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双语枷锁下挣扎的维吾尔教师!/伊利夏提



Ilshat Hassan
07-12-10, 20:42
双语枷锁下挣扎的维吾尔教师!


最近,一位从祖国东土耳其斯坦来的朋友,给我讲了一个发生在东土耳其斯坦某高校维吾尔老师身上的有关双语 教育的真实故事。


我很早就想写篇有关双语的东西,但一直以来不知如何下笔。今天就从叙述这个故事开始。

在东土耳其斯坦,现在在很多的维吾尔中、小学,不允许维吾尔老师和学生讲维吾尔语是再正常不过的了。维吾尔 老师之间也不允许用维吾尔语交流,只能用汉语。想讲维吾尔语只能等到下班后,走出校门后。一旦发现有人在课 堂上或在教室里讲维吾尔语,可以停工作,直至开除教师岗位!

乌鲁木齐某高校一位维吾尔老师的课非常受欢迎;每学期,总有很多学生报他的课。他的课,堂堂爆 满。

去年有几位汉人学生也报了他的课。但是,过了几天,这几个汉人学生要求退掉这位维吾尔老师的课。当教务处询 问学生退课的理由时,汉人学生的回答令教务处的领导们大惊失色。据说这位老师在每堂课的最后十来分钟,要给 一些汉语理解能力差得维吾尔学生进行维吾尔语解释。

这还了得,秘密使用维吾尔语,在教学中被禁止的语言;那是要负责任的!

教务处很快组织了秘密的听课安排。在这位维吾尔老师不知情的情况下听了他的课,确认了他用最后的十来分钟时 间在课堂上,给维吾尔学生用维吾尔语解释。

这位维吾尔老师的罪证得到了确认!很快学校召开了大会,作出了 决定:这位老师调离教学岗位。严重警告其他民族老师任何时候不得在教室使用维吾尔语,只能用汉语;就是民族 学生听不懂,也不得使用维吾尔语解释。学校内的唯一教学语言是汉语!

这就是共产党中国在东土耳其斯坦实施的双语教育。

双语教育,如果我的理解没有错的话,应该是维吾尔语和汉语同时进行,而绝不应该是汉语对维吾尔语的绝对 排斥!

这不是双语教育,是典型的灭绝维吾尔文化、语言的殖民同化教育!

应该说双语教育实施以来,遭受最严重歧视、最大打击、损失最重的是维吾尔教育的栋梁、维吾尔文化的传承 着维吾尔教师。

维吾尔教师是第一个遭到中共这一用心险恶政策最严重冲击的群体。

记得双语政策刚开始,有点苗头之时,我还在东土耳其斯坦,还在教师岗位。当时我任教的学校自治区 技工教师进修学校停止了对民族学生的维语授课。首先受到冲击的是两位维吾尔女老师,一位维吾尔男老师。一 个去了招生办(丈夫有点门道),另一个去看女生宿舍。另一位维吾尔男老师因祸得福。他因学校需要一个一切以 汉人校长、书记点头为是的维吾尔花瓶领导而荣任学生科副科长。

但他的离开,是这个学校教学一线维吾尔语授课正式最后终结的象征。

至此,这个学校也就理所当然地停止了接收、安置民族老师的工作。对维吾尔大学生来说失去了一个 就业的去处!

我印象最深的,是自治区供销学校的的双语政策的事实。自治区供销学校坐落在石河子;一开始,是 石河子仅次于民族中学民族老师最多的学校。石河子本身民族人就不多,所以我认识供销学校几乎所有的民族老师 。

开始,供销学校的政策还比较柔和,开出了看似非常好的条件;凡是想离开教学一线的民族老师一次性给一万多块 钱,保留工龄,每年自己交养老保险金什么的,到年龄转退休。一少部分民族老师头脑发热拿上钱就走人啦。这样 供销学校很快就摆脱了十几名民族老师。

一年后,政策稍有变化,给的钱没有啦,要收的钱没有变。可以停薪留职去学习或经商,由自己决定;但必须在确 定时间内通过汉语水平考试八级,否则不能上讲台,工资停发。

年龄较大的民族老师可以提前假退休,到年龄再转正式退休;这政策又迫使一部分年龄较大的民族老师无奈的 离开了讲台,被迫选择了提前退休。

年轻的,有胆儿的选择了停薪留职,离开了学校,离开了自己热爱的教学职业。没胆儿的自己联系地方去学汉语过 八级去了,这样自治区供销学校也很快、很轻松的摆脱了大部分的民族老师。

而空缺的教师岗位全部由新招汉人老师来填补。供销学校没有招收一个民族老师来填补这些民族老师空出的职位。 这样民族人又丢失了一个就业的去处。

同时,石河子民族中学的双语教育也在快马加鞭、轰轰烈烈的实施。这是石河子唯一的一个民族中学,也是唯 一一个民族人口最多的事业单位(这里我讲的民族包括维吾尔和哈萨克族)。

一个小插曲。石河子民族中学的校长长期曾被汉人垄断。后来,好不容易等到汉人校长退休后由民族老师来担任。 但很快随着双语的实施,书记又由汉人来担任了!聪明的共产党汉人最终夺回了领导权!

民族中学的双语教育,开始由调入汉人教师来教数学、物力、化学开始。这样逐渐有一部分民族老师变成多余 劳动力了,这样开始了各种借口的打法民族老师的政策。很多民族老师看到形势对自己不利,又无力改变局面,所 以就接受了那些充满歧视性条件的离职政策。无奈地放弃了付诸自己终身心血的教学岗位。

这样,在我2003年年底离开石河子前,石河子民族中学,在全校教职员工总人数没有变的前提下,实现了汉化 转变,汉人占了教学岗位的几乎一半。

现在我不知道在这些学校的教学一线上,还剩几名我所认识的民族老师!这种教学彻底汉化的转变;名义当然是实 行双语教育,以帮助各民族人民提高文化水平,再借此提高生活水平!

但,实质上谁的生活水平提高了,谁的降低了,大家不难做出判断。

在这几所学校中,早期被出局的教师中,中老年维吾尔老师为最多。他们曾经为维吾尔文化的发展、传承做出过巨 大的贡献。他们曾经是维吾尔文化的瑰宝,但他们被共产党当废品贱卖了;他们曾经是维吾尔文化的参天大树,但 被共产党连根拔起扔火里当柴烧了!

这些维吾尔民族老师们,他们在无奈中离开了自己最热爱的职业,他们在痛苦中放弃了自己最神圣的职业!他们在 困惑中被迫放弃了自己赖以生存的职业!原因只有一个,因为无法用侵略者的语言汉语去教自己民族的后代 维吾尔的孩子们!

维吾尔教师,在东土耳其斯坦成了中共汉化教育的绊脚石。中共在有计划地、使用各种借口清除维吾尔教师!今天 是年龄稍大的维吾尔教师,明天将是看不顺眼的维吾尔教师。

再往后将是那些,今天在帮共产党汉人推销这用心险恶双语教育的维奸奴才们,王白克力、胡尔肯江门。因为 奴才的使用价值完了,对主人将是负担;将用完了的东西扔进垃圾,是再正常不过了!


http://boxun.com/hero/201012/wolf/5_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