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谋杀(二)/阿斯姆∙巴克∙沃格利(Asim Baqi Oghli)/伊利夏提



Ilshat Hassan
30-09-12, 10:13
谋杀(二)/阿斯姆∙巴克∙沃格利(Asim Baqi Oghli)/伊利夏提


我引用这段对话不是没有原因的;后来(一些当事者)自我揭露、前后矛盾的回忆、民间流传的各种传说和疑问都 证实;这次的对话是一次血腥恐怖活动的开始!

公开化、纯洁化的时代已经揭示出斯大林主义是对外国人民族自尊,爱国主义道德以及对历史、未来责任心进行恶 意践踏的一种政策。斯大林主义的恐怖使胆小鬼们昧心沉默。当然,我们现在知道当时(苏联)领导为什么将阿赫 迈提江∙卡斯密为首(东突厥斯坦)民族领导叫到阿拉木图,对他们进行威胁、侮辱,强迫他们接受新疆是中国 的一部分的目的。

就如人生,任何一件惨案有其起始、原因;同样也有揭示真相、显现后果的时候;历史真相总是要显 现!

这一无法无天谋杀惨案发生已近半个世纪,但是一些昧了良心的(当事)领导直到今天还在继续保持沉默;还有一 些(领导)已将这秘密带入了坟墓。

虔心民众当中阿赫迈提江∙卡斯密为首的(东突厥斯坦)民族领导被斯大林的打手们毒打、折磨死了的说法早 已跨越边界到处传说。

1949年三月,当赛福鼎∙艾则孜(Saipidin Ezizi)在伊犁的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俱乐部对知识分子群体宣布:阿赫迈提江卡斯密为首的领导因 为飞机失事遇难的噩耗时,在场全体知识分子如失天地、万份悲伤。诗人阿卜杜热依木∙玉素甫(Abdure him Yusufi)当场悲愤高喊:假话,是俄罗斯人杀了他们!;这种怀疑,在当时的知识分子、作家、诗人中 非常普遍。大多数知识分子、领导干部因为不了解事件细节,没有敢多问、保持了沉默。

一些对(东突厥斯坦)近代历史悲剧有所了解的人想起了霍加尼亚孜∙阿吉(Ghojiniyaz Haji)、艾利汗∙图热(Elihan Tore)被苏俄特务监禁绑架的事;想起了霍加尼亚孜∙阿吉被苏俄驻乌鲁木齐领事馆特务先是软禁、后来残酷 杀害的事实;想起了艾利汗∙图热被苏俄特务一夜之间绑架至塔什干(Tashken)软禁的事实。反正是没有 人相信飞机失事的编造,大家内心都感觉到了一种罪恶谋杀的发生。

如果我们注意当时(苏俄)的特务活动,当时(1948年)(苏俄)对中国的特务机关[负责人为:上校卡冈诺维奇(Polkawnik Kaganovich)]正在由贝加尔湖边(Bayqal Kol)的指挥中心积极活动;很多阴谋就是在此制定实施的;阿赫迈阿提江为首(东突厥斯坦)民族领导也是 在此处被谋杀的流言时不时被人们传说。

在三区革命(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时期形成的很多科学、文化、教育各界倡导者,当时作为各行各业负责人正在尽 职尽责;同时,他们也正在细致地观察思考事件的真相。他们对阿赫迈提江的感情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他们倾心 观察阿赫迈提江的言谈举止,并由此敬爱他、关心他的健康!噩耗使他们感到了撕心裂肺的痛楚。

实际上参加(中共政治协商会议)的,以阿赫迈提江为首(东突厥斯坦)民族领导名单是苏俄驻伊宁领事馆人员拟 就的;苏俄驻伊宁领事馆接到北京毛泽东的电报后就紧急召(东突厥斯坦)民族领导前往阿拉木图;对此,东突厥 斯坦政府及其领导人却不知情。

如果有必要派代表去北京参加(政治协商会议)的话,也应该是先在(东突厥斯坦)政府会议上在主席主持下选举 产生;然后就可能的、至关重要的问题进行讨论、协商,最后形成决议;但这一切都被粗暴地忽略了 。

事实上这一切都是严重违法的。

总共三段以毛泽东名义发来的电报原文曾经发表在《启明》杂志上,电报上既没有毛泽东的签名也没有任何公章。 在仅有汉字陈述的电文下有赛福鼎如下的证词:

根据此(电文)要求,以阿赫迈提江为团长的,包括伊斯哈克别克、阿巴索夫、达列利汗、罗志等代表团成员于 1949年8月22日借到苏联出发;8月27日在飞越贝加尔湖山区时不幸因飞机失事遇难。9月5日我和涂治 (Tuji)、阿力木江(Alimjan Hakimbayif)、贾尼(Jani)等出发(前往北京);15日到达北京;赛福鼎。

赛福鼎的这证词有很多令人生疑的地方。第一,他第一时间知道阿赫迈提江等民族领导去了苏俄,也第一时间知道 他们遇难的噩耗,但他秘而不宣,直到六个月后才告诉人民;第二,在没有获得东突厥斯坦共和国政府授权下,自 封领导组成四人代表团前往北京(参加政治协商会议)。

当然,我们也不要忽略了以阿赫迈提江名义发给毛泽东的维吾尔语电文;赛福鼎的引证词:致全国人民新政治协 商会议筹备委员会主任、敬爱的毛泽东先生:来电收悉,阁下向我们提出的问题正是我省人民长期所期盼的;我们 视人民解放军的伟大胜利为全中国人民、全世界人民及我省全体人民解放事业之胜利;我们无限感谢您来信中所提 的问题,同时,我们高兴地表示同意派代表去北平。顺致,敬意;特区人民代表:阿赫迈提江∙卡斯密;1949 年8月20日 伊犁。同样,

这份电表也没有阿赫迈提江的手书签名或图章盖印。

对因为注意到阿赫迈提江卡斯密等领导人一夜间失踪、而持疑问(东突厥斯坦政府)干部及社会贤达的质询,赛福 鼎是这样回答的:阿赫迈提江先生等人前去阿勒泰视察工作了。(赛福鼎艾则孜《光辉岁月回忆录之二》 北京民族出版社1990年962页)。赛福鼎继续写道:阿赫迈提江先生和其他领导人乘车前往阿拉木图,然 后乘飞机。(同上著作同页)。请注意;既然知道阿赫迈提江为首领导人乘车去了阿拉木图,为什么还对前来询 问的干部说是去了阿勒泰,为什么要撒谎?(很显然)这一谎言下掩盖着极大的阴谋。

电文没有个人手签,赛福鼎自己编写回电及其自述证词,以及对阿赫迈提江为首领导乘车前往阿拉木图之事的刻意 隐瞒,都把我们引向一个巨大事件(悲剧)被精心安排的事实;这些事实(把我们)引向合理的怀疑 。

赛福鼎写道:1949年9月3日苏俄(驻伊宁)领事告诉我他受到了来自莫斯科的紧急电报;阿赫迈提江为首 代表团所乘坐飞机在飞越伊尔库茨克市后,在飞越贝加尔湖附近山区时,因为天气骤变,飞机撞山失事;机上17 名乘客全部遇难。(同上著作422-423页)

赛福鼎继续写道:我将这一噩耗告诉了邓力群(当时行使领导权的汉人;原著者注);他准备将这一消息转报中 央。。。我们决定此消息必须严格保密,除了埃萨德∙伊萨可夫(Eshed Ishakof)、塞普拉耶夫(Seypullayuf)、列斯肯(Leskin)、纳比江(Nebija n)任何其他人不能知道。(同上著作424页)

为什么将噩耗严格保密?为什么不能让人民群众知道这一噩耗,为什么三区政府干部不能知道这一噩耗?赛福鼎会 见邓力群并以其指导行事隐藏着什么目的?只有爱萨德伊萨可夫、塞普拉耶夫、列斯肯、纳比江等六人可以知道这 一噩耗是否意味着(这些人)事先对可能发生惨案有所了解呢?

赛福鼎继续到:9月8号我们在列斯肯家聚集后去了机场;我询问将作我翻译和秘书的德林(Delin)及霍 贾阿赫迈德∙阿卜杜拉耶夫(Hoja Ehmed Abdullayiv)的下落。我被告知他们两人被列斯肯锁在他院子里的库房内;当我气愤地问列斯肯为什么 这么做时;(列斯肯)回答:这是极端机密。(同上著作463页)

我们如何理解列斯肯将两人锁在库房内解释为极端机密说?列斯肯想要保密的极端机密是什么?听到列斯 肯解释,赛福鼎的犹豫说明什么?

让我们继续读下去:1950年(二月)当我陪同毛主席为首的中国代表团前往莫斯科时,苏俄方面告诉我他们 找到了阿赫迈提江先生等的尸体,如果我愿意可以带回(东突厥斯坦)去。到阿拉木图后,我们办理了尸体交接; 当天有另一架飞机运到了伊犁。尸体是经过了化学硬化处理后装在玻璃棺材内的;打开看,其他人的尸体都不全, 无法认;只有阿巴索夫的身体是全的,头部破裂;阿巴索夫的尸首是在离失事飞机着陆点20米外石头上发现的。 。。据说,飞机、行李衣服等物都被烧得一干二净;周围大片的森林也被烧焦。(同上著作467 页)

注意;阿赫迈提江为首领导人的尸体六个月之后(秋、冬两季之后)被找到,阿巴索夫的全尸被找到;这一切,傻 瓜也应该是不会相信的。全部的东西都被烧毁;但阿巴索夫的全尸还保留在石头上;奇迹?飞机不是撞山了吗 ?事实上,(阿赫迈提江等领导人)的尸体是1950年3月15日在沉重的哀悼中由苏俄运入伊犁 的境内的。[阿迪力江∙卡斯密(Adiljan Kasimi)《我的父亲阿赫迈提江》历史回忆录;《启明》杂志85页;1987年乌鲁木齐]

我们还请读者注意(另一件事);1950年3月16日,一位苏俄军官来到阿巴索夫的弟弟海米提∙阿巴索夫( Hamit Abasof)家:这是一块儿表,这里是4块儿金条,这里还有你爷爷的照片;这都是从你哥哥阿巴索夫的身 边找到的,请收好!(阿巴索夫的弟弟)拿到表的时候,表还在走,而且爷爷的照片只有一点损坏。当时阿巴索 夫弟弟及其家人、亲戚邻居都见证了这一事实。

据赛福鼎的描述飞机是在8600米高度飞行时撞上了山,一切化为了灰烬;但是,阿巴索夫的尸体却基本完好; 而且,阿巴索夫的表完好无损,爷爷的照片也没有被烧毁;这,连手心手背都分不清的傻瓜也不会信 的!

全世界都知道,巴基斯坦总统齐亚哈克(Ziyaul Haq)的座机在6000米高空遇难后,机上包括飞行员在内全体人员都烧成了灰烬;尸骨、衣物什么都没有找 到;如果找到了什么的话,那调查事故原因的机构早就宣布发现了有助事故原因调查的物品。

近50年来,这样的(飞机失事)事件发生了很多。1949年意大利著名的足球队托力纳(Torina) 全体队员所乘飞机撞上一个教堂,连人带飞机烧成了灰烬。1958年幼慕尼黑起飞的伊丽扎贝特-609因为机头撞地而爆炸起火,也化为了灰烬。

1961年,智利格罗尼克如斯(Grinkrusis)足球队乘坐飞机撞上了安第斯山脉爆炸,飞机、人员 什么都没有找到。1969年玻利维亚斯托如尼格斯特(Setrungiset)足球队所乘飞机撞山爆炸 。

1979年乌兹别克斯坦发生的棉田(Pahtikar)足球队所乘飞机在8000米高空撞上另一架飞机 的惨剧导致两架飞机上全体人员及毁人亡,飞机、人员什么残留物都没有找到。

赛福鼎的梦呓,更准确点说是胡说继续如下:当飞机升高到4000米高空时,飞行员、机长玉苏波夫(Yus upov)指点我看阿赫迈提江先生等领导人坠落地亚尼波勒皮拉瓦拉(Yanbol Pirawal);我顺着看下去可以看到一大片被烧毁区域以及这里那里散落的黑点;那些黑点可能是他们的尸 首吗。。。他们是否因伤在那儿躺着,他们是否还活着?。。。那不是阿赫迈提江先生吗,他似乎在对我说:祝 你一路平安,我们未竟的事业,你来完成。(同上著作466-468页)

这话,我应该是哭呢、还是应该笑?对赛福鼎企图将自己描述为阿赫迈提江先生继承人的做法,鬼都不信。一位先 哲说:穷追撒谎者,直到谎言被揭露。那好,让我们继续穷追赛福鼎。

赛福鼎继续到:会议的第二天(1949年9月22日)周恩来告诉我会议(政治协商会议)将宣布阿赫迈提江 先生等领导遇难牺牲的消息,并将向新疆发一唁电;我向周恩来同志建议能否暂时继续保密,推迟(宣布消息、发 唁电)直到我们返回(新疆),并告知原因;周恩来同意了。(同上著作490页)

为什么要保密,原因是什么?赛福鼎又有何尚方宝剑使其能够说服中国的著名领导人?或是(赛福鼎)以未经 苏俄驻伊宁领事允准不能行事为由婉拒?(在此),赛福鼎在证实(东突厥斯坦)前总统埃利汗∙图热(Elih an Tore)对他的评价:极端滑头。赛福鼎眼前是否浮现出了作为其精神、理想支柱的邓力群;是否记起了邓 力群以无限名望、高官厚禄引诱其上钩的许诺言辞!总之,和周恩来的谈话掩盖着一个国家级秘密( 阴谋)。

总而言之,阿赫迈提江为首领导人因飞机失事遇难是编造、是阴谋;是赛福鼎、邓力群以及苏俄领事馆头子杜 巴兴(Dubashin)或统埃萨德、赛普拉耶夫、列斯肯和纳比江表演的、蒙蔽维吾尔斯坦人民 的政治骗局。

不管多长时间,阴谋、欺诈、谎言总是要大白于天下的。由阿克木∙加帕尔(Hakim Jappar)的陈述 (我们)可以看出,将阿赫迈提江∙卡斯密为首(东突厥斯坦)民族领导人早于政治协商会议召开前的一个月零两 天(政治协商会议在1949年9月25日召开)找到阿拉木图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他们服从斯大林的指 示、要他们屈从。他们没有听莫斯科斯大林的话,坚决拒绝屈从;因此被阴谋陷害;(苏俄)企图以飞机失事遇 难来欺骗(群众)的阴谋是显而易见的。实事证实,1946年(苏俄)一夜之间极端秘密地将(东突厥斯坦共 和国)总统艾利汗∙图热绑架而去。当老百姓问埃利汗图热在哪儿时(去了哪里时);赛福鼎撒谎说:艾利汗图 热去了博尔塔拉,在温泉修养呢。

既然阿赫迈提江先生为首民族领导因乘坐飞机失事遇难,为什么苏俄领导不向中国领导人宣布噩耗、发一唁电?我 们一一过目了1949年8月、9月的全部苏俄报章(中央级),飞机上有来自维吾尔斯坦的8人、苏俄方10人 (因飞机失事)遇难,对(这种事)至少应该在报纸上表达一下哀悼吧;而且,不也是外交惯例 吗?

可以说,这如果不是一个计划周密的阴谋;为什么要经苏俄领土前往北京,而不是经由非常方便的乌鲁木齐、西安 ?回忆一下,1946年11月,为参加国民党召开的国大会议,阿赫迈提江∙卡斯密、阿巴索夫等不是由伊犁、 乌鲁木齐、西安前往(南京)的吗?

* * * * *

后续年代,赛福鼎发表了一些歪曲、编造三区革命历史、否定三区革命组织者、主要领导人的文章。在这些文章中 赛福鼎将他自己的一些志同道合者吹捧上天,甚至将他们吹嘘拔高为三区革命组织者的地位。在《天山雄鹰》(乌 鲁木齐;1989年)《辉煌岁月》(北京;1990年)等著作中阿巴索夫被拔高到民族革命组织者、领导者的 地位;在此基础上,完全颠倒事实、以矛盾的观点全心全意为中国殖民政策进行宣传,进行辩护。(赛福鼎)不要 脸地忽视正在和我们同呼吸共命运、成千上万三区民族解放运动的见证者、参与者的存在,还在无耻的进行假宣传 。实际上,欺骗、撒谎、背叛早已渗入极端滑头赛福鼎的血液;他通过崇拜唯唯诺诺、屈从在(事件之后)近 40多年生涯中得到了追求的名望地位厚禄。

就最近他还以中国政府宣传者的角色巡游了喀什噶利亚(Qeshqeriye);他所谓的中国的统一、 民族友谊等为题的宣传再一次激起了(东突厥斯坦)人民的愤怒。他在1949年9月第一次去北京时就全身心 将自己沉入了自负、欺骗;他在决议及会议中,胡说八道(自称是维吾尔斯坦第一领导),变成了万世忠诚于中国 的奴才。在和周恩来、毛泽东的私人会见中,他们肯定了忠心、现成奴才赛福鼎极大利用价值;而赛福鼎也以行为 证实了(周、毛)的认可。

尽管他(赛福鼎)生活在所得到的名望尊重地位权力及政治经济利益中;但是从真正意义上,他 已经变成一个被人民唾弃了的叛徒、民族败类而记入了史册。(以后)维吾尔斯坦有头脑、勇敢机智,参加过(民 族解放)运动、对赛福鼎知根知底的见证者们还会继续书写、揭发事实(事件)真相。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9/wolf/4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