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维吾尔族的知识分子们去了哪里呢?



Seide
08-10-09, 05:08
沉默的维吾尔族/William Schue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7月30日 来稿)


发生在昆明的"721"公交车爆炸案已经过去一周了。尽管案件还是没有侦破,但很多人都已经把怀疑的矛头对准了维吾尔 族的"东突分子"。这给原本已经受到严格管理的维吾尔族人戴上了一道"紧箍咒"。

无论真相如何,这样的怀疑都是有着现实理由的。多年以来,来自中国官方的信息已经把维吾尔族"东突分子"塑造成威胁中国本土安全的头号恐怖主义敌人了,连 标榜"民主、自由"的美国都把"东突"列为恐怖组织了。但是,"东突"并不能代表整个维吾尔族,"东突"制造的恐怖主义并不是整个维吾尔族制造的恐怖主 义。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东突"的恐怖主义活动和中国官方的渲染已经将整个维吾尔族彻底妖魔化了。几乎每一位普通的维吾尔人都会在乘坐交通 工具、入住宾馆旅店等情况下受到特殊"关照"。

我曾对一位维吾尔族朋友说,根据民族自决原则,任何民族都应该由本族人来治理,维吾尔族也不应该归顺于其他 民族。但是,他告诉我,绝大多数维吾尔族人并不 愿意独立,他们还是对现状比较满意的,赞同分裂的只是维吾尔族的一小部分人。我有些吃惊,因为我已经习惯于 接受中国官方对维吾尔族"分裂势力"的指责了。 恐怕还有更多的人像我一样迷信着当局所制造的假象,因为几乎所有的公开信息都告诉大家:维吾尔人在闹独立, 甚至通过恐怖主义活动去实现这个目标。但是很少 有人想过,究竟是小部分维吾尔族人还是所有的维吾尔族人都在闹独立。

关注中国民族问题和新疆政治的人,如果厌倦了中国官方媒体中太过于苍白的正面宣传,一定对偶然 冒出来的关于"东突"等恐怖活动的新闻感兴趣。但是很抱歉, 这些新闻的永远是在引用中国官方机构透露的信息,永远是将责任归咎于维吾尔人。我们很难看到或听到维吾尔人 独立地就这些问题发表见解。

维吾尔族是一个非常容易引起争议、但自身却失声的民族。跟同样处于中国民族问题舞台中心的藏族相比,维吾尔 族似乎是一个患有聋哑症的主角。尽管外界对其批评不断,但该族并没有做出什么公开反应,好像根本不知道外界 的批评一样。

在国际层面上,维吾尔族几乎无法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911"之后,"文化冲突论"横行,以美国为首、主要信奉基督教(包括天主教和各类新教)的西方 社会已经在排斥信奉伊斯兰教的各个民族了。所以,信奉伊斯兰教的维吾尔族基本上无法得到欧美国家的支持。藏 民信奉的藏传佛教,好歹还能吸引一些西方民众的 追随。流亡海外的藏民也可以融入西方社会,可以得到西方社会的支持。但维吾尔人又能得到谁的支持呢?尽管欧 洲一些国家也能够为维吾尔族的异议人士提供政治 庇护,但这更多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并不说明欧洲社会也支持维吾尔族人士的各种诉求。流亡的维吾尔族人士很 难融入文化不同的西方社会,西方社会也很少为维 吾尔族提出呼吁。

在外国记者的准入条件中,西藏还需要许可证,而新疆则宽松得多。但是,我们在看到外国记者试图蜂拥进入西藏 的同时,却很难看到外国记者进入新疆并发出报 道。即使是那些被保守人士视为"反华媒体"先锋的BBC和VOA,也难以探求这些恐怖活动的真相,几乎没有引用过维吾尔族人的分析或评论,只是再次引 用中 国的官方信息。难道说,新疆和维吾尔族就不应该出现在西方舆论的主流舞台?崇尚"言论自由"的西方国家,为什么不去多采访一下本土的维吾尔族民众?

比国际舆论漠视更可怕的是,维吾尔族内部缺乏公开表达言论的人。不管中国官方如何报道和宣传西藏问题,藏民 内部还是有一些民间人士(例如唯色女士)将西藏 的真实情况告诉外部世界,西藏流亡政府也能通过各种渠道了解西藏内部情况并向外界传达。拉萨"314"事件后,就有不少藏民公开质疑中国中央政府,其他 人通过各种技术手段也能获知这些质疑信息。而维吾尔族呢?无论使用多么先进的技术,我们至今还是没有发现能 够传达新疆真实情况的维吾尔族人士,流亡在外的 维吾尔人也很难知道发生在他们故土的各种情况。尽管热比娅女士不遗余力地在境外为维吾尔族呼吁,但她无法像 藏族的唯色女士一样为外界带来任何更实际的信 息。

如果说平民的沉默是源于政治上的压力,那作为社会良心的知识分子就不该保持沉默了。汉族有一些充满良心的知 识分子公开或半公开的表达异见,藏族也有知识分 子为本族奔走呼号,但是维吾尔族的知识分子们去了哪里呢?我们不可能相信新疆的高等教育这么多年都没有为维 吾尔族培养出一个知识分子。唯一的解释大概是知 识分子失去了良知,民族利益已经不如政治压力下的个人利益重要了。

西谚有云:"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在一个法治社会,任何人都应该享有言论自由。受到刑事指控的人,更有获得辩护的权利。但在中 国官方通报的多起"东突"恐怖主义案件上,我们更多的感觉到当事人是被送到了失去辩护权的政治审判台,而非依法组建并保障辩护权的法 庭。犯罪嫌疑人、本族 人都没能为他们做出公开的辩解。

一个善治的国家不应该存在沉默的群体的。我们可以发现中国很多地区的民主政治正在不断发展,但是新疆却是中 国政治的一块特殊领地。其主要领导人已经连任四 届,可谓是当代中国的政治神话。跟中国其他地区发展经济的追求不同,政治和社会稳定才是新疆地区的首要政治 目标。跟二三十年前一样,"稳定压倒一切"依旧 是这里最重要的政治原则。所有的话语权都集中在当权者手中,被统治者只是刀俎上的鱼肉,任人宰割而毫无怨言 。

即使真的有一些维吾尔人从事恐怖活动,也没有人去公开反思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狗急了才会跳墙,恐怖主义分 子也是别无选择了。"911"之后,西方社会 也在不断反思造成恐怖主义的原因,反思西方国家在伊斯兰世界的政治政策和经济政策。但中国当局更多的是简单 地归因于"分裂分子"极端地践行其政治理念,根 本就没有从社会政策、经济政策等方面进行考虑。

当弱者的力量难以抵挡强者时,缺乏话语权才是导致恐怖主义的原因。历史上存在"东突厥斯坦"这个国家也好,现在新疆存在恐怖主义也罢,这些都不是问题的重 点。问题的重点在于,这些被称为"恐怖主义分子"的群体是否具有足够的话语权,是否能够公开表达自己的观点,他们的观点由是否被公众了解。如果 他们不再沉 默,更多的公众会了解他们的真实想法,会更深入地去思考恐怖主义问题。中国中央政府如果能够以人文的态度去 思考新疆的恐怖主义问题、以务实的态度跟新疆 的"分裂势力"对话,新疆的问题才最终能够解决,中国所面临的恐怖主义威胁才会缓解。

鲁迅先生曾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沉默的维吾尔族,最后可能也只有这两种选择。

Unregistered
08-10-09, 06:08
鲁迅先生曾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沉默的维吾尔族,最后可能也只有这两种选择。[/quote]

当前的维吾尔族人是爆发前的火山,中国政府对维吾尔族人的压迫越加严重而这座火山的爆发期就越近。(哪有压 迫哪就有反抗!)

Unregistered
09-10-09, 04:37
ziyalilar namayix tolap qoyghandikin wezipisi adaboldi namayixdigen tugimes bayliq qoy baqmay paqlan yeymiz ixqilmay aqnan yeymiz xu weten uchun biz qilidighan baxqa ixyoq bolsimu khelqaradin qoqaymiz chunki biz tiroris digen bu nam ataqqa qalghandin khittay qolida olginimiz mingyakhxi emili ixqilay digenlini bi baha wakhtimizni israp qilip tillaymiz yurikimizni silapbaqsaq yurikimiz deydiki ogzige chiqiwalding ittin qoriqmaysen ixtanni seliwetseng pittin qoriqmaysen baxqilarning olxibilen sining nime ixing jening rahettapti namayixta microfunni elip janliqraq 4 ni warqirap qoysang sepning aldida mangghan bolisen weten yalghuz siningmidi

midi midi midi midi
qilsaq qilsaq tugimidi
siningbilen miningmidi
yure adax kitili deydu yurikimiz



Quote:
Originally Posted by Unregistered
如果说平民的沉默是源于政治上的压力,那作为社会良心的知识分子就不该保持沉默了。汉族有一些 充满良心的知 识分子公开或半公开的表达异见,藏族也有知识分 子为本族奔走呼号,但是维吾尔族的知识分子们去了哪里呢?我们不可能相信新疆的高等教育这么多 年都没有为维 吾尔族培养出一个知识分子。唯一的解释大概是知 识分子失去了良知,民族利益已经不如政治压力下的个人利益重要了。

bu 维吾尔族的知识分子们去了哪里呢?digen qaplanmidin elingan bir kismi.
Dunyaning herkaysi elliride yaxawatkan Uyghur ziyalilirimiz, weten uqun kandak kilix kerek, yurikini silap oylap bekixi kere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