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族裔文化公正的缺席



Seide
22-10-09, 04:59
族裔文化公正的缺席

安然/文



对参与75事件的维吾尔民众的审判,效率极高往往当天开庭,次日即行宣判(有几起案件甚至是在一日之内 完成从开庭到宣判的全过程)。再经由官方媒体配合报道,整个过程被渲染得俨如一场简单而隆重的政治秀。如此 匆匆走过场,实不出意外。因为中国官方从一开始就将西元2009年7月5日那座疑云密布的乌鲁木齐发生 了一场很快夭折的维吾尔大学生组织的抗议韶关种族仇杀的游行和随后异军突起的汉维街头械斗断定为少数民 族分离运动精心选定的暴乱地,卷入事件的维吾尔人在代表主流群体汉民族利益的当局口中是未审先判的暴 徒,他们是挑战大汉王朝大一统敏感神经的国家公敌。







有消息灵通人士在维吾尔在线国际中文论坛得意洋洋地宣称,整个审判中将有100人被判死刑。由于这些人 之前放出过只有新疆安全部门才掌握的75当日的市政监控录像,在以往的论坛发言中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新疆 汉人身份因此,他们此刻的再度爆料,令人感觉格外意味深长。关注维吾尔命运的人们急于知道是什么样的 背后原因和现场具体诱因引发了暴力,如果法庭在审判中不周详地考察这些因素,就如那些新疆汉人所愿地大 开杀戒,难免被外界贬斥为充当了种族清算的并不体面的遮羞布。事态如此发展下去,审判75充其量只能起 到对主流群体的民愤有所交代的作用,除此而外,不仅距社会正义愈加遥远,而且必将加深已有的民 族裂痕。

司法审判的最基本的准则是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然而,新疆的事情向来最具神秘感。即以对7 5事件的描述为例,当事双方就各执一词。当局一方继续沿用对少数民族抗争活动的定性,用暴乱说一言以蔽 之,并在宣传中反复强调作为原住民的维吾尔人对汉族移民进行了暴力攻击;流亡海外的维吾尔组织的指控中则有 灯黑后枪声大作、有上万人一夜之间不知所踪等情节。虽然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皮莱女士和众多非政府组 织要求就新疆事件展开公开的国际调查,但都遭到中方断然拒绝。中国政府回绝皮莱女士的话算是很客气了,称之 为过分关心。

外人不准关心,内部则乏同情者。邓玉娇杀人能赢得全国上下一片喝彩声,一方面她自有可悯之处,另一方面她本 人并非维吾尔那样在种族、文化上与汉人差异巨大的异域民族的成员。人们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少数民族的暴力时只 有不解和愤怒,但之后又不愿对事情的前因后果做全面的了解,更无意去体会少数民族积聚已久的对族群安全的焦 虑,而这恰是民族动荡的主因。







随着中国的崛起,国家实力的增强非但未带给中国的主流群体汉民族以安全感,反而促其加快了削弱少数民族 在经济发展、教育、语言方面自治权力的进程。在迫使一个民族在政治上从属于另一个民族之后,开始谋求令少数 民族在文化上也归并入主流群体之中,中国境内所有真实存在着的少数民族都真切地感受到了此种文化生存上的威 胁。

60年来,中国陆续以军垦、支边、开发的名义对新疆这块重要的少数民族聚居地进行大规模殖民,当地汉族人口 由1949年的1%猛增至如今的40%以上,在首府乌鲁木齐汉族人更是占到人口比例的80%,令少数民族在 传统领地上已然成为少数。

在汉语已获得官方语言的地位后,为进一步压缩维吾尔语的使用空间,当局强制少数民族从小学习、使用汉语,誓 将一个语言群体连根拔起。

维吾尔民族和回族一样信奉伊斯兰教,其宗教认同是民族认同的核心部分。深味于此点认识的汉族殖民当局对宗教 活动进行了全方位的打压,使尽浑身解数。为了限制乃至最终消除伊斯兰教在少数民族内部的影响力,当局严禁未 成年人进入清真寺,最近更表态要将诱使未成年人信仰宗教列为非法。这些明显具有针对性和歧视性的地方法 规的制定首先就违背了中国宪法对公民信仰权利的公开承诺。一个人自是生在中国,即是中国的公民。无论其年龄 长幼、民族不同,都应享有宪法赋予的各种权利,包括信仰权。身为少数民族的父母对子女教育引导的权力同样受 到法律的保护。难道少数民族传承本民族宗教信仰、文化形态的努力在中国都属于非法活动,难道新疆当局的所作 所为可以凌驾于中国法律之上、无法无天?!







当少数群体被弱化至丧失区域性人口优势或其区域聚居规模不足以维持其语言时,它即丧失了地方自治的能力,在 文化上等同于消亡。这就是中国少数民族面临的残酷现实。但每当这些族裔文化群体向政府要求自己的集体权利时 ,都会被加之以分裂的重罪,倍遭摧折。而少数民族都很清楚维持殖民体系运作和充任镇压机器者正是当地的殖民 群体,这就是无论是拉萨还是乌市的反抗者为何都将愤怒的矛头指向了当地的汉人的原因所在。

一味地将人们的视线转向对暴力的谴责,而对族裔文化公正采取漠视态度,既不公正又十分虚伪。

当主流群体对国外势力单方面改变其疆界、体制或自治权的企图进行暴力反抗时,这样的暴力被称为集体自卫权利 ;为什么少数民族就不可以为保卫自己的传统领地、文化和自治传统而行使集体暴力?

面对棘手的少数民族问题,有一种解决理论在民主成为共识的时代浮上水面:即主流群体成员通常愿意劝说少数民 族优先考虑民主和人权,而不是他们的少数群体权利问题,这种做法并非出于偶然。因为主流群体成员明白少数群 体权利问题向后推迟的时间越长,主流群体得到的时间就越多。他们可以侵占更多少数群体的土地,削弱其教育和 政治体制,直到少数民族再也无力作为一个有活力的文化个体存在下去并实行有效自治。

我不认为中国的那些拥有悠久传统和文化的少数民族会在压力下失去生存的智慧与机会,蛮横的镇压绝不是中国民 族问题的保命金丹,逐步推动人们正视族裔文化公正才是惟一可行也正确的态度。

Unregistered
23-10-09, 02:00
共匪杀人恐怖集团中国政府曾经占领东突后得意洋洋的说:东突全境是被我们共匪中国占领了,也就是说猪圈大了 ,从今往后各种各样的蠢猪一天比一天多了!众所周知 共匪中国占领东突尔奇斯坦时汉猪人口为1%陆十年以后经达到80%以上,你看一看这些蠢猪的繁殖速度和繁殖 能力是多么惊人的而且是非常可怕的。我们的长辈去世以前慎重的警告我们:东突尔奇斯坦是广阔的美丽富饶的, 有着丰富的,稀有的战略物资和天然宝藏,矿藏和石油天然气等等不能让汉猪人遭踏,因为汉猪人光着脚从美丽的 草原走过去就那么一次,整个美丽草原会干掉的而且从那以后就不会长草的。事实证明我们的长辈说得是完全正确 的。共匪中国占领我东突尔奇斯坦以后世世代代生活在美丽富饶的东突的广大维吾尔人们唱道。中国共产党向太阳 ,它的政策像月亮,杀人放火天天干(中国共产党)那,维吾尔人民受遭殃! 东方红太阳升。马桶里倒出一个毛泽东。他杀了我们(维吾尔人民)成千万,禽兽不如的,他是我们的大敌人。( 共产党这个马列邪党。站着东突天天吃香。一天到晚杀,砸,抢。骗维人说是来解放!《从所谓的旧社会来解放我 们维吾尔人民!连他妈的汉猪人的不相信的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