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伊力哈木土赫提在民族大学的演讲:新疆经济发展与民族关系 (2)



Unregistered
13-03-06, 10:54
http://www.uyghur1.com/uyghur/viewtopic.php?t=636

伊力哈木土赫提在民族大学的演讲:新疆经济发展与民族关系 (2)

当然影响少数民族发展和民族关系的因素很多例如:文化,宗教,历史,国际政治环境,三股势力等等。不过我所 分析的是其中最重要的。需要说明的是:总体上只是分析了它们作为相对于新疆少数民族个体的环境之意义上的主 要方面。勾画了一幅限制、束缚新疆少数民族发展的有关制度、体制、政策、资源等联结在一起组成的简明的图画 。所以对一些问题并没有深入分析。只求总体清晰即可。至于新疆少数民族自身的状况,如技术技能低,思想保守 、目光短浅,不适应现代市场经济的劳动价值观点,竞争意识不强,安于现状.很少或是基本没有谈。因为我认为 通过政策的调整,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进一步完善,有关自治条例的制定和贯彻执行,少数民族发展环境的改善,如 受教育机会和就业机会的拓展,平等国民待遇的实现等,他们自身的弱势地位是会改变的。因此我们将讨论的重点 放在发展环境上。构成新疆少数民族的发展环境的诸因素的相关性是相当大的。比如说收入低,就会影响他及其子 女受教育的程度;知识贫困又影响他收入能力;制度壁垒限制了他们的发展机会,发展的机会的缺乏又会影响他们 获取“素质”的能力,增加收入的能力等等。因此虽然我们在形式上是分开讨论几个因 素的,但事实上它们是作为一个有机整体而存在的。任何一个因素的变动都会直接或间接影响到其它的因素。从这 个意义上说,要回答“新疆经济发展与民族关系”的问题,不仅要一个一个因素的分析 ,还要从总体上考察。
结语
我们看到,在所注意到的几个方面确实存在着许许多多的障碍束缚着新疆少数民族的发展也严重影响着新疆经济发 展和民族关系。那么是不是说他们就一定会被抛弃呢?我们可以说已经有部分被抛弃了。问题在于会不会继续抛弃 。如果答案是是,我的回答就是:不会,绝对不;如果答案是不,我的回答就是:。未来是不确定的,不可预测的 。但如果新疆少数民族的发展环境能得到充分的改善,我可以肯定的是:最美丽的还是我们新疆。

附1
据对新疆流浪儿童中心所作的问卷调查分析,去内地流浪的儿童人多是来自新疆南部城乡的维吾尔族男孩在97名 新疆流浪儿童中,维吾尔族儿童占到 85%,在内地流浪的儿童中,维吾尔族儿童更占到了98% ,83%来自南疆, (在新疆流浪儿童中心救助的915名新疆各族流浪儿童中,来自喀什、阿克苏两地区的也.占到45 %) 54%的维吾尔族流浪儿童来自城镇,北京市收容遣送站在1998年和1999年分别收容维吾尔族流浪儿童达 382人与515人分别占到当年收容16岁以下儿童的12%和11%
当地社会和政府有关部门对遥远的异地、异族文化陌生,因此流浪儿童的个人行为,成为内地一些地方出现歧视与 排斥新疆人现象的一个重要原因,甚至因此影响到新疆与内地、维吾尔族与汉族的关系。谈谈这方面的影响近几年 在一些内地城市中,“新疆人”似乎突然成为避之不及者的代名词,在宾馆、商场、市 场、火车、公共汽车等公共场所,人们对来自新疆的人或相貌类似新疆一些少数民族的人百般防范,甚至公然拒绝 提供服务,令不少去内地的新疆人心寒新疆人的名声为什么如此了一些人认为,一是新疆人中贩毒、吸毒的多,一 是新疆人中偷窃、抢劫的多人们总是凭借社会记忆(或经验)来确定自己的行为,建构自己对周围的认识没有社会 记忆,人们在互动上就找不到一致性,就缺乏行动的规则也正是因为不同的记忆,造成了不同群体之间交流和沟通 的困难,因为这样的记忆影响着他们彼此的认同,他们很容易被当地人辨识,他们的行为进而被夸人许多内地人通 过亲身经历或各种传媒,形成对新疆人的思维定势,将其定格为“偷、抢、毒”,从而 造成广泛的社会影响,甚至形成为一种社会记忆,并因此而影响整个新疆人的声誉一些地方就干脆避而远之,采取 怀疑、防范甚至是拒绝等过激态度对待新疆人并波及合法流动、合法经营的新疆人[作者简介]李晓霞(1964830011女新疆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

http://www.rxhj.net/phpBB2/viewtopic.php?t=7081

http://bbs.sachina.pku.edu.cn/viewthread.php?tid=4870&extra=page%3D4
Back to top

拉比
Guest






PostPosted: 10 Mar 2006 06:26 am Post subject: 我的看法 Reply with quote Edit/Delete this post Delete this post View IP address of poster
我的看法

很敬昂伊力哈木土赫提的“拳拳我族”之心,积极主动地维护自己民族-维吾尔族的利益,但是又很吃惊——一个高校的老师为了变相维护自己民族的利益 而歪曲事实,煽动......真无法想象他在课堂上是如何讲课的。
该文中有很多观点没有事实依据,如果是凭空猜测,也只能算没有踏实搞学问,但我本人在文中感觉作者好像不仅 仅是没有踏实作学问的问题。而是主观夸大外在环境对他自己民族维吾尔族发展的限制。
1对少数民族在高考中的优惠政策
民考汉是加70 ,我还没有听说过那个省份对少数民族照顾如此多分数的。我的学习很刻苦很努力的同学考大学都没有考上,可我 们中学的维吾尔族不管好的差的都考上重点大学拉。这还是在新疆内的情况。新疆分数本来就低,照顾70分就更 低拉,就因为这70分新疆不知道要刷掉多少其他民族的学生。(后又李晓霞的专门论述)
2少数民族找工作方面
私营企业单位考虑自己发展,对少数民族学生汉语有较高要求,在此基础上公平竞争,没有那个想发展的企业把优 秀人才拒之门外。国有事业单位对少数民族有专门的照顾政策,实行的是配额政策,每个民族在国有单位都是定量 。在石油方面也不例外,你可以到中国石化去查一下资料,那一年没有招收少数民族,尤其是维吾尔族。而且数量 不少。
3汉族移民问题
中国是统一国家,任何人都可以自由流动,汉族可以向新疆迁移,回族也可以。而维吾尔族也可以向内地迁移,好 像法规方面没有任何限制吧。而作者所论述的情况——李晓霞也有专门论述,只不 过作者仅仅引了李晓霞关于内地人对维族的误解,而没有论述为什么会产生这些误解。
现将李晓霞的文章全文转述如下。
   西北民族研究2004 年第1 期(总第40 期)
N. W. Ethno2National Studie s 2004. No. 1 ( Total No. 40)
新疆流浪儿童问题调查
  ———兼论个体行为对族群形象及地区形象的影 响
[文章编号]1001 - 5558 (2004) 01 - 0108 - 08
●李晓霞
  [摘要]  在新疆区外流浪的新疆流浪儿童, 绝大多数是来自南疆城乡的维
吾尔族男孩。他们被诱拐, 被成年人控制, 以盗窃为主要的谋生手段, 并在大、
中城市间有目的地频繁流动。新疆流浪儿童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是区域性发展不
平衡, 其次, 新疆流浪儿童的特殊性使政府有关部门难以处理。由于新疆流浪儿
童依托于在内地生活的本族群体, 当地有关部门对异地、异族文化的陌生与隔
阂, 使流浪儿童的个人行为成为内地一些地方出现歧视与排斥新疆人现象的一个
重要原因, 甚至因此影响到新疆与内地、维吾尔族与汉族的关系。
  [关键词]  新疆; 流浪儿童; 调查
  [中图分类号]  C91     [文献标识码]  A
  儿童流浪是一个古今中外都屡见不鲜的世界性现象, 19 世纪30 年代狄更斯的长篇小说《雾都孤
儿》, 20 世纪40 年代张乐平的系列漫画《三毛流浪记》, 都是描写流浪儿童生活的精品之作, 目前即使
在一些社会福利政策相对完善的西方发达国家, 也难以避免流浪儿童的存在。同样, 在我国各省区也普
遍存在着一些因各种原因离家出走、在街头流浪的孩子, 各地民政部门下设的收容遣送站(有的还专设
流浪儿童救助保护中心) 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对流浪儿童进行救助保护, 帮助他们重返家庭。近几年,
新疆流浪儿童问题日益凸显出来, 在一些省市产生了广泛的社会影响。1999~2000 年, 在英国儿童救助
会的资助下, 新疆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与新疆收容遣送站共同对新疆流浪儿童问题进行了一系列的调
© 1995-2005 Tsinghua Tongfang Optical Disc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查研究。① 本文将在对这些调查资料进行分析的基础上探讨新疆流浪儿童问题的产生及影响, 并重点关
注其民族性。
一、新疆流浪儿童的特点
新疆流浪儿童, 确切地说是家庭户口在新疆的流浪儿童。从其流入地来看, 分为在新疆区外(新疆
人一般称其为内地) 流浪和区内流浪两类。鉴于在区外(内地) 流浪儿童的构成、流浪原因及其行为的
独特性和由此而产生的社会影响, 本文所研究的主要是这类儿童, 其年龄一般在3 岁以上, 16 岁以下。
这类儿童一般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1 来自南疆城乡的维吾尔族男孩占绝大多数
据对新疆流浪儿童中心所作的问卷调查分析, 去内地流浪的儿童大多是来自新疆南部城乡的维吾尔
族男孩。在97 名新疆流浪儿童中, 维吾尔族儿童占到85 % , 在内地流浪的儿童中, 维吾尔族儿童更占
到了98 %。维吾尔族流浪儿童中56 %的曾去过内地省区流浪(新疆汉族儿童的同类比值是8 %) , 83 %
来自南疆, 76 %是来自南疆的喀什和阿克苏两个地区。(在新疆流浪儿童中心救助的915 名新疆各族流
浪儿童中, 来自喀什、阿克苏两地区的也占到45 %。) 54 %的维吾尔族流浪儿童来自城镇, ② 即使是农
村, 也大都是城镇郊区, 或邻近城镇的地方。84 %的维吾尔族流浪儿童是男性, 年龄最小的4 岁, 11~
14 岁的占到74 %。
由于去内地流浪的新疆儿童大多是维吾尔族, 维吾尔族又具有区别于汉族等其他民族较明显的体貌
特征, 深目高鼻, 很易辨识, 故在一些内地省市的收容遣送部门, 往往以新疆流浪儿童代指来自新疆的
维吾尔族流浪儿童。北京市收容遣送站在1998 年和1999 年分别收容维吾尔族流浪儿童达382 人与515
人, 分别占到当年收容16 岁以下儿童的12 %和11 %。
由于流浪儿童的不稳定性、流浪的不合法及随之而来的隐蔽性, 各地对于社会中流浪儿童的数量均
难以有准确的统计, 一般都是估计数值以及实际被救助的儿童数量。据课题组估计, 在内地流浪的新疆
儿童经常在三千人左右。
21 被诱拐者占绝大多数
去内地流浪的维吾尔族儿童大多是被人诱拐离家的。在新疆流浪儿童中心的调查中, 维吾尔族流浪
儿童, 53 %是被人诱拐, 6 %是被人拐卖。到内地流浪的维吾尔族儿童被诱拐或被拐卖的比重更大, 达
到了93 % , 而在新疆区内流浪的维吾尔族儿童仅为28 % , 被调查的汉族儿童更只占到6 % , 其中多半都
是因为家庭原因而出走的。
这些被诱拐的儿童有的家庭生活贫困, 有的父母关心不够或管教无方, 有的父母离异或再婚, 家庭
出现矛盾, 有的因学校教育方式不当, 产生厌学情绪, 有的只是希望看看外面的世界。当他们从诱拐者
(往往是熟人或熟人的朋友) 处得到内地如何繁华、富裕, 并可以轻易挣大钱的信息后, 或者只是听信
他们带他去不远的城镇游玩几日的许诺, 就轻率跟随, 继而丧失自由, 被带往内地。
— 9 0 1 —
李晓霞·新疆流浪儿童问题调查 ———兼论个体行为对族 群形象及地区形象的影响 

② 与此相似, 新疆汉族流浪儿童中, 属于城镇户口的也达到57 % , 而来自内地省区到新疆流浪
的儿童86 %是来自农村。据郑州市收容遣送站的一位同志介绍, 从全国的情况看, 流浪儿童中90 %~
92 %为农业户口, 10 %~8 %为城市户口。
自1999 年10 月到2000 年11 月, 课题组成员在新疆及内地部分省区对流浪儿童及其家长与老
师、收容遣送和公安等有关部门以及在内地经商的新疆人进行了广泛的调查; 新疆流浪儿童中心对1999~
2001 年救助的部分儿童(140 人) 进行了问卷调查。该课题已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 并在2001 年6 月
通过了课题成果鉴定。
© 1995-2005 Tsinghua Tongfang Optical Disc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在一些儿童流出较多的地区, 如阿克苏市、喀什市、温宿县、英吉沙县、伊宁市等地, 活跃着一批
拐骗儿童的人口贩子。在阿克苏地区甚至还出现了一个维吾尔语新词“口里齐⠝①, 以专门称呼这些人
口贩子。一些儿童的家长对这种诱拐表示默许, 并接受人贩子给他们的钱。有的儿童甚至是被他们的父
母或者亲属所诱拐、拐卖的。在调查组调查的50 个流浪儿童中, 自己父母是人贩子的就有2 个, 还有4
人是被亲戚(伯、兄) 拐骗(带) 出去的。一些最初被诱拐出去的少年儿童后来又回乡, 诱骗他的同龄
人或者年幼者离家去内地。
由于一些地方人贩子的频繁活动, 被引诱或拐卖的流浪儿童有时集中于某些社区。新疆流浪儿童中
心在2001 年2 月4 日接回了从苏州遣送的12 名8~13 岁的维吾尔族流浪儿童, 其中10 人都是莎车县城
人, 有6 人的家庭都在同一个街道居委会。在课题组的调查中, 一位来自伊宁县英阿瓦提镇的流浪儿童
家长反映自己家庭附近有六十个左右的流浪儿童, 另一位来自温宿县温宿镇的家长说温宿镇也有三十多
个被诱拐的维吾尔族流浪儿童。
31 被成年人控制, 以盗窃为主要的谋生手段
被拐骗到内地的维吾尔族儿童极少有像一般流浪儿童那样通过拾荒、乞讨谋生的, 他们主要从事偷
窃、抢劫等违法犯罪活动, 其目的不是为了解决生活无着的困难, 而是成为一些成年人的生财工具。在
我国法律中, 不满14 岁的孩子犯罪不负刑事责任, 不满16 岁犯罪较轻者不负刑事责任, 由其家长或监
护人加以管教。这些被人拐骗到内地以盗窃为目的的儿童一般都是在14 岁以下, 6 岁以上, 在1997 年
以后数量迅速增多。2000 年(截至9 月24 日) , 上海市收容的18 岁以下的新疆少年儿童中, 除“三
无”② 人员外, 因抢夺、偷窃而被收容的占到84 %。
控制儿童的成年人一般被手下人称为老板, 被公安人员称为贼头。老板给这些孩子定下每日上交的
偷窃定额(500~2000 元) , 孩子没有完成任务或试图逃脱, 会惨遭毒打, 有的老板还通过引诱孩子吸
毒、赌博等方式进一步控制他们。一些想方设法逃跑的孩子, 往往刚脱离这个老板的控制, 又落到另一
个老板的手中。(维吾尔族儿童的相貌特征使他们很容易被辨认) 喀什地区泽普县一位13 岁的维吾尔族
男孩, 8 岁被人诱骗到内地, 到过上海、广州、深圳、珠海等城市, 先后跟过八个老板, 五年多才被解
救回来。这些能够生财的孩子都有自己的身价, 一个小孩卖给另一个老板有时可值5000 元, 偷窃水平
高的身价更高。有的老板用小孩还赌债。无主的孩子也常被抓, 再被倒卖。
通常利用儿童作案者都是团伙性的, 从老板、监工到偷盗的孩子基本都是同一民族。比较大的团伙
中有头目、管家(总负责、管账) 、监工(有时冒充孩子的父母或其他亲属, 把被派出所抓住或收容遣
送站收容的孩子保释出来) 、大师傅(做饭) 、小孩。偷盗的孩子一旦被抓住, 经常采用自残的方式(绝
食、撞墙、用刀片抹脖子、吞食铁钉刀片等) 胁迫拘留部门释放自己。课题组在武汉市曾调查过一位13
岁的小男孩, 他自述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 被抓过14 次。
这些新疆流浪儿童给一些城市的社会治安带来严重的问题。在成都市, 自1997 年始, 来自新疆的
流浪儿童数逐年增加, 1999 年收容遣送站总收容两千多人次, 新疆的流浪儿童就占到近12 % , 他们主
要在火车北站地区和锦江区繁华商业区一带活动, 仅火车北站七到十三四岁的少年儿童就有上百人, 成
为当地治安工作的一大难点。在武汉市, 新疆流浪儿童主要集中居住在武汉市中心城区和繁华的金融商
贸区———江汉区, 以扒窃、拎包、抢劫为业。据花楼、统一两所统计, 1998 年1~10 月份, 新疆人在两
所辖区作案分别为291 起和108 起, 分别占两所同期社会面全部发案的70 %和60 %。
41 在大、中城市间有目的地频繁流动
— 0 1 1 —
 李晓霞·新疆流浪儿童问题调查 ———兼论个体行为对 族群形象及地区形象的影响

② 即无合法证件, 无固定住所, 无正当生活来源。
“口里”是新疆汉族人专门指称新疆之外的内地省区的词, “齐”是维吾尔语中表示某种职业
的词尾, 如“吾库特库齐” (老师) 、“亚勒卡尼齐”(骗子) 等。“口里齐”实际是一个维汉混合词。
© 1995-2005 Tsinghua Tongfang Optical Disc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流浪儿童足迹遍布全国大多数省区市, 如北京、上海、广东、江苏、浙江、安徽、河南、陕
西、山东、四川、湖南、湖北、江西、福建、吉林、辽宁、黑龙江、云南等等, 并常常有目的地辗转于
一些大中城市之间, 流动性很强。在调查中, 有28 %的在区外流浪的维吾尔族儿童去过三个以上的省
市。为了满足偷窃需要, 他们一般都是以经济较发达、人口较多的大城市为主要活动区, 有时向周围的
中小城市做短暂流动, 如江浙一带的苏州、杭州、扬州、常州、徐州、无锡、嘉兴、盐城、海宁等地。
偷窃的收益不好, 或当地公安、收容部门抓得紧了, 就转向另一城市。在北京与上海两市, 新疆流浪儿
童的数量一度发展很快。但自2000 年以后, 北京、上海的治安工作抓得紧, 做得细, 对于外来人口的
管理力度加大, 新疆流浪儿童的数量明显减少。
从新疆流浪儿童的发展来看, 有从特大中心城市往其他大城市或中小城市转移, 分布更为广泛的迹
象。
可见, 近些年相当数量的以维吾尔族儿童为主的新疆流浪儿童受人拐骗进入内地, (还有一些被拐
骗者发展为拐骗人者) 从事违法犯罪活动, 与目前其他地区一般性的因逃学、逃避家庭或追求刺激或无
人抚养而流浪的儿童有着极大的区别, 已不仅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而且发展成为一个民族问题。
二、问题的产生
新疆地处祖国西北之隅, 与内地相隔遥远, 维吾尔族(尤其是聚居在南疆的维吾尔族) 还保持着自
己传统的文化, 使用维吾尔语, 并普遍信仰伊斯兰教, 其文化与内地的主流文化有着极大的差别。新疆
流浪儿童问题的产生绝不是偶然的, 有着广泛的社会背景和文化背景, 同时也与我们目前的民族相对隔
离状态有着紧密的联系。本文中只涉及其中的两点原因:
首先, 区域性发展不平衡是新疆流浪儿童问题产生的根本原因。
无疑, 追逐暴利是大量维吾尔族儿童被拐骗进入内地的最大的驱动力, 希望生活得好一点, 也是大
多数被拐骗的孩子容易入套的基本原因。而这都建立在新疆与内地, 尤其是南疆与北疆、与内地的区域
性发展不平衡的基础上。
新中国成立以后, 新疆的社会经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但与内地许多省区, 尤其是东南沿海一
些发达省区相比, 还是相对落后, 居民的收入水平与生活水平都相对较低。1999 年, 上海市城镇居民的
人均收入与农村居民的人均纯收入分别是新疆同类收入指标的2 倍与3. 7 倍。尤其是新疆农村居民的
收入水平从1990 年以后与全国平均水平的差距越来越大, 由负的218 元增至负的73711 元,人均纯收入
由1980 年在全国排第13 位降至1999 年的第25 位。①
新疆共有16 个地、州、市,各地经济发展水平极不平衡,各地居民收入的差距也越来越大。以喀什地
区为例,1990 年喀什市城镇居民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是乌鲁木齐市的70 % ,1999 年仅为57 %;1990 年喀
什地区农村居民家庭人均纯收入是昌吉回族自治州(与乌鲁木齐市相邻) 的72 % ,1999 年仅为33 %。南疆
的和田、喀什、克孜勒苏与阿克苏四地州是维吾尔族聚居区,也是全疆相对贫困的地区,全疆92. 5 %的贫困
人口分布在这里。据自治区农村调查队的抽样调查,1999 年,和田地区农民一年的纯收入仅够生活费支
出,而喀什地区还远远不够,两地农民家庭的恩格尔系数(家庭用于食品的开支占家庭收入的比重) 达到
60 %以上。②
区域性发展的不平衡,成为人口流动的一个重要动力。俗话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贫困地区
的人很自然地向富裕地区流动,农村的到城镇,西部的往东部,以寻求新的致富机会和发展空间,改 变自己
— 1 1 1 —
李晓霞·新疆流浪儿童问题调查 ———兼论个体行为对族 群形象及地区形象的影响 

② 根据《新疆统计年鉴》有关数据计算。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与《新疆统计年鉴》有关数据计算。
© 1995-2005 Tsinghua Tongfang Optical Disc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贫困的生活状态。改革开放以后,市场经济制度的逐步建立,户口管理制度的松动,近十多年新疆交 通环
境的大为改观,各地空间距离的缩短,这些都使各地区人员的频繁交往成为需要和可能。
因此,80 年代以后,具有经商传统的维吾尔族人开始走进全国各省区,尤其是东部经济较为发展的大
中城市,摆摊设点,出售新疆特产、民族风味小吃等,获得当地居民的欢迎,也得到了较为丰厚的回 报,同时
也吸引了贫穷的故乡中不少急于求富者热切的目光,他们希望通过更为快捷的方法迅速致富。起初是 一
些成年人在内地进行偷窃,后来开始利用小孩作为掩护,成年人偷窃。1988 年以后,发展为小孩偷窃,大人
在后面操纵。
在一些去内地的人通过合法或不合法的途径迅速积累财富的同时,“到内地挣大钱”也 如同一个神话
在他们的故乡散布开来,对南疆维吾尔族聚居区中一些生活贫困或者向往更广阔生活空间的孩子产生 了
强大的诱惑力。他们往往在遇到一些个人挫折时,很轻易地就跟随他们的朋友,甚至是不熟悉的人离 开家
庭, (少数人是在完全无知的情况下被人贩子劫走) 再被拐卖,被逼偷盗、扒窃,成为那些人的致富工具、“流
动银行”。一些为生活所迫的孩子家长也由于一些可见的利益,默许、纵容甚至帮助孩子出走为窃。 一些
在流浪生活中受尽屈辱的孩子也留恋在内地有吃、有穿、能玩的生活,往往在回家后父母即使倾其所 能也
不易满足他们对物质享受的欲望时,一再出走,甚至又去拐骗别的儿童。如此,在犯罪者年龄低龄化 的同
时,去内地进行偷窃的人数也在不断增多。
其次,新疆流浪儿童的特殊性使政府有关部门难以处理在内地活动的新疆流浪儿童。在上海市近年
收容的人员中,安徽籍占35 %左右,江苏(主要是苏北) 籍占25 % ,江西(井冈山等贫困地区) 籍占10 % ,新
疆籍占的比例只有零点几。哈尔滨市收容遣送站一年收容近千个孩子,其中新疆流浪儿童仅20~3 0 人。
但新疆流浪儿童成为一个使一些省市的公安执法部门头痛的问题,民政部门也感到很棘手,共同的看 法
是:敏感,特殊,不好办。因为来自新疆的流浪儿童几乎都是维吾尔族儿童,对他们的处理牵扯到民 族问
题。我们可以看几段课题组调查时当地的公安人员、收容遣送站工作人员的叙述:
武汉市的公安人员: (新疆流浪儿童) 在此地,多是以扒窃、抢劫为生。但他们身后往往有人操纵,偷不
上钱和东西,就不给饭吃,还要挨打。那些教唆他们犯罪的人,还教给他们抗拒管教的手段。他们被 群众
抓获,扭送公安局,或被我们民警直接抓获,他们明明可以说些汉语,但他们装成什么都听不懂的样 子,问
什么都不作答。更厉害的是,他们在指甲里或在牙缝里藏有小刀片,乘人不注意时,就在头上脸上, 划个浅
口子,把血抹得到处都是,怪吓人的。有的还吞食铁片,有的往墙上撞头。总之用自杀自残的方法, 来抗拒
管理。我们警察很怕和这些小孩打交道,每次抓住,只要有人来保,我们就放人。我们也知道来保的 人并
不一定真是他的监护人,但是,我们没有办法鉴别,只好放了。有的小孩,被我们抓了十几次,或几 十次,我
们也知道其身后有人,但是我们没有办法,语言不通,不好取证。
哈尔滨收容遣送站:新疆的孩子不好管理,不服从管教,在收容所不老实,打架。新疆孩子自己内部 不
打,跟内地的打架,他们一条心。近两年新疆来的比较多,登记时有的说汉语就登汉字,有不懂汉语 的就让
他们自己写(维文) ,工作人员看不懂。维族吃饭还要专门到外面回民饭店订饭,领导一再强调要尊重他们
的风俗习惯。由于语言不通,给审查也带来很多困难。这些孩子不太听从管理,摆他的少数民族架子 。流
浪儿童问题牵扯到社会治安,偷盗、讨要、抢窃,构不成犯罪或轻微犯罪,年龄又在16 岁以下,不好判。抓
住后,不说话,不能打,不能骂,牵扯少数民族政策问题,要维护民族团结。
广东省公安人员:群众揪送来,我们没有办法,他说不懂话,什么也不说。连湖南、湖北的小孩,也 称自
己是新疆人,以不懂话对抗。今年6 月份,我厅花了20 万元抓人贩子18 个,小孩78 个。新疆公安厅来了
8 个干部,包括喀什、和田的公安干部,包了一节半车厢。我们广州去了5 个武警,1 个医生,2 个护士,2 个
工作人员。到了火车站,新疆人围着骚扰。上了车,车上两边也有新疆人骚扰。
郑州市收容遣送站:新疆小孩被抓住后,有时会有大人围攻派出所和遣送站,向我们要人。1998 年,有
一次一马路派出所抓了五六个儿童。新疆的大人有七八个人围攻派出所,要求放人。派出所把人送到 遣
送站老站值班室,大人又打着跟到老站值班室要人。值班室因人少,怕出事,就打电话到新站(即现 在的这
— 2 1 1 —
 李晓霞·新疆流浪儿童问题调查 ———兼论个体行为对 族群形象及地区形象的影响
© 1995-2005 Tsinghua Tongfang Optical Disc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个站) 求援。我们立即派人把人又拉到了新站,大人又打着跟了过来要人。我们没有放人,要求他们开了
证明以后,来领人。
新疆流浪儿童的问题之所以难办,主要原因有二:
(1) 新疆流浪儿童依托于在内地生活的本族群体
新疆人,明确地说,这里所指的就是维吾尔等新疆的少数民族,他们具有自己的语言文字,普遍信仰 伊
斯兰教,一些虔诚的穆斯林每日定时去清真寺做礼拜。尤其是他们在生活习惯上与汉族人有着明显的 不
同:禁吃猪肉,许多人只吃由穆斯林宰杀的牛羊肉,由穆斯林烹制的食物(这被称为清真食品) 。维吾尔等
少数民族到内地省区,首先遇到的就是饮食上的困难以及语言上的障碍。他们主要从事商业或饮食业 的
经营活动,开清真餐馆或出售新疆土特产品,而经营饮食业的服务对象之一就是经商的本族人。因此 ,新
疆人一般都聚族而居,在居住上某种程度形成了空间上的社群隔离,如北京市的“新疆村†,广州市的三元
里等。这样既达到了同乡、同族相互帮助的目的,也解决了生活上存在的困难。在调查中,维吾尔族 流浪
儿童多次表示,到了内地,如果需要帮助、寻找亲人,就打听哪里维吾尔族人多,或直接找到维吾尔 族人,往
往都可以达到目的。
独特的文化与习俗、单一的生产内容以及异乡人的身份,都使去内地的新疆维吾尔族人成为当地社会
的一个独特的边缘群体。同时他们建立起自己广泛的社会网络,先来的人落脚后又带来了自己的亲戚 、朋
友。群体在形成之初,情感的联系就大于商业的交往,表意性多于工具性。在当地主流文化的挤压之 下,
他们也具有更强的内聚力,彼此间互帮互助,相互信赖,有时只问同乡、同族情,不分好人与坏人、 好事与坏
事,民族认同意识掩盖了法律观念和是非判断能力。而且由于这种边缘性,在内地的维吾尔族人时常 更愿
意通过自己或群体的力量来解决彼此间的争端,而不主动去寻求法律支援。
一些以流浪儿童作为致富工具的人贩子、贼头,往往利用此点,在其中寻求保护,或者武力胁迫、利 益
诱惑同族人。而政府在处理这些人时,一旦产生了来自某一族群的压力,为了避免引起更大的波动, 往往
更加慎重,甚至放弃处理。于是他们以为政府对于这类事束手无策,就更加肆无忌惮,其违法犯罪活 动受
到阻止后,很快就纠集一些人肆意闹事,公开威胁。
(2) 当地有关部门对异地、异族文化的陌生与隔阂
收容新疆小孩,必须保证其清真饮食,这必然要增加收容成本,并增添了许多麻烦。语言不通,或小 孩
假装语言不通,使明知的违法犯罪行为难以取证,也无法指认其背后的控制人,而且由于无法与这些 孩子
沟通,管理难度加大。
即使是长期在内地流浪的孩子,由于其生活的区域依然是本民族聚居的地区,除了将当地人作为他们
获取财物的对象外,缺乏与当地社会更紧密的联系,同时由于其行为的违法以及文化的相异,他们和 当地
社会与公众彼此隔阂,以至敌视。尤其是他们对公安人员戒备和敌视,一旦被抓,其心理与行为都与 其他
流浪儿童有所不同,自残是他们对付当地公安人员及收容人员的最有效的办法。
在我国,对于违法犯罪、离家不归的孩子已有一套管理办法,但面对这些来自远方(遣送成本过高) 、语
言不通、文化相异又屡屡违法犯罪的孩子,当地有关部门很难办,或者是知难而退,不收容新疆儿童 ,或者
遇挫即止,对于自残者或有人来认领、保释的,释放完事,以免引起麻烦。许多被抓获的新疆小孩前 脚出派
出所大门,后脚又去作案,几进几出,形成了被抓- 被放- 再被抓的恶性循环。法律的严肃、公正及权威性
失去了,演变为一种猫抓老鼠的游戏。
而且,孩子背后的指使者(老板) 采用多种手段隐藏自己的身份,通过被抓到的孩子很难抓获其老板。
即使抓获,由于缺乏证据也难以定罪,只能对其进行劳教,或罚款处理。
新疆打拐办:最头疼、最难办的是从内地打拐中带回来的犯罪分子处理不了。有的贼头被劳教8 个月
后,又回到原先在内地被抓的地方,还说在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来,有的还说请打拐办的人吃饭, 十分得
意,重操旧业。
内地省区对新疆流浪儿童的治理缺乏良策,从而使流浪儿童发展很快,问题也日益严重,在社会中产
— 3 1 1 —
李晓霞·新疆流浪儿童问题调查 ———兼论个体行为对族 群形象及地区形象的影响 
© 1995-2005 Tsinghua Tongfang Optical Disc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生了许多消极影响。
三、新疆流浪儿童问题的影响
这种被成年人强力控制,以偷窃为主要生活内容的流浪经历,对于流浪儿童本人的身心健康影响是巨
大的,对失去儿童的家庭的打击是沉重的,同时流浪儿童的行为扰乱了当地的社会治安和人民生活, 也败
坏了社会风气。一些正当的生意人,抵不住暴利的诱惑,加之政府打击不力,往往也怀着侥幸心理, 由从羡
慕别人作案,而发展为自己也支配小孩偷窃。甚至在一些儿童流出地善恶颠倒,“口里齐†们修建的豪华建
筑在当地普通民居中鹤立鸡群,为他们的违法行为作着无声的宣传。
新疆公安厅打拐办:他们(偷窃团伙) 把偷来的钱直接汇到新疆的亲戚处,有的进行洗钱,有的用偷盗
的钱给家乡捐钱,盖希望小学,当地还对此举进行大力宣扬。⋯⋯这些人在当地家乡有一定影响和势 力。
在当地的一些官员到内地出差时,他们主动热情接待,让其吃好、玩好。因而当地公正执法会受到一 定的
影响和干扰。
正是由于新疆流浪儿童依托于在内地生活的本族群体,而内地社会及政府有关部门对遥远的异地、异
族文化陌生,因此流浪儿童的个人行为,成为内地一些地方出现歧视与排斥新疆人现象的一个重要原 因,
甚至因此影响到新疆与内地、维吾尔族与汉族的关系。下文想着重谈谈这方面的影响。
近几年在一些内地城市中, “新疆人”似乎突然成为避之不及者的代名词,在宾馆、商场、市场、火车、公
共汽车等公共场所,人们对来自新疆的人或相貌类似新疆一些少数民族的人百般防范,甚至公然拒绝 提供
服务,令不少去内地的新疆人心寒。新疆人的名声为什么如此? 一些人认为,一是新疆人中贩毒、吸毒的
多,二是新疆人中偷窃、抢劫的多。
人们总是凭借社会记忆(或经验) 来确定自己的行为,建构自己对周围的认识。没有社会记忆,人们在
互动上就找不到一致性,就缺乏行动的规则。也正是因为不同的记忆,造成了不同群体之间交流和沟 通的
困难,因为这样的记忆影响着他们彼此的认同。①由于这些在内地的流浪儿童与当地主流社会在文化 (语
言与宗教) 甚至外貌等方面有着显而易见的差异, 作案手段又较为拙劣(因笨拙而经常被发现) 、极端
(较残忍) , 他们很容易被当地人辨识, 他们的行为进而被夸大。许多内地人通过亲身经历或各种传媒,
形成对新疆人的思维定势, 将其定格为“偷、抢、毒”, 从而造成广泛的社会影响, 甚至形成为一种社
会记忆, 并因此而影响整个新疆人的声誉。一些地方就干脆避而远之, 采取怀疑、防范甚至是拒绝等过
激态度对待新疆人, 并波及合法流动、合法经营的新疆人。
武汉民族宗教事务委员会某处长: 1995 年, 我市政府专门出文件, 欢迎保护外地人来本地合法经
营。但近几年来情况有所变化。政府出了红头文件, 关于怎样处理少数民族在本地的治安问题, 这里的
矛盾很突出, 政府很重视。我们单位共有三十多人, 就有十几次被新疆小孩偷过。
郑州市某派出所所长: 新疆小孩刚来时, 郑州人也不防。后来人们议论多了, 只要见到新疆小孩,
大家都防着, 一时成了公害。郑州这两年对新疆来的人管理比较严, 见了就抓, 还闹过笑话, 把新疆来
办事、出差的人抓住。
上海市收容遣送站某站长: 新疆流浪儿童在上海的人数虽然不多, 但危害还是很大。上海人对新疆
人的印象不好, 认为新疆人比较野, 极少数造成的影响很坏, 对整个新疆的形象影响很大, 不少人一想
到新疆就联想到吸贩毒、偷、拿、扒、窃。当然, 在上海也有不少人不这么看新疆, 认为新疆人绝大多
数是好的。
武汉市公安人员甚至提出“把预防和打击新疆人违法犯罪问题作为一项’民心工程 €™来抓”, 建议:
要“严格新疆人进汉和在汉居留的各项手续, 从源头上堵住违法犯罪。首先要严格控制新疆人进入市
区, ⋯⋯其次, 对已进入市区的新疆人员要加大管理力度。公安机关要把新疆来汉人员作为暂住人口管
— 4 1 1 —
 李晓霞·新疆流浪儿童问题调查 ———兼论个体行为对 族群形象及地区形象的影响
① 王春光. 新生代农村流动人口的社会认同与城乡融合的关系[J ] . 社会学研究,2001 , (3) .
© 1995-2005 Tsinghua Tongfang Optical Disc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理的重中之重, 采取超常规的管理措施, 必要时可以当作重点人口进行管理。”①
在内地省区从事正当合法的商业活动的新疆籍人对此感到极大的委屈、不满, 到内地省区进行公事
活动、私人旅游的更感莫名的屈辱。课题组在内地调查时, 就遇到几个在收容所的维吾尔族儿童, 事实
上他们是与正在或准备经商、打工的父母一起来到内地, 因独自上街玩或买东西被误抓。
北京市甘家口一维吾尔族生意人(喀什伽师县人, 在北京市甘家口新疆村卖新疆土特产11 年) : 我
们一般不跟他们(人贩子和流浪儿童) 接触, 如果他们来我们这里, 赶快让他们离开, 不要给我们造成
麻烦, 免得影响我们的生意。北京的政策是比较优惠的, 但是现在人贩子、毒贩子、偷窃的人对我们形
象影响比较大, 有些人认为维吾尔族都是贼, 所以把很多维吾尔族赶回新疆去了。
新疆公安厅一位公安人员(汉族) : 我们不少人都有这样的经历, 到内地省区, 住宾馆, 拿出身份
证, 服务人员一看是新疆的, 就不给登记。
一位在武汉做生意的新疆青年: 这些贼娃子, 把我们新疆人的脸丢尽了, 连我们也受到牵连。我现
在每次上公共汽车, 就双手抬得高高地抓住扶杆, 免得别人不放心, 投来怀疑的目光。
哈尔滨市道外区南集批发市场一做生意维吾尔族人(和田地区于田县人, 在哈尔滨市做葡萄干生意
8 年) 说: 我们对新疆流浪儿童扒窃行为非常气愤, 他们的扒窃行为对我们的生意影响很大。在哈尔滨,
把小偷和做生意的人混在一起。⋯⋯汉族人到新疆, 我们说两个离不开, 搞好各种关系, 但是我们在这
里呆不下去。⋯⋯我们合法做生意, 没参与贩毒, 没偷没抢, 为什么赶我们回新疆? 如果国家对我们正
当做生意的人采取不合法的手段, 那么, 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美国著名的社会学大师默顿曾以托马斯定理“如果人们把情境当作是真实的, 那么其结果将成为真
实的”来论述他的“自我实现预言”: “开始时的一个虚假的情境定义, 由于它引发了新的行动, 因而使
原有虚假的东西变成了真实的。”他认为,“正是社会或公众的自我实现 预言, 可用于解释今日美国的民
族和各族冲突的过程”, 对于分析当时(20 世纪40 年代) 美国的黑人与白人的矛盾尤为合适。②由于人
们想象中异文化的无知、无能、非道德而形成偏见与歧视, 对于异文化进行指责、防范, 最终使偏见与
歧视成为真实的现实。这种由观念上的认识可能导致真实的现实的理论, 可借鉴来分析我们所论述的新
疆流浪儿童问题所产生的社会影响———由于个别人 的行为, 形成一种群体性的“预言”, 并形成对整个
地区、整个民族的偏见, 由此产生的歧视行为, 将严重影响民族关系, 同时有可能迫使一些孩子成为
“预言”的实现者。
新疆是个少数民族聚居的边疆地区, 民族问题很复杂, 一些民族分裂分子正千方百计地寻找各种机
会煽动民族分裂, 鼓吹新疆独立。新疆的问题将不只是发展经济, 提高人民生活水平(这当然是解决一
切问题的基础与关键) 的问题, 而且必须建立与内地省区密切的友好的往来, 包括各种经济、文化联系
以及情感的交融, 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 因此新疆人走进内地, 不仅仅是经济发展的需要, 也是我们
祖国统一、安定团结的需要。如今新疆人在内地一些省区的公众心中留下的一些不良印象, 对新疆人,
尤其是维吾尔族人走进内地带来了不小的障碍, 也影响了我们建立与发展平等、团结、共同繁荣的社会
主义的民族关系。新疆流浪儿童问题的特殊性正在于此。对这个问题以及所造成的影响轻视或放任不
管, 其后果是不言而喻的。而解决此问题的良方, 只能是新疆与内地省区政府及各有关部门的重视与全
社会的共同努力。
[收稿日期] 2002203204
[作者简介] 李晓霞(1964~  ) , 女, 新疆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副研究员。乌鲁木齐
830011
— 5 1 1 —
李晓霞·新疆流浪儿童问题调查 ———兼论个体行为对族 群形象及地区形象的影响 

② 罗伯特· K ·默顿著, 林聚任等译1 社会研究与社会政策[ M ] . 北京: 三联书店,
2001128512881
毛建中. 武汉市江汉地区新疆来汉人员违法犯罪现状、特点及控制对策[J ] . (打印稿)
© 1995-2005 Tsinghua Tongfang Optical Disc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科学抽象的产物, 反映着学术发展在不同认识层次上的不同思维水平, 理论术语的丰富也
是学科发展的重要标志之一。但是, 概论作为一种基础性的知识体系, 它所能提供的理论
术语是极为有限的。如果把理论术语比作学术生产的工具, 那么, 概论所提供的显然只是
初级生产工具, 也就是镰刀、斧头和锤子, 我们用它们可以劈出一堆木柴, 或者打出一箩
钉子, 却永远造不出手机和电脑。概论术语的所指面积限制着它的理论穿透力, 它们无法
进入精细操作。
本文的结论是: 概论是我们接受民间文学知识的门径, 进了门就该往前走。
[收稿日期] 2003212211
[作者简介] 施爱东(1968~  ) , 男,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后, 中山大学中文系讲
师, 硕士生导师。北京100875
The Conspectus Education and The Conspectus2thinking Mode
S hi A i2dong
Abstract : In the last two decades of 20th century , the study of the Chinese folklore was wan2
dering at a low academic level. The reason is that we were too eager for quick success and in2
stant benefit and cultivated a large amount of semi2scholars lacking in scholastic attainment s as
a result of the conspectus education. While bringing the discipline a superficial boom , their
conspectus2thinking mode also obst ructed the development of the academy.
Key words : the conspectus of the folk literature , the conspectus education , the conspectus
system , the conspectus2thinking , format
An Investigation into Waif s of Xinjiang with Discussion on the Effect
of Individual Behavior on Group Image and Regional Image
L i Xiao2xia
Abstract : The overwhelming majority of Xinjiang waif s out side Xinjiang Autonomous Region
are boys of Uygur nationality f rom urban and rural areas of South Xinjiang. Abducted and con2
t rolled by adult s , they make a living mainly by means of theft , migrating constantly among
large and medium2sized cities with a definite purpose. The basic reason for this problem to arise
is that the regional development is unbalanced and that the problem is so special that the gov2
ernmental department concerned finds it difficult to deal with. Because these waif s depend on
their own ethnic groups living inland , and the department are unfamiliar with exotic culture ,
the individual behaviors of the waif s cause the people f rom inland to discriminate against and
exclude people of Xinjiang and even influence the relations between Xinjiang and inland , the
Uygur nationality and the Han nationality.
Key words : Xinjiang ; waif s ; investigation ( 3 P1108)
— 2 7 1 —
 施爱东·“概论教育”与“概论思维â€
© 1995-2005 Tsinghua Tongfang Optical Disc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Unregistered
13-03-06, 16:21
yaxshi axiri heqiqetni sözleydighan yene bir ziyalimiz chiqiptu, emdi gep uning arqidin qanchisi qollaydu????

xeyrilisi bolsun!

Unregistered
13-03-06, 16:43
Ilham Tohti Beijingda bolghach mushundak sozliyeleydu. Eger Urumchide yaki Kashgarde mushundak sozledighan bolsa, uni aldi burun tutup solap koyatti. Uninggha ewarchilik kelmes.

Unregistered
13-03-06, 17:06
awarchiliqtin qorqsa bularni sözlimes idi, bunung qanchiliq derijide chong tema nazuk tema ikenligini bilidu, shundaq bolsimu xuda saqlisun lekin:

men yanmisam? sen yanmisang? biz yanmisaq? millet qandaq yoruqliqqa chiqidu? qerindishim?

qurban berish rohi bolush kerek DEP QARAYMEN

SORRY

Unregistered
13-03-06, 17:16
This article is posted here :http://www.rxhj.net/phpBB2/viewtopic.php?t=7081

On Mon Feb 27

Unregistered
13-03-06, 17:21
awarchiliqtin qorqsa bularni sözlimes idi, bunung qanchiliq derijide chong tema nazuk tema ikenligini bilidu, shundaq bolsimu xuda saqlisun lekin:

men yanmisam? sen yanmisang? biz yanmisaq? millet qandaq yoruqliqqa chiqidu? qerindishim?

qurban berish rohi bolush kerek DEP QARAYMEN

SORRY
Toghra deysiz, orunluq bir pikir. emma..... heyyyy, boldila.... sozlisem yana birliri tillap chushmisun men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