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东土耳其斯坦还是新疆/伊利夏提



Ilshat Hassan
20-02-12, 08:54
东土耳其斯坦还是新疆/伊利夏提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2月20日 来稿)
民运朋友相关问题的回复

非常遗憾,去年我没有能去参加在德国举行的蒙汉民族民主研讨会。但听说会议开得非常成功;大家畅所欲言,交 流看法,收获甚丰!本人也感到非常的高兴。因为我认为无论结果如何,只要大家能做到一起平心静气地交流看法 ,就会促进理解;有理解就会有尊重,有尊重就会有彼此间真正的平等,就会有收获。
(博讯 boxun.com)

但最近看到了两位民运朋友写的稍带怨气的文章,似乎东土耳其斯坦名称问题让这两位民运朋友感到了一些冒犯! 尤其是彭小明先生,似祥林嫂絮絮叨叨、牢骚加道听途说写了一长篇大论性的文章,阐述了自己的看 法。

我耐着性子认真地读了几遍彭小明的文章。又读了几遍钱跃君先生的文章。感觉有必要回应以下这两位朋友的看法 ,来而不往,非礼也!

先谈钱跃君先生的文章。我完全同意钱先生的观点:重要的不是东土耳其斯坦还是新疆名称,而是其内涵 !

这内涵就是:东土耳其斯坦是世代居住在这块儿土地突厥各民族古老的家园!是独立于中华圈外的一民族实体;更 不是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生活在这块儿土地上的以维吾尔人为主突厥民族不是中华民族、中华文 化的一员!如果民运朋友都有这共识的话,这块儿土地汉人叫新疆,维吾尔人叫东土耳其斯坦都可以!不 应该成为问题。

钱先生还费神费力地举了一些德国地名由来的例子来说明称新疆不应该是问题,维吾尔人对此敏感,显得有点 小气。其实钱先生大可不必,我以前就说过如果东土耳其斯坦独立了,如果有人愿意称东土耳其斯坦为新疆共和 国我没有意见!

但残酷的事实远不是钱跃君想的那么简单。在东土耳其斯坦,维吾尔人如果敢说东土耳其斯坦这一地理名称, 就要面临牢狱之苦,甚至要搭上生命。所以这东土耳其斯坦对维吾尔人来说变成了生命攸关、表明政治立场的 一个试金石!

不是维吾尔人将这一地理名称政治化,是中共首先将此地理名称政治化!我们只是被迫地接受这一地理名称的政治 内涵!

其次,当共产党一再用暴力恐怖手段将新疆强加于维吾尔人,试图将东土耳其斯坦这一名称和恐怖主义、 分裂主义、极端宗教等同,而对敢于使用这一名词的维吾尔人实施暴力屠杀、长期监禁、强迫失踪等等,试图将这 一名词从维吾尔人文化身份意识中彻底清除时;新疆这一名词对维吾尔人来说就变成了屈辱、奴役、迫害、屠 杀的同名次;就像二战时的支那一词对中国人!

再次,共产党49年来到东土耳其斯坦及此前的各种声明、宣言中一再声称东土耳其斯坦人民可以民族自决、可以 和中国邦联等等。但一等站住了脚,就开始变脸;先是改了名字成立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但很快连这挂羊 头卖狗肉共产党都觉得给予维吾尔人太多;现在很多时候,干脆连维吾尔三个字也开始省了,就叫新疆!叫 新疆也罢,但变成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说钱先生,我们还能那么轻信吗?毕竟 不是每一个民运人士都如你一样那么诚实、真诚啊!

我们对新疆这名词确实很敏感,但还不至于敏感到人人不懂道理、不能原谅无知者所犯错误的程度。如果艾江 真如两位所述无礼冲撞的话,那艾江肯定是错了,要批评!

我经常在不同的场合和民运朋友们也谈这一观点。最近在纽约我就谈过。

我告诉民运朋友:大家都经历共产党几十年的洗脑教育;尽管我们都号称反对共产党的独裁、霸道、蛮不讲理;但 我们或多或少都沾染了一写共产党的蛮横、胡搅蛮缠的恶习,总喜欢自以为是,自认天下老子第一。而且也对 一些共产党灌输给我们的假冒伪劣、带有政治目的名词不问青红皂白地全盘接受,习以为常。

所以,平时大家随意交流时,因为习惯问题而无意称东土耳其斯坦为新疆无所谓!

我们希望的是民运朋友们在正式场合真正从内心承认东土耳其斯坦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的历史事实!承认东土耳 其斯坦历史上曾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的事实;承认是满清在侵占了中国一百年后的18世纪中叶侵占了东土耳其斯 坦这一历史事实!承认东土耳其斯坦人民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在此先决条件下,那块儿土地的名称汉人朋友爱怎么称呼都可以。

彭小明先生希望大家在一起时应该心平气和、民主、理性、尊重地讨论问题,求得共同点;和平、理性、民主地寻 求解决问题的路子;我完全同意。

彭先生希望民族朋友们对一些如此重要的敏感问题最好事先向大会提交看法,以历史事实讲解历史事件,以理服人 ;我也完全同意。如果这次会议维吾尔代表没有事先提醒而半中腰打断他人谈话,以抗议的形式提出;那确是是与 会维吾尔代表们的失误!要改正!

我不想和彭先生探讨满洲国是否真的遭到全部中国人唾弃的问题;因为彭小明是否能代表全中国人民我有点怀 疑!但就此问题我倒想提醒彭小明,想过全部满族人是否也像他一样唾弃满洲国这个名词?!

因为满洲是满族人的发源地,也是满族文明的发源地(满文、旗袍等等)。如果满族人不是被中国人以驱逐鞑虏 、恢复中华之名屠杀、同化了的话,如果满族人足够强大、还要重建自己国家的话;彭先生应该不难猜到这个满 族人国家的名称及有可能是满洲国!你不喜欢吃生鱼片,并不表明全世界人都不喜欢吃生鱼片!

彭先生在谈到他对1944年建立东土耳其斯坦的看法时,引用了秦晖教授所写《中国历史的延续和断裂》来作佐 证自己的看法。

我专门找来秦晖的这篇文章看了几遍,通篇文章我没有发现彭先生所谓的东土耳其斯坦政府屠杀汉、回至少六七万 人的说法,我不知道彭先生的此说、此数据自何而来?我只好得出彭先生也是挂秦晖的羊头,卖自己的狗肉这一结 论!

彭小明先生作为民运中的大佬之一应该懂得说话要有根有据!把网上五毛的胡说八道、道听途说强加到共产党御用 粪青教授秦晖名下,拉大旗作虎皮,人云亦云,无端指责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彭先生是不是有点像泼妇骂街 呢?

维吾尔人有句话:别人吃屎,难道你也要吃吗?因为只有两种人吃屎,一种是脑子有问题的人;另一种是装疯 卖傻者,如《水浒传》中宋江!秦晖为了混个一官半职往上爬要吃共产党的屎,难道彭先生在国外还要跟着秦晖吃 共产党的屎不成!

其次,彭先生引用秦晖的说法认为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完全是由苏联人建立的。对此,我只想简单指出一点:秦晖 所举东土耳其斯坦民族军领导人均为俄罗斯人,是无知!说明秦晖也是不学无术的伪学者,也是在以学术的名义替 共产党贩卖私货!

秦晖在他文章中所举伊敏诺夫是新疆俄罗斯人更是无知到了令人惊讶的程度!

伊敏诺夫是维吾尔人!是伊犁维吾尔人;维吾尔名字是伊敏(Imin)。请彭先生转告秦晖只要到自治区档 案馆查一下资料就清楚了!也可以问一下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第二任总统阿赫迈提江∙卡斯密的夫人玛依努尔∙卡 斯密就可以了,她还活着!伊敏诺夫的儿女也都还在!

后人还活着,就敢随意篡改人家的民族成分,大概也只有秦晖之类共产党调教出来的御用文人敢做!彭先生可千万 要洁身自好,别跟着吃屎的人坏了名声!?

彭先生请转告秦晖并不是只要名字有诺夫夫就一定是俄罗斯人,列宁和斯大林也都没有诺夫斯基 但都是俄罗斯人!

民族军主要领导人都是东土耳其斯坦人这是不争的事实。最高军事指挥官伊斯哈克别克∙木奴诺夫(Ishaqb ek Mununup)是柯尔克孜人;副指挥官达列利汗∙苏古尔巴耶夫(Delilqan Sughurbayup)是哈萨克人;伊敏诺夫(Iminup),祖龙太耶夫(Zunun Teyip),曹达诺夫(Zayir Saodunup)都是维吾尔人;马尔国夫(Merghup)是塔塔尔人。民族军领导层中有一位俄罗斯人, 他的名字是列斯肯(Liskin),不带诺夫;很遗憾彭先生,让您失望了!?

彭先生如果有兴趣了解1944年建立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下次来美国给我打个电话;美国不仅有参加过东土耳 其斯坦民族军人的后代,还有时任民族军回民营营长回族军官的儿子,可以向他了解一下到底杀没有杀回民的问题 !?

再告诉彭先生一件令他惊讶的事,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内务部长阿卜杜克里木∙阿巴索夫的夫人是伊犁汉人,他们 的女儿还健在,彭先生也可以向他们请教!阿卜杜克里木阿巴索夫尽管名字后面带索夫但也是维吾尔人!彭先 生如怀疑可以去问他女儿!这是作学术的基本道德!

彭先生指斥东土耳其斯坦是在苏联支持下建立的,意思是极不应该!彭先生难道忘了共产党也是在苏共的羽翼下发 展壮大的吗?再往前,彭先生难道忘了孙中山是在日本政府及日本浪人的强力支持下推翻满清的吗?

再,中共在苏俄支持下开展所谓的辽沈战役中,围困长春一役;据龙应台《大江大海1949》估计:仅饿死 军民人数就在六十万左右(我这可是有名有姓、有根有据)。这双方死难者可都是您彭先生的同胞兄弟啊!中共在 苏俄支持下杀的是你彭先生的同胞兄弟,你彭先生怎么就没有慷慨激昂地指责呢?鸡蛋找软的捏,人找老实的欺负 ;彭先生把汉文化的糟粕学到了精致!佩服,佩服!

彭先生一口一个关心少数民族兄弟,似乎他就是我们懂事的大哥。只要我们听他话,不提独立、不提东土耳其斯坦 ;他就会在大中华框架下给我们安排幸福生活;因为满清以来我们就是兄弟!这句话也对也不对。满清占领东土耳 其斯坦后,我们维吾尔人和汉人在某种程度上是难兄难弟,但不是兄弟!

有些人就如被强奸了的妓女,当嫖客满足了欲望后,一高兴摔一沓子钱;妓女看到钱,忘了屈辱,很快进入角色向 嫖客打飞眼。

汉人不应该因为继承了满清帝国的遗产,而美化满清统治下中国人的屈辱史。更不应该忘记满清征服汉人的那段 留发不留头 留头不留发的屈辱,也不应该忘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彭先生应该是有自知之明的!

至于彭先生的其他建议,如改称东土耳其斯坦为西域,大包大揽地称呼维吾尔人及藏人、蒙古人为少数民族兄 弟等等,我不想浪费读者的时间去一一驳斥。

既然彭先生提出明从主人;那块儿土地的名称,应该是有我们世代居住在东土耳其斯坦的突厥各民族人民来决 定,不用彭先生劳神费心越俎代庖替我们选择名称!

我还想善意地提醒彭先生一个简单事实,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到现在为止还是多数,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不是少数 民族。如果彭先生是比较汉族人的人口与其他非汉民族人口而言的话,全世界连印度人也都是彭先生的少数民族兄 弟!我想彭先生肯定不会蠢到称印度人为少数民族兄弟吧!?

我本人是不想做彭先生的少数民族兄弟!我要的是平等,我只想和汉族人在平等基础上作真诚的朋友!既不想给彭 先生作兄,也不想当彭先生的弟!如果我和彭先生成了兄弟的话,我们俩长相差异这么大,人家要怀疑:要么是彭 先生的母亲有问题,要么是我母亲有问题。我历来尊重母亲的伟大,所以不希望为了做兄弟亵渎任何 人的母亲!

最后彭先生特别强调,民运中除极少数几个人之外,绝大多数都不支持各民族独立;画外之音,我们应该见好就收 !这也很想共产党的口气!

一个民族的独立与否并不单单取决于其他民族的支持,更不仅仅取决于压迫民族中民主人士的支持与理解。一个民 族的独立、自由、平等权的实现主要取决于这个民族自己的决心和忍耐力!当然,我不否认汉人的支持与理解是我 们极其需要的,但汉族民主人士的支持和理解决不是我们民族未来命运的决定因素!

如果彭先生向钱跃君先生一样公正、理性、坦诚的话,我感谢彭先生的支持和理解,但不会感恩戴德。讲事实,摆 道理,尊重、理性是人类的美德,不是哪个民族特有的美德!做正义之事,是每个自称为人的人应该 的做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http://boxun.com/news/gb/pubvp/2012/02/20120220172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