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乌鲁木齐穆斯林游行5.19事件/尼扎穆丁∙侯赛因文/伊利夏提译



Ilshat Hassan
29-08-11, 13:12
乌鲁木齐穆斯林游行——5.19事件/尼扎穆丁∙侯赛因文/伊利夏提译


(1989年十月于乌鲁木齐)

1989年5月17、18和19日,乌鲁木齐市的一部分穆斯林民众,因《性风俗》一书汉语版在乌鲁木齐公开 发行而走向街头表达不满、并向‘自治区’政府提出了要求。

游行示威的过程简约叙述如下.

《性风俗》一书,由一汉人作家所写,并于八十年代中,由中国国家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

1987年起,《性风俗》开始大量进入‘新疆’。而且,一些国营书店也堂而皇之地将该书摆上了书架,进入了 国营书店发行渠道。

实际上,自1988年起,甘肃、青海、宁夏等省以回族为主的穆斯林大众早就走上街头,已经开始了对此书在中 国公开出版发行的不满。他们举行了多次的和平游行示威,要求政府采取措施禁止此书的发行。

事实上,这次乌鲁木齐穆斯林游行,应该可以说是上述(中国)回族穆斯林对此书出版发行表达不满游行示威的继 续!

1989年5月16、17俩天,乌鲁木齐市一的一部分回族清真寺、伊斯兰大学及一少部分非回民清真寺的伊马 目、穆埃金、宗教学者及穆斯林社会贤达们商讨了举行这次游行的事宜(联络、组织、游行路线等事项);明确了 每人的具体分工。具体要求如下:

每一游行队伍有11人组成的小组负责;各个清真寺负责组织其游行队伍。游行者必须洗小净、头戴白色色兰、身 穿白色礼拜服。游行队伍必须高举白色旗帜、白色横幅。

要求游行队伍队列整齐;队伍的前几排要尽可能是头戴色兰的宗教人士、社会贤达及银须白发的长者组成。要求大 家(在游行期间)要文明;不做、不说破坏性、极端之事;要严防街头坏人混入游行队伍。要避免妨碍交通,避免 破坏社会秩序。要避免破坏公共设施、个体财产的事情发生。决不允许不打架斗殴。要按队伍、有秩序地进入广场 静坐,向政府表达不满、递交请愿要求等等。静坐期间,大家要讲秩序,遵守纪律;要显出一个穆斯林应有的高贵 品质,等等。

5月18日,自南门至延安路路口为止,沿路一部分清真寺(主要是回族寺)的穆斯林信众在礼完早拜后,就列队 开始其沿乌鲁木齐城市主要街道的游行示威了。

当游行队伍到达南门时,已经是一个3000多人的大游行队伍了。参加游行的回族人基本上都头戴 白帽。

游行队伍到达南门后,没有进入市区,而是转道7路、中桥,再转向沙依巴克、碾子沟方向。我和游行队伍的组织 们在红山十字路口相会,我也有此加入到了游行队伍。

游行队伍每隔约二十步,以统一整齐的、中低声口诵“真主伟大”、“真主伟大”的口号。

走在游行队伍最情面的是一群头戴白色色兰、身穿白色礼拜服、手持神圣《古兰经》的约15行(伊斯兰)宗教领 袖、社会贤达。

他们如行走在(伊斯兰)送葬队伍似的深沉、坚毅,但步伐非常地坚定、整齐;他们是游行者的代表,是游行的组 织者、领头人。

因为游行队伍是以清真寺为单位组织的,所以每个队列中的人对其队列之人非常熟悉,队伍是‘自己 的队伍’。

从早上8点到11点,不断有排列整齐的游行队伍穿越紅山十字路口。沿路跟随游行队伍看热闹的人 也非常得多。

游行者横幅上书写的是“坚决保卫我们的宗教”、“决不允许侮辱我们的宗教”、“坚决要求销毁《性风俗》”、 “要求政府严惩《性风俗》作者”、“要求政府严惩《性风俗》出版单位”、“要求政府严惩《性风俗》发行单位 ”等等。

游行者手上还持有小旗子,小旗子上写有:“保卫我们伟大的宗教”、“真主伟大”、“坚决反对宗教歧视”、“ 拥护我们的宗教”等等。

大约下午2点钟,游行队伍进入和平广场,开始在此的聚集。

大约2点半,游行者列队静坐在广场,人数达5000多。游行队伍面朝‘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 新楼而坐。

‘自治区’党委、‘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及广场周围的各个政府机关如临大敌,全部门窗紧闭。游行队伍被前来观 望的人海及很多混入其中的‘探视者’所包围。

静坐群众为表达此次游行的目的,一次又一次地高呼“希望政府倾听我们的声音”、“我们要求政府领导出面倾听 我们的诉求‘等等口号,并明确要求政府领导出来面对游行群众和代表回答群众的诉求。

广场上聚集的人越来越多。

到晚上5、6点为止,尽管有过几位政府或党委的一般民族干部出来,以探听消息为由来到游行群众中;问一两句 话,然后是劝说:“我们将尽可能将你们的意见、要求转达给领导;你们也可以选代表和领导对话。。。最好哪, 是请你们自行解散,有意见通过正常渠道反映为好,等等。”但是,既没有政府、党委领导正式要群众代表进入政 府对话,也没有任何政府领导出来和群众对话。

游行群众整齐列队坐了三个多小时,大家都又饿又累。

政府对今天游行群众的态度可以说是:蔑视群众、对群众不负责任,也可以说是敌视群众。

进入广场的各个路口早已经被保安力量,军车、警车及密探们所充斥。广场周围政府机关高楼楼顶上早已布满手持 枪械的军警人员,以及手持摄像机、照相机的人员。大街小巷到处是手持钢笔、录音机、本子的神秘 ‘记者’。

广场的气氛紧张而诡异。

晚上大约5点左右,游行群众列队有秩序、平静地离开广场,各自回家。大家说好第二天还要继续游 行。

游行队伍解散后的当天晚上。政府将参与游行的全部毛拉、宗教人士及政府认为参与了游行组织工作的社会贤达们 一并‘召集’到了伊斯兰大学,将他们与外界彻底隔绝了。

政府的目的很明确:首先,让明天的游行群龙无首;其次,招安在群众中有影响力的宗教、社会贤达人士,避免重 大事件的发生;再次,驯服一部分,让其变成听话服从的利用工具;最后,孤立一少部分,并予以严 厉打击。

5月19日一早,以铁木尔达瓦买提为首的‘自治区’政府民族领导,在乌鲁木齐市政府有关部门紧急配合下,来 到伊斯兰大学,和被‘集中’到此的宗教人士‘进行对话、听取意见’。参加会议人员被禁止和外界联系;伊斯兰 大学的学生们也被禁止离校。

但穆斯林群众的游行19号照常进行。早8点到2点,群众依然按昨天路线游行示威、呼喊口号,之后列队来到和 平广场静坐,参加游行的群众人数不少于四五千人,跟随看热闹的人群也不少。

今天游行队伍中形形色色的人不少;如走在队伍最前列,头戴白帽的健壮‘回族’青年;怀藏手枪、袋装捆邦人用 细绳,高呼“坚决保卫我们的宗教”、“牺牲生命,保卫宗教”等口号的政治密探、便衣警察、安全保卫人员等等 。当然也少不了所谓的穆斯林‘记者’、‘摄像、照相师’等等。还有很多流氓、小偷、赌徒、吸毒者、叫花子等 ,甚至还有几个酒鬼。

游行群众今天群龙无首,和由共同诉求团结在一起的、有组织、有系统、有代表性的宗教领导集体的联系也被政府 有目的的彻底割断。

游行被一些神秘的人群在无形中控制,游行已经背离了其最初的目的;广场也早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 所充斥。

很显然,游行的性质及其最终结果已经被决定了,正在朝着易于政府严厉镇压的预定方向发展。

准2点半。突然,从广场周围高楼上传来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要求群众离开广场的命令声。高音喇叭不停地喊着: “离开广场,有任何意见可以通过正常渠道向政府反映”

游行群众中有人大声回答:“我们不解散!我们要求领导出来向我们表态”。不到十分钟,群众中“我们坚决不解 散”、“不打目的,决不撤离广场”、“伊斯兰教万岁”、“穆斯林团结起来”等的口号声响起、此起彼伏。甚至 还有人喊“今天,我们要让政府看看我们的力量”。

广场上静坐群众的队列开始出现混乱;没有了中心的游行队伍,出现了分裂,开始了各自为政的呼喊 。

就在此时,游行队伍前出现了三位伊斯兰教名人、学者;其中一位是叶城人麦赫苏穆∙阿吉,另一位是阿卜杜拉∙ 大毛拉,最后一位是社会贤达赛买提∙马赫苏提。

麦赫苏穆阿吉对群众发表演讲,说道:“。。。;服从政府的领导是穆斯林的宗教义务。我们必须听从政府的安排 ;请自行解散,离开广场;我们的宗教领袖们正在和政府领导展开非常好的对话;宗教领袖们要求你们立即离开广 场。。。。”

群众中有人回答道:“滚!。。。叛徒。小心我们收拾你。”他们三人看似逃跑,很快由人们的视线 消失了。

三人的劝说未见效果后,广场主席台前出现了两辆公安消防车,并开始对着人群刺水。水的压力很大,几百人被水 冲倒;被水冲得东倒西歪的人群愤怒了,反抗开始了;人们冲向了消防车。

一大群手持警棍的警察跑来阻挡冲向消防车的人群。推搡、拉扯,一场混战。大约几分钟内,消防车被推翻了,车 窗玻璃被打碎了。整个广场变成了游行群众和军警肉搏的战场!

广场早已被军警车辆、安保人员所包围。镇压的准备工作早已完成。所谓的‘游行群众’中的一群人和警察展开了 短兵相接的一对一的格斗。

就这样,游行变成了‘暴乱’,游行者变成了‘流氓、暴徒’。

镇压和反镇压的较量开始了。

群众扒开了广场的瓷砖、捡起了能找到的石头;掷向集中在区党委、人大常委会门口的警察。这石头大战非常的紧 张激烈!?

4点钟,军警、安保人员开始了抓捕‘流氓、暴徒’的工作。经过两个小时的激烈较量,全部‘流氓、暴徒’被扫 荡干净。

‘新疆大学’出版社于1989年8月25日出版发行的《真相、起源、教训、鼓舞》杂志就这一事件所造成损失 指出:“一小撮流氓煽动群众攻击了区党委;打伤150多人;打烂2000多扇窗户玻璃;砸毁30多辆机动车 。。。抓走了一名正在执行公务的武警战士。”同一杂志第八十九页又说:“43辆机动车被砸毁;4700多扇 窗户被砸烂。。。”

就是说,和平游行者最终被‘流氓’了,和平游行被‘暴乱’了;这形式要求政府果断镇压!?

当天,现场就有近600名‘流氓、暴徒’,在遭到严厉打击后被现场逮捕。广场上的人们开始各自顾命逃离广场 。

那些头戴白帽的‘回族小伙子’们很快将白帽踹到口袋里,摇身一变成为了汉人小伙子!那些高呼:“保卫我们宗 教”的穆斯林们变成了能认出每一个游行者、记录了每个游行者言行的机灵密探、敏锐特务。

19日晚起,乌鲁木齐市开始了对每一个清真寺、街道、社区的搜捕;凡是认为和游行有关的人一个一个过关,这 样又抓捕了300多人。2000多人被认为有问题而记录在案,需要交代问题。

1989年的5月、6月整个变成了抓捕‘5.19’‘暴乱分子’‘流氓’的月份。

1989年5.19 领头者。。。受到了法律的制裁,受到了。。。的刑期。

被抓捕的,参加游行的一小撮‘暴徒’‘流氓’在受够了‘应有’的惩罚后,也一个一个的被释放了;参与游行一 般(群众)也在各自的清真寺、社区作了深刻的检讨,表达了忏悔之意。

这是一个只能叹息的诡异的时代啊!
(乌鲁木齐穆斯林游行——5.19事件/尼扎穆丁∙侯赛因文/伊利夏提译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1/08/29 发表)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8/wolf/6_1.shtml

Unregistered
29-08-11, 21:03
http://www.boxun.com/news/gb/china/2011/08/201108300704.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