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奴儿∙白克力的新外号/伊利夏提



Ilshat Hassan
09-10-12, 19:48
奴儿∙白克力的新外号/伊利夏提
奴儿∙白克力因为权力无能而被维吾尔人民授予了新外号!

据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薛赫莱提吾守尔(Shohret Hoshur)的报道;一件有奴儿∙白克力直接插手参与解决,由奴儿∙白克力亲自签署命令的、被长期拖欠的 人命赔偿案在喀什噶尔(Qeshqer)疏勒县(Yengi Sheher)搁浅了!

不仅案子搁浅了,而且命令签署者自治区主席奴儿∙白克力被疏附县领导冷嘲热讽,上访当事人吐尔逊∙吾普 尔也被汉人地方官员羞辱、折磨、非法拘禁!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二十年前,在喀什噶尔飞机场附近发生了一次爆炸,爆炸造成在附近玩耍的十几名维吾尔儿童死亡、重伤。爆炸炸 弹是之前再次地进行军事演习中国人民解放军遗留的。当时,一位维吾尔孩子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举起了他发现 的一枚炸弹;炸弹爆炸了!

吐尔逊∙吾普尔(Tursun Ghopur)是当时爆炸事件的受害者之一;吐尔逊吾普尔在当时的爆炸中不仅失去了一个弟弟,而且他和另一 个弟弟身受重伤。吐尔逊∙吾普尔自己则在此次爆炸中失去了一只眼睛,留下了终身残疾。

自此,吐尔逊∙吾普尔和他的家人开始了诉告军队、诉告政府,诉求赔偿的漫长诉讼之路。

两年前,喀什噶尔地区疏勒县政府提出,如果吐尔逊∙吾普尔签署停止上访保证书的话、愿意赔偿吐尔逊家庭十万 元(100,000)人民币;但是吐尔逊∙吾普尔以自己因爆炸导致的终身残疾、精神损失以及这18年来为 求公证所付出的各种费用及损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即政府赔偿4百万元(4,000,000)人民币;当然 ,吐尔逊的要求遭到了喀什噶尔疏勒县政府的拒绝。

其实,前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阿不来提∙阿卜杜热西提(Ablet Abdureshit)也曾经插手处理过此案。当时,阿不来提∙阿卜杜热西提主席也签署了主席令,要求喀什 噶尔地区赔偿吐尔逊家庭一百万(1,000,000)元人民币结案;但是,他的命令也同现任主席奴儿∙白 克力的一样、也同样被喀什噶尔地方政府殖民官员拒绝执行。

今年三月,自治区主席奴儿∙白克力亲自参与了此案的处理;签署了主席令要求喀什噶尔地方政府给予吐尔逊 吾∙普尔家庭一百七十五万元(1,750,000)的人民币赔偿。奴儿白克力要求喀什噶尔地委行署负责执 行赔偿事宜、并将文件发送到了喀什噶尔地委行署。喀什噶尔地委行署将具体执行事宜委托给了疏勒 县政府。

当上访者吐尔逊∙吾普尔拿着要求执行主席命令的文件来到疏勒县政府时,却遭到了县政府领导以及工作人员的嘲 讽。疏勒县政府信访办的一位汉人领导对吐尔逊说:你去问奴儿∙白克力要这钱;让奴儿白克力给你这钱!; 另一位领导更是赤裸裸地说:我们宁愿给党的领导送五百万元礼物去推翻你的案子,也不会给你赔偿一百万;你 去告吧!另一位领导干脆地告诉他回去找奴儿∙白克力去。

无奈中,吐尔逊∙吾普尔为了再找奴儿∙白克力求帮助再一次来到了乌鲁木齐;然而,吐尔逊来到乌鲁木齐的第二 天,他就被随后赶来的疏勒县警察抓捕带回疏勒县。走投无路的吐尔逊∙吾普尔又给奴儿∙白克力写信请求帮助; 但是,写给奴儿∙白克力的信如泥牛入海、杳无音信!吐尔逊吾普尔还在等待。。。。。。

奴儿∙白克力作为王乐泉挑选的中意狗腿子,是最坚决拥护王乐泉、张春贤以铁腕手段严厉打击所谓三股势力 的自治区维吾尔族主席,应该是中共信任的高级民族干部;为了往上爬、获得绝对信任,努儿白克力还不顾维吾尔 人民的强烈反对配合王乐泉、张春贤强行实施所谓的双语教育。

应该说奴儿∙白克力是维吾尔自治区成立至今对维吾尔人最血腥、最恶毒、最不友好的一个维吾尔民族主席; 他除了名字是维吾尔的,自称自己是维吾尔人外;不说维吾尔人人味,连人味都没有!

今天,这位受到王屠夫、张善人万分信任、被中共组织部赞誉为可靠未来之星的民族干部维吾尔民族 的败类、却无法使自己的命令在自己的管辖地实施。

一个小小县信访办的负责人(汉)就可以拒绝执行他的命令,就可以嘲笑他的无能;这不仅使这类败类、民族叛徒 在人民中荡然无存的威信向负增长;同时,也揭示了东突厥斯坦共产党殖民官员的极端嚣张!

过去,努尔∙白克力因为积极参与摧毁自己民族文化,为自己民族文化的埋葬挖坑填土;而被维吾尔人民唾骂为: 王∙白克力。

现在,奴儿∙白克力因为权力的无能被维吾尔民众授予了另一个新的外号:奴了1∙白克力(Nol Bekri);零∙白克力!

注释:
1;Nol,奴了:维吾尔语零的意思。
(2012/10/09 发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10/wolf/2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