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Bir Hitayning Koz qarishi



Unregistered
06-05-13, 13:06
"新疆问题不是靠钱能解决的,必须靠智慧。认为有钱就可以摆平一切,这是暴发户思维。解决新疆问题,不能是 暴发户的思维,而必须是战略家的思维。没有战略家的智慧,投入多少钱也是竹篮打水一张空。"全国援疆为何无 法消除恐怖活动。
王大豪发表于13/04/26 01:21
 
 2013年4月24日,是王乐泉离任新疆、张春贤新疆履职3周年的日子。  
宣布张春贤任职新疆书记仿佛是在昨天,但现在竟3年过去了。光阴似箭、岁月如梭啊!今天,我相信张春贤也一 定会有这样的慨叹。  
自从张春贤上任新疆书记后,我一直在密切观察他,我需要时间了解他。一晃三年过去了,现在可以写一点东西了 。我不可能把所思所想都写出来,只能忍了又忍点到为止。  
张春贤初到新疆豪情满怀、意气风发。2011年两会期间,有记者问张春贤在新疆工作的感受,他说:一是 大,新疆大得让你兴奋;二是美,新疆确实是大美之地,很多风景不同于内地;三是好,好在各族人民文化多元、 丰富多彩、智慧勤劳、热情好客;四是潜力无限,新疆资源丰富,与八个国家接壤,是真正成为中华民族发展小康 社会的战略支点。  
他接着说:最后是忙,忙得让你喘不过气来,我每天基本要工作十几个小时。  
2011年11月,在一个近10小时的干部会议结束时,他毫无倦意,带领厅级干部们一起高喊奋斗!奋斗! 奋斗!他的声音很大,而干部们的声音则很小,因为他们不好意思。张春贤要求他们提高音量,直到他满意 为止;第二年3月的两会期间,张春贤回答记者提问时说:现在总觉得时间不够用,有很多事情要做。他在小 组讨论会上感慨地说治疆不易,他对历代治疆者充满敬意。  
张春贤主政新疆后,修路、修水库、建安居房,全国援疆盖起了一座座医院、学校、工厂,新疆的经济建设可谓日 新月异。但同时,新疆暴力恐怖案件也在不断发生。  
张春贤到新疆来,是带着中央的大红包来作见面礼的,这些前所未有的大红包让新疆人像过节一样兴奋了一阵,但 很快被暴力恐怖事件的阴影覆盖了。  
很多新疆人对张春贤主政新疆充满期待,他每月收到群众来信2000余件。事实证明,很多期待是不现实的。很 多人以为张春贤来了,暴力恐怖事件很快就会没有了。但3年过去了,新疆暴力恐怖事件不仅没有减少,而且比王 乐泉在任时还明显上升。  
新疆75事件犹如一次大地震,地震之后依然余震不断,一波接一波,但此时王乐泉已经离开了主政16年 的新疆,抗震救灾的重担压在了张春贤的肩上。
对新疆各族人民来说,不仅需要一个懂经济的新疆一把手,更需要一个善于处理民族问题的一把手。懂经济的管理 者很多,善于处理民族关系的领导干部在中国是最宝贵的人才。  
中国懂经济管理的省长、部长很多,但在中国找个懂民族问题的政治家很难中国的政治土壤不适宜这样的人生 存。  
张春贤治疆,与他在交通部当部长、在湖南当省委书记时关注的问题有很大的不同。作为政治局委员兼任新疆维吾 尔自治区的党委书记,实现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是中央交给张春贤的千钧重任,也是新疆各族百姓的迫切期 待。他既要努力抓好经济发展,同时还要时刻防范三股势力的不断挑战,这种巨大的双重压力使张春贤成为中 国压力最大的省级书记。  
一些专家和关注新疆问题的人普遍认为:解决新疆问题的习惯做法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  
我部分同意,之所以不完全同意,一是因为很多时候疼了也不医,二是因为很多疾患不疼不痒而被忽视。被忽视或 被误诊,这样的事情太多了。  
长期以来,中国对处理民族问题一直没有成熟的战略思想主导,因而滋生和积累了大量的社会矛盾,这些矛盾在国 内外各种因素的相互影响和刺激下开始恶性蔓延。张春贤到新疆履职,正适逢矛盾的爆发期,而且还是爆发的初期 ,将来的问题会更多、更复杂。解决新疆问题,不是靠张春贤一个人在新疆范围内能解决的,很多问题必须从国家 层面进行重大调整才能得到根本解决。  
观察新疆问题,不能依据人均收入和gdp的增长数字就作出乐观的评价。观察新疆问题要从利益格局的全局观察 ,要看利益结构是否发生了可喜的根本变化。如果利益格局没有根本改变,意味着产生问题的根源依旧存在,那么 新疆问题不仅得不到根本改善,而且还必将会愈加严重。  
解决新疆问题当然需要钱,但如果没有其他策略的协调配合、相互作用,全国援疆花多少钱也没用。实现新疆长治 久安,必须改变现有的利益格局,改变利益格局的根本就是改变利益结构对权力结构、民族结构、宗教结构、 文化结构、人口结构等进行重新设计和改造,使新疆各个民族之间、新疆各个利益群体之间、新疆各个区域之间、 新疆与内地之间形成相互依存、相互包容、共同发展的高度紧密地利益关系,对民族关系的发展制定出百年战略规 划,只有这样才能实现长治久安。  
中国解决民族问题的传统思维就是保守治疗,在不改变传统利益格局的情况下做一些类似用呼吸机输氧维持生命的 事情,只要勉强维持到自己的任期结束,即使以后恶浪滔天也与自己无关了,以后的事由继任者去承担吧。谁都不 愿冒险,谁都不愿触动现有的利益格局,就这样一任接一任靠作秀、靠粉饰太平过日子,问题自然是越来越多,矛 盾和冲突怎能不越来越尖锐!   在全国援疆的强力支持下,新疆在经济上实现跨越式发展相对比较容易,而要建设一个能够保障民族关系高度和谐 的完善而稳定的、与时俱进的利益格局则任重道远。  
新疆问题不是靠钱能解决的,必须靠智慧。认为有钱就可以摆平一切,这是暴发户思维。解决新疆问题,不能是暴 发户的思维,而必须是战略家的思维。没有战略家的智慧,投入多少钱也是竹篮打水一张空。   1912年开始主政新疆的杨增新,在极其险恶的内外环境下治理新疆17年,疆外无财源,疆内无强兵,但始终 保持大局稳定,实属不易。他曾很自豪地讲:治理新疆并不需要军队,只要我的一颗脑袋和一支笔管就可以了。   
要实现新疆长治久安,靠举全国之力援疆投资是远远不够的,决策者还必须要有卓越的战略智慧、崇高的使命感和 超凡的魄力。有了智慧才能知道应该怎么做,有了使命感才会有实现理想的强烈欲望,有了魄力才会有敢做敢当的 勇气。  
如果没有智慧、使命感和魄力,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也不想做、不敢做,患得患失,畏首畏尾,不敢改变不合时 宜的利益格局,害怕风险,为了顾全个人利益而不惜牺牲国家利益,若是这样的人身居高位则是民族之大不幸。   
新疆主政者的最大政绩不是体现在实现跨越式发展的经济成果上,而是体现在能够促进和保障多民族关系高度和谐 的利益格局(利益结构)上。这必须是一个能够与时俱进的、富有创新价值的、完善而稳定的、多民族文化多元一 体的新型的利益格局(利益结构)。 
现在的利益格局是一个制造大量矛盾的格局。如果利益格局不改变,新疆经济即使实现了所谓跨越式发展,但也不 会实现所谓长治久安。即使将来每个新疆人天天吃烤全羊,新疆的稳定形势也不会比现在更好。   由于各种社会矛盾的长期滋生和积累,加之国际恐怖主义活动的影响,新疆目前已进入暴力恐怖犯罪多发期,至少 将延续30年,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矛盾发展规律。正视这个现实,承认这个现实,让老百姓有充分的理性 认识不是坏事。如果试图粉饰太平,自欺欺人,有百害而无一利,因为终究纸里包不住火,不如端正态度、树立正 确的指导思想则更有利于反思和纠正失误,从而促进反恐维稳等各项工作更加务实有效。 
解决新疆问题需要动大手术,但不是美容术。 
很多人请我预测新疆未来的形势,我的回答是:如果新疆的利益格局不改变,任何一个主政者离任时的心情都不会 比王乐泉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