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伊利夏提:感恩节,古尔邦节随想



Ilshat Hassan
27-11-09, 00:10
感恩节,古尔邦节随想
伊利夏提

今天是感恩节,明天将是我们穆斯林的宰牲节,维吾尔人称为古尔邦节。我身单影只坐在电脑前,思绪万千。想对 远方的亲人们说节日快乐,想对浪迹海外的维吾尔人说节日快乐。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不颤抖地说出这句话,因 为自7.5以来我欲哭无泪,也无法像一些汉人大师潇洒地说我已出离愤怒了?!因为我不想出离愤怒!但我还得 学学大师们:弱弱地说声祝全世界维吾尔同胞节日快乐!

家乡一别已近7年,不知亲人,朋友如何?不知母亲如何,是否还在苦苦地等待她那永远都回不来的小儿子,是否 还在苦苦地等待我那打不同的电话?两个儿子的生离死别早已是母亲满头白发,失去了早日的靓丽,快活。不知父 亲是不是还如以往,魁梧潇洒;不知妹妹们还是否像我离开时那样青春漂亮?不知儿子是否收到了我 的问候。

我唯一弟弟5年前无辜被杀,是我永远的遗憾,因为我再也没有机会对他说再见。我离开祖国时,只能悄悄离开, 所以除父母外,连兄妹们都不知道我要离开。

父母以对伊斯兰的虔诚信仰,对先知及其弟子们的无限崇拜,给弟弟起名伊玛姆.侯赛音;大概是希望弟弟也能走 先知圣孙的正义之道。也大概是宿命,就像先知的圣孙被敌人残杀,弟弟被一群兵团暴徒于2004年11月27 日,为琐碎之事无辜惨暴杀害。弟弟被杀时他只身一人,餐厅里全是汉人;十几名暴徒拳打脚踢刀捅弟弟时,没有 一人上前阻止暴行;身上被捅十几刀,倒在血泊中时,没有人施救。我不想说围观者是我的敌人,但我至少可以指 责他们为暴徒帮凶!是冷血动物!是禽兽!

我不知道在血泊中挣扎的弟弟是否喊过:哥哥,救救我!他肯定喊过!因为我时时能听到弟弟无助的呼唤!弟弟被 杀时才二十几岁。我只能祈祷真主让其在天之灵安息,赐予他天堂。我不知道那些同我一样失去了兄弟姐妹;失去 了丈夫,妻子;失去了父母,儿女的维吾尔人;是否也能像我一样写点什么东西以资怀念。我知道东土耳其斯坦的 维吾尔人不能。他们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被剥夺了写的权利!我们在国外的维吾尔人被剥夺了问候国内父母,兄 弟姐妹,丈夫妻子,儿女的权利!电话被停,互联网被封。东土耳其斯坦被黑暗所笼罩,恐怖的阴影时时威胁着维 吾尔人的生活,家庭。节日更多地变成了维吾尔人悼念最近牺牲亲人,为亡灵祈祷安息,惦记黑暗监牢中无辜关押 亲人,默默期盼远方亲人平安的悲伤日!这使我想起小时学的一首唐诗,如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晚唐诗人杜甫的 《春望》:国破山河在,程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 不胜簪。对生活在国外的维吾尔人,现在真的是家书抵万进了。现代维吾尔人和千年前的杜甫有了同感,我不知 道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历史的讽刺!我不知道中共领导人是否读过这首诗?王乐泉肯定是没有读过的 了!

7.5 改变了一切。改变了维吾尔人,改变了东土耳其斯坦的历史。也给中共在东土耳其斯坦的非法统治敲 响了丧钟。


在东土耳其斯坦反对中共侵略,争取独立,自由的近代历史中,7.5 是一个新的起点。7.5惨案中维吾尔年轻人不畏强暴,舍身为民族生存而呐喊的英雄壮举让侵略者武装到牙齿的 军警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让意淫大国崛起的粪青们,瞠目结舌,如无头苍蝇嗡嗡乱叫;让独裁统治者们 惊皇失措,不知所云。

7.5维吾尔人付出了最惨痛的代价,无数的年轻人在街头被射杀;更多的维吾尔人被迫失踪,被逮捕;还有 永远搞不清数目的无辜维吾尔人在家里,在街头被所谓暴徒残杀。到现在中共的屠杀还在继续,抓捕还在进行,中 共的红色恐怖笼罩了东土耳其斯坦。茫茫东土耳其斯坦大地,淹没在中共血雨腥风的黑暗中。王屠夫王乐泉们还 在挥舞着他们的屠刀,胡言乱语,欺骗其主子胡刽子手,温虚伪及其中共独夫民贼们,以图继续其血腥统治;威 胁利诱,收买维吾尔人中的奴才,懦夫们,妄图使维吾尔人俯首称臣。

但我们还在!我们维吾尔人还在,我们的中流砥柱年轻人还在!中共的屠杀使维吾尔人更为坚强!更为团结!看 看我们的母亲,看看我们的姑娘们!如果说天安门大屠杀中以身阻挡坦克的那位中国人是中国民主的希望。那我要 说:我们那位以单薄驻拐之躯逼退中共军警的维吾尔母亲是维吾尔人的自由女神!她的无畏,坚定逼退了武装到 牙齿的残暴军警;她一步一拐,一步一拐只身向前,无畏无惧;军警坦克鬼鬼祟祟,步步后退。更不用说那位无视 强权暴政,带领维吾尔的母亲坚定地走向张牙舞爪的军警,据理力争的维吾尔姑娘;她那弱小的身躯,愤怒的表情 ,早已定格在维吾尔人的心中!定格在东土耳其斯坦反抗侵略者的历史中。

最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我们的力量,我们的希望。一个民族只要没有失去希望,没有丢掉信仰,那这个民族就 不会灭亡。犹太人两千年后,还能重返其失去家园,重建其丢掉了的国家政权,靠的是信仰,希望!靠的是矢志不 渝的一批又一批仁人志士,靠的是坚定的建国信念。我们具备这一必要条件,7.5 以血的代价证明了这一点。最近,有人说在东土耳其斯坦,维吾尔人和汉人间的种族矛盾快达到种族冲突的临界点 了。 我要说:你以为你了解维吾尔人,但你不了解维吾尔人。在中共占领我们神圣祖国东土耳其斯坦的那天起,这矛 盾,就已经是在临界点之外了。我们不是反对汉民族;而且不否认任何一个热爱东土耳其斯坦的东土耳其斯坦人的 生存权,无论其身份为何民族。我们反对的是侵略者。但是,请记住,任何人如成为中共侵略政权的的帮凶,助纣 为虐;不管其身份为何民族,他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将最终消灭他们!死了的刽子手们,我们将缺席审判他们, 将其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立了雕塑的,将名字刻在石头上的,我们将一一铲除。事实上,就像诗人臧克家所说: 把名字刻在石头上的,早已被人们遗忘!。

我们一定会在我们的祖国东土耳其斯坦欢歌笑语,庆祝我们的节日!。不仅是宗教节日,还有我们的独立日1 1月12日。上个世纪,我们曾经在自己的祖国庆祝过独立日;现在我们在国外庆祝;我们升国旗,唱我们的国歌 !我们还会在乌鲁木齐庆祝独立日的!我确信,这日子不会太远。因为我们的前辈将国旗传给了我们,将国歌传给 了我们。我们的心在东土耳其斯坦,东土耳其斯坦在我们的心中,所以我们将坚定地将这神圣旗帜带回我们的祖国 ,让旗帜在乌鲁木齐上空升起,让国歌飘荡在东土耳其斯坦大地上!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Unregistered
22-02-10, 12:23
感恩节,古尔邦节随想
伊利夏提

今天是感恩节,明天将是我们穆斯林的宰牲节,维吾尔人称为古尔邦节。我身单影只坐在电脑前,思绪万千。想对 远方的亲人们说节日快乐,想对浪迹海外的维吾尔人说节日快乐。但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不颤抖地说出这句话,因 为自7.5以来我欲哭无泪,也无法像一些汉人大师潇洒地说我已出离愤怒了?!因为我不想出离愤怒!但我还得 学学大师们:弱弱地说声祝全世界维吾尔同胞节日快乐!

家乡一别已近7年,不知亲人,朋友如何?不知母亲如何,是否还在苦苦地等待她那永远都回不来的小儿子,是否 还在苦苦地等待我那打不同的电话?两个儿子的生离死别早已是母亲满头白发,失去了早日的靓丽,快活。不知父 亲是不是还如以往,魁梧潇洒;不知妹妹们还是否像我离开时那样青春漂亮?不知儿子是否收到了我 的问候。

我唯一弟弟5年前无辜被杀,是我永远的遗憾,因为我再也没有机会对他说再见。我离开祖国时,只能悄悄离开, 所以除父母外,连兄妹们都不知道我要离开。

父母以对伊斯兰的虔诚信仰,对先知及其弟子们的无限崇拜,给弟弟起名伊玛姆.侯赛音;大概是希望弟弟也能走 先知圣孙的正义之道。也大概是宿命,就像先知的圣孙被敌人残杀,弟弟被一群兵团暴徒于2004年11月27 日,为琐碎之事无辜惨暴杀害。弟弟被杀时他只身一人,餐厅里全是汉人;十几名暴徒拳打脚踢刀捅弟弟时,没有 一人上前阻止暴行;身上被捅十几刀,倒在血泊中时,没有人施救。我不想说围观者是我的敌人,但我至少可以指 责他们为暴徒帮凶!是冷血动物!是禽兽!

我不知道在血泊中挣扎的弟弟是否喊过:哥哥,救救我!他肯定喊过!因为我时时能听到弟弟无助的呼唤!弟弟被 杀时才二十几岁。我只能祈祷真主让其在天之灵安息,赐予他天堂。我不知道那些同我一样失去了兄弟姐妹;失去 了丈夫,妻子;失去了父母,儿女的维吾尔人;是否也能像我一样写点什么东西以资怀念。我知道东土耳其斯坦的 维吾尔人不能。他们被剥夺了说话的权利,被剥夺了写的权利!我们在国外的维吾尔人被剥夺了问候国内父母,兄 弟姐妹,丈夫妻子,儿女的权利!电话被停,互联网被封。东土耳其斯坦被黑暗所笼罩,恐怖的阴影时时威胁着维 吾尔人的生活,家庭。节日更多地变成了维吾尔人悼念最近牺牲亲人,为亡灵祈祷安息,惦记黑暗监牢中无辜关押 亲人,默默期盼远方亲人平安的悲伤日!这使我想起小时学的一首唐诗,如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晚唐诗人杜甫的 《春望》:国破山河在,程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白头搔更短,浑欲 不胜簪。对生活在国外的维吾尔人,现在真的是家书抵万进了。现代维吾尔人和千年前的杜甫有了同感,我不知 道这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历史的讽刺!我不知道中共领导人是否读过这首诗?王乐泉肯定是没有读过的 了!

7.5 改变了一切。改变了维吾尔人,改变了东土耳其斯坦的历史。也给中共在东土耳其斯坦的非法统治敲 响了丧钟。


在东土耳其斯坦反对中共侵略,争取独立,自由的近代历史中,7.5 是一个新的起点。7.5惨案中维吾尔年轻人不畏强暴,舍身为民族生存而呐喊的英雄壮举让侵略者武装到牙齿的 军警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让意淫大国崛起的粪青们,瞠目结舌,如无头苍蝇嗡嗡乱叫;让独裁统治者们 惊皇失措,不知所云。

7.5维吾尔人付出了最惨痛的代价,无数的年轻人在街头被射杀;更多的维吾尔人被迫失踪,被逮捕;还有 永远搞不清数目的无辜维吾尔人在家里,在街头被所谓暴徒残杀。到现在中共的屠杀还在继续,抓捕还在进行,中 共的红色恐怖笼罩了东土耳其斯坦。茫茫东土耳其斯坦大地,淹没在中共血雨腥风的黑暗中。王屠夫王乐泉们还 在挥舞着他们的屠刀,胡言乱语,欺骗其主子胡刽子手,温虚伪及其中共独夫民贼们,以图继续其血腥统治;威 胁利诱,收买维吾尔人中的奴才,懦夫们,妄图使维吾尔人俯首称臣。

但我们还在!我们维吾尔人还在,我们的中流砥柱年轻人还在!中共的屠杀使维吾尔人更为坚强!更为团结!看 看我们的母亲,看看我们的姑娘们!如果说天安门大屠杀中以身阻挡坦克的那位中国人是中国民主的希望。那我要 说:我们那位以单薄驻拐之躯逼退中共军警的维吾尔母亲是维吾尔人的自由女神!她的无畏,坚定逼退了武装到 牙齿的残暴军警;她一步一拐,一步一拐只身向前,无畏无惧;军警坦克鬼鬼祟祟,步步后退。更不用说那位无视 强权暴政,带领维吾尔的母亲坚定地走向张牙舞爪的军警,据理力争的维吾尔姑娘;她那弱小的身躯,愤怒的表情 ,早已定格在维吾尔人的心中!定格在东土耳其斯坦反抗侵略者的历史中。

最重要的是,我们看到了我们的力量,我们的希望。一个民族只要没有失去希望,没有丢掉信仰,那这个民族就 不会灭亡。犹太人两千年后,还能重返其失去家园,重建其丢掉了的国家政权,靠的是信仰,希望!靠的是矢志不 渝的一批又一批仁人志士,靠的是坚定的建国信念。我们具备这一必要条件,7.5 以血的代价证明了这一点。最近,有人说在东土耳其斯坦,维吾尔人和汉人间的种族矛盾快达到种族冲突的临界点 了。 我要说:你以为你了解维吾尔人,但你不了解维吾尔人。在中共占领我们神圣祖国东土耳其斯坦的那天起,这矛 盾,就已经是在临界点之外了。我们不是反对汉民族;而且不否认任何一个热爱东土耳其斯坦的东土耳其斯坦人的 生存权,无论其身份为何民族。我们反对的是侵略者。但是,请记住,任何人如成为中共侵略政权的的帮凶,助纣 为虐;不管其身份为何民族,他就是我们的敌人;我们将最终消灭他们!死了的刽子手们,我们将缺席审判他们, 将其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立了雕塑的,将名字刻在石头上的,我们将一一铲除。事实上,就像诗人臧克家所说: 把名字刻在石头上的,早已被人们遗忘!。

我们一定会在我们的祖国东土耳其斯坦欢歌笑语,庆祝我们的节日!。不仅是宗教节日,还有我们的独立日1 1月12日。上个世纪,我们曾经在自己的祖国庆祝过独立日;现在我们在国外庆祝;我们升国旗,唱我们的国歌 !我们还会在乌鲁木齐庆祝独立日的!我确信,这日子不会太远。因为我们的前辈将国旗传给了我们,将国歌传给 了我们。我们的心在东土耳其斯坦,东土耳其斯坦在我们的心中,所以我们将坚定地将这神圣旗帜带回我们的祖国 ,让旗帜在乌鲁木齐上空升起,让国歌飘荡在东土耳其斯坦大地上!这一天一定会到来!

I hope you could write more something like this, a real feeling of Uyghur people

Unregistered
12-04-10, 11:41
And Must Remember: Freedom is not free!

I hope you could write more something like this, a real feeling of Uyghur peop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