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伊利夏提:痛打落水狗!覧 穆扎帕尔米吉提来干什么之二



Ilshat Hassan
11-11-10, 21:40
伊利夏提:痛打落水狗!—— 穆扎帕尔米吉提来干什么之二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12日 来稿)

[穆扎帕尔这厮在加利福尼亚州遭到了真正有骨气、有血气维吾尔人的坚决的拒绝,使他颜面扫地、垂头丧气。听说 现在穆扎帕尔如丧家之犬来到了大华盛顿地区,这里的结果也一定会一样!等待穆扎帕尔的将是更多的羞辱!如果 他还知道什么是羞耻。这篇文章我本来一周前写好了,但因工作在外,未能及时发表。今日借木大人华府之行东风 吹我西风,算是为他接风吧!]

写完“穆扎帕尔米吉提来干什么?”之后,我本想就此打住。就他这么个小人物,还真不值得我浪费时间再写什么 东西!


但昨天,无意中在wetinim.org网页中看到了他的几篇讲话稿、及穆扎帕尔接受中国广播新闻网采访访 谈录,这使我又按耐不住了。决定再写一篇,就他的这几篇讲话、特别是那篇采访访谈点我的看法。

除了那篇访谈外,穆扎帕尔其它几篇讲话没有任何新意,既看不出水平,也看不出个人风格;无非是共产党官员的 老调重弹。共产党的官员小到村支书大到胡总都是这个调子,典型的共产党八股。除了‘震撼’还是 ‘震撼’。

有点看头的,也能反映穆扎帕尔的水平和个人风格的只有那片访谈录。

访谈从穆扎帕尔的称呼开始,当主持人很礼貌地问穆扎帕尔米吉提,是称其为姆局长呢、还是米吉提局长时。木扎 帕尔回答,称他为‘穆局长’。并稍加解释,他们称我为‘穆局长’;‘穆扎帕尔’是胜利的意思云云。谁称他为 ‘幕局长’,显然是那些拍他马屁的人,不可能是普通老百姓。

只有‘穆扎帕尔’、‘母砸爬儿’合起来发音,在维吾尔语才是胜利的意思,单字‘穆、目、慕、目等等’都没有 胜利的意思!!!

称他为米吉提局长,那是汉人的习惯,因为米吉提是穆扎帕尔的姓;称他为穆扎帕尔局长,那是维吾尔人的习惯。 ‘姥局长’不知道是谁的习惯?共产党的?!

如果可以称穆扎帕尔为‘穆局长’的话,也可以称其为‘钼、母、仫、墓、姥、沐等等的MU局长’,或者也可以 称其为‘杂局长’、‘怕局长’、‘儿局长’。

维吾尔人人名的汉写,是音译拼写。组成维吾尔人人名中的汉字,只起发音音节的作用,而没有任何字面意义。如 果可以按穆扎帕尔的说法走的话,我们可以选他名字中的任意一个字来称呼他,以方便共产党汉人官员。在这篇文 章里我就按穆扎帕尔的意愿走;用同音,但不同义的任意一个发‘mu’音的汉字称呼他!方便嘛!

主持人很有学问,也知道尊重其他民族的文化。倒是这‘幕局长’不识相。反映出了他的不学无术,既不懂维吾尔 人的称呼习惯,也不懂汉人的称呼习惯!更不知自尊!

完整地称呼一个人的名字是对这个人的尊重。更是对养育父母的尊重,是对这个名字承载文化的尊重!名字中积淀 着一个民族的渊源历史、丰富文化。

每个人的名字只在他特定的民族语言中有意义。离开了民族文化这个载体,任何的名字只是一个符号,和1、2、 3… A、B、C没有任何的区别。

肢解自己的名字,是对给予你姓名父母的背叛,是对自己民族文化的亵渎!还好意思自称是有学问的人?还好意思 宣传什么共产党保护维吾尔传统文化呢?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胆量保住,还能谈文化吗?!

穆扎帕尔这么轻浮地放弃使用其父母在神圣《古兰经》诵读声中赋予他的姓名,不仅说明他阿谀奉承权贵的奴才性 格,更说明它是个数典忘祖的腻子!指望一个连父母所赠姓名都不敢理直气壮用的人去热爱自己的民 族是奢望!

作为旅游局长,木杂帕尔必定听说过汉人编写‘穆天子会王母娘娘于天池’的故事,所以他大概是要附庸风雅弄个 汉人的‘穆’姓,即可以显示‘穆局长’对汉文化的崇拜向往,又可以让其共产党主子高兴的心花怒 放。

如果这么想望汉文化,木杂帕尔不如改名换姓。建议穆扎帕尔直接改姓‘穆’;然后,将名字改成‘王儿’。‘穆 王儿’这名字既有了汉姓‘穆’、‘王’,还凸显愿意当此二姓之子。王乐泉也必然高兴;老来得子,不容易呀。 这名字说不定还会成为维汉民族团结的又一佳话!给《山海经》传说再增添新内容!

第二个让我感到非写这篇文章不可的是,在他谈到所谓中共汉人给东土耳其斯坦人民带来‘文明、先进思想’时。 他居然说东土耳其斯坦老百姓过去不会用厕所,意思是现在在党国的领导下老百姓才会用厕所啦。

这和一些无知汉人污蔑维吾尔人不讲卫生、落后等是一个调子!汉人说出这话,我不惊讶;但有一个维吾尔人说出 这话,实在让我按耐不住。

汉人在非常愤怒时会骂‘让你生了孩子没屁眼’。这说明只有非常坏的人,遭到了诅咒的人会生下没有屁眼的孩子 。没有屁眼的人肯定是不会用厕所的,也没有必要用厕所。

但这种情况应该是非常罕见的。穆扎帕尔,我不知道出生时是否有过这可怕的缺陷,但可以肯定他现在没有。因为 据他的话推断,他现在应该会用厕所。所以目前他的‘后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如果过去有过,现在打通了,怎 么打通的;这是属于他的个人隐私,我们不便过多追问。

另一种情况下人们也不会用厕所。脑子有病人,或特别没有教养的人,没有经历过任何文明,到处乱拉、乱尿。这 种情况也比较罕见。因为自人类历史,还没有发现哪个民族不会用厕所方面的研究报道。是正常人都知道,出来的 玩意儿臭,必须离居住环境远点,必须妥善处理。

脑子有病的人,在非常严重的时候偶尔有乱拉、乱尿的报道倒是可以见到;这个级别的病人确实是不会用厕所!但 穆扎帕尔看起来还应该是正常的,所以我想不应该是有什么乱拉、乱尿的过去经历;至于穆扎帕尔是否有过这样的 朋友,使他也失去理智到胡说八道,我不好猜测。或许我们可以问问他在美国的朋友?!

人类发展的过程中离不开吃。有吃就有‘拉’的问题产生;所以任何一个民族的文明中包括了厕所文化。也就是说 学会用厕所是必不可少的一环。没有哪一个民族是不会用厕所的!

维吾尔人也同样,在文明的发展过程中,发展出了自己的厕所文化,虽然没有发展到水冲式厕所普及到每家每户, 但知道怎么上厕所,将厕所安排在什么地方,也知道怎么保持居住环境卫生。东土耳其斯坦从来没有发生过导致人 口大规模死亡的瘟疫,就是维吾尔人有良好卫生习惯的最好体现!

穆扎帕尔大概是想拍共产党的马屁,拍就拍了吧;但不能以贬损老百姓来捞取升官的资本。他不会用厕所是他个人 的事,但他不能胡说老百姓不会用。胡吃、胡喝可以,但不能胡说。乱拉、乱尿可能是他穆扎帕尔的习惯,就和他 的嘴巴一样。管不住他的两头是使他穆扎帕尔的个人习惯;但不是东土耳其斯坦人的习惯,更不是维吾尔人的习惯 。所以我劝穆扎帕尔不要乱说!

我相信慕杂帕尔不是从娘肚子下来就是官员、旅游局长,他也曾是老百姓,他父母也应该是老百姓。在他说东土尔 其斯坦老百姓不会用厕所的时候他是包括了他自己的父老乡亲!这是对养育他父母的背叛,是对哺育他长大那块儿 土地的亵渎!是母杂爬儿对自己的民族的侮辱!

如果他是想说老百姓不会用水冲式厕所。每个人在第一次都是不会的。学会使用水冲式厕所和学会开车在道理上是 一样的。第一次,都是不知道该怎么弄,一旦学会了就是日常常识。全世界人民都一样。

就现在,在中国没有见过水冲式厕所老百姓的数量,我敢肯定远高于东土耳其斯坦不会用水冲式厕所人的数量。但 如果他‘慕杂爬儿’敢说汉人老百姓不会用厕所的话,明天中国的爱国‘粪青’们就会将你穆扎帕尔 拍死!

‘亩臜啪贰’在访谈中没有忘记提中国派到东土耳其斯坦最早的间谍‘张迁’,通篇却没有提一下维吾尔文化的巨 擘马赫穆德喀什噶里、玉素甫哈斯哈吉普、艾黎希尔纳沃伊等等。最不要脸的莫过于他凭空捏造‘张迁’住过的地 方还保存着的言论;如果现在真的有什么“张迁”住过的地方,那也是‘慕砸耙迩’之流维奸为拍侵略者的马屁而 修建的,就如红山上林则徐雕像、石河子王震雕塑。

“牧砸爬尔”到和田激动、见塔克拉干沙漠也激动,到中国沿海省份参观、学习回来震撼;但就是没有因维吾尔人 现在的艰难处境而感到震撼,哪怕是激动一下也没有,更不能指望他能为维吾尔人愤怒啦。但他记得香港16个老 女人脱衣服、记得她们在他脸上留下了15个口红印,找了半天才发现还有一个在他的脖子上!非常细致!但他没 有提那8、9个香港男人抱了他后,在他身上留下了什么印记?!

至于其它穆扎帕尔说的话:如一只馕有几毛钱升到了几块钱,葡萄干现在一百多块钱一公斤,所以维吾尔人得利啦 等等,都是典型的无知;那时中国通货膨胀的结果。一百多块钱一公斤的葡萄干有几个维吾尔人能买得起。东土耳 其斯坦是水果之乡,但现在的普通维吾尔人买不起、吃不起水果是这种通货膨胀的直接结果。

至于他的汉人牺牲自己利于,帮助东土耳其斯坦人民等的马屁言论。更不值一驳。

我只想提醒他去读共产党杀人魔头毛泽东的《毛选》。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一篇文章《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 毛泽东说:“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中共舍得花本钱培养你这号饭桶是因为东土耳其斯 坦的战略地位和战略资源。中共赖在东土耳其斯坦不走也是同样的原因!爱都是由原因的,还能有 人为你牺牲什么吗?

最后,奉劝穆扎帕尔好好学习维吾尔文化、历史,学会尊重自己的文化。也好好学汉文化,以便能全面地将维吾尔 文化介绍给汉人。只有尊重自己文化的人,知道怎么去展现自己的文化!能将自己文化展现出来的人,会赢得他人 真诚的尊重!,
(2010/11/11 发表)

Unregistered
12-11-10, 01:28
Who knows where about this muzapaer? Is he realy in D.C area? Specul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