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towendiki ishlani kormeske salmayli 3



Unregistered
03-01-06, 16:20
  六.政府治疆的策略分析
  
  如前所述,新疆问题正在慢慢地成为中国政府面临的最大的问题之一,随着阿富汗战争结束,美军进入中亚, 这一问题的严峻性开始凸显——考虑到美国惯用的挑动民族问题的手法(科索沃模 式)。新疆幅员辽阔,资源丰富,一旦失去,后果不堪设想。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入选中央政治局,正反映 了中国政府对新疆的重视。
  
  牢固地掌握新疆,开发新疆是我们的目标,为此,中央政府必须有一套中长期和短期的计划。从长远来看,最 终目标是要同化维族,这首先需要消灭维吾尔族的语言。而当前值得考虑的措施有如下几条:
  
  1. 维护汉语在新疆的统治地位,慢慢的减弱维吾尔族的语言的影响。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新疆经济的发展 ,和内地交流的增多,会自然而然的增强汉语的统治地位——毕竟,汉族占据着主 导的经济地位。在维族中要从小推行汉语维语双语教育,政府公务员应该使用汉语,懂一定程度的维语(或者把学 好汉语作为一个奖励条件)。内地的企业和各种基金也应该做出自己的贡献,如向维族的学生提供汉语奖学金等。 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得到,但长其坚持下去意义重大。
  2. 维护民族团结,但不应该以牺牲汉人的利益为代价。如前所述,牺牲汉人利益的政策不可能维护民族团结。尤其要 求政府一把是维族的规定,更是在官本主义传统的中国引发了极大的不满。切实的推行法律,依法治国,改善新疆 汉人的生存环境,改变汉族事实上的二等公民待遇,以安定新疆汉族的人心。目前汉族没有大规模回流内地没的重 要原因是户籍制度,但随着国家的经济发展,户籍制度将不可避免地被淘汰。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倘若有一天真 的发生大规模的人口回流(向内地回流),才是我们的噩梦。
  3. 大力投资新疆的基础设施建设,借开发大西部的春风,加大新疆地区的水利,交通建设。看看地图,我们发现进入 新疆事实上只有一条东西向的铁路主干(欧亚大陆桥的一部分),战时将大大影响物资的调动。以修建铁路和水利 设施为契机,一方面可以发展新疆的经济,另一方面可以大批的移民入疆(主要是南疆)。如新疆的和田地区,国 土面积24.78万平方公里,其中山地1110.2万公顷,占总面积的44.5%,平原13388.5万公 顷,占总面积的55.5%。平原中绿洲面积9730平方公里, 仅为3.9%。如果有水的话,单单是平原上就有很大的移民空间——哪怕那些山 地上一个人也上不去。
  4. 坚决打击恐怖主义行动。对待恐怖分子, 一经发现查实, 要毫不犹豫的处决,决不要顾虑国际上所谓的人权组织的干涉。事实证明,抓获以后刑满释放的恐怖主义分子往往 会成为恐怖主义组织的骨干。要切断恐怖主义组织的资金来源,尤其是国内的资金来源。
  5. 加强新疆地区的军事力量,军事力量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民兵组织。兵团中自然不需要说,在城市中,如乌鲁 木齐,也应该建设民兵力量。一个可行的方案就是以街道为骨干网络,依托企业为力量单元,建立有效的训练和武 装机制。一旦事变发生,召之即来,来之即战。此外就是要加强新疆的正规军,增强兰州军区的实力,这些正规军 ,当然不单单是对付疆独,而是应付在中亚的美军和南边的印度。
  6. 国际上防堵。事实上,如果没有国际势力的支持,东土恐怖主义组织永远无法成气候。这一点,东土自己也认识得 很清楚,他们背后所依靠的是泛伊斯兰主义势力和反突厥主义势力。日前俄罗斯在车臣深陷泥潭,对中国而言是既 喜既忧。喜的是俄罗斯陷得越深,那它再次成为中国的威胁的时间就越晚,而且,车臣问题的久拖不决为中国收回 北方的国土提供了一线希望;但忧的是车臣独立运动恐怕在中亚会引发骨牌效应,那时候,中亚的这些世俗政权还 能不能保得住真是难说。国际上,中国政府有希腊牌,塞浦路斯牌可打,对土耳其有旅游经济牌,库尔德人牌可打 ;在中东,可以有伊朗和沙特导弹牌可以打;在中亚,最近成立的上海合作组织更是对付分裂主义者 的利器---当然,如果眼光局限于东土恐怖主义分子,那无疑太肤浅了点。美国在中亚的武力存在才是真正的目 标;
  7. 依回族,蒙古族,哈萨克族制维吾尔族。如果分析一下新疆各地区人楼的比例,我们不难发现建国后新疆的政区的 划分正是这一原则的体现。如巴音郭楞州的蒙古族人口只有4.5%,维吾尔人却占34.3%;在另一个蒙古人 的自治州博尔塔拉,蒙古族人口的比例仅为6.8%,维吾尔人却为13%。这无疑是当年政府精心设计的结果。 在伊犁地区,则可以依托哈萨克人来制约维吾尔人。如果考察自然资源的分布,如几大油田的分布则可以更加清楚 地看到这一点。嘿嘿,太祖高明阿!
  8. 提高新疆的汉族干部的水平,改善政府的形象,最好要做到让人在“不自由中感受自由†。我们知道,政府的形象和与宣传工作密不可分。然而不幸的是,中国政府的宣传控制,无论从手段还是从效果 上说,都是非常差的。这一点,恰好是我们最应该像美国学习的。
  
  结束语:
  
   如王力雄所说,新疆分裂力量真正能够起事的时机,只有在中国内地如果出现严重的动乱,一时无法顾及新疆的时 候。这种情况极有可能发生在在中国进入民主转型,中央政权控制力大幅衰减,整个中国社会陷入动荡和纷争之时 。届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肯定会利用各种手段,迫使当时处于软弱状态的中国政府让步,同时则扶持新疆的分裂 主义势力,整合其力量,然后再利用民族自决/全民公决/“人权高于主权”的说法,进一步干涉新疆事务,等到联合国维和部队进驻以后,那也 就是新疆分离之时。三十年代,新疆可以出现几万苏式装备的正规军,我们自然而然可以想见出现几万美式装备的 正规军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一切的一切,最后归结为一点:只要我们内部不乱,那么新疆至少分裂 不出去。
  

Unregistered
03-01-06, 16:24
 如果分析一下新疆各地区人楼的比例,我们不难发现建国后新疆的政区的划分正是这一原则的体现。如巴音郭楞 州的蒙古族人口只有4.5%,维吾尔人却占34.3%;在另一个蒙古人的自治州博尔塔拉,蒙古族人口的比例 仅为6.8%,维吾尔人却为13%。这无疑是当年政府精心设计的结果。在伊犁地区,则可以依托哈萨克人来制 约维吾尔人。如果考察自然资源的分布,则更加可以看清楚这一原则,嘿嘿,太祖高明阿!
  
  正确,顺便再说一句,我们国家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实际上有这么一个规定,就是某民族的自治地方之下,不 再设该民族的下一级自治地方,也就是说新疆维族自治区所属的州,没有一个是维族自治州。

Unregistered
03-01-06, 16:44
mawzusini toghra yazmamsiz quxanmiduk "ozimizning kongni kchilawerip" digan nim digan gap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