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伊利夏提/7.5周年祭



Ilshat Hassan
05-07-10, 10:32
7.5周年祭
伊利夏提
今天是7月4日,是世界上最强大、最民主国家美国的独立日。美国人民沉浸在欢度国庆的喜悦中。世界也因 为世界杯各队的胜输而沉浸在悲欢喜乐之中。而作为一个生活在美国的维吾尔人。昨天,我还因我最喜欢的德国足 球队的胜利,而沉浸在短暂的喜悦中;今天又因为这个给与我自由、平等的国家的独立庆典而欢喜。

但对我来说,喜庆总是短暂的、表面的;我无法自内心欢笑,欢乐无法消除我心中的伤痛,无法让我从心底里笑起 来!因为明天是7.5周年忌日!是维吾尔人近代追求自由,独立,平等历史上最为黑暗、最为悲惨、最为壮烈的 一天;这一天维吾尔的年轻人以生命和鲜血震撼了世界,使全世界的目光聚焦东土耳其斯坦;让中国侵略者瞠目结 舌、张皇失措;唤醒了东土耳其斯坦人民,使人民认清了侵略者的险恶、阴险的目的。

我的祖国东土耳其斯坦还在黑暗中煎熬,我的民族维吾尔人还在痛苦中挣扎呻吟。

在东土耳其斯坦,维吾尔的父母亲还在寻找失去的儿女,忠诚的维吾尔妻子还在等待杳无音信丈夫的归来,流落街 头的孤儿还在寻找失去的父母;漂亮、纯洁的维吾尔姑娘还在苦苦等待他那永远不可能归来的勇敢恋 人。

在东土耳其斯坦,杀害小库特鲁克江的汉人暴徒、凶手还继续逍遥法外,残暴杀害维吾尔良心歌唱家米尔扎提的凶 手也还在继续逍遥法外;以神圣法律的名义判决维吾尔族姑娘海日泥沙的法官们、检察官们还在弹冠相庆,庆贺他 们因杀害维吾尔年轻人后的升官发财,杀害了无数维吾尔人的街头暴徒们还在欢庆他们的杀人盛宴;中共还在继续 用人学馒头偏方教育、喂养生活在东土耳其斯坦的汉人。

在东土耳其斯坦,试图以认可侵略政权的合法性为前提,争取维吾尔人平等权的海赖特∙尼亚孜还继续被关押在黑 暗监狱中,熬度漫漫长夜;被称为维吾尔良心的伊利哈姆∙托赫提教授还在苦苦寻求维吾尔人的拯救之路,还在继 续其试图说服恶狼别去吃羔羊的苦口婆心。

在东土耳其斯坦,杀人嗜血者,独裁者的工具王屠夫虽然走了,但他的喽罗们还在继续其黑暗统治,他培养的 狗奴才王白克力们还在狐假虎威,还在以维吾尔人代表的名义蹂躏维吾尔人;新来的笑面虎张春贤,早已 露出了其狰狞的面目,早已脱下了其斯文的伪装,证明了他还是中共侵略政权的工具;其主子,中共侵略政权的屠 刀还在维吾尔人头上闪光。

在东土耳其斯坦,在乌鲁木齐,在伊梨,在喀什噶尔,在和田、阿克苏、哈密,中共侵略者还在以打击恐怖主义的 名义继续对维吾尔人实行最恐怖、最残暴的统治;还在继续抓捕、枪杀维吾尔人,还继续有维吾尔人被失踪。中共 还在扩建新的监狱,似乎东土耳其斯坦这个大监狱还不够黑暗!

在东土耳其斯坦,街头上维吾尔年轻人的血迹还未干,血腥味还未散;侵略者的子弹还在呼啸而过,枪口的硝烟还 未散;侵略者的坦克还在践踏我神圣土地,侵略者的军警还在耀武扬威炫耀其武力。

在东土耳其斯坦,敌人还在用谎言掩盖真理,还在继续其欺骗性宣传,还在继续其丑化维吾尔人的宣传。还在伪造 、篡改我们的历史,还在继续以双语的名义强迫维吾尔的孩子学习汉语,试图根除维吾尔语;还在继续以国家的名 义将维吾尔的伊斯兰人士奴化为其御用工具,制造世界上唯一存在于东土耳其斯坦的伪伊斯兰;维吾尔人的忍耐极 限还在继续被挑战!还在继续将维吾尔的年轻女孩送往中国做廉价劳力,她们还在中国的血汗工厂里挣扎;还在继 续以人民的名义强奸维吾尔民意。

尽管死了那么多人,死了那么多无辜者,流了那么多的血。但一切照旧,中共的喉舌媒体,所谓的各民族人民代表 们,所谓的伊斯兰教界代表,还依然在粉饰太平。依然是歌舞升平,万方合奏有于田,依然是雅克西的胜 歌唱不衰。

但我无法忘怀,无法忘怀那些死难者,无法忘怀那些被枪杀的乳臭未干的维吾尔年轻人,我无法忘怀维吾尔姑娘海 日尼沙、无法忘怀小库图卢克江、无法忘怀米尔扎提,无法忘怀无数无辜者的生命!

我没有看到盛事太平,没有看到新政的迹象,更没有看到维吾尔人处境的任何改变。

我听到的是对维吾尔人的无端指控还在继续,互联网又被封,电话又被停;进入乌鲁木齐的交通又被掐断。看到的 是东土耳其斯坦的大地上不断流入的军警、汉人移民;乌鲁木齐、伊犁、喀什噶尔街头上日复一日增加的持枪军警 ,村头、街头上增多的检查站;满大街戴红袖标的线人、密探。

明天,我要去参加游行。抗议独裁政权的屠杀,抗议独裁政权对生命的忽视、蔑视,抗议独裁政权对文明的亵渎。 也抗议文明世界对中共法西斯政权的纵容、迁就,对维吾尔人命运的冷漠、漠视。也表达我对死难者的祭奠之意、 敬仰之意。

我无法改变世界,无法改变我苦难维吾尔人的命运,无法让那些死难维吾尔年轻人回归;我更无力量去抚慰那些失 去孩子父母的心。我只有苦苦祈祷真主,赐我力量,坚定我信仰;赐维吾尔死难者天堂,惩罚杀人者;让那些杀人 者不仅来世在火狱中煎熬,让他们在今生今世也煎熬。

我只能参加游行,写点东西去纪念死难者,尽我所能去做一些什么。因我坚信,血不会白流,生命不会白失;冬天 再寒冷、再长,后面还是会有春天到来!

Unregistered
05-07-10, 18:47
7.5周年祭
伊利夏提
今天是7月4日,是世界上最强大、最民主国家美国的独立日。美国人民沉浸在欢度国庆的喜悦中。世界也因 为世界杯各队的胜输而沉浸在悲欢喜乐之中。而作为一个生活在美国的维吾尔人。昨天,我还因我最喜欢的德国足 球队的胜利,而沉浸在短暂的喜悦中;今天又因为这个给与我自由、平等的国家的独立庆典而欢喜。

但对我来说,喜庆总是短暂的、表面的;我无法自内心欢笑,欢乐无法消除我心中的伤痛,无法让我从心底里笑起 来!因为明天是7.5周年忌日!是维吾尔人近代追求自由,独立,平等历史上最为黑暗、最为悲惨、最为壮烈的 一天;这一天维吾尔的年轻人以生命和鲜血震撼了世界,使全世界的目光聚焦东土耳其斯坦;让中国侵略者瞠目结 舌、张皇失措;唤醒了东土耳其斯坦人民,使人民认清了侵略者的险恶、阴险的目的。

我的祖国东土耳其斯坦还在黑暗中煎熬,我的民族维吾尔人还在痛苦中挣扎呻吟。

在东土耳其斯坦,维吾尔的父母亲还在寻找失去的儿女,忠诚的维吾尔妻子还在等待杳无音信丈夫的归来,流落街 头的孤儿还在寻找失去的父母;漂亮、纯洁的维吾尔姑娘还在苦苦等待他那永远不可能归来的勇敢恋 人。

在东土耳其斯坦,杀害小库特鲁克江的汉人暴徒、凶手还继续逍遥法外,残暴杀害维吾尔良心歌唱家米尔扎提的凶 手也还在继续逍遥法外;以神圣法律的名义判决维吾尔族姑娘海日泥沙的法官们、检察官们还在弹冠相庆,庆贺他 们因杀害维吾尔年轻人后的升官发财,杀害了无数维吾尔人的街头暴徒们还在欢庆他们的杀人盛宴;中共还在继续 用人学馒头偏方教育、喂养生活在东土耳其斯坦的汉人。

在东土耳其斯坦,试图以认可侵略政权的合法性为前提,争取维吾尔人平等权的海赖特∙尼亚孜还继续被关押在黑 暗监狱中,熬度漫漫长夜;被称为维吾尔良心的伊利哈姆∙托赫提教授还在苦苦寻求维吾尔人的拯救之路,还在继 续其试图说服恶狼别去吃羔羊的苦口婆心。

在东土耳其斯坦,杀人嗜血者,独裁者的工具王屠夫虽然走了,但他的喽罗们还在继续其黑暗统治,他培养的 狗奴才王白克力们还在狐假虎威,还在以维吾尔人代表的名义蹂躏维吾尔人;新来的笑面虎张春贤,早已 露出了其狰狞的面目,早已脱下了其斯文的伪装,证明了他还是中共侵略政权的工具;其主子,中共侵略政权的屠 刀还在维吾尔人头上闪光。

在东土耳其斯坦,在乌鲁木齐,在伊梨,在喀什噶尔,在和田、阿克苏、哈密,中共侵略者还在以打击恐怖主义的 名义继续对维吾尔人实行最恐怖、最残暴的统治;还在继续抓捕、枪杀维吾尔人,还继续有维吾尔人被失踪。中共 还在扩建新的监狱,似乎东土耳其斯坦这个大监狱还不够黑暗!

在东土耳其斯坦,街头上维吾尔年轻人的血迹还未干,血腥味还未散;侵略者的子弹还在呼啸而过,枪口的硝烟还 未散;侵略者的坦克还在践踏我神圣土地,侵略者的军警还在耀武扬威炫耀其武力。

在东土耳其斯坦,敌人还在用谎言掩盖真理,还在继续其欺骗性宣传,还在继续其丑化维吾尔人的宣传。还在伪造 、篡改我们的历史,还在继续以双语的名义强迫维吾尔的孩子学习汉语,试图根除维吾尔语;还在继续以国家的名 义将维吾尔的伊斯兰人士奴化为其御用工具,制造世界上唯一存在于东土耳其斯坦的伪伊斯兰;维吾尔人的忍耐极 限还在继续被挑战!还在继续将维吾尔的年轻女孩送往中国做廉价劳力,她们还在中国的血汗工厂里挣扎;还在继 续以人民的名义强奸维吾尔民意。

尽管死了那么多人,死了那么多无辜者,流了那么多的血。但一切照旧,中共的喉舌媒体,所谓的各民族人民代表 们,所谓的伊斯兰教界代表,还依然在粉饰太平。依然是歌舞升平,万方合奏有于田,依然是雅克西的胜 歌唱不衰。

但我无法忘怀,无法忘怀那些死难者,无法忘怀那些被枪杀的乳臭未干的维吾尔年轻人,我无法忘怀维吾尔姑娘海 日尼沙、无法忘怀小库图卢克江、无法忘怀米尔扎提,无法忘怀无数无辜者的生命!

我没有看到盛事太平,没有看到新政的迹象,更没有看到维吾尔人处境的任何改变。

我听到的是对维吾尔人的无端指控还在继续,互联网又被封,电话又被停;进入乌鲁木齐的交通又被掐断。看到的 是东土耳其斯坦的大地上不断流入的军警、汉人移民;乌鲁木齐、伊犁、喀什噶尔街头上日复一日增加的持枪军警 ,村头、街头上增多的检查站;满大街戴红袖标的线人、密探。

明天,我要去参加游行。抗议独裁政权的屠杀,抗议独裁政权对生命的忽视、蔑视,抗议独裁政权对文明的亵渎。 也抗议文明世界对中共法西斯政权的纵容、迁就,对维吾尔人命运的冷漠、漠视。也表达我对死难者的祭奠之意、 敬仰之意。

我无法改变世界,无法改变我苦难维吾尔人的命运,无法让那些死难维吾尔年轻人回归;我更无力量去抚慰那些失 去孩子父母的心。我只有苦苦祈祷真主,赐我力量,坚定我信仰;赐维吾尔死难者天堂,惩罚杀人者;让那些杀人 者不仅来世在火狱中煎熬,让他们在今生今世也煎熬。

我只能参加游行,写点东西去纪念死难者,尽我所能去做一些什么。因我坚信,血不会白流,生命不会白失;冬天 再寒冷、再长,后面还是会有春天到来!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0/07/20100705225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