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Bir xitayning Uyghurlar heqqide eytqanliri



Unregistered
09-08-09, 18:46
BBC de Wang Lixiong isimlik bu xitayning uyghurlar heqqidiki mulahizisini oqup beqishqa erziydiken.


王力雄:新疆问题出路与思考(一)

7月5日发生在新疆的骚乱已过去一个月 。*国当局陆*逮捕了上千名有关事 的嫌疑人,而新疆骚乱所引发人们对 关民族政*的思考也仍在继*。

*国独立作家、民族问题专家王力雄20 07年曾出版探索新疆问题的著作《我的 西域,*的东土》。

王力雄从80年代起曾多次走访新疆,其 *一次在新疆收集资料期间还曾被当 以"窃取国家机密"为由被捕。然而*是那次的监狱经历 使他结识了维吾尔人朋友,让他得以 进维吾尔人的内心世界。

新疆骚乱后*国政府指责以*比娅为 的境外势力是*次骚乱的幕后*划者 但许多*者和专家认为*国政府应该 重新检讨它的民族政*。

那么,解决新疆问题应该有一个什么* 的新思维?王力雄在接受《*国丛谈 的采访时阐述了他对新疆问题出路的 思考。

以下是BBC*文网专访王力雄的文*摘 :

问:在《我的西域,*的东土》书* *曾预言新疆问题有取代西藏问题的 势,成为*国最棘手的问题。*当时 预测的*据是什么?:

王力雄:这可以从那时新疆问题发展 趋势以及新疆所*在的民族矛盾的很 迹象都可以判*出来。如果比较明智 的看待新疆问题的话,很多人都会看 出来 。

问:这次新疆的骚乱,流血冲突,是 是已经证实了*的预测,而且会越来 糟糕呢?

这次的矛盾已经暴露出来它就是一个 族之间的冲突,完全是以民族来划线 。
王力雄

王力雄:对,*为这次问题并没有得 解决,只是被压下去了。这种压下去 矛盾还在积累。一旦遇到合适的时间 可能还会再爆发。

问:*曾说过当民族矛盾变成种族冲 就严重了,那么这次的流血冲突是不 已经达到了从民族矛盾到种族冲突转 变的临界点了呢?

王力雄:是的,我一直是这*看的。 大的危险是这*一个变化的趋势。但 现在我个人感觉已经超过了这个临界 点。其实在前一段时间,应该说*年 前就已经不*地往这个方向发展。那 这次的矛盾已经暴露出来它就是一个 种族之间的冲突,完全是以民族来划 的。

问:这次的新疆骚乱引发了对*国民 政*的广泛思考和讨论。当初*国政 出台对少数民族的优*政*,到底是 出于什么*的考虑?

王力雄:不能说*国政府完全是出于 的愿望,但也不能说它是出于一种什 *的阴谋。政府在大的方面比如政治 方面对民族实行比较严厉的镇压,而 一种对其政治镇压的平衡,它在其他 一些小的方面给与一些民族的优*, 例如体现在它的一些民族优*政*上

但这二者之间构成一种冲突。于是, 数民族在政治上受到的压制所产生的 满,就借助于在小的方面对它的优* 去表达出来。比如说在一些刑事或是 事方面对少数民族往往在分寸上和汉 不一*,对少数民族稍微宽松一点, 那么少数民族就借这*的一个机会把 政治上所受到压制的那种不满在这方 表达出来。

所以就构成了一种好像在法律的实施 前的不平*。反过来这种不平*又* 了汉人的不满。**这种大处镇压, 小处放纵的民族政*实际上是效果最 好的。

问:如果当初采纳胡耀邦的那种比较 松的民族政*是否要比王震、王恩茂 们所推行的民族政*要好得多呢?也 就是说不会*成像今天这*的结果了 ?

王力雄:胡耀邦的政*在当时也出现 一些问题,比如西藏在80年代的后期 出现了一些抗议、动乱,但是我认为 是*为在文革期间和以前这些民族受 到高度压制,整个时期过去以后,当 *变得宽松之后的一种反弹。

如果当时的那种宽松政*持*推行下 ,并且把这种反弹吸收和消化掉的话 那么民族关系会逐*走向比较良性的 发展。而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下,一方 它有这种反弹,另一方面党内*在两 路线的斗争。

一些强硬派会有意的利用甚至操纵民 之间的对立和冲突,并把它作为反对 和派政*的一种口实,**导致冲突 变得比较严重,最后导致胡耀邦整个 线被否定。

我认为那时本来是*国的民族政*走 良性的一个机会,但被失掉了,以至 到今天的地*。

王力雄:新疆问题出路与思考(二)

问:这次新疆骚乱之后,*国政府不 认是由民族矛盾*成的,它被定性为 境外的三股势力所*划的。 也就是说它不承认是自己民族政*的 败。鉴于*国政府的这种态度,它会 自己的民族政*作出反思或是调整吗 ?

王力雄:至少现在还没有看到这方面 迹象。*为对作为掌握民族政*的反 裂集团来讲,他们最大的一个忌讳就 是被别人指出他们民族政*的失败, 们*活不愿承认这一点。但是在新疆 件发生的一年之前,发生了西藏事件 ,一年之内两起事件接连发生,这就 经太明显了。

如果不是民族政*失败,那么为什么 在民族地区出现接二连三、*起彼伏 动荡和事件呢?所以这一定是民族政 *出现了问题。我想已经有越来越多 *国人,包括共产党内部的人也都会 这个问题产生认识。

问:去年发生的西藏骚乱和这次新疆 骚乱,两者相比有什么不同? 尤其是新疆的骚乱它更有什么特点呢

王力雄:新疆的特点是它的暴烈程度 比西藏更强一些。一方面是它的民族 、宗教文化方面的区别。但更重要的 一点就是对于新疆来讲,它的民族主 动员的深度要比西藏更广泛、更深入 *为它的移民问题要比西藏更要严重 很多。

取消民族自治, 实际上并不可行,*为*国的这种民 自治的体制已经形成了许多利益的* 。
王力雄

大量的汉人移居新疆,而移居新疆的 人不象在西藏的汉人那*主要集*在 城市和交通干线和旅游点。移居到新 疆的汉人都是深入到农村,和最普通 最基层的老百姓面对面。这*的话很 日常的冲突就遍布在普通百姓的日常 生活*。所以它所带来的矛盾使得民 对立的程度比较深。一旦发作起来就 较广泛和爆烈。

问:也有不少*者提出各种各*的办 ,例如取消民族优*、打*民族之间 界限,包括取消民族、多元共治** 以解决民族矛盾,*更倾向于什么呢

王力雄:这必须要有一个综合的和大 模的转变才有可能解决民族问题, *为现在的民族矛盾已经不是一个简 的和浅层次的问题。它是一个整体性 问题。所以,它现在面临一个非常困 难的境地,也就是说那种小修小补已 不解决问题了。

而大的变化和*国的政治情况和专制 制又不相容,所以要想解决这个问题 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很可能需要从* 本上和整体上的彻底转变才可能做得 。

现在一些人所提出的取消民族自治, 实际上并不可行,*为*国的这种民 自治的体制已经形成了许多利益的* ,要把这些撤销掉,发生一种比较本 质的变化所受到的阻力也是很多的。 际上是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

民族问题从文革之后实际上已经反复 次了,从胡耀邦时代的宽松到后来的 *强管制和镇压,它把可能所试的方面 其实都试了,可是都没有找到解决问 的出路。从近期来看也看不到这种乐 的前景。

问:如果是这*的话,到底需要哪些 件和新思维才能找到解决新疆问题的 路呢?

王力雄:我觉得最终还是取决于*国 治制度的变革,*为只有真*的民主 对人权的保证,才有可能从*本上解 决民族之间出现的冲突。

王力雄:新疆问题出路与思考(三)

问:记得*在《我的西域,*的东土 的书*曾说过,*最担心的就是在* 向民主社会政治转型的过程*使民族 矛盾激化,那么反过来说是否现在也* 志着*国政治转型的开始呢?

王力雄:这个倒不见得是*国政治转 的开始。这只是在原有的政治体制之 没有镇压住的一次爆发。这个爆发也 是非常*暂的,它马上又被这种专制 镇压力量所压下去了。

但这种压下去的办法并没有解决问题 而且这种矛盾和仇恨会更深的积累下 ,*待着爆发的时机。**最危险的 还是*未来*国的政治一旦出现民主 型的这种时刻,国家控制力放松了, 制的手段也不能再使用了,自由的空 间又突然打开了。那种原本在专制时 积累的民族仇恨很可能会借用政治宽 化、民主化的当口又爆发出来。

这似乎显得是民主化导致了民族矛盾 实际上这种民族矛盾的*源是在专制 代积累下来的,但是恰恰在那个时候 会爆发,而如何避免这种危险实际上 是一个非常大的课题。

现在在*国主管民族地区和民族政* 是由很多部门组成的一个联合体,我 它称为反分裂集团。
王力雄

问:*国真的出现这种转型的时候, 可能会发生比前苏联解体以及南斯拉 内战时候那种民族矛盾的血腥冲突更 严重的种族冲突吗?

王力雄:我想至少可能比苏联解体时 冲突更严重,*为苏联解体的方式基 上是和平的。但像南斯拉夫的解体, 尤其是波黑战争就很血腥、很残酷了 *乎是伴随着种族清洗和大*杀。这 情况是有可能在未来的新疆发生的。 而新疆的人口规模要比波黑大三倍多 地盘就更大。**,它冲突的规模和 腥的程度都应该是超出波黑的反抗的 。

问:那是不是将来新疆的骚乱还可能 继*发生呢?甚至更严重呢,这次的 乱也许只是冰山的一角,是一系列民 族、种族骚乱的开始呢?

王力雄:对!我想如果现在的民族政* 不进行调整,不能够把民族之间的仇 消解掉,尤其是需要在民族之间的民 间进行交流或对话,消除仇恨和达到 解。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的话,我认 现在的这*一种民族关系已经到了随 时可能会由很小的火星引发大的冲突 甚至是血腥的重演,规模比现在还大 这种可能性都是*在的。

问:*国政府为了现政权的稳定,为 维护它的统治,是不是也会做出一些 族政*的调整,使情况不会越来越糟 呢?

王力雄:我认为如果稍微有一点责任 和智慧的统治者的话,它应该是走这 路。但是现在在*国主管民族地区和 民族政*的是由很多部门组成的一个 合体,我把它称为反分裂集团,而这 反分裂集团在很大程度上,它自身的 利益、它的社会地位、它的权利、它 金的来源都取决于反分裂的形式越严 ,它的地位越高、权力越大,金钱也 越多。

所以像这*的一个集团,它不会反省 己,说自己的路线是错误的。它总是 把责任归于境外势力的操纵,什么分 裂势力、极端势力如何如何*,所以 *大力度,强化镇压,继*强化他们 这种路线。 所以会导致这个问题越来越严重,这 *是危险所在。

如果是一个明智的统治集团,它就应 去修*自己的路线,但是*国现在的 种政治结构恰恰是下面的官僚集团往 往能够操纵和决定整个统治集团的这 取向,所以究竟会怎么*发展还需要 观察。

http://news.bbc.co.uk/chinese/simp/hi/newsid_8180000/newsid_8188000/8188056.s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