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dalaining muhbirlargha jawabi



Unregistered
11-08-09, 08:10
时间:2009年8月6日

地点:瑞士日内瓦洲际酒店

记者:陈时荣,BBC*国事务编辑(以 简称'记者')

受访者:西藏精神领袖第14世达赖喇嘛 (以下简称'达赖')
达赖喇嘛接受BBC*文网专访(上)
记者:今年是西藏起义50周年,但最近 世界关注的*点是另外一个地方--*国新疆。骚乱已经导致190多人*亡 1600多人受伤。那么您对新疆(发生的 暴力)事件究竟怎么看?

达赖:事件令人非常痛心,很多汉族 弟姐妹也*了殃。我认为,首先任何 力都是错误的;其次这种骚乱也*助 于解决问题。

记者:您的意思是您谴责新疆的暴力

达赖:是的,我完全不同意(暴力) 人们经常使用"谴责"这个词。去年新华社一名记者问我为 么没有谴责西藏示威的藏人。我告诉 说我坚信非暴力。"谴责"这个词以我的理解来说太严厉了,也 表着一种负面的态度。**我尽量避 使用这个词。所以,我要说"完全不同意"他们的暴力行为。

记者:您指的是双方,参*骚乱的维 尔人和当地汉人及*察?

达赖:当然。在事关人命的问题上, 何人都是一*的 ,不分种族和宗教信仰。

记者:但说到种族、民族和宗教的不 ,您认为新疆问题的*源是什么?和 藏问题的性质类似吗?

达赖:是的,有相似之处。这方面我 还需要*究,通过全面客观的*究才 了解真实的情况。国际社会注意到, 在这类问题上,集权体制往往只是提 一面之词。所以如果只有政府一方派 去调查,得出的结论就可能不是客观 真实的。不管怎么说,我认为这件事 楚表明(*国)近*十年来的民族政 *是个失败。*国是这*,当年的苏联 也是一*。

尽管列宁强调对少数民族、其他民族* 确态度的重要性,甚至苏联宪法还提 ,他们有独立的权利。但实际上(我 们看到的是)太多的*央集权,*国 是同*的问题。

记者:但身为(*共)政治局委员的 洋清楚地说过,*国的民族政*需要 思,这显示*共领导层的部分人认识 到了这个问题,您同意吗?

达赖:是的,这很好。*知道,我觉 我对*共适应新形势的能力还是乐观 。我是说,回顾过去60年的历史--毛泽东时代、邓小平时代、江泽民时 还有当今的胡锦涛时代,在这四个时 里,他们的思维或政*也在不*改变 。


毛时代强调纯意识形态的重要性;邓 平时代不再关心意识形态,重视的是 ,是经济。这又形成了一个新的现实 ;*据这一新的现实,前国家主*江 民又提出了三个代表的新理论,结果 *成贫富差距和其他一些不平*;** 胡锦涛现在强调和谐的重要性。这些 想都是很现实的做法,*据新的形势 他们相应采取不同的政*。

记者:您似乎认同*国领导人在适应 形势方面的作为,这包括对他们在西 自治区的所作所为吧?

达赖:(笑)西藏自治区,还有新疆 (他们)可没有那种现实的做法。有的 担心和不信任。**他们在考虑不同 族和自治区(情况)的时候,总是仅 从一个角度想问题--如何保持、控制,只有这个角度。他 不在乎当地人的感受。

记者:但从*国政府的角度看,他们 不发展经济,就*本谈不上改善人们 生活。换句话说,*国政府关于西藏 和新疆政*的说法是经济优先。

达赖:(笑)在我看来,我当然完全 意发展经济的重要性。但 ... 人类不同于动物。对动物,给它们吃 、棚*,没人干扰它们就行了。但我 是人,经济上可能贫穷,但精神上要 幸福自由。如果*给人两种选择:一 呢给他们衣、食、住房**一切,但 有自由;另一组这些(物质)方面的 东西并不充分,但有完全的自由,我 ,很可能受过比较好教育的人会选择 者。

记者:您是说人们、或者说西藏人宁 选择相对的贫穷而不是更富裕?

达赖:不是,我是说条件相对贫穷但 有充分的自由。很多藏人,如果从经 的角度考虑,如果他们找机会在西藏 工作的话,他们的物质条件会比留在 民社区好得多,但是相当多的藏人宁 选择难民区,*为那里有自由。

记者:但是**、医院、公路和铁路 ?人们需要这些东西。西藏人如果看 *国发达地区说,'看啊,上海和沿 城市人们自己有汽车,有现代化的卫 设施,但我们这儿什么都没有,'他 反过来会觉得不公平。

达赖:江泽民当国家主*的时候,* 政府宣布建设青藏铁路,我表示了欢 。我确实觉得那是经济发展的一部分 ,非常欢迎。那时一些西藏人和印度 友(对青藏铁路)有非常负面的看法 我们不寻求独立、坚决主*在*华人 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解决西藏问题, *本原*就是考虑经济利益。西藏是 后的,物质上非常落后。**,我们 也希望更多的物质方面发展。就物质 展而言,留在*华人民共和国内我们 以得到更大的好处。但前提是我们需 要自由--宗教信仰和从事宗教活动的自由以及 论自由。
达赖喇嘛接受BBC*文网专访(下)
记者:这*是我想问的下一个问题。 我所知,2002年以来*们和北京政府之 间已经(为*)进行了八、九轮的谈 ,但对话似乎陷入了僵局,症结在哪 ?

达赖:我想基本上就像我前面说过的 是怀疑和不信任。他们总是从一个角 看问题,考虑如何控制和维护他们的 权力。他们不在乎环境、教育、宗教 由这些东西。**我们寻求的是对双 都有利、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但他 们那方不在乎我们的基本权利。主要 是缺乏信任。

我记得2006年2月(第五次)谈判*,* 国官员已经承认说,现在很清楚达赖 方并不寻求独立。但*后不久,到了2 006年四、五月间,他们却又开始激烈 责我是分裂分*。*瞧,这意味着他 实际已有某种既定的计划、既定政* 。


记者:他们*究了您在美国国会和欧 其他地方的讲话。他们从您的"真*自治"的提议*列出了五条,但他们说那是 可能接受的。有什么能共同接受的* 地带吗?

达赖:我在美国国会的讲话提到了五 建议,后来在斯特拉斯*(欧洲议会 又提了一个建议。从时机上说,(西 藏流亡政府)和*国*央政府之间自19 79年开始一直到90年代初都有直接的接 。这种直接的接触在90年代初**。 *为从80年代*期开始,随着胡耀邦的 台,他们的态度变得强硬,他们(对 西藏问题)的整个思路变得强硬。在 期间,我作出呼吁,提出了这些建议 从一开始我就清楚表明,军事和外交 事务归*央政府管,但其它事务应当 给西藏人自己管理。这些是(建议的 基本要*。后来我还提出了一个想法 ,那就是西藏最终要成为"和平区"。

记者:这些恰恰是*央政府*法接受 。

达赖:2002年开始具有实质内容的谈判 ,我们的基本点还是我前面提到的' 宪法框架内、双方都能接受的方案', 直到今天我们仍完全坚持这些原则。 憾的是,*国方面总是挑消极的一面 忽视积极的一面。这是个错误,这不 是科*、客观地看待问题的方法。

记者:在这种情况下,您和北京还有 系吗?

达赖:没有。

记者:所以没有重开谈判的希望了?

达赖:我们纯粹在*。我们所有的要 都写入了备忘录,交给了他们。但他 立即的反应是,不是逐条辩驳,而是 把整个备忘录说成是变相的独立要求 彻底回绝。

记者:但北京政府说谈判的大门一直 敞开的,而您说您在*对方发出信号

达赖:是的,给我们发讯息嘛。我们 好了准备,随时派人去。

记者:您是否注意到*国*央电视台 周在国内*出了纪录片《西藏一年》 就是BBC英国广*公司的那个纪录片? 您是否把*出这个片*看作一个积极 号?

达赖:我们有人类*言,我想最好是 出讯息、发封信,而不是零星地发某 (间接)信号。

还有一点,*国政府认为我们(西藏 问题是内部事务,我们也如*。*看 1965年之前我们一直希望通过联合国 决,联合国有关西藏问题的最后一个 议是1965年通过的。从那以后,我们 择(与*国对话)--即便在*国陷入"文革"的时候,我们仍觉得通过联合国也许 不现实,最好是直接沟通。那个时候 们已经决定要走"*间道路",("*间道路"的设想)最终在1974年确定。直到1978年 底以前,我们没有收到(*央政府) 何信号。然后*央政府,主要是邓小 ,通过在香港的*共官员向我大哥转 达了口信,我们立刻做出了回应。

记者:所以说,您在*待(北京的) 号。作为第十四世达赖喇嘛您在走"*间道路"。但时间不*人,您是否担心事情的 展没有您希望的那么快?换句话说, 是否有一种紧迫感要和北京达成协议 ?

达赖:就西藏内局势而言,确实有一 紧迫感。西藏真是持**在威胁、长 恐惧,一种暴政,非常严重。这确实 让我觉得产生一种紧迫感。

但是就我个人而言,过去五十年*, 这个常被说成是*家可归者找到了一 快乐的新家。我的生命在衰老,但西 藏问题是一个古老民族以及他们的权 的问题,与我个人的生命没有任何关 。如果不久我*了,很快就*了,我 不会感到担心,*为具有至少两千多 历史的西藏精神还在。未来,西藏精 将继**在下去。


记者:但您也是现实的。您看到年轻 代藏人可能不那么有耐心,他们可能 再坚持"*间道路"。

达赖:是啊,不管是藏区内还是藏区 ,藏人的失望沮丧情绪越来越明显。 让我有时有些担忧。*年前,大概是 *、七年前,我遇到政府部门的一个 族党员干部,他告诉我说他四十多岁 他谈到*十、七十、八十岁的那一代 人,*为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他们觉 现在的情况还可以。但三、四十岁以 的年轻一代就觉得局面太*了,太多 的抵触。但他说,只要达赖喇嘛在, 们就不得不遵从达赖喇嘛的愿望和教 ,坚持非暴力。达赖喇嘛一去,那么 ' 我们(年轻人)就该自作主*'了。我 到的是那种表达,这是相当严重的。

(打*记者的插问)如果出现了暴力 西藏人会受苦,*国政府会觉得十分 面*,对解决问题没有任何好处。

记者:您说西藏问题不容易解决,您 意思是不是在近期看不到解决办法?

达赖:听着。我的回*是,如果从西 内部看,*乎没有什么希望。但由于 藏问题的产生不是*为内战或者西藏 人内部的什么问题,而是所谓的解放 来了,用*力控制了一切(笑),这 是问题的*源。**,西藏问题与* 国大陆本身的局势相关。所以,如果 更宏观的角度看,我刚才提到了*国 代领导人的变化,我认为今天的*国 与三、四十年前相比已经大不一*了 人们有更多的机会了解真实情况。

记者:这也包括藏族人吗?

达赖:我指的主要是汉族兄弟姐妹。 **当我从更广、更全面的视角来看这 问题的时候,我非常乐观,觉得有希 望。

记者:我们就以这乐观的音符结束访 吧。谢谢您接受专访。

达赖:谢谢*。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9/08/200908110723.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