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Bu Ayal bizning wetendiki birer Milletmidu?



Unregistered
12-01-06, 17:10
Bu webseitni korupbiqinglar: http://news.china.com/zh_cn/social/1007/20051031/12803929.html

重庆一妇女名叫“喂”说话写字无人懂 组图
2005-10-31 15:48:24   重庆晚报

重庆晚报消息,本报10月29日刊载《村委会指定监护人惹官司》,文中提到“童童的母亲⠝是一位从外地流落到本村的神秘女子,她为何神秘?既然不是精神病患者,但为什么无法和村民交流?她 究竟来自何处?记者进行了追踪报道。
  
  说的话写的字无人懂
  
  昨日,记者赶到神秘妇女居住的大足县雍溪镇慈云村。
  8年前,她来到当地,但至今,不知道她叫什么,多少岁,来自哪里,她说的话写的字当地人均无人能懂,村 民们完全没法和她交流。为便于称呼,当地百姓就称呼她叫“喂”。
  村支书蔡世论介绍,8年前,50岁的单身村民陈定友到雍溪镇赶场,看见一个20多岁的妇女独自站在街上,陈 遂将其带回家同居。该妇女当时已怀孕8个多月,过了一个多月,该妇女生下一男孩。
  

  “喂”在和旁人交流时常常是一脸茫然
  

  “喂”的“文字”别人都看不懂

  “开始以为她是疯子。”邻居们说,但几年相处,村民们发现她不疯,†œ她头脑清楚,写的字虽然扭来扭去,但看上去很有规律,不像是乱画。”同时,在陈定友和邻居 们的带动下,该妇女也学会了一些农活。
  
  “我们每次和她见面,由于不知如何称呼她,都叫她‘喂’,她就 笑着答应,于是‘喂’就成了她的名字。她有时要说什么,常常连比带划,邻居们仍 要猜半天。”
  
  爱吃烤蟋蟀生豌豆
  
  但她仍有一些当地没有的奇特生活习惯。邻居袁跃芝说,“她不太讲卫生,一身脏兮兮的;爱捉 蟋蟀,用火烤着吃,也爱生吃豌豆。有时在山坡上干农活,她会情不自禁地唱谁也听不懂的歌,同时双手依次向一 边高举,看起像舞蹈。”
  
  蔡支书说,由于她没名字,没有户口,村里检查人口就叫她“喂”。有村民猜测, 该妇女可能属于某个少数民族,由于被人贩子贩卖,才流落到这里。
  
  今年8月23日,陈定友触电身亡。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经她本人同意,“喂” 随后和村里50多岁的单身汉周应明生活在一起,儿子暂由陈定友的本家亲戚代养。
  
  左手写字从右到左
  
  昨日下午,记者在周应明家见到刚从红苕地里回来的“喂”。“喂 €脸较宽,不高,但明显不像本地人。
  
  记者试着和她谈话,她不停咯咯笑,说话语速很快,语调低沉,类似某个少数民族的语言。除了偶尔能猜出几 个简单的字词外,记者基本上听不懂是什么内容。而对于记者的话,她只知笑,回答不出。记者让她现场写字,她 用左手写出一种爬行状文字,文字的写作顺序是从右到左,中间夹杂有横断线。
  
  “喂”不会洗衣煮饭
  
  “喂”现在的“老公”周应明说:“她现 在会简单地称呼我叫‘明’,有时跟她说话要比划半天她才明白。”周 介绍,“喂”洗衣服从来洗不干净,只知道浸一下水就提起来,煮饭只知道煮干饭和稀 饭,煮菜搞不清放多少盐,“一切都要教”。
  
  为了破解该神秘妇女的身世之谜,该报特向广大市民征集线索,如有能看懂她写的文字的市民,请拨打该报9 66988热线与记者联系。(范永松/文 张质/图)
  

Unregistered
12-01-06, 17:12
[QUOTE=Unregistered]Bu webseitni korupbiqinglar: http://news.china.com/zh_cn/social/1007/20051031/12803929.html

重庆一妇女名叫“喂”说话写字无人懂 组图
2005-10-31 15:48:24   重庆晚报

重庆晚报消息,本报10月29日刊载《村委会指定监护人惹官司》,文中提到“童童的母亲⠝是一位从外地流落到本村的神秘女子,她为何神秘?既然不是精神病患者,但为什么无法和村民交流?她 究竟来自何处?记者进行了追踪报道。
  
  说的话写的字无人懂
  
  昨日,记者赶到神秘妇女居住的大足县雍溪镇慈云村。
  8年前,她来到当地,但至今,不知道她叫什么,多少岁,来自哪里,她说的话写的字当地人均无人能懂,村 民们完全没法和她交流。为便于称呼,当地百姓就称呼她叫“喂”。
  村支书蔡世论介绍,8年前,50岁的单身村民陈定友到雍溪镇赶场,看见一个20多岁的妇女独自站在街上,陈 遂将其带回家同居。该妇女当时已怀孕8个多月,过了一个多月,该妇女生下一男孩。
  

  “喂”在和旁人交流时常常是一脸茫然
  

  “喂”的“文字”别人都看不懂

  “开始以为她是疯子。”邻居们说,但几年相处,村民们发现她不疯,†œ她头脑清楚,写的字虽然扭来扭去,但看上去很有规律,不像是乱画。”同时,在陈定友和邻居 们的带动下,该妇女也学会了一些农活。
  
  “我们每次和她见面,由于不知如何称呼她,都叫她‘喂’,她就 笑着答应,于是‘喂’就成了她的名字。她有时要说什么,常常连比带划,邻居们仍 要猜半天。”
  
  爱吃烤蟋蟀生豌豆
  
  但她仍有一些当地没有的奇特生活习惯。邻居袁跃芝说,“她不太讲卫生,一身脏兮兮的;爱捉 蟋蟀,用火烤着吃,也爱生吃豌豆。有时在山坡上干农活,她会情不自禁地唱谁也听不懂的歌,同时双手依次向一 边高举,看起像舞蹈。”
  
  蔡支书说,由于她没名字,没有户口,村里检查人口就叫她“喂”。有村民猜测, 该妇女可能属于某个少数民族,由于被人贩子贩卖,才流落到这里。
  
  今年8月23日,陈定友触电身亡。考虑到她的特殊情况,经她本人同意,“喂” 随后和村里50多岁的单身汉周应明生活在一起,儿子暂由陈定友的本家亲戚代养。
  
  左手写字从右到左
  
  昨日下午,记者在周应明家见到刚从红苕地里回来的“喂”。“喂 €脸较宽,不高,但明显不像本地人。
  
  记者试着和她谈话,她不停咯咯笑,说话语速很快,语调低沉,类似某个少数民族的语言。除了偶尔能猜出几 个简单的字词外,记者基本上听不懂是什么内容。而对于记者的话,她只知笑,回答不出。记者让她现场写字,她 用左手写出一种爬行状文字,文字的写作顺序是从右到左,中间夹杂有横断线。
  
  “喂”不会洗衣煮饭
  
  “喂”现在的“老公”周应明说:“她现 在会简单地称呼我叫‘明’,有时跟她说话要比划半天她才明白。”周 介绍,“喂”洗衣服从来洗不干净,只知道浸一下水就提起来,煮饭只知道煮干饭和稀 饭,煮菜搞不清放多少盐,“一切都要教”。
  
  为了破解该神秘妇女的身世之谜,该报特向广大市民征集线索,如有能看懂她写的文字的市民,请拨打该报9 66988热线与记者联系。 范永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