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萨比特∙大毛拉∙阿卜杜巴克∙卡玛利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设&am



Ilshat Hassan
03-11-11, 01:04
萨比特∙大毛拉∙阿卜杜巴克∙卡玛利——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设计师/伊利夏提

1933年11月12日在东土耳其斯坦南部维重镇、维吾尔文化的源泉、维吾尔王城(Ezizane Qeshqer)——喀什噶尔成立的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也被称为“东土耳其斯坦第一共和国”),是 东土耳其斯坦各族人民为摆脱漫长的异族殖民统治,寻求民族自由,恢复东土耳其斯坦独立历史上的 一个里程碑!

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之时,即有成文的国家宪法。宪法规定了国名、国徽、国旗、国歌。

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尽管存在时间很短,但她拥有现代共和国所拥有的全部国家运作机构;如总理府为主的 军事部(国防部)、外交部、司法部、卫生部、教育部、宗教事务部等等的内阁各部门;建立了中央银行,发行了 自己的货币;对出国人员颁发了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护照。

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是内阁制的共和国;各部部长对总理负责,总理对总统负责;总统、总理向代表大会负 责。

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东土耳其斯坦各族人民民族意识的觉醒!也是维吾尔等东土耳其斯坦各族 人民步入建立现代民族国家的开始!

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更是为1944年的11月12日在东土耳其斯坦北部重镇,维吾尔近代文明的发源地 ——伊犁成立的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为自49年之后东土耳其斯坦各族人民为摆脱中共殖民 统治,寻求自由、民主、独立的斗争打下了历史基础!

在这一现代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成立过程中,有一个维吾尔人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就是东土耳其斯坦 伊斯兰共和国的设计师,二十世纪上半叶东土耳其斯坦最早的维吾尔觉醒者之一,维吾尔启蒙运动旗手之一;维吾 尔思想家、改革家,宗教学者,东土耳其斯坦现代国家的奠基者,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国父,维吾尔民族英 雄:萨比特∙大毛拉∙阿卜杜巴克∙卡玛利 (Sabit Damolam Abdulbaqi Kamali)。

中共殖民政权把持下的东土耳其斯坦历史教科书上,萨比特∙大毛拉被中共政权妖魔化、邪恶化。他们将萨比特∙ 大毛拉描绘成‘极端民族主义者’,‘分裂分子’。

中国政治家(国民党、共产党)、御用历史学者还指责萨比特∙大毛拉为‘泛突厥主义’‘泛伊斯兰主义’者等等 。

更为可笑的是,现代中共政权的御用历史学家们还在继续不顾历史事实,荒谬地指责萨比特∙大毛拉为‘英帝国主 义的代理人’。当时的英国为了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防范苏俄通过东土耳其斯坦对英属印度的渗透;不仅拒绝帮 助才建立起来的,年轻的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反过来积极帮助中国侵略政权对东土耳其斯坦人民独立、自 由运动的镇压。(当时的英属印度政权给了金树仁4000多条枪,而拒绝了年轻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购买枪支的 要求)。

但不管中国侵略政权怎么篡改、伪造历史,怎么去诬蔑、抹黑这位无畏无惧、不屈不挠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 的开国国父;都无法改变萨比特∙大毛拉∙阿卜杜巴克∙卡玛利在东土耳其斯坦各民族寻求民族自救、寻求独立自 由仁人志士心中留下的光辉历史形象!他那不屈不挠、呕心沥血为拯救民族的献身精神,将永远激励一代又一代的 东土耳其斯坦儿女,高举他升起的星月蓝旗,前赴后继直至自由的东土耳其斯坦恢复独立!

萨比特∙大毛拉∙阿吉∙阿卜杜巴克∙卡玛利,于1883年出生于阿图什阿兹拉克村(Azraq)。很小进入 村宗教学校,师从琼∙爱兰∙阿訇(Chong Elem Ahunum)学习伊斯兰宗教学;后进入喀什噶尔的汗宫宗教学校继续其学业。

1910年,在蜚声东土耳其斯坦及中亚的悲剧英雄;伊斯兰宗教学者、思想家、教育家、改革家、启蒙学者阿卜 杜卡迪尔∙大毛拉、马木提∙阿訇等的力促推荐下,萨比特∙大毛拉前往当时中亚伊斯兰学术中心布哈拉学习深造 。

1914年在完成学业,获得了大毛拉的伊斯兰学者称号后,萨比特∙大毛拉借道伊犁返回东土耳其斯坦。在暂留 伊犁霍城期间,萨比特∙大毛拉与霍城维吾尔人伊斯马伊力∙阿吉的女儿热比娅成婚。几年后,因夫妻不和,萨比 特∙大毛拉和热比娅离婚。萨比特大毛拉将儿子阿卜杜拉留给热比娅,自己只身返回了喀什噶尔。

返回喀什噶尔后,萨比特∙大毛拉在汗宫宗教学校和前师阿卜杜卡迪尔∙大毛拉及同道沙姆希丁∙大毛拉一起从事 教学。同时,他和同道们一起在喀什噶尔开展了反对保守落后、反对愚昧、反对黑暗、反对奴役、奴性的维吾尔现 代启蒙运动。

1924年阿卜杜卡迪尔∙大毛拉因宣传新式教育,反对保守、落后、愚昧而被中国侵略政权煽动、支持下的喀什 噶尔保守派谋杀。很快,萨比特∙大毛拉成了反动分子准备暗杀的下一个目标。感觉到危险的萨比特∙大毛拉,以 要去沙特朝觐天房的名义,于1925年离开了喀什噶尔,再次落脚伊犁。

在伊犁期间,萨比特∙大毛拉首先在一些寻求东土耳其斯坦民族振兴同道的帮助下,先后写作、翻译出版了好几本 有关先知默罕默德圣人的传记、有关伊斯兰法学、神学等的著作;同时,萨比特∙大毛拉还在伊犁市中心的客栈清 真寺每天口译、讲解《古兰经》;历时三年完成了全部《古兰经》的诠释、讲解。

萨比特∙大毛拉以其博大精深的伊斯兰法学、神学知识,对《古兰经》的准确诠释,在伊犁各界穆斯林民众、寻求 民族振兴学者当中获得了极高的威望!

1930年,萨比特∙大毛拉和和田人穆罕默德∙伊明∙博格拉在伊犁会面并进行了深入的会谈,后者是以前往塔 城求学著名学者木拉提∙阿凡迪为名,由和田来到伊犁的。会谈中这两位为民族前途忧心忡忡、寻求民族拯救之路 的维吾尔启蒙者如旧交相会、相见恨晚!

同年秋,萨比特∙大毛拉带着已经十几岁的儿子阿卜杜拉,同来自喀什噶尔、阿图什的沙姆希丁大∙毛拉、牙库甫 ∙阿吉等近百人一起出发前往沙特朝觐。

1931年春,在完成了朝觐功课后。萨比特∙大毛拉告别乡邻后。为与当时中、西亚名流学者进行学术交流,考 察土耳其等国新兴科学技术,寻求民族拯救、振兴之路;开始了其周游沙特、土耳其、埃及等国探索 之旅。

在土耳其考察、交流期间,萨比特∙大毛拉听说了要在埃及开罗举行伊斯兰世界著名学者学术交流会。为赶上交流 会,他匆忙离开土耳其前往开罗。他得以按时出席这次的伊斯兰世界最高学术讨论会。并和与会学者就伊斯兰世界 面临危机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交流。

1932年初,萨比特∙大毛拉在完成其周游世界之旅后,为返回祖国东土耳其斯坦来到了印度。在印度短暂停留 期间,萨比特∙大毛拉在德里出版了自己有关伊斯兰的几本书。

1932年年底,萨比特大毛拉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祖国——东土耳其斯坦。他先是落脚喀什噶尔和和田交接南部重 镇——叶城一段时间,然后直接去了和田。

1933年1月;萨比特∙大毛拉到达和田后。立即参加了在和田墨玉(Oybagh)吾伊巴克清真寺秘密举行 的穆哈默德∙伊明∙博格拉于1931年建立秘密组织的一次重要会议。有130多人出席这次会议。会议正式接 受萨比特∙大毛拉及叶城人麦麦提∙尼亚孜∙爱兰穆为秘密组织成员。在这次会议中,大家讨论通过了在和田举行 武装起义的决议及起义的日期,讨论并通过了起义负责人员名单。

会上,萨比特∙大毛拉介绍了他周游、考察各国的情况;分析了国际、国内形势;谈了他的感受、观感。他特别提 醒大家不要将民族拯救的希望寄托在外国的支持、支援上;他引用《古兰经》经文强调只有当一个民族自强不息、 站起来自我拯救时,真主会和这个民族在一起,然后正义世界才会伸出援助之手。萨比特∙大毛拉要大家齐心协力 做好起义准备工作。

萨比特∙大毛拉特别强调他这次回来是因为现在是举行武装起义、拯救东土耳其斯坦民族于危难的最好机会。尽管 国际形势非常复杂,中、苏俄、英帝国主义政策反复无常,但国内形势对东土耳其斯坦人民非常有利;只要相信自 己、依靠自己,就一定能摆脱中国殖民统治,赢得东土耳其斯坦独立。他讲了他直接来和田是因为起义必须从和田 开始,再推进到喀什噶尔,直至全东土耳其斯坦。

会后,萨比特∙大毛拉利用斋月之便利,周游和田各地讲解《古兰经》。他引用《古兰经》经文特别强调参与圣战 ,拯救祖国、民族,保卫伊斯兰信仰是每一个穆斯林应尽义务。通过这种走访、讲解,萨比特∙大毛拉在人民群众 中为起义打下了坚实的精神基础和物质基础。

1933年2月24号,起义在和田墨玉爆发。到同年4月和田大部分地区已经落入义军手里。4月5日宣布和田 伊斯兰国成立。

在和田起义期间,萨比特大毛拉非常及时有效地调解处理了和田义军与沙车义军之间的纠纷,避免了内部冲突的发 生,表现出了一个娴熟政治家的外交手段。

1933年7月17号,萨比特∙大毛拉和穆罕默德∙伊明∙博格拉的弟弟埃米尔∙阿卜杜拉(沙∙曼苏尔 Shah Mansur)一起,带领2000多人的和田义军由沙车向喀什噶尔出发。

义军出发前,萨比特∙大毛拉和埃米尔∙阿卜杜拉会见了以阿卜杜霍普尔∙沙埔图∙大毛拉(Abdughopu r Shaptul Damollam)为首的喀什噶尔军事长官铁木尔师长的特使团。特使团的目的是劝说和田义军放弃进军喀什噶 尔的计划。

铁木尔师长想保持和田、喀什噶尔各自为政、互不侵犯之现状。但萨比特大毛拉坚持和田、喀什噶尔义军联合起来 ,先打下盘踞喀什噶尔新城中国侵略军,然后建立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因萨比特大∙毛拉的理由非常有说 服力,特使团也只好无功而返,未能阻止和田义军向喀什噶尔的出发。

当和田义军到达英吉沙时,坐不住了的铁木尔师长亲自坐着他的车来到英吉沙会见萨比特∙大毛拉,尽其全力试图 说服萨比特∙大毛拉放弃进入喀什噶尔的计划。

再一次,因为萨比特∙大毛拉据理力争,诚恳解说,铁木尔师长在无奈中接受和田义军进入喀什噶尔,双方共同打 击盘踞喀什噶尔新城中国侵略军,建立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这一宏伟方案。

但刚愎自用、怀疑成性的铁木尔师长并未认识到萨比特∙大毛拉希望和他共同完成建立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这一民 族赋予历史使命的重要性!“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这也为日后铁木尔师长自己的悲剧人生及喀什噶尔、和田义军间的纷争埋下了祸根。

盘踞在喀什噶尔新城作垂死挣扎的中国侵略军最后能够成功地伏杀铁木尔师长,削弱义军力量,完全得益于喀什噶 尔、和田义军将领间的短视、不团结!铁木尔师长的刚愎自用、狂妄自大,革命还未成功就贪图安逸享受,过份轻 信他人谗言等个人品德。

1933年7月20日,萨比特∙大毛拉和埃米尔∙阿卜杜拉带着2000名和田义军雄赳赳、气昂昂地进入喀什 噶尔城,喀什噶尔几乎全城出动夹道欢迎萨比特∙大毛拉、埃米尔∙阿卜杜拉为首的和田义军。

在喀什噶尔期间,萨比特∙大毛拉很快进入角色,积极会见喀什噶尔各界代表,商讨建国事宜;并几次亲自上门恳 请铁木尔师长联合出兵攻打盘踞喀什噶尔新城的中国侵略军,以除心患。但铁木尔师长再三推托,就是不出兵。最 后当萨比特∙大毛拉将其为首的‘东土耳其斯坦独立组织’起草的有关建立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草案递交 铁木尔师长过目签字时,铁木尔师长大概觉得和田义军要揽权的证据已经足了,就愚蠢地下令缴了和田义军的枪; 并将萨比特∙大毛拉和埃米尔∙阿卜杜拉软禁在住处。

1933年9月27日,盘踞喀什噶尔新城中国侵略军借义军内讧,铁木尔师长义军大部在和田和和田义军作战, 喀什噶尔城内空虚之际;先是伏杀铁木尔师长于喀什噶尔郊外去栏杆乡的路上;然后乘乱再次占领了 喀什噶尔城。

危乱之际,喀什噶尔的有识之士乘乱先是将埃米尔∙阿卜杜拉送出了喀什噶尔。埃米尔∙阿卜杜拉在几位同道的陪 同下,安全抵达沙车。紧接着萨比特∙大毛拉也被喀什噶尔的朋友们安全护送到了阿图什。

萨比特∙大毛拉一到阿图什就马不停蹄地开始其未完成的民族拯救事业,继续在阿图什其建立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 共和国准备工作。他会见阿图什各界有识之士,宣传启蒙思想,建立完善组织,训练士兵。

1933年10月1日,按计划,各路义军同时向占领喀什噶尔的中国侵略军发起了进攻。进过残酷激烈的血战, 东土耳其斯坦义军将占领喀什噶尔中国侵略军赶出了喀什噶尔,古老的王城喀什噶尔再一次回到了东土耳其斯坦人 民手中。

夺回喀什噶尔后,在萨比特∙大毛拉为首义军将领及各界仁人志士弃而不舍、兢兢业业的努力下,各路义军最后放 弃前嫌走到一起,决定建立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恢复民族的独立自由。

1933年11月12日,在喀什噶尔坤启(Kunchi)社区前的广场上,萨比特∙大毛拉和他浴血奋战的同 道们一起庄严地向世界宣布: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成立!并举行了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升旗仪式。第 一次,在东土耳其斯坦的土地上,现代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星月蓝旗徐徐升起!

广场上当时聚集了2万多人;其中7000多为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军人,1万3千多为喀什噶尔各族居 民。人们眼含着泪花,看着自己的旗帜在阳光下随风飘荡,禁不住高呼:“真主伟大!真主伟大!”

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统为霍嘉∙尼亚孜∙阿吉,萨比特∙大毛拉为政府总理;政府设军事部(国防部)、 外交部、教育部、财政部、司法部、卫生部、宗教事务部等等。

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很快发布了共和国宪法;宣布保护各民族平等,尊重宗教信仰自由,保护个人私有财产 等等。

在萨比特∙大毛拉的协调、力促下,以库图鲁克∙阿吉∙肖克(Qutluq Haji Shewqi)为首喀什噶尔各界学者共同努力,利用瑞典驻喀什噶尔传教团驻地印刷机,于同年11月15日发 行了共和国《独立》双月刊。双月刊主要发布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领导成员简历及其职务、职责;发布东土 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法令法规。《独立》双月刊为宣传贯彻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建国指导思想、启蒙民 众立下了汗马功劳老!

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建立,让周围虎视眈眈的各大国惴惴不安,尤其是中国、苏俄、英国。斯大林特别害 怕东土耳其斯坦独立、自由之声传到苏俄高压下的西土耳其斯坦,害怕在西土耳其斯坦引起连锁反应。所以开始了 其阴谋破坏活动,这也正中中国侵略政权代表——屠夫盛世才之怀;所以两屠夫一拍即合。

更可悲的是义军中一些将领的短视、刚愎自用、自私、心怀鬼胎导致内部纷争不断;敌人正是利用了这些人的这些 致命弱点;夺取了刚刚站起来东土耳其斯坦各族人民的胜利果实。年轻的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也被中国、苏 俄阴谋家借悲剧英雄霍加∙尼亚子∙阿吉之手所摧毁。

1934年年初,在苏俄威胁利诱下,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总统霍嘉∙尼亚孜∙阿吉卑鄙地答应苏俄负责帮 助盛世才解散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以换得苏俄的武器装备支援及获得所谓‘省政府’副主席 之职。

同年4月,在苏俄压力下,在沙车修养的霍嘉∙尼亚孜∙阿吉下令手下软禁了当时在沙车的泽日普∙卡热∙阿吉( Zirip Kari Haji)、沙米西丁∙大毛拉(Shamshidin Damollam)、阿布拉汗∙苏里坦别克(Ablahan Sultanbeg)等4人。

1934年的4月13日,霍加∙尼亚孜∙阿吉手下,马赫穆提(Mahmut)师长下令手下吴普尔 (Ghopur) 团长前去叶城逮捕萨比特∙大毛拉。不久,在霍嘉∙尼亚孜∙阿吉的亲自部署下萨比特∙大毛拉及泽日普∙卡热∙ 阿吉等人被押送到阿克苏交给了盛世才的军队。

34的下半年,萨比特∙大毛拉被盛世才军队押送到臭名昭著的乌鲁木齐第二监狱关押。

在监狱期间,萨比特∙大毛拉没有悲观失望,他还是抱着希望,继续从事他能在监狱条件下从事的工作。他设法弄 到了一本《古兰经》、纸和笔。他不顾监狱恶劣的环境,利用一切时间从事艰巨的《古兰经》维文翻译、诠释工作 。在短短十个月内,利用一切时间,萨比特∙大毛拉完成了全部《古兰经》的翻译、诠释这一宏伟工 程。

萨比特∙大毛拉;东土耳其斯坦人民的好儿子,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的设计师、奠基者、国父,近代东土耳 其斯坦启蒙运动的发起者之一,思想家、改革家、宗教学者于1941年被屠夫盛世才所杀害,享年 58岁!

在纪年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之时,我们怀念以萨比特∙大毛拉为首,为祖国的独立、自由,奋斗不息、 弃而不舍,前仆后继的民族英雄们!敬仰他们为祖国不屈不挠的献身精神!

同时,我们也被那些制造民族悲剧的悲剧英雄(我一直不确定这些人是否可以被称为英雄)如;铁木尔师长、霍嘉 尼亚孜阿吉等的事迹所困惑、折磨。这些‘民族英雄’们不仅可悲地、一而再、再而三地轻信敌人的诺言,与民族 的敌人合伙谋皮;他们不仅葬送了自己的生命,葬送了民族英雄萨比特∙大毛拉∙阿吉似的东土耳其斯坦优秀儿女 ,而且也葬送了东土耳其斯坦的国家民族前途。

作为萨比特∙大毛拉等民族英雄跟随者的我们,需要深深反思历史,反思在寻求祖国独立、自由之路上我们前辈走 过的坎坎坷坷,反思东土耳其斯坦近代历史上的悲剧性事件、悲剧性人物,总结历史留给我们惨痛的经验教训;以 清醒的头脑昂首挺胸,为恢复我们独立、自由的东土耳其斯坦共和国而努力奋斗!

萨比特∙大毛拉∙阿卜杜巴克∙卡马利作为东土耳其斯坦人民的民族英雄将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谨以此文作为为建立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共和国而牺牲民族英雄们的微薄奉献!

(萨比特∙大毛拉∙阿卜杜巴克∙卡玛利——东土耳其斯坦伊斯&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11/wolf/4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