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gheyret niyaz nimishika tutuldi



Unregistered
10-11-09, 05:32
【转】维族记者海莱特尼亚孜:当前新疆民族关系的一些案例
By 自曲主编 on 2009年09月9日

九三事件中的几个能确定准确细节的案例

海莱特尼亚孜口述:

案例一

红雁池电厂一个社会青年,维吾尔族,大学毕业几年后没找到工作。七五事件之后被街道部门找去当联防队员 又称为临时保安,每月有几百元的工资,单位管午饭。他个人觉得这个工作不错,但他当机关干部的父母不同意他 去当保安,他父母认为,此时正值乌鲁木齐的动乱时期,当保安很危险。故提出几个条件,其中最主要的一条是, 若当保安,应在厂区内执勤,而不能出没有安全保障的厂区。当时,找他们当联防队员的街道和延安路派出所允诺 ,他们不会被派出厂区之外的地方值班,只在方圆几公里内的社区执勤。

9月2日,乌鲁木齐开始因为扎针传言有大批示威者上街(其实从8月28日就开始闹事)。9月3日早晨, 联防队的领导,也是当地派出所的干警,早上7点天不亮,就把这批联防队员以出早操集合的名义拉了出去,当时 大家连早饭都没吃。这批联防队员总计20个人,其中16人是维吾尔族,带队的干部是汉族。这批联防队员直接 到距红雁池电厂好5-6公里远的小西门。这里是9月2日和3日闹得最凶的地方。

这批联防队员到位后,他们被布置在盾墙的第一排,他们身后的第二排是特警,第三排是武警。他们面对的是几千 名汉族示威者。

示威者与纪律部队双方对峙不久,秩序很快混乱,警戒线被冲开了一个口子。这名维吾尔族联防队员成立集中的攻 击对象,但他记得,第一棍重击是从后面打在他头上,而不是从前面打过来的。他被当场打倒在地。然后无数的示 威者冲上来对他乱踩乱打。但近在咫尺的纪律部队却没人上来拯救他。

这位联防队员醒来后,发现自己是躺在一幢大厦里,周围有二百来个男女,见他醒来,继续对他殴打,其中有位女 性用电棒在他浑身上下乱捅。

再后来,等他苏醒,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其间的过程,他自己完全不知道。

与他同去执勤的维吾尔族联防队员,都是被击中殴打攻击的目标,他们被迫脱离队伍逃命,他们身后大群示威者追 赶。

其中结伴逃跑的几个人,走投无路跑到一个小区,逃进一个家属楼,他们冲开门躲进四楼一个主人不在的住宅。在 里面拼命反锁并顶上门。追击者在外面拼命砸门打门。眼看无法守住。他们从厨房里搬出煤气罐,宣称要打开煤气 阀门与追杀者同归于尽,这才迫使那些人跑了出去。

事后得知,他们这批16人的维吾尔族联防队员,有3人身负重伤,9人轻伤。他们事后怀疑,当时把这批维吾尔 族联防队员调去执勤,并站在第一排,有驱羊入虎口,送给汉人泄怒的嫌疑。

案例二

这个案例也是发生在9月3日。在乌鲁木齐国际大巴扎的家乐福当普通员工的一个维吾尔族小伙子,家住六道湾附 近。当天下午,他下班后,顺东环路往六道湾走。走到乌鲁木齐南门体育馆附近时,正好碰到一大群示威者在街上 游行,他与同行的伙伴往前走了一段后发现气氛不对,因为很多示威者袖子里、腋下都有棍棒。他们脚步迟疑,这 时,示威者也发现了这两个形单影只的维吾尔人,一大群人突然脱离示威游行的队伍,抽出棍棒冲向 他们。

这两个人立即夺路逃跑,因为附近就是乌鲁木齐武警二支队驻地,于是他们就往武警驻地方向逃命,想获得武警救 助。当他们快跑进大门时,里面值班的武警突然发现一大群汉族人在追赶至两个维吾尔族人,他们立即关上大门, 这位维吾尔族的同伴快一步,被夹在关闭的大门中。追上来的汉族示威者冲上来,掏出棍棒对准这两人劈头盖脸乱 打。为了活命,这两人都努力把头塞进大门的铁栏杆内,死抓住栏杆大呼解放军叔叔救命。

大院里的武警非但没有救助,反而出来把他们往外推。现场附近正好有一幢自治区宣传部的宿舍楼,外面的喧闹声 让很多门窗打开,许多人伸出头来为外面打人者大声呐喊助威。

正绝望之时,武警终于出来干涉,把这两人用皮带将双手反绑之后,又将两人裤子褪至膝盖部位,让他们头贴水泥 地,冲着外面的示威者跪伏在地。然后几个武警轮番上前拳打脚踢。围观者大声叫好。

武警殴打这两人五六分钟后,接到报警电话的幸福路派出所两名警察赶到现场,制止了暴行,要将两 人带离现场。

警察问武警,这是怎么回事。武警对前来解救的警察说,我们看这两个人往院子里冲,我们以为他们是想跑来给我 们扎针的呢。

据目击者说,打人的武警中,军衔最高的是中尉,其他基本上都是志愿兵。

案例三

铁列克讲述的。

9 月3日,铁列克的两个朋友(维吾尔族)从昌吉那边回乌鲁木齐,经机场高速方向的宣仁敦收费站附近时,被一群 身着特警制服的人拦下(现在新疆一些保安的制服也用的是特警的蓝黑色制服)。车被拦下后,他们被索要各种证 件检查并经过反复盘问,同时,小车从后备箱到驾驶室各处都被仔细检查一遍。未查出任何问题。这批制服人员将 两人从汽车上拖出来,打倒在地,拳打脚踢打累了才罢手。这些人对这两位维吾尔人说,你们这些毛驴子(新疆部 分汉族人对维吾尔族人的蔑称),我们用拖拉机把你们拉出活埋掉我们都不解气。由于知道他们的身份是干部。这 些人说,你们回去可以去告我们,你们愿意上哪告我们就上哪去告,随你们的便。

九三事件中维吾尔人的受伤害数目估计

据海莱特尼亚孜掌握了解到的情况,光第二医院,即自治区人民医院,9月3日前后,送到这里的受伤无辜者有 二三十人,抢救不及死亡者有二人,兵团医院死亡一例,死者是被误认为维吾尔族的哈萨克族人。估 计9月2-3日,被打死的非汉族人应当超过十五例,受伤程度不等的,应当超过四百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