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自由不是圣诞夜的施舍!?/伊利夏提



Ilshat Hassan
25-01-11, 16:19
自由不是圣诞夜的施舍!?/伊利夏提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1年1月26日 来稿)
每年的2.5前后,大华盛顿地区的天气特别的冷!北风呼啸,有时还伴有大雪。2.5前后大概也是大华盛顿地 区一年中最寒冷的几天,冰冷、刺骨的寒风好像总能找到缝隙钻进厚厚的衣服中来,使人防不胜防。寒风时不时地 令人颤抖!稍不注意手脚就会冻的僵硬!

记得刚到美国,我参加的第一次游行。是为了纪念1997年2月5日中共出动武装军警暴力镇压伊力维吾尔人和 平示威游行,造成东土耳其斯坦历史上最大、最血腥惨案十周年的游行示威。游行是在中国驻美国华盛顿大使馆前 ,有二百多人参加。 (博讯 boxun.com)


那天早晨,当我来到到中共驻美大使馆前时。中共大使馆前,早已成为了祖国——东土耳其斯坦星月蓝旗的海洋! 这里人头攒动、口号阵阵。我是又激动、又振奋,因为这是我第一次和这么多东土耳其斯坦同胞在一起、公开地向 残暴的中共侵略政权说不,公开地蔑视中共的淫威!公开地表达对自由、独立的渴望!

参加游行的人们群情激昂、不顾寒冷高举着东土耳其斯坦星月蓝旗,高举着各种表达抗议的牌匾,高举着为东土耳 其斯坦自由、独立而牺牲者的照片、被中共政权强行‘失踪’者的照片;高呼着要自由、要独立、要民主的口号! 示威游行持续了近4个小时。

后来我知道了,家亡国破、流落在海外各国的维吾尔人;每年都会在这一天及其它东土耳其斯坦历史上的中共屠杀 维吾尔人纪念日;都会以游行示威、为死难者诵读《古兰经》、为亡灵祈祷等方式来表达对中共暴政的愤怒控诉; 表达在这些惨案日中被中共侵略政权残酷杀害的,为祖国、民族的民主、自由、独立事业献身死难者的敬仰和哀悼 !

记得那天我还认识了一个维吾尔小伙子,大概比我小几岁吧。他住得很远,但他每年的这一天,不管是北风呼啸、 还是大雪飘飘,都会开至少两个多小时的车,手拿星月蓝旗,按时来到中国大使馆前加入我们的游行队伍。他年复 一年,从没有间断过。

一次我和他开玩笑说:“下一次,如果有人找你,我要告诉他们,2.5到中国大使馆前抗议游行队伍中找你!” 他笑了笑说:“伊利夏提,我家住得很远,没有办法参加维吾尔协会组织的大多数政治活动。但是,作为一个维吾 尔人我有义务为民族的正义事业呐喊,有义务为死难同胞伸张正义;作为一个维吾尔人的知识分子,我更有义务要 为民族的民主、自由奔走呼号。父亲从小教育我:作为一个男子汉要有正义感,特别是作为一个苦难中维吾尔人的 男子汉更要有责任感!我未能做很多,但游行我是可以做到的,只需提前一、两天请个假!如果连这个都做不到, 我愧对养育我的父老乡亲,愧对祖国家乡,更是愧对为民主、自由、平等献身死难者!那些死难者也和我们一样的 有父母、兄弟,也和我们一样曾为人父母,也和我们一样有妻子儿女呀!”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是啊,那些死难者,大多是和我们同龄。他们献出了生命,身后留下无依无靠、年迈体衰的 父母,留下了年轻无助的妻子、儿女!

除了游行示威、喊喊口号,在这遥远的美国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我们生活在自由、民主国家的维吾尔人能做的,就是将东土耳其斯坦苦难同胞的声音,通过游行示威及其他各种方 式传到文明的自由世界;利用自由世界的自由、民主制度去解露中共在东土耳其斯坦实施的暴政,解露中共对维吾 尔人的屠戮,灭绝种族政策。

但就这些我们是否做到了呢?我认为大多数的维吾尔人在努力去做,但还是有一少部分生活在国外的维吾尔人不仅 没有做到,而且在有意、无意中在帮助中共!他们以自己生活在自由国家,他人无权要求其参加维吾尔人政治活动 、游行示威为借口,逃避参加维吾尔人的任何政治活动。

这些维吾尔人忘了他们的义务,或者因惧怕中共的淫威而迫使自己忘了自己的义务!而这些人中的大部分是通过政 治避难留到西方国家的。

通过政治避难留到西方的维吾尔人是最有义务去参加每次游行示威的!因为这些以难民身份留到国外的维吾尔人欠 着为自由、民主、独立、平等而献身、而身陷囹圄维吾尔自由战士们的一份血债!一份只要东土耳其斯坦还在侵略 者的魔爪下就永远还不完的血债!

可以肯定地说,这些通过政治避难留下的维吾尔人是在享受那些为东土耳其斯坦的自由、民主事业而献身死难者、 失去自由者用生命、用自由换来的成果,却在有意无意地逃避对这些死难者、失去自由维吾尔人所应尽的义务!说 的再透点,这些人是在享受本来应该是有那些死难者遗留孤儿,那些死难者遗留孤苦伶仃父母,那些死难者遗留无 依无靠妻子、丈夫应该享受的西方国家人道主义的援助而拒绝承担相应的责任!

授予维吾尔人政治避难,是因为西方国家看到了90年4.5中共对巴仁乡维吾尔人的大屠杀、97年2.5中共 对伊梨维吾尔人的大屠杀、2009年7.5乌鲁木齐中共对维吾尔人的大屠杀∙∙∙ ∙∙∙ 等等屠杀中的血流成河,看到了东土耳其斯坦人民遭受的苦难,看到了濒临灭亡维吾尔民族最后的挣扎,看到了成 为残垣断壁的维吾尔家园。

给予维吾尔人政治避难,是因为西方国家看到了失去父母流落街头的维吾尔孩子,看到了在高墙外苦苦寻找失踪儿 女维吾尔父母的身影,看到了寻找丈夫、妻子的维吾尔妻子、丈夫的苦难泪水。是因为西方国家听到了维吾尔人民 在中共暴政下的呻吟,听到了维吾尔妇女7.6绝望中的呼喊;听到了那些死难者不畏暴政的自由呼声。更是因为 西方国家知道无数的维吾尔年轻人、中年人、老年人、男人、女人在东土耳其斯坦正在被枪杀、在被失踪、在神秘 死亡、在黑暗监牢中熬度漫漫长夜!

总之,我们能够获得西方国家授予的政治避难是因为有维吾尔人在为民主、平等死亡,是因为有维吾尔人在为东土 耳其斯坦的自由、独立献身,是因为有维吾尔人在为博爱、平等在高墙内忍受中共最原始的折磨。

因此,我要说,我们的难民卡上、绿卡上、外国护照上有这些为自由、博爱、平等献身者的生命、献血,更有这些 烈士给予我们的希望!我们享受的西方国家给予难民的各种援助都是这些勇敢献身者用生命和自由为 我们换来的!

政治避难是有血的代价换来的!有人为我们的自由付出了生命和自由!

本来,作为人,我们都有义务为自由、平等呼喊,因为我们是人!而不是奴隶!每一个在国外的维吾尔男男女女也 都有义务为自己苦难民族呐喊,因为我们是维吾尔人!

每一个因政治避难留下的维吾尔人更有义务去为苦难中的同胞奔走相告,因为我们的自由是有那些死难者、失去自 由者为我们用生命和自由换来的!

每次的游行我都能看到一些冬天带着大皮毛、夏天带着长沿帽,带着黑黑大墨镜,大口罩的维吾尔男女,他们一旦 游行结束就急着照相。他们非常的害怕自己的面相被中共大使馆安装的摄像机录下来,所以只露着眼睛。一旦政治 避难通过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们啦!他们永远地从大华盛顿地区维吾尔人社会失踪了!

拿到难民卡前,在移民官前痛哭流涕,痛诉中共的暴政、受到的民族压迫、民族面临的生存危机,个人面对的生命 危机;而且豪迈地称自己为东土耳其斯坦人,要在自由国家为民族的自由、独立奋斗。拿到难民后,悄然消失;自 称不参与政治,很快变回“新疆人”,而且拿上绿卡后就偷偷来到中共大使馆填写悔过书,偷偷将过期中国护照更 新。

这些人用各种手段赢得政治避难,享受别人用生命换来的自由,又不想承担对民族的义务,这是无耻!不仅愧对为 东土耳其斯坦自由献身烈士及其遭难父母儿女,愧对祖宗、父老乡亲,更是对自己良心的背叛!也是对政治避难时 所作证词的背叛!是对亡灵爱国牺牲精神的亵渎、是对失去自由者信念的亵渎!是对人类尊严的亵渎!更是对自己 自尊、人格的否定!也是对西方政治避难制度的一种欺骗和盗用!

他们还振振有词,生活在西方自由国家,不参加游行、不参与维吾尔人的政治是自己的自由!真是无耻!像寄生虫 一样不劳而获,像断了脊梁的爬虫享受别人用生命换来的自由,还好意思谈自由、权利!

这种人永远是丧家的狗!这些人不仅背叛了祖国母亲——东土耳其斯坦!还背叛其主子中共!现在又在背叛给予其 政治避难的西方国家!这种人永远是叛徒、走狗!这种人永远只能像是下水道里的老鼠鬼鬼祟祟地生活在自己制造 的黑暗肮脏中,永远不敢见天日!

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没有流血、牺牲就没有民主、自由!

华盛顿韩战纪念碑上刻着:Freedom is not free! 自由不是免费的!别人为你的自由付出了生命、自由的代价,你有义务去为黑暗中民族的自由、民主 呐喊!
_(博讯记者:胡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1/01/20110126051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