民族问题的难度。

新疆乌鲁木齐2009年的7月5日发生大规模暴力骚乱,造成约200人死亡,近2000人受伤。今年7.5 事件之前数日,新疆又频繁发生暴力事件。在其中一个事件中就有35人丧生。暴力事件继续增加,而且有不断加 剧的趋势,涉及的范围也越来越大。

新疆当局增强部署军警加强戒备,另外新疆当局还派高级官员去被认为民族关系最紧张的50个乡镇坐镇平息局势 。官员还强调要打击谣言。当地媒体报道,自6月底发生骚乱以来,在新疆至少32人已经因为散布网络“谣言” 被捕。

7.5四周年前后,中国网络微博和微信风传各种关于少数民族耸人听闻的谣言,例如两万多感染爱滋病毒的维吾 尔人从新疆涌进内地城市,把自己的毒血滴到食物里,扩散爱滋病。

还有许多关于优待少数民族,歧视汉族的指控,例如“两少一宽”,说中央制定政策,允许刑法对少数民族网开一 面。另外还有许多关于对少数民族在社会福利、教育和医疗方面的优惠的一面之辞。

普世反恐对于新疆最近发生的暴力攻击事件,中国官方口径淡化甚至否认其民族和宗教色彩,直指其为反人类,反 社会的恐怖主义,是全球恐怖主义问题的一部分。而境外媒体则多从民族问题和民族政策的角度分析新疆的暴力事 件案。


中国前领导人周恩来多次对民族工作发表讲话,强调要反对大汉族主义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怖研究中心主任李伟指出,新疆暴力恐怖事件是中国周边和境外“东突”恐怖势力加 紧向境内渗透的结果。他指一些境外媒体和外国政客将新疆恐怖袭击事件与中国民族政策挂钩的论调“根本站不住 脚”。

最近研究西藏和新疆问题的中国作家王立雄对记者表示,“西藏和新疆不断出现骚乱显示,中国政府的少数民族政 策已经彻底失败。”

经济解释境外媒体的分析和评论都用经济发展不平衡来解释新疆最近的暴力事件,把暴力攻击看作当地民族不满的 表现,从中国的民族政策和发展策略方面找原因。

有分析说,当局在新疆大量投资能源和基础设施,但当地少数民族受益甚少。维吾尔人抱怨经济机会不平等,就业 率和收入水平都低于汉人。

经济发展不平衡导致边缘化的群体产生和加强了反抗的民族意识是一种主要的反殖民族主义分析方法,新疆民族矛 盾尖锐化和改革开放后新疆加速经济开发的阶段同步似乎印证了这一理论。

阶级政治不过内地向新疆大规模有组织移民和大规模经济开发和建设自五十年代初就已经开始,后来的移民和开发 规模都没有超过当初建设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规模。

在那种政治背景下的大规模移民和中央政府主导的经济开发都没有引起类似现在的反弹。当时在内蒙古和新疆这些 地区大型工业企业的建设都伴随着大批内地移民进入。

那时候由于处于两大阵营对峙的冷战时期,中国国内的阶级政治压倒一切,不同民族的上层阶级和国外帝国主义敌 对势力一样都是反对的对象。官方强调超越民族的意识形态对淡化民族矛盾起到一定作用。

中国领导人在民族工作中反复强调应该“使少数民族感到汉族人到少数民族地区去,不是压迫他们的,而是同他们 合作的。”当时官方的口号是同时“反对大民族主义和狭隘民族主义” 。

回归传统彼时的舆论控制更加严厉,地方民族主义没有表达空间,汉民族的民族主义情绪也没有表达空间。但时过 境迁,随着改革开放,经济发展优先取代了过去的阶级政治,民族观念得到了强化。

随着国家主义抬头,不可避免的,汉民族的传统文化和意识也得到空前表现。人大立法通过汉族传统节日为全国节 假日即为一例,而以前中国的法定节假日(除春节外),一般都是国际性的带有进步主义色彩的节日 。

当民族复兴和崛起取代了超越民族的国际主义理想成为国家的目标的时候,在新疆和其他少数民族地区的内地资金 主导的能源和资源开发,特别是私营企业进入,就更可能受到当地民族的质疑。最近在新疆和内蒙古大规模强迫迁 移和安置外来移民计划,就被当地居民认为这是对他们民族生存和文化的威胁。

中西分歧新华社在对新疆事件的评论中提到西方政府和媒体在新疆暴力问题上并不同情北京,甚至怀疑北京的反恐 提法。虽然中国指责西方在反恐问题上持双重标准,但仍然希望能够跟所谓国际社会一起打击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 ,希望把新疆暴力问题纳入国际反恐范畴。

西方政治舆论并没有像中国希望的那样,像谴责针对西方的伊斯兰极端主义一律加以谴责,而是强调中国应该检讨 自己的民族政策。中国拒绝将新疆暴力事件同民族政策挂钩,似乎就像美国拒绝承认美国外交政策引发恐怖主义一 样。

但对于暴力攻击谴责并不妨碍探究暴力发生背后的原因。中国的民族政策和思想经历了由高度控制到松散混乱的过 程,美国外交自50年代开始介入中东地区矛盾而不能自拔,招致不少仇恨也是事实。

(撰写:蒙克/责编:尚清)
点击 页首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分享转寄朋友 打印文稿

Unregistered
11-07-13, 06:14
ILTIMAS
bu ni chaplighan lar , xapa bolmay uyghurchege terjόme qilip qoysanglar. bir az waqtinglarni chiqirip.

Unregistered
11-07-13, 13:40
terjime qiliwetken bolsang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