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伊利夏提:对文明的理解!



Ilshat Hassan
02-11-10, 14:05
伊利夏提:对文明的理解!
(博讯北京时间2010年11月02日 来稿)

在美国,每到一处上厕所,我都很注意看厕所是否干净,是否有异味。因为我认为一个民族的文明程度,一个社会 的进步程度更多的应该反映在老百姓的衣、食、住、行日常生活中。而不是什么几个御用文人、“粪青”们嘴上吹 得早已被其主子摧毁了的、只存于纸上千年文明、更不是什么共产党自我吹嘘的先进性的广播、电视、报章上的一 家之言。

厕所,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有进必有出。中共汉人官员谈到老百姓 的生活最爱说的话是要关心老百姓的:油、盐、酱、醋,吃、喝、拉、撒、睡。但偏偏这反映一个民族文明程度的 ‘拉’在中国是最不被重视、可以说是文明程度最差的一个点!

中国的厕所我们都见识过,经历过。都有过被迫忍痛憋着回家上自家厕所的“肥水不流外人田”的惨痛经历。因为 有些公共厕所尽管收费不菲,但其卫生程度实在是惨不忍睹。有些还很危险,稍不注意有可能因‘拉、撒’而牺牲 生命,这类的报道在中国报章上并不鲜见! (博讯 boxun.com)

美国的厕所都很干净,而且不收费。我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碰到过收费的厕所。而且上厕所很方便。任何一家超市、 小店都有厕所,不管你买不买东西都可以上厕所。没有人挡你,也没有人问你。美国没有中国式的几十个蹲位的公 共厕所。节假日,旅游高峰区域会临时安放一些单人单间的应急厕所,也不收费。任何一个美国的厕所内设施齐全 ,洗漱水池、擦手纸,手纸、蹲式马桶垫纸一应俱全。

坦率地说,在美国这几年,并不是没有过不愉快的经历,有一次,一家快餐店的厕所有点异味。我出来后告诉领班 店员厕所有异味。领班点头哈腰说了好多对不起,而且当场让另一位店员立即进行再打扫。使我有点受宠若惊。还 有点不安,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因为记得在乌鲁木齐又一次去火车站公厕,虽然收费5毛,但手纸给得少不说,里面的景象更是惨不忍睹、先入者 的‘遗物’比比皆是,奇臭无比。出来稍微抱怨了两句,就被看厕所的骂的狗血喷头,不愧是看厕所的其嘴巴比厕 所还臭!

由美国的厕所我想到了中共统治下东土耳其斯坦的厕所。由厕所我想谈点维吾尔人的文化,即维吾尔人是否在文化 上相对落后的问题。因为不停地有汉人在互联网上、报章上攻击、指责维吾尔人不讲卫生、落后等等。我不妄加评 论,我只是给出我所知道的维吾尔人的日常卫生习惯,有读者去判断维吾尔人的文明程度。当然我不可能在这么一 篇短文里覆盖维吾尔人习惯的全部。

我也不谈中国的厕所,因为有很多中国的文人大师们谈过了中国的厕所问题,我没有必要班门弄斧。我只关心我的 祖国,即生活在东土耳其斯坦那块儿土地上的人们及他们的习惯。

(1)

我的孩童时代是在东土耳其斯坦的吉力于孜县曲鲁海乡度过的。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山村,村子背山面河,人文习 俗、自然风光、乡间田野让人流连忘返。

夏天的曲鲁海最为美丽,绿树成荫、瓜果飘香、百鸟欢唱。那时曲鲁海的杏子、苹果在全伊梨是小有名气的;河边 青青草地,马、牛、羊、驴自由奔跑、嬉戏,牧童们斜躺在草地上侃侃而谈,偶尔会对着牲畜吆喝一两声。河里野 鸭、家鹅成群,清清河水里偶尔还可看到各类大小鱼;离河不远的泉边经常传来的是年轻、漂亮的维吾尔姑娘们一 串串的笑声,她们是到泉边挑水的。泉边,也是恋人们相会的唯一地点!因为姑娘们只有挑水的时候是可以单独出 来的。

冬天的曲鲁海山水、大地白雪皑皑。繁忙了一夏天的人们,或骑马、坐车、做爬犁串亲戚,或全家围坐在火炉边, 讲故事,唱歌跳舞享受生活。大人们有时会带上狼犬上山打猎,当然是不会让我们小孩子去得啦。我们小孩子,白 天用自制的滑具滑冰、滑雪。晚上我们就会跑到烤囊人家的囊坑边找位子,大家围成圈将腿伸到囊坑里坐下听老人 们讲英雄沙迪尔反抗满清侵略者故事,听民族军老战士讲他们的战斗经历。如不是囊坑里温度下降,这老人们讲不 完、我们听不烦的故事会持续到天亮。

冬天,有时觅食的羚羊、野兔偶尔也会跑到村里来。但从没有人去围捕、追猎到村里来的野生动物。

村里还有大群的野鸽子栖息在房檐屋檐下,那时的维吾尔人不吃鸽子,野鸽子更不用说了。冬天雪下大了,维吾尔 人还专门撒些苞谷、小米给觅食的野鸽子。

记得十几年前,我带着儿子回曲鲁海。因儿子体弱多病,按中医的建议想给儿子吃几只野乳鸽。我不知道该怎么给 大哥说,憋了好半天才说了一半。大哥笑了笑说:“兄弟,医生没有说乌鸦也可以治病吗”我无语。最后不得以还 是在大哥去城里那天,由他儿子偷偷摸摸地弄了一只乳鸽。我也变得‘文明’啦,不是吗?

(2)

每日清晨,伴随着清真寺唤礼员的唤礼声,男人们,大人小孩会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向清真寺。很快各家会飘起缕缕 青烟,这是女主人们在为晨礼归来的男人们准备早茶。牧童赶着牛、羊由村头走到村尾,牛、羊群逐渐变庞大,占 满村中大路。牛、羊的叫声、土路扬起的飞尘会使山村短暂地处于繁忙杂乱中。等牧童牛、羊的叫声渐渐消失在村 尾时,村子复归于宁静。路边住户的女主人们会走出来洒水、清扫院子、门前大路。清扫过后的村庄,干干净净, 秩序井然。

这就是过去维吾尔人的乡间生活,宁静、和谐;无忧无虑。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天人合一。人与人之间真诚相待, 很少争吵。人和动物、生物都是和谐相处。我们小孩子间当然少不了争吵、打架,但家长大人从不干涉,全是我们 孩子间自己处理。

村子里每一个清真寺都有洗澡的地方,是一间一间分开的。当然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浴室。是自己烧水,将水桶吊到 钩子上洗的那种。有时人们也会在自家里洗澡,自家烧水比较方便。即便是城里,维吾尔人也没有那种大家一起泡 大池子的澡堂。伊斯兰教规影响下的维吾尔人文化是严格要求人们尊重隐私的。所以维吾尔人非常注意个人隐私问 题。身体是纯个人隐私,即便是朋友也不会一块儿洗澡的。更不会谈论身体部位。

我搬到哈密后,第一次父亲带我去洗澡时带我去了他们单位的澡堂。进入更衣室,我大吃一惊。怎么大人小孩都在 一起,一个个赤条条的,什么都一览无余。我太土啦,不是吗!

因为是单位澡堂里面大多是汉人,只有一两个维吾尔人。我低着头,对父亲说我不洗,然后不顾父亲的斥责我离开 了澡堂。我为父亲的变化感到惊讶,维吾尔人父子是不会赤条条一块儿洗澡的,这不是维吾尔人的习惯!更不是穆 斯林的习惯。

我再也没有去过那个澡堂。在哈密的那几年,我或者在家洗澡,或者去没有人认识我的澡堂。而且只洗淋浴,从不 下那几十人赤条条泡着的,一天只换两次水的大池子;看一下那池子里的水就差点让我吐出来,这‘文化’、这‘ 文明’我接受不了。

(2)

维吾尔人是全民穆斯林,虔诚的维吾尔穆斯林当然是要严格遵守教规的。即便是那些不够虔诚的维吾尔人,也没有 哪一个敢说自己不是穆斯林。都会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尽可能遵守伊斯兰的教规。这当然也包括了那些共产党的奴 才、奸细,他们也都不忘进行“割礼”,结婚时不得不请阿訇念 “尼卡”,强烈希望死后能按伊斯兰教规埋葬。

穆斯林得的第一要务是要保持身体的清洁。所以每次礼拜前都要洗漱,不光是要洗脸洗头,还要清洗阴部,前后窍 ;一天五次,次次同样。性交、遗精都必须要净身。这叫大净,要洗全身。做爱后、净身前是不能见人的,更不能 做礼拜、上路;因为你是不洁净的,会带来霉运。大净至少要一周一次。

洗漱、净身维吾尔人只用流着的水,不会用脸盆,也不用洗澡桶。“流水不腐,户枢不蠹”

维吾尔人除了注重个人卫生外,也很注重公共卫生。每天清晨起来清扫院子、门前大路,这是习惯。垃圾不能在家 里过夜,是规矩,不可破坏的。维吾尔人从来不在河边、泉水边洗衣服、洗碗、洗菜,因为废水会污染河水、泉水 。那是对下游人的不尊重,是一种罪过。维吾尔人更不会往河水里倒垃圾,撒尿。大人从小就告诉我们小孩子往河 里撒尿是非常大的罪过,身上会长肿瘤。

我可以自豪地说到现在为止维吾尔村庄中河流两岸没有垃圾堆积现象!河水也没有变的奇臭无比的。倒是有很多河 水干了;原因,上游兵团截流!

就是城里的维吾尔人也不会在公共龙头边洗衣服、洗碗、洗菜。在维吾尔人看来这都是各家私事,不是能拿到大庭 广众中去晒得什么事。

哈密铁路地区过去汉人和维吾尔人的冲突大多发生在公共水龙头边。 汉人喜欢大盆小盆、内衣外衣拿到水龙头边洗。洗过的衣服滴滴答答就挂在公共龙头上。汉人来提水的似乎无所谓 。但我们维吾尔人就不愿意啦。那挂在龙头上衣服的水在沿着龙头往下流呢,极有可能流到我要接水的水桶里。我 们就会要求先把龙头上的衣服拿掉,我们再接水。这让洗衣服的汉人非常的不高兴。

我始终认为这是公众接水的地方,而不是洗衣房。但就有人说这是中国文化,我不知道这‘文化’是不是可以算先 进。我不评价这是先进还是什么,但我知道最起码这是一种极端自私行为。

维吾尔人不在居住卧室里、厨房里圈养飞禽走兽。农村维吾尔人也养狗,但狗只能呆在院子里,和牛羊带在一起, 不能进屋;坚决不能和人同吃同住。现代医学证明维吾尔人的这一做法更为卫生,更有利于防止疾病由动物到人类 的传播。

我从曲鲁海搬到哈密后。有一次去一位汉人同学家串门,一进门臭烘烘的鸡屎味没有差一点把我熏昏过去。那时的 哈密铁路地区汉人家几乎家家一个鸡笼子,在家养鸡很普遍。当然,可能会有人说当时的条件使然, 没有办法。

但同样的条件,铁路上维吾尔人家就没有一家在家里养鸡的。就是现在,城里维吾尔人家里,也很少有养宠物的。 这当然是文化的不同,我也不想评说哪一个更文明,读者自己去得出结论。但我知道现代医学认为很多疾病多是由 动物传染的。

这里我顺带介绍下维吾尔人吃鸡的习惯。因为鸡什么都吃, 维吾尔人杀鸡前,要把鸡圈在一个小范围内用包谷喂养7天,然后宰杀。当然,现在城市的维吾尔人也和汉人一起 进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不管这鸡是怎么喂大的,不管是吃化肥的鸡还是吃猪屎喂大的鸡,是鸡都通吃!这是共 产党带来的先进文明?!

(3)

农村维吾尔人家厕所都是在果园里,一般都是在非常隐蔽的角落。厕所里放一水壶,放一铁锨,一些纸、土坷垃。 水壶用来净窍洗手;铁锨用来掩埋你的排泄物;纸、土坷垃是用来擦后窍的,擦完再洗。厕所永远只有一个蹲位。 永远不会有两个男人或两个女人一块儿进厕所聊天的事发生在维吾尔人家的厕所里。

这里最重要的一点,维吾尔人的厕所要求排泄完毕立即掩埋,铁锨、土都是预备好了的。这很科学,掩埋可以避免 动物乱扒然后到处乱跑传染各种疾病。而且最重要的是避免如厕之人无意中看到前人留下的‘遗物’,扰乱如厕之 心情。

我刚到哈密铁路地区时,第一个让我极不舒服的就是那个大概有十一、十二个蹲位却没有隔离的公共 厕所。 大清早进去要么看到的是一溜的屁股,要么就是脸红脖子粗地在实力的人们;全看第一个进去的人是脸朝门还是背 朝门了。早晚饭前、饭后如厕高峰期间,蹲位不够了,即便是奇臭无比你也得拿出练就的本事,耐心排队等在厕所 门口。

等待的过程中等待者和蹲者之间有时还有互动;还有人在兴致勃勃地聊天,有是内容还包括如厕前吃的饭。这种中 国式的‘文明’我永远也习惯不了。有些人兴趣更大,研究蹲位上人表情变化,当然是在蹲者面朝如厕门时;蹲者 如果是背朝门,那算倒霉了。

那时如厕,我总是带本书。爱好读书的习惯使我避免了看不该看的,或本来就不想看,但条件使然不得不看的。我 手不离书习惯的养成,还真不能说这厕所没有一点影响;就这点,这厕所还应该算是文明的启发点之 一吧?!

(4)

除了那些背教叛祖的维吾尔奴才外,大多数维吾尔人都遵行伊斯兰教规,这已经是变成了维吾尔人的 生活习惯。

维吾尔人作为穆斯林禁烟禁酒。共产党领导下的维吾尔人有变化,或者如共产党所说是‘进步’了。当然,农村还 基本上保持着传统,禁烟禁酒。少数‘文明’了的维吾尔年轻人也还是不敢大明大放地抽烟喝酒。见了老人还是要 将烟酒藏起来。

但城里跟党跟得紧的维吾尔人的‘文明’程度已经是超越了我们的想象理解能力。他们‘进步’到人一进家门屁股 还没坐稳,茶还没有上,就先敬上一根烟;饭还没上桌,酒先上来了。维吾尔人的习惯是有客人上门,先问寒问暖 再上茶、上饭。绝没有烟酒!

还有更‘文明’了的狗腿子维吾尔人呢,男人在酒桌上喝的烂醉如泥,或装成烂醉如泥,然后让老婆陪领导聊天、 跳舞;更有男人干脆就自己在家教育孩子,有老婆成天陪领导跳舞;他们的‘文明’已经超越了西方。这应该是中 国孙子兵法中36计之一的“美人计”吧。不知道这应该算是‘文明’呢还是阴谋诡计呢。反正我现在知道连美国 都没有这种‘文明’习惯。

最后,就我个人的观点。我认为文明应该是没有先进落后之分的,每一种文明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存在的合理性。 每一种文明都和该文明产生的历史环境、居住条件、地理条件等有着密切的关系。中华文明、维吾尔文明也都如此 。如果你是一个文明人的话,应该用客观的、历史的眼光看待文明与落后的问题,学会包容,学会宽容;而不是摆 出一副高人一等的架势来教训别人。“正人先正己”。 _(博讯记者:胡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url]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11/201011022345.shtml[/url

Unregistered
11-11-10, 13:19
Good point!

Unregistered
22-11-10, 17:06
You can't change anything by writing something which already not existed in your society. Do something, if you can! Action always better than wo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