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请帖/伊利夏提



Ilshat Hassan
25-02-11, 17:20
请帖/伊利夏提

法尔哈德兴奋地跑进家里来,将手里的红色请帖举得高高的,用生硬的维吾尔语喊道:布瓦、 布瓦 (维吾尔语爷爷),一位阿卡(叔叔)让我带给你的。

米尔扎提哈哈一笑:好孙子,长大了,能给爷爷送请贴了!
布瓦,是什么请帖呀?法尔哈德好奇地问道。

米尔扎提看看了请帖,尴尬地笑了笑:啊,是红颜色的请帖,肯定是喜事了!大概是谁家的孩子结婚了,或者是 割礼什么的;反正是好事,小乖乖!不过,这请帖是老维吾尔文字的,我不知道,我不会念。你爷爷我呀,学的是 维吾尔新文字,现在不用了。这不,你爷爷成了只会念死亡文字的古董啦!

法尔哈德有点扫兴,噘着小嘴,看了看奶奶说道:莫妈(奶奶),你应该知道吧?你会念老维吾尔文字,是 吗?

未等奶奶说什么,米尔扎提略带嘲讽地说到:哈哈,你莫妈(奶奶)呀,她更不知道了,她和你一样,从小 上的是汉语学校,是民考汉,根本不懂维吾尔文子!

奶奶听了这话,有点不高兴,对着米尔扎提数落道:你呀,总是五十步笑百步,就算你上的是维吾尔学校,上过 学;你呀,你现在还不如我呢!至少我还能读懂汉语的东西,你呢?即不懂维吾尔文字,又不懂汉字,整个一文盲 !

米尔扎提不服气地抢白道:我是不懂维吾尔文字,但我能背诵维吾尔达斯坦(诗歌)!我能唱英雄萨迪尔的 民歌,我听维吾尔歌曲,跳维吾尔舞蹈,你呢,你会吗?你整个一个黑达义(汉人)!

奶奶似乎来气了:别说我黑达义,你也一样!比我强不了多少。你算是什么维吾尔人呀,你连个杜阿( 祈祷)都不会,更不会做乃麻子(礼拜),就别提什么读古兰经了。每次过年,家里不都还得请邻居家的 老人来做杜阿吗?真的维吾尔人应该是像我爷爷那样,不仅会念书、写字,还会念古兰经,做杜阿、 做乃麻子!

算了、算了。米尔扎提有点撑不住了,摆摆手,像是自我辩解似地:不说了,现在的维吾尔人有几个像维吾 尔人。喝酒、抽烟不说;老的、少的,一天到晚不是迪吧、酒吧、桑拿就是网吧,有几个知道清真寺的门朝哪儿开 !我至少还偷偷摸摸地去礼个举麻(星期五聚礼)。

布瓦、布瓦,我想学维吾尔语、学维吾尔文字、想去清真寺;你能带我去清真寺吗?下次带我去行吗? 法尔哈德似乎对学维吾尔语、去清真寺有了兴趣。

学维吾尔语! 唉,我的乖乖,应该的、应该的!我们家总该有人会维吾尔文字!不过你是在给我们出难题呀!全市就一家维吾尔 学校,还那么远!谁来接送你呀!不过,小乖乖,如果你真的要学,我一定接送你!

米尔扎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至于清真寺,我的小乖乖,不行啊,孩子!政府规定学龄儿童、青少年不 能去清真寺;我可不想惹麻烦,更不想毁了你的前程。等着吧,孙子,等你长大、退休了你就可以去清真寺了,如 果真主意愿的话!清真寺还在的话!

法尔哈德开始有点失望了,带着最后的希望对爷爷说:等我的达大(爸爸)、阿帕(妈妈)回来了,让 他们给你念请帖。布瓦,我达大他什么都知道!

米尔扎提有点不服气地对孙子说到:你达大、阿帕呀,哼!他们连维吾尔语都说不好,还念维吾尔语呢 !他们和你一样,除了达大阿帕用维吾尔语外,其它都是汉语!有时,甚至和我们也说汉语 !

米尔扎提似乎有一肚子的气,需要趁机发泄:他们还不如你莫妈(奶奶)呢!你莫妈至少还能和我一起 看维吾尔歌舞晚会,看维吾尔电视剧;你达大、阿帕一天到晚说汉语,读汉语,看汉语电视。他们除了名 字是维吾尔人,其他就都是黑达义!

奶奶好像是跟老头子过不去:你别一口一个黑达义。孙子小,不懂事;万一在外面说了黑达义,那会惹 大麻烦的!你就不怕警察找上门来?

奶奶似乎是在为孩子们辩解:孩子们需要学习新知识,他们喜欢看新闻。维吾尔的新闻都是翻译汉语的,总是要 比汉语晚!现在是信息时代,维吾尔语的信息几乎没有,孩子们不看汉语看什么呀!你就会指责孩子 们。

好好,我不说了。我不说黑达义了。俄罗斯人、中亚人每天在他们的新闻里说黑达义可以;我们维吾尔 人一说就变成了分裂分子,没有办法呀,没有办法!

米尔扎提自言自语似的继续道:发展、进步就是学汉语!看这架势,到我们的小孙子长大时,恐怕这维吾尔电视 台也该关门了!那些维吾尔民歌大概也要翻译成汉语唱了!这请帖,大概也要用汉语写了!

米尔扎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也好,如果这请帖用汉语写的话,至少我们家还有人能读懂!不用为了搞明白一个 请帖到处找人!但不知道这维吾尔民歌用汉语唱是否还那么好听?我们,是不是还可以称为维吾尔人?哎,真主啊 !万能的真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