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伊利夏提



Ilshat Hassan
08-05-12, 19:01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伊利夏提

世界维吾尔人大会第四次代表大会即将在日本东京召开。

世界维吾尔人代表大会在日本东京国会大厦的召开使中共政权如鲠在喉;这次代表大会的时间又恰逢中共十八大前 、高层权斗处于白热化阶段,薄熙来、王力军事件正拔出萝卜带出泥直指中共权力高层,使中共如热锅上的蚂蚁、 疲以应付;国际上,南海之争、菲律宾黄岩岛对峙、中共一些不顾一切法西斯鹰派军人的好战叫嚣使中共处于国际 上空前孤立、进退两难的境地;国内,因为陈光诚事件的持续发酵中共处于国际、国内各界正义人士强烈谴责;中 共政权高层真的是有点四面楚歌了!

但是正在作垂死挣扎的中共政权正在行动!中共不仅企图通过其经济实力对日本施加外交压力以阻止世界维吾尔大 会在日本的召开,而且正在出动中共潜伏在各国的第五纵队、维奸奴才进行破坏活动!

离大会会期约近,世界各地维吾尔网站上对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及其领导人的匿名诬蔑、攻击的次数、强度和频率也 越来越高了。那些为维吾尔人的民族独立、自由而献出了一生的维吾尔领袖们,不管是活着的、还是去世了的一概 被诬蔑、辱骂、栽赃。一些无知维吾尔人也参和进来有意无意的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这些匿名攻击无非是通过肉麻的吹捧、歌颂某些领袖;又故意以造谣生事、道听途说之事诬蔑、诋毁其他已故、或 已退位、或正在形成新的领导层。这些匿名攻击者非常老练、娴熟,他们自己发帖、自己跟贴;专找一些对维吾尔 人来说非常敏感的题目,制造纷争,以达到分裂、破坏维吾尔人团结之目的;为在会议期间制造争论埋下伏笔;企 图通过其参加会议的第五纵队人员、在会议期间借这些争议性极强题目制造事端,使会议不能达到预 期目的!

谈到中国侵略政权历来使用的这些造谣生事、挑拨离间的阴谋诡计,维吾尔人最应该是深有体会;维吾尔人实际上 更多的是切肤之痛的悲惨的、难言回首的血淋淋的、永世难忘的世纪教训,一切还仍然历历在目,而且我们还在用 生命和鲜血不停地付着代价!但还是有不少维吾尔人往往事到临头,头脑一发热就忘了历史教训!不停地重复着历 史的悲剧!

为了警醒大家,给大家讲一件最近听来的、真实地发生在东突厥斯坦近代历史上的、中共政权是如何使用阴谋诡计 ,不仅从精神上、声望上打击民族领袖的,而且是如何从肉体上消灭维吾尔人领袖的事例;以史为鉴 !

1955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前后、中共就开始实施其早已计划好的使用各种卑鄙手段分化、离间来自 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各民族领导的阴谋诡计热扎∙赛麦迪(Riza Samadi)几天前在视频电话里告诉我。

热扎∙赛麦迪说他的父亲齐亚∙赛麦迪(Ziya Samadi)现代维吾尔文学的奠基者之一,著名维吾尔作家、剧作家、诗人,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国家领导 人之一,曾经沉痛地告诉他:在成立维吾尔自治区之前,在周恩来的授意下中共西北局汉人官员召集了来自东突厥 斯坦的各民族高级官员、领袖们,征求他们对在东突厥斯坦成立何种政府的意见;当时各级民族领导大家众口一词 :要求中共允许成立东突厥斯坦维吾尔加盟共和国!这个大家不仅包括维吾尔人,而且还包括了哈萨克、柯尔 克孜、回族、蒙古族等其他民族的领袖们!

据热扎∙赛麦迪听他父亲讲;一天,哈萨克族民族军领导人安尼瓦尔∙贾库林(Anwar Jakulin)笑嘻嘻地跑到齐亚∙赛麦迪的办公室对他说:齐亚,你得请我客啊;今天汉人领导征询我们哈 萨克人对成立政府的事,我们一直要求成立维吾尔加盟共和国!

后来发生的事大家都知道,热扎∙赛麦迪说:共产党不停地单独找不同民族的领导谈话、谈心、威胁利 诱;这些谈话、谈心、威胁利诱的结果是先成立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柯孜勒苏克尔克孜自治州等等, 最后才成立了所谓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汉人最终用以夷治夷的手段达到了分而治之的 战略目的

很显然,中共先于齐亚请了安尼瓦尔∙贾库林更为丰盛的客,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昔日为东突厥斯坦独立 、自由共同战斗的战友也就这样被中共成功离间、分化!

这是中共对付东突厥斯坦各民族领袖的第一步;第二步很快也开始了。

自治区成立后,热扎∙赛麦迪说:汉人移民开始源源不断地来,而资源也正被源源不断地运离东突厥斯 坦;当时尽管没有火车,但中共用卡车大量地从东突厥斯坦运包括粮食在内的各种物资到中国而且以支援边疆 的名义大量调汉人来各级政府任职。一个还几个月前在乌鲁木齐邮电局当邮递员的汉人,转眼就升任为自治 区教育厅处级干部;一个几天前才从口里来的汉人、几天前还见到我们时嬉皮笑脸、满脸逢迎,一两个月后发现 当了政府官员,而且还趾高气昂、对我们指手画脚俨然一副救世主的样子;这实在让我们大家都感到惊讶;不仅仅 是惊讶,一种隐隐约约的巨大威胁!热扎∙赛麦迪继续到。

很快进入了1957年,中共所谓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运动开始了。各级政府、大学、院校开始了大 鸣大放。正在憋着气的各民族各级干部、大专院校民族老师、学生开始了诉说、发泄。

热扎∙赛麦迪深深吸口气继续到:当时我父亲齐亚∙赛麦迪是自治区文化厅厅长、自治区作家协会主席等;在大 鸣大放一开始就发表了要求中共停止在东突厥斯坦实施民族政策两面派的手段,并要求中共信守诺言停止正在实施 的有计划大量移民,停止以开发的名义将东突厥斯坦资源运往中国;并指出了汉人干部的独断专行、我行我素、不 尊重民族风俗习惯,两面三刀、在民族干部中挑拨离间等的恶劣作法,要求停止玩阴谋诡计。

除我父亲外,当时因对中共侵略政权提意见而比较著名的还有其他几位民族领导干部,热扎∙赛麦迪继续到: 一位是阿不力孜∙卡热(Abliz Qari),自治区商业厅厅长;另一位是伊布拉因∙图尔迪(Ibrahim Turdi)自治区民政厅厅长;再一位是阿卜杜热依木∙艾沙(Abdurehim Eysa)伊犁州副州长;最后一位是阿卜杜热依木∙塞义迪(Abduryim Sa'idi)乌鲁木齐市市长。

58年年初由赛福鼎的一篇反对地方民族主义的讲话开始,风向变了!热扎∙赛麦迪继续到:中共对我 父亲齐亚∙赛麦迪及其他4位民族领导开始了长达四个月的轮番批判、认识错误的运动。一开始,大家都强硬坚持 ,坚决拒绝承认犯了任何错误。下面组织来的民族干部也有意无意地消极抵抗这种针对有正义感、坚持真理民族干 部、民族知识分子的恶意攻击。批判没有达到中共预期的目的。但是,卑鄙的中共在两面三刀、擅长挑拨离间周恩 来、邓小平的指示下,从北京调来了一群在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学习的无知、极端、素质低、缺乏民族意识的、被洗 脑了的大老粗民族干部,进行连续的揭发批判运动。这下,有人开始受不了;先是伊布拉因∙图尔迪退缩了,承认 犯了错,做了检查并请求能够保留厅长职位;接着是坚决拒绝承认错误、拒绝作检查的阿布杜热依木∙艾沙被神秘 自杀身亡(据说是在宿舍用刀连捅自己几刀因失血过多死亡)

但是我父亲坚持到了最后热扎∙赛麦迪自豪地继续到:在最后时刻,我父亲齐亚∙赛麦迪不顾一切对着还在 互相揭发批判的维吾尔干部说:你们看,王恩茂那老狐狸就在台上坐着,他在看我们这些民族同胞、为东突厥斯 坦的民族独立、自由,在同一个战壕张战斗过、流过血的战友像疯狗似的互相咬;最后,他们汉人是赢家!不是你 们,我们都输了!记住,别在互相揭发了,就让我齐亚背这黑锅吧,把事都往我身上推,给民族保留点人才。 说到这里热扎∙赛麦迪的表情显得非常复杂、声音也有点沙哑。

后来呢?我问,后来,我父亲齐亚∙赛麦迪被划为右派地方民族主义分子并撤销了全部职务;和他 一起,其他凡是有点民族意识而批评了中共汉人政权的民族干部、知识分子都基本上被打倒了,有的被批斗致死、 有的被自杀、有的被判刑、有的被发配、有的失踪了,自此寥无音讯;我父亲齐亚∙赛麦迪被发配到库尔勒所属一 个在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的劳改农场劳动改造

还未等我从这沉痛教训的思索中回过神来,热扎∙赛麦迪继续到:你知道吗,当中国开始所谓改革开放后;有几 位我父亲亲自培养的,而后又因共产党的诱惑而在大批判时、批判揭发过我父亲的几人来拜访父亲,向父亲赔礼道 歉;父亲却很大度地对他们说:你们都太年轻、没有经验,被人利用了,我不怪你们;我早已原谅了你们!只是 希望你们以后认清敌人的邪恶目的,总结经验、教训,尽你们所能为民族做点事,拯救民族于水深火 热!

热扎∙赛麦迪深沉地不无遗憾地继续到:我父亲后来对我说:我早就原谅了那些年轻人,但我不能原谅过去和我 在同一个战壕为东突厥斯坦独立、自由而战斗过、后来又因为中国侵略政权的挑拨离间、威胁利诱而批判、揭发过 我们的那些人;因为他们对个人名利得失的追求、胆小怕事,使我们的民族失去了另一次获得自由的机会,使民族 陷于如今的水深火热中!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他们!尽管他们现在的处境非常可怜,不仅被中共汉人政权所抛弃,也 被东突厥斯坦人民所唾弃;但我还是不能原谅他们!我不原谅他们是因为:他们是经历过四个时代的人;他们经历 过满清的野蛮、愚昧统治,经历过盛世才、国民党的残暴、恐怖统治,最重要的是我们都沐浴过东突厥斯坦独立、 自由日子的阳光雨露,却还是被换了名称的中国侵略政权中共所欺骗、所引诱,那不是被欺骗;是愚昧、是无 知、更是贪婪驱使下的邪心恶念,他们是民族的罪人

民族的罪人!作为民族领袖是无法以被欺骗、被利诱而推卸历史罪责的!
(2012/05/08 发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5/wolf/1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