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没有报道事件》续一/尼扎穆丁∙侯赛因原文;伊利夏提译



Ilshat Hassan
28-12-11, 02:14
《没有报道事件》续一/尼扎穆丁∙侯赛因原文;伊利夏提译

4,烧火棍革命 (清真寺事件)

叶城县托谷奇街(Toguchi Kocha)曾经有过一个宏伟壮观的清真寺,被人们称为托谷奇街清真寺;平常有大约400人在寺里做礼拜 。


1960年,镇政府将清真寺强行收归政府作养蚕作坊,寺的门前挂了个‘镇公社养蚕作坊’的牌子。

1961年因为群众的强烈要求,(镇政府)被迫将寺还给信教群众。

‘文化革命’后期,1975年县政府将清真寺划归县政协管理。县政协自作主张将清真寺拆了,将寺里还能用的 木料全部拉走;地皮划给了一位修表的汉人移民作房屋及店门。但这位移民汉人拒绝接受这块儿土地,另要了一块 儿地。

县政协最后将这块儿地廉价卖给县公安局干部伊蒂力斯∙托赫提(Idris Tohti),卖地收入作了政协开支。伊蒂力斯∙托赫提拆掉清真寺所剩残垣断壁,开始了盖新房的准备工作 。

这引起了群众极大的不满。群众一再向政府反映自己的要求并提出:“清真寺的位置,我们还想要建清真寺;寺的 地皮应该还给群众;如果政府需要钱,我们群众出这笔钱!”但群众的这些合理要求被当作是‘落后意见’、‘别 有用心人的主意’而置之不理。

在这期间,伊蒂里斯∙托合体继续其房屋工程;对此不满的群众晚上偷偷将伊蒂里斯新建屋墙推掉。一段时间出现 了伊蒂里斯∙托赫提白天建,群众晚上拆的闹剧。

伊蒂里斯∙托赫提一直怀疑社区里的巴拉提大毛拉在背后反对其建房,但也苦于没有证据。最后,伊蒂里斯∙托赫 提还是将房屋建成,搬进了其新居。伊蒂里斯∙托赫提因和群众的针锋相对,被愤怒的群众视为‘可恶的敌人’‘ 霸道的癞皮狗’!

伊蒂里斯∙托赫提一再地向(寺前)民众通道放水,阻止群众通过寺前便道;藐视群众,和群众做对 。

伊蒂里斯∙托赫提还利用其在公安局任股长职务之便,将县收容所收容的人带到自家盖房工地干活、让他们站岗放 哨、吓唬威胁群众。

1980年,托谷奇街道的群众再一次向县政府写申诉信要求政府将清真寺地皮归还群众,用于再建清真寺。政府 先是回复可以另批他处盖清真寺;但群众坚决要求原有地皮、拒绝另寻他处;不得已,政府答应群众要求,批复归 还清真寺原有地皮,给伊蒂里斯∙托赫提另划一块儿宅基地。

但是伊蒂里斯托赫提以建房花了钱为借口,继续和群众做对,拒绝腾出清真寺原有地皮!

无奈,群众凑款通过政府给了伊蒂里斯∙托赫提其建房费用(多于实际花费)。但伊蒂里斯∙托赫提还继续耍赖拖 延。这里,人们都忽略了建原有清真寺的费用问题。

1981年1月初,群众开始将大家捐献的用于建寺的各种材料堆到要建寺地皮周围;尽管群众一再要求,施加压 力,伊蒂里斯∙托赫提只是口头答应搬走,腾出建寺用地;但还是以‘没有搬完’‘家里还剩有东西’等借口将房 门上锁,拖延时间;清真寺建设工程迟迟不能动工。

没有办法,群众商议后决定砸开伊蒂里斯∙托赫提的房门,将其家事、破烂收拾到一处,开始了建寺 的工作。

1981年1月12日清真寺举行了完工仪式;仪式中经群众选举确定了清真寺的伊玛目(Iman)、穆安津( Mu’ezin)等;当时,寺的装饰工程还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

1月13日(也就是举行完工仪式的第二天),清真寺突然着火。县里的民众从四面八方涌向清真寺灭火;县广播 网(播音员阿瓦罕(Hawahan))也立即向全县播报了清真寺着火的消息。因为清真寺坐落于拥挤的居民区 ,而且居民房屋和清真寺是连着的;所以火势不仅威胁附近居民区,而且还直接威胁着全县民众。

但政府没有出动人员参与灭火!

尽管全县居民自发组织起来灭火,但清真寺还是几乎化为了灰烬。县公安局领导吾守尔∙马木提(H oshur Mamut)、阿依努尔∙阿皮孜(Aynur Hapiz)等对清真寺着火视而不见,对着火原因不经行调查,保持中立。

很快群众中流传开‘伊蒂里斯∙托赫提曾经发誓要烧清真寺’的说法;说明大多数群众怀疑是伊蒂里斯∙托赫提放 的火。因此,群众强烈要求政府调查纵火者伊蒂里斯∙托赫提。感觉到群众怒火,伊蒂里斯∙托赫提躲到了县公安 局内,受到县公安局严密的保护。

气氛开始变得极为紧张。1月13、14、15日,群众连续三天在县城举行了示威游行;游行群众迫使县长木沙 耶夫(Musayiv)来查看烧毁后的清真寺残垣断壁。15日喀什噶尔专员艾沙∙沙克尔(Ay sa Shakir)为首的地区各级民族领导来到叶城县要求群众停止游行示威。但群众喊着‘要求政府调查纵火犯’ 的口号,继续其游行。

游行队伍最多时达到10000多人。

群众还将公安局领导吾守尔∙马木提围住,要求其将藏身公安局的伊蒂里斯∙托赫提交出来。

伊蒂里斯∙托赫提的躲避及县公安局对他的偏袒保护,强化了群众‘是伊蒂里斯∙托赫提放火烧了清真寺’的看法 。

1月16喀什噶尔行署紧急下令在叶城县实施军事管制,使事态更加恶化。

群众继续捡起清真寺烧剩的窗户框木、烧剩木棍、烧剩礼拜毯,喊着‘打倒压迫’‘伊斯兰社会万岁’‘以生命保 卫我们的宗教’等口号,继续游行示威。

1月17日,叶城县的大街小巷突然出现了持枪军人,各个路口都被军人把守。叶城群众为有更多人参加游行示威 ,向叶城县阔克亚尔(Kokyar)、吾夏克巴克(Ushshah Bagh)及皮山县(Guma)、泽普县(Poskam)派人联系当地群众,要求前来支援。但政府和军队早 已做好了制服群众的各种不同方案。

叶城县‘著名’的大毛拉麦赫苏木∙阿吉(Mehsum Hajim)被政府派到叶城中心清真寺站在清真寺讲经台向群众作训导工作,要求群众停止游行;麦赫苏木∙阿 吉引经据典训导群众必须服从‘政府要求’。

阿卜杜克里木∙卡热(Abdukerim Qari)将一礼拜毯由中间穿个洞,套到脖子上参加游行以表达对麦赫苏木∙阿吉训导的蔑视。游行在继续扩大 。

当游行队伍中的一部分群众为表达诉求冲进县政府大院时,早有准备的军人和公安警察冲向人群用电警棍一顿乱打 ,当场逮捕了104人。

阿卜杜克里木∙卡热、穆罕默德∙托克逊江(Muhemmet Tohsunjan)、吴迈尔将∙麦赫苏木(Omerjan Mehsum)被当作游行代表、策划者、领头人而被当场宣布逮捕并判刑;吴迈尔江∙麦赫苏木被宣布判处10 年徒刑,阿卜杜克里木∙卡热8年徒刑,托克逊江6年徒刑。

游行被定性为‘反革命暴乱’。

为镇压这次有10000多人参加的群众游行,政府从和田、喀什噶尔调来了满载军人的300辆军车;除此之外 参与镇压当地驻军大概有15000多人;天上10多架军用飞机旋转于叶城上空,向群众示威。

全县交通被阻断。县城群众往来必须出示证件,商店被关闭,学校停课。整15天没有一家商店营业 。

被捕群众遭到毒打;带头毒打群众的是公安局领导吾守尔∙马木提的儿子。

镇压、军事戒严一直持续到了同年的8月1日;负责镇压、军事戒严的是被称为‘土拉克司令(Tu raq Siling)’的人。

群众想到政府可能会军事镇压游行示威;为了表明游行的原因和目的,群众手拿清真寺烧剩的窗框木头、烧剩火棍 、烧残礼拜毯游行;也因此,一些当地人将这次游行称为‘烧火棍革命’!

政府呢,也以群众手持所谓‘棍、棒’等武器,群众喊的‘伊斯兰社会万岁’口号硬说成是‘伊斯兰共和国万岁’ 口号;而定性这次事件为以民族分裂为目的的‘反革命暴乱’。

实际上群众手持烧剩木棍、烧剩木棒、烧剩礼拜毯是为了向政府人员表明有人故意纵火烧清真寺的证 据。

政府为杀鸡儆猴,抓捕了一百多人。以人们所持烧剩‘棍棒’为武器证据;以‘伊斯兰社会万岁’口号有意歪曲为 ‘伊斯兰共和国万岁’而作为分裂证据指控群众,编造了镇压群众的借口。

参加这次游行的所谓策划者、带头人,最长的蹲了4年监狱,短的3年。

事后,政府拨款5000元用于清真寺复建。

托谷奇街清真寺于1985年竣工。至此群众的‘不满’似乎得到了解决;但是政府永远也抹不去深深留在叶城县 人民心中的:政府为了伊蒂里斯∙托赫提这类的无赖公安人员而大动干戈,残酷镇压人民的‘威武’ !

无耻的伊蒂里斯∙托赫提被调到乌鲁木齐工作。
(2011/12/27 发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12/wolf/3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