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ular nime dimekchi ?



Unregistered
12-06-10, 13:21
维稳中坚

艾西曼镇人口1.61万人,基本上全是维吾尔族,只有10名左右的汉族干部群众。该镇人均耕地2亩,200 9年人均收入3900元。可以说是一个典型的南疆民族乡和低收入乡。

按照所在岳普湖县规定,每个干部联系一个村,每个民族干部联系一个清真寺,定期与宗教人士交流谈话。因为每 天都要和基层民族群众打交道,南疆的基层干部大部分都基本能用维吾尔语交流,相当一部分基层一把手甚至精通 民族语言。

刘勇向本刊记者解释说,基层乡村事无巨细,是最直接与老百姓打交道的一级政权组织。在南疆工作不懂维吾尔 语,根本无法工作。

在他的眼中,绝大多数维吾尔老百姓和天下所有老百姓一样淳厚朴实、热情好客。你到村里去,敲门说自己渴了 饿了,他们都会端来茶、拿出馕,好好招待你。这一点,本刊记者也深有体会:在去往岳普湖县下巴扎乡的私营 公交车上,看到售票员多收了自己这位汉族同志的钱,一位维吾尔族中年女子打抱不平。尽管自己听不懂她在 说什么,但明白她的意思。

有这种群众基础,南疆各族基层干部共同创新了许多维护基层稳定的制度:邻里守望制度、护村嫂制度、三老 (老模范、老党员和老干部)核心制度等等,有效稳固了南疆基层社会。一位喀什地区负责维稳的干部告诉本刊记 者,现在,村里来个陌生人,我们基层干部第一时间都会知道。

这个局面是南疆各族基层干部花费了十几年的时间争取来的。前喀什地委副秘书长杨新学为本刊记者回忆说,上世 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整个南疆地区稳定问题严重,基层组织涣散,非法宗教活动猖獗,民族分裂势力嚣张。 1994年,根据中央和自治区部署,集中开展基层整治建设。

当时,杨新学带队就在艾西曼镇驻点工作。整个乡上、村上的主要问题就是宗教气氛极为浓厚。当时该镇11个 村,清真寺有14座。一边是豪华建设的清真寺,一边是简陋的老乡住房和破旧的学校;一边是非法宗教活动活跃 ,一边是基层干部不敢抓、不敢管。形成强烈反差。

整治的同时,也出了一些事,但集中整治队伍的力量不断壮大,正直的力量压倒了邪恶的势力,为干部和老百姓 撑了腰。过去不敢管的,干部现在腰杆硬了,不但敢管敢干了,而且逐步转变到会管会干了。杨新学总结说,南 疆经过此次连续十二年的集中整治,遏制了非法宗教活动,打击了民族分裂势力。 尽管不是一劳永逸,但形成了目前稳定的社会发展局面。

最能体现这一点的就是,南疆基层组织的战斗力在75事件中得到了集中体现。75事件发生后,7 月6日,宗教极端分子和民族分裂势力企图在喀什艾提乃尔清真寺聚众响应。喀什领导已提早得知情况,调集武警 和农三师民兵分割包围清理,不到一小时就平息了事件。

另一件事则充分体现了南疆基层干部的工作素质。75事件后,针对当时乌鲁木齐市民族聚集社区的不安定 局面,自治区政府调集了一批南疆基层干部稳定社情。这批干部依靠熟悉基层的经验,很快就完全掌握了民族社区 的社情:一个登记在册1200多人的社区发现常驻人口已达4000余人,甚至有在乌市生活了50多年的人还 未落户的情况一位自治区政府领导感慨地说,没想到乌鲁木齐一些干部十几年都没了解的情况,南疆干部不到 一个月就掌握了。

调研期间,本刊记者明显感受到,75事件对南疆社会面影响很小。杨新学认为,主要就是因为南疆十几 年基层社会整治后,群众基础比较好。

甘苦南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