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由维吾尔间谍获刑简谈奸细文化及其它(请转发)



khadir
12-03-10, 12:58
作者:东土孤鹰 来源:维吾尔在线

日前,瑞典籍维吾尔人梅苏特(Babur Maihiesut)因收集流亡社区维吾尔人情报,从事间谍活动,被瑞典法院判刑一年零四个月。梅苏特曾任 和田地区副专员、和田市市长,90年代末由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安排,经香港到瑞典申请政治避难, 2002年取得公民身份入籍瑞典。在判决后的3月9日当局否认了从事间谍活动,获刑后的梅苏特一如先前的美 国例案再次被东家抛弃。

令人不屑其行为的同时,不免产生一丝同情。媒体报道流亡维吾尔人对梅苏特的看法:看起来他这个人还挺不错的 。被侵害者就如此朴实地保护了伤害者。对一个已经获刑的老人再给予指责非信仰者,非维吾尔文化所为。在维吾 尔文化价值观里,某个人或组织对整个民族造成了伤害,整个民族会抱着宽容、体谅之心淡视这种伤害,不说宽恕 至少不会过分追究以致反伤害。

例如,历史上阿帕和卓因为教派教权之争断送了叶尔羌王朝的延续存在,他的陵墓(香妃墓)一百多年来却都得到 了很好地保护与修缮,如今更是喀什著名的旅游景点。

例如,回鹘帝国末年,边关镇守将军联合吉嘎斯部起兵造反,盛极一时的帝国溃崩。随后的别史巴里、高昌回鹘、 喀喇汗王朝直到今天,主流文化也没有文学演绎恶名这位将军遗臭万年。

维吾尔文化过去没有,如今与将来也不会存在遗臭万年这类词汇。这种对个体存在之艰辛的体谅;对因艰辛而 误踏歧途之宽容的价值观,深深植根于民族的传统文化里。

不可否认,这种价值观同时也滋生了另一种社会现象奸细,这种现象百多年来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奸细文化, 始自先民历史长河里无数次妥协于外来强权,加之各种宗教文化的负面影响的积淀发酵,感染近现代民众选择近似 丛林法则的生存方式。为更好地生存而不顾一切是这个文化的最高法则。从上世纪三十年代选举的乡约,到包尔汗 笔下的那个王守仁,再到今日的数人之间一个告密者。维吾尔社会线人层出不穷,泛滥到必须将这一现象提高到社 会文化的层面来对待。虽然,是个严重扭曲的肿瘤文化,迎难而上已是在所难免。否则,癌变将会产生更多的社会 文化问题。

这种社会文化,近年来还衍生出被扣上恐怖主义帽子的民间锄奸。锄奸案例的暴力色彩极端倾向,完全背离民族文 化的传统精髓。近年来的暴力趋向,笔者认为源自布尔什维克暴力革命,文化大革命与宗教极端主义对社会的影响 。百年来这三股思潮,误导扭曲侵蚀了民族文化,核心道德观倍受冲击。49年以前不存在的吸毒、贩毒、卖淫、 偷窃、欺商、腐败等社会现象,在近二十年大面积泛滥,累及民族精神滑向颓废的边缘


近日网络爆料国内某县居然每33个人中便有一个当局的眼线,比例之高令海内外一片惊诧。由此推断自治区的情 况,每百人中的比例应该更高。推论出自前面提到到奸细文化,与当局在维吾尔自治区实行的高压政 策。

这种局面致使维吾尔民间多少年来,在相关话题领域噤若寒蝉,深怕言语不当累及自身家人。在聚会、麦西莱甫、 婚礼等聚众场合,很少讨论政治话题更多时候是不敢提及,唯恐线人混迹其中将其言论上报招致迫害。甚至聚会成 员都是亲属也不例外,因为谁都无法保证某个家人没有堕落。偶尔有人涉及民众回避的言论领域,旁人也会善意提 醒适可而止,甚者有人还会私下揣摩涉及者的背景与用意。

笔者几次普通的经历可以微证高压下的维吾尔生存之艰难:

经历一,伊犁事件后,在就职的企业与同事聊天,该事件与民族话题涉及稍多。之后得知,背后有人议论笔者是当 局的特务,并提醒大家小心提放并敬而远之。其中,有一位是正在实习的新大学生,他分析警告同事时说,在大学 在社会上就有特务像这样,无遮掩地讨论事件讨论民族话题,诱引有独立见解对该事件表示不平的学生附和后,再 私下抓捕,并且已经抓捕了很多学生。

经历二,有位要好的友人提醒我,少和某人交往。她告诉我那人身边的朋友,经常莫名其妙地失踪。(当今的维吾 尔人就是这样生活在相互的猜忌中。)还有一位身为教师的好友告诉我,他有一个学生已经踏入社会,相互之间依 旧保持往来关系不错。有次,教师朋友与人聚会,发现这位学生对他进行跟踪尾随拍照。朋友严声厉问,该学生面 呈尴尬悻悻而逃。

经历三,有回在姐姐家做客,席间谈论起家庭与社会责任。当谈到社会责任时,牵带出了就业与双语教育话题。其 间起身续茶的姐姐发现房门开敞,略带紧张地匆忙关闭,并示意降低谈话声调。谨防隔墙有耳,已经成为了民众的 一种生活习惯。

个人没有在意案一学生的猜忌,理解民间的自保行为。错在被历史扔进垃圾筐的诛心论,被当局重拾在手,大行其 道在信息时代。如果小心身后,小心身旁,成为一种常态时,一个国家何言进步?如果发展到小心枕边,这个时代 就不是悲哀与不幸而是毁灭!

综上可以看出特务统治严重破坏了维吾尔社会的健康存在,破坏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友爱关系,互信丧失可能会在 可预见的将来结下恶果。即便维吾尔文化有较强地免疫与自愈能力,但残余的毒素会长期影响文化的可持续健康发 展。现实的果报就是一个互信减少的民族社会,不再理解信任不请自来的其他社会。

即使,这种现象文化对维吾尔存在副作用很大,维吾尔社会对其中的个体,依然报以宽容。虽然,民族文化遭受文 革的灰色扭曲,近二十年来物质主义、极端主义的蛮狠侵蚀,维吾尔文化价值观恪守了不将损害整体民族权益者污 名、罚跪千年。当然,宽容不表示不在意,不表示不会给予批评。

这就是维吾尔文化,这就是维吾尔价值观。这样的文化、价值观难道非要将他消灭、同化吗?

Menbe:http://www.uighurbiz.net/bbs/viewthread.php?tid=229160&extra=page%3D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