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Ilshat:Hayati Arqiliq Qolgha Kelgen Uyghur Tili



Unregistered
17-10-09, 19:52
伊利夏提:用生命换来的维吾尔语
请看博讯热点:新疆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0月1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伊利夏提

这一星期,如所有维吾尔人预料的一样,中共又大开杀戒。按中共的说法,速审、速判参与7.5事件的维吾尔人 。为了欺骗世人,显示中共国是是一个法治国家,也为了安抚管家奴才王白克力,胡阿肯江等维奸奴才(因为 汉人游行时喊了:吊死王白克力的口号)也找了一个汉人替死鬼。 现在这些维吾尔人就等着速决呢! (博讯 boxun.com)


我不是学法律的,对中国的法治,因为早已经失去了信心, 所以也未曾经认真研究过。但我知道什么是法治,也因为诉讼和法院打过交道。诉讼的时间长了,和法院的法官也 认识了,也知道中共公检法系统里90%都是复转军人,喝酒,嫖女人,收钱是一等,要问法律,对不起,都是临 时学的,只能是凑合!但执行党妈妈的命令,那绝对没问题!要判什么人,怎么判,政法委都已经内定好了。不用 这些个不学无术的法官们操心,他们作为党的执行工具只需要走个过场就行了。所以这么大一个事件,一个震动了 世界的事件,一个非常复杂牵扯成百上千人的事件,一个就算按中共的说法也死了200来人的事件,我想,就是 简单了解一下前因后果也需要不止一天,更不用说双方举证,及证人出庭(证人就应该不少于一二百人)居然一天 就审完判决了!!!真的是实践了中共的口号:时间就是生命!

对这次审判,中共底气不足,因为中共知道这是一场戏,是个过场。也清楚目的是安抚王屠夫王乐泉及一部分 无知嗜血汉人。也知道这是为了震慑维吾尔人。咱们暂且不论这能否安抚这些个嗜血者,也不说这能否震慑维吾尔 人,因为嗜血者,是不会停止对杀戮,鲜血的渴望!至于维吾尔人,从来就没有怕过死亡,为了维护自己的民族尊 严,从被占领的那天开始就在牺牲生命,就在流血,以后还会流血,牺牲生命!别忘了,你们中共祖 师爷 杀人魔头毛泽东说过的话: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我为什么说中共底气不足呢?是因为第一批维吾尔人审判后,中共开动其庞大的宣传机器,极力试图证明这是一个 公正的审判。先是找了一个师范大学经法系的维吾尔人法学副教授(维吾尔人连教授都是副的) 茹克娅. 霍嘉女士。她得回答很有意思,值得深思,也很有水准。就这次的回答,她有学术道德,她应该是正教授。她很巧 妙的强调,这次庭审,很好,因为法庭使用维吾尔语开的庭!还为旁听汉人提供同声翻译!她是在说维吾尔人可以 在法庭讲维吾尔语,这对维吾尔人来说已经是得到的最大的公正!更高的,维吾尔人想都没有想过!(我希望我的 分析不会给她带来麻烦)。她没有像北京的御用法学家王振民,黄京平一样当中共主子的新闻发言人。在既没有参 与法庭庭审,又没有阅卷的情况下胡说八道,妄加评论,替中共主子辩护杀人的正当性。这两位北京的所谓法学家 ,及自治区党校法学部陈奇彪,自治区检察院侦查监督处处长李岩,说的都是一样的话,都是废话!法院是以事 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事实是中共讲的事实,法律也是中共的法律。有你的中共党妈妈代理人检察院指 控,有你的中共党妈妈代理人法官审判,至于律师只是个摆设!我不否认也确实有一些非常优秀的律师,但多 数中国律师更像是拉皮条的,我不想浪费大家的时间去论律师的作用。尤其是在自治区,他们只想混口饭吃,所以 辩护也是看法官的脸色。在这类事前已经定性的政治案件的审判中(这里我要提醒大家,别忘了7.5第二天乌鲁 木齐市委书记栗智和一部分极端汉人同喊口号时说过的话:我们要用极刑处理这部分维吾尔打砸抢分 子), 根本别指望律师能说什么令政法委不高兴的话,那会丢了他们饭碗的!

但这次,全部的法学家们,包括这些个御用法学家。都强调了一点,和那位维吾尔女法学家一致。那就是庭审全程 用的是维吾尔语!维吾尔人终于赢得了用维吾尔语在法庭说话的权利。强调说明了一个事实:维吾尔语作为一个民 族的生命延续特征,正在被中共系统地从各种公共场合清除!说明过去在法庭庭审中,中共官员无视自治区《民族 区域自治法》规定,在强制维吾尔人使用汉语进行诉讼。维吾尔语!维吾尔人的母语!维吾尔人的生命!这几个维 吾尔人用自己的生命换来了这一次在法庭使用维吾尔语的机会,还有无数连姓名都没有留下的维吾尔人的生命(不 是不留下,是因为中共的秘密枪杀),当然也包括死亡汉人生命。这维吾尔语的代价太昂贵!太血腥 ! 也太短暂。因为这系列审判是国际关注的,这是对外的宣传!过后的正常庭审会恢复原态,继续强迫维吾尔人使用 汉语,即便维吾尔人听不明白。

多年前,有一次,我去喀什噶尔访友。一位在喀什噶尔中级法院工作的朋友无奈地,只当黑色幽默告诉了我发生在 他们法院的一件事。法院召开全地区法官会议,喀什噶尔地区法官大多数是维吾尔族。这些法官会一点汉语,但还 不达到用汉语交流的地步,开始中院院长用维吾尔语宣读自治区文件,刚将两句,中院党委汉人书记 就以 命令的口气说:讲汉语。 维吾尔院长说:下面都是维吾尔法官,他们汉语不行。书记只一句话:汉语。 院长只好用其结巴汉语宣读文件。会议结束,问维吾尔法官感受。一位法官说:中央的精神听起来非常好,院长 传达的也很卖力,可惜我们听不懂。我没有能笑起来! 这决不是个别现象,要不,中共的御用法学家们不会这么卖力地强调这本是只关法律程序公正的语言问题。维吾尔 人最基本的语言权力都被剥夺了。而这成为法庭公正性的一个亮点。可以说这是中国特色的法制公正。这 种事也只会在中国发生。这和奖励廉洁官员是一个道理。在美国,我不知道华人的人口数。华人不仅可以有自己的 华语学校,华人的各种组织。还可以在法庭要求用华语进行诉讼,连驾照考试都可以用华语。不仅华人,西班牙裔 ,韩裔,阿拉伯裔都可以要求使用自己的语言。这些对维吾尔人来说都是天方夜谭。

这倒是我有点替王白克力,胡阿肯江之流的维奸奴才们担心起来。因为他们为了向主子显示自己的忠诚,即便是在 维吾尔人面前也讲汉语。维吾尔语基本忘光了。自己的父母是维吾尔人,不知道他们还记不记得。万一哪天,中共 要找个替罪羊,轮到这些个维奸奴才们站在中共被告席上。别以为不可能,想一想中共的历史,多少奴才作了冤死 鬼!考虑到他们也算得上名人,考虑到国际的关注,万一,中共为了显示其法制的公正,再一次用维吾尔语开庭的 话,他们的后果可就惨了!

但这次庭审,也使大家明白,也应该让中共明白,维吾尔人既然能用生命换得这次庭审的维吾尔语语言权,也会用 生命去捍卫维吾尔语!维吾尔语是不会消亡的!只要维吾尔人还存在,维吾尔语就会存在!维吾尔民族是不会被武 力征服消亡的!也相信大多数的中国人和世界上的文明民族一样,觉醒的,他们也会以珍惜自己汉语的拳拳之心, 理解维吾尔人为 使用维吾尔语所进行的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