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维吾尔在线”站长伊力哈木



Seide
15-07-09, 09:04
“维吾尔在线”站长伊力哈木


7 月8日零点50分,突然接到伊力哈木的 话,他劈头就说:“我已经接到*式 知,这可能是*最后一次在电话里听 到哈木的声音了。主*说维吾尔在线 动暴力事件,这是冤枉我,我没有煽 过暴力,我不可能煽动暴力,暴力和 仇恨对任何人对任何民族都没有好处 谁都不愿意看到民族仇杀的悲剧。” 只来得及说一句*要多保重,他就挂 掉了电话。

时,我*在一位朋友家谈起乌鲁木齐 谈起伊力哈木。一个小时前,我曾致 他,希望获得他的授权,*为我很难 受,我想写这个人,让更多汉族人知 这个人,也想表达一下自己对民族冲 的认识,我知道他可能不便接电话, 果然,他在电话那头说,他身边有* “朋友”,希望我能理解。

“*赶快问问他是否需要什么帮助和 什么交代啊!”朋友提醒道,我如梦 醒,立即回拨电话,仅仅一分钟的时 间,那边已经转为人工呼叫了。


伊力哈木身边的“朋友”,也许是7月5 日夜去拜访的。当时,我得知乌鲁木 的骚乱极为严重,便电话问伊力哈木 乌鲁木齐情况,电话杂音极大,*乎 *法听清他说什么,只模糊听到他介 ,事件由韶关引起,据说下午示威的 *生开始约定要遵守一切公共秩序,后 来有失控,被逮捕。接下来*分钟完 听不清内容,再然后,依稀听他说似 有人现在鼓动,要每天上街坚持闹让 政府打*一百个(维吾尔人),连* *杀五天,直杀到政府形象*产,他 虑地说这些人现在都疯了,这时我突 然听到电话里*来门铃声,然后他嘟 道,难道我的朋友们就来拜访了?回 给*电话,然后挂*。 [


认识伊力哈木似乎是命运的必然。
2001年秋的某一天,某位朋友给了我一 *人民大会*的演出门票,*为想见识 一下人民大会*什么*,我兴冲冲去 那莫名其妙的演出。今天我已完全忘 晚会主题也和大致内容,但我记得快 结束时,在欢天喜地的乐曲声*,一 群人穿着各个民族的服装,载*载舞 声赞*。我突然被那些或插着鸟毛、 挂着叮当作响的配饰,或袒臂或皮帽* 的装束刺激得醒了过来:这难道不是 个现代版的*央帝国在炫耀万邦来朝 的仪式么?今天还会有哪个国家会刻 将所有少数民族各选一对演员代表, 上平时*本不穿甚至早已淘汰的服饰 ,在首都欢天喜地的*舞展示呢?我 想起来的,只有强盛的苏联帝国,曾 各民族代表轮番上场激动地表达“对 各民族的伟大父亲”斯大林的赞美, 苏联帝国已经解体了。
从那时起,我就常*辞职去新疆做民 问题调查采访的念头。在我内心深处 那里更像是我的故乡,虽然我在湖南 生活的时间长于新疆,但湖南之于我 终是个笼统而整体的故乡概念,而新 则是一个具体而清晰的小镇,我甚至 不会说任何一种湖南方言。如果*华 国*了苏联帝国的后尘,那我时时梦 的故乡就彻底变成敌国领土了。
除了阅读资料,为了能认识一个愿意 论民族问题的维吾尔人以便于我日后 计划,我在一个穆斯林聚集的论坛潜 水一年多。可惜直到它被关*,我都 曾结识一个维吾尔人,而在别的维吾 人常出没的论坛,则*乎看不到一个 对时事关心的维吾尔人——*为众所 知的原*,但凡是汉*的维吾尔人论 ,*乎都没有时事或社会论坛,人们 只谈风月。但我好*开始知道普通维 尔人的立场是什么,他们的处境和呼 是什么。

*我已绝了到新疆去的念头时,*为 维吾尔流浪儿童大量在内地当小偷的 题调查,*意*知道竟然还有个“维 吾尔在线”,于是,先碰到了站方* 小心谨慎在京读书工作的维吾尔年轻 ,然后,是站长伊力哈木。时在2007 夏。
伊力哈木全名伊力哈木·土赫提(伊力 哈木是其本名,土赫提是父名),民 大*国际结算专业的副教授,“维吾 在线” 创办人,他业余时间是个成功的商人 “一小撮”维吾尔人的精神领袖。伊 哈木大约生于1969年,新疆阿图什人, 阿图什人在维吾尔人当*的地位犹如 太人,*地人特别善于经商读书,历 上这里诞生了维吾尔大把大把的名人 。伊力哈木毕业于东北师大,曾留* 国日本,*为足迹广泛,伊力哈木通 汉*、英*、韩*,“能说一些”日 *、乌尔都*,“ 那不算啥”地能听懂*亚各国的*言 我结识的一些维吾尔朋友,大多都拥 令汉族人汗颜的*言天分,伊力哈木 自称其*言天分在维吾尔人里“是** 偏上”。
伊力哈木的相貌容易被认为是印度人 巴基斯坦人,矮矮的个头,挺着大肚 *,秃顶较严重,——陌生人在头半个 小时里,未必认为他是个有*力的男 ,他曾屡次问我,他像我一*剃个光 是否可行,这个决心两年未下,看来 最终由政府帮他光头愿望了。
最初,伊力哈木和我们交道时,约略 公事公办的架势,只在我见面向他用 吾尔*问好那一刻,他眉毛一挑、眼 睛亮了一下,*度维持了五分钟,100W 灯泡就回到了40W的亮度。我后来才知 道,那是*为他对我并不真*信任的 故。在救助维吾尔流浪儿的过程*, 们曾与各地的民间反扒组织建立起联 系,他感谢一些组织对维吾尔流浪儿 关心,——这些*不相识的汉族普通 民体现出远比政府强烈的社会责任感 和人道主义精神,但一些反扒组织血 的报复则让他认为,本质上汉族人还 *法理解也不愿意理解维吾尔人的苦 难。

但到他家做客,小心地谈起我的新疆 结,说起我曾写过一篇《请对他们说 声 yahximusiz》时,他突然像插上了一个五 伏电源般振作起来,抓住我的手。原 来那篇文*转到维吾尔在线,竟一直 置顶。他说他一度怀疑是否会是一个 *的在新疆呆过的汉人写的,*为他 相信有能客观平*看待维吾尔人的汉 ,但不相信真有有反省能力的 “好汉人”。
在我,则同**法想象,我会这么不 意地遇见这*的“好维吾尔人”。我 的“好”,是指好的谈话对象,*为 我确实想不起我的汉族朋友里,有过 他这般让我觉得兴趣点和见识有如* 配和过瘾的交流对象。——当然,他 是我的老师。

伊力哈木当时身边就有位一直追随他 *生,是西南某个民族的**,所* 业完全与伊力哈木*关,仅仅*为伊 力哈木身上绽放的神奇的*力,毕业 东南沿海工作一年后,又辞职返回伊 哈木身边。*外,他还吸引了好*个 不同民族的*心者参与网站的管理。

伊力哈木生来就具有一种非凡的*力 他说话一激动,就有股力量像蒸汽顶 茶壶盖*一*让他时不时想站起来。 他似乎拥有五十升的肺活量,能不换 地倾斜出*十个排比句,原话照录, 需要修改一个*就是一篇杰出的演讲 稿,而这个演讲稿,光*看一遍就能 温瞬间上升。 POWER,这是我能想起来的唯一一个词, 他显然没有过任何修辞*和口头表达 *练,完全*一股澎湃浩荡的力量, 种从胸膛里抓出的滚烫的带着血肉温 度的*情和痴诚,打动*,催**, 服*。 [/url]
二 (http://)
这*的人,我不可能放过他,尤其是 个人的知识和见识,一个人是否能吸 我,恐怕这是最重要的。他似乎也绝 *放过我的意思。第一天,我们聊了 个通宵,同去的小姑娘从未听闻一个 *的世界,一直好奇地睁大双眼,我 们注意到她时,她早已趴在桌上睡着 。第二天,我意犹未尽,又叫上另外 位同事前往,直到天亮方才各自找沙 发、地毯躺倒。
其实,与他长谈后,我在感慨认识这 人的神奇之时,偶尔会升起一种莫名 怀疑,他在敞开胸襟时是否会真的相 信我,相信我有与他一*的坦诚。* 不用他介绍我也知道,谈到民族问题 普通维吾尔人之间往往都没法互相信 任,*为在现实世界里,“大哥”的 线*处不在,一个处境逼仄的民族, 望可以大量制*仇恨,也可以大量制 *被出卖的灵*。 (http://)
而我,*论如何只是一个从未交往过 “和台”(Khitay,音“赫岱”)。在 地有维族朋友或藏族朋友的汉族人, 许会有这*的深刻印象:哪怕与这位 异族朋友有很好的关系,可以一起吃 喝喝生意上互相照应,但多半都会默 地避免谈论敏感的政治问题,尤其是 在敏感时期。*可能会有一位维吾尔 友,但随着时间流逝,*们会越来越 能诚实交流民族问题。这就是*国民 族关系的普遍事实。
伊力哈木给我讲过一个疯*克里木的 事,*人二十年前曾在东南沿海炒外 发了财,与当地汉人的交往*,深刻 发现自己的族群在观念意识上的落后 也深刻感受到周围汉人对他的*视, 是他狂*地想融入汉人社会,先是疯 狂练*各地汉*方言,接着饮食*惯 完全向汉人看齐,不吃清真食品,每 大啃猪蹄,后来干脆到医院换了八升 汉人的血,但他主动“被同化”彻底 败,人们看到那**亚面*,还是本 地横上一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的客客气气的隔膜。 (http://)
就如“和台”这个称呼,在懂维吾尔 *的汉族人在场时,维吾尔人会用“汉 ”这个词,但私底下维吾尔族人多半 会常用“ 和台”这个称呼。同*,汉族公开场 使用 “维吾尔”,而私底下会有不少人使 “*头”这个词。对当地人来说,公 场合使用“汉人”和“维吾尔人”, 不少时候只是自觉配合民族团结的一 表演。
“和台”这个在清代官方文献*大量 用的称呼,被“老大哥”禁*使用后 于今,早已自然而然地悄悄附丽上了 一种贬义的、私下暗*切口的意味。 本,“和台”即“契丹”,源于金* 后,契丹人的一支逃到新疆境内建立 的西辽政权,它并*任何贬义,俄* *国的称谓Кидай(Kitay)就应当来 突厥*。 (http://)
而“*头”源出“*回”,得名维吾 族人旧时以白布*头的*惯,原本可 为**视意味,但清代官方公文*将 “*回”、“生回”与“汉回”、“ 回”分指维吾尔族和回族人时,*华 化*心论的*视性意味不言自明。
而“和台”与“*头”在今天日益广 的私下使用*,民间又赋予其全新的 *视性解释:“*头”多被解释为脑* 不好使,**夹杂不清。而关于“和 ”,则更让人啼笑皆非,一位“内高 *”**后考入名*的古丽说,她父亲 给她的解释是:当年汉族人来新疆时 基本上都穿着黑大衣,所以大家就用 黑大衣 ”(Khitay)来称呼汉人。——汉人大 模进新疆,的确是穿着黑色棉大衣的 改犯开道,但这个维吾尔词*的误读 却完全是在汉**音基础上,而非维 尔*的*音基础(诸位读者可品出其 意味)。
——我不相信一个内心敏感的汉人在 维吾尔人、藏人交往时,会感觉不到 一道看不见的长城横亘在*间。—— 据伊力哈木介绍,“长城”一词在维 尔*里还有一种称呼,意为“把我们 在外面”。
第一次见面时,伊力哈木就给我讲过 的那种强烈不安全感,讲过一些这方 他知道的、他经历过的种种。当时, 他刚刚经历过一次“大哥”的关心, 里的电脑、书都被搬去化验检查。他 疑自己家里可能有小电*动物入驻, 滔滔不绝之时会突然紧急刹车,抬头 望天花板,喃喃自*:“唉,党*央 ,我哈木可都是为了*好啊!”
我有一种隐约的分裂感:他虽然开玩 说“我看我们*央政府真要是听到了 的真心话,那可是好事”,但这种状 态下的生活,没有任何人会觉得自在 他可以认为,焦虑和不安全感是“老 哥”在看着他,也可以认为,这个明 察秋毫的目光是“和台”的。而我, “和台”的一分*呵。

第二次见面后仅仅两天,他的手机就 终*法接通,家里的座机好不容易有 接了,却是他的妹妹,她也在到处找 他。

那天,我刚刚看完《窃听风暴》,我* 被一种对人性的深刻怀疑强烈左右着 绪,我想这就是伊力哈木日常的感受 吧。我在伊力哈木那里的长谈,大量 关于新疆的民族问题的现状、可能的 机、解决之道、他个人的理想追求* *。对维吾尔人来说,*一不是犯忌 内容。
我,一个“和台”,扮演一个假意对 吾尔人的*心人,诱使他滔滔不绝地 出内心的想法,讲出大量对“老大哥 ”的批评,然后我离开,“老大哥”* 门而入。 ——当他坐在大功率电灯下的椅*上 不知道白天黑夜的时候,他是否会这 怀疑?他会对“和台”有信心么?如 果我真是这*的一个人,他是否会** 彻底对汉族人失去信心。
这种*结,我*法用文*表达。 普通维吾尔人对兵团人内心的敌意, 至在我面前,他会故意夸*那种情绪 *为我和他*情如火刚好相反,表情 肌实在不发达,或许总是一副不置可 的表情。
——我在他面前扮演过*知的大汉族 义愤青、扮演过党*央、扮演过自治 政府、扮演过沾满维吾尔人鲜血的湖 南人代表、扮演过把新疆各个工程都 包了的山东人代表、扮演过*夺了当 维吾尔人、当地汉人资源的国有垄* 企业代表……我可能是*国带表最多 人吧。
他是在告诉对我来说只有概念没有细 的事实,是在倾泻压抑多年的表达愿 ,我是在倾听和接受有关“把我们隔 在外面”另一侧世界的系统知识教育 这是一个“和台”倾听一个“*头” 倾诉,这是一个“和台”接受一个“ *头”的教育。 (http://)
*们汉族当然是大哥,大哥说我都房* 地方小不够住,小弟弟*让点地方吧 于是最好的地都让给兵团了,上游的 水哗哗都截到兵团的地里去了。*说 国家发展的需要,东部的大哥需要小 当原材料基地,暂时牺牲一下,没问 题,石油、煤*、天然气、棉花…… 去。也不求*的税收给我们维吾尔人 我们新疆汉人多留一点,但不要说每 年国家拨款多少多少养着我们,这个 不好听对吧。
*看网上的汉族愤青,脑*很笨的, 天骂海外资本*夺了*国财富,其实 该感激人家。*看,它们帮*解决了 多少就业机会,把那么多农民培*成 适应现代管理的产业工人。没有台湾 、香港人办厂,内地人哪里会知道怎 么管理一个现代化的大企业?没有外 企业的示范,内地人哪里能掌握什么 西都可以山寨的能力?应该有一颗感 恩的心!可惜啊,我们维吾尔人有一 感恩的心,但没人给我们感恩的机会 还有我们可怜的新疆老汉人,*看我 们新疆什么都有,就是本地人没什么 会。 (http://)
打个不*确的比方,汉族是个统治民 ,是殖民者,到新疆来我们欢迎啊。 晓波说*国需要三百年殖民统治的话 很对,哪个落后民族不是西方殖民者 来的现代化?但是*看*们汉族人, 高端的行业,我们没有技术没有人才 没有经验没有资本,好,*们去干, 单的*工业,*们开厂*,我们当工 嘛,低端的工作可以交给我们,我们 可以边被剥削边**嘛。*看看西方 民者,从来都是带去先进的制度、先 的文化、先进的生产力,他们高高在 上,一个英国人从来不会跑到印度和 地人去抢重体力活,但*们汉族人带 我们什么先进的制度先进的文化?最 高端的工作抢了就抢了我们不眼红, 连扛麻袋这*的苦力都要和我们维吾 人抢,世界上哪有这么没出息的统治 民族呢,我都替*们着急啊。
不是么?大哥哥到处打井、开矿、修 、搞建设,*说地下的石油、天然气 煤*是国家的,不是新疆本地人的, 没关系,内地也是这*嘛,*守着祖 留下来的土地,*石油*石化一来说 不起,地下有国家的资源,*搬家吧 ,*搬家了。没关系,*还需要劳动 嘛,*好小弟弟没活干,分配一点苦 活给小弟弟养家糊口好吧?苦力活的 机会都不给小弟弟。*看看新疆一些 工启事,这个写着只招汉人,那个写 限招汉人。*们兵团的人受不了兵团 剥削,人口流失,没劳动力了,*们 着一边更穷的维吾尔小弟弟不管,偏 跑到内地去招民工,来一个人就给* 千安家费,提供住房家具——汉族大 哥很多时候做事太不含蓄。 (http://)
*说我哈木有*言天分,没办法嘛, 十七岁才接触汉*,拼命*啊,汉* 么复杂这么难懂的*言都*会了,像 日*、韩*这*和维吾尔**法接近 阿尔泰**起来就快多了。*说我们 吾尔人有*言天分,都是被逼出来的 啊,*看维吾尔大*生毕业找不到工 ,要么去*亚做生意,要么去当导游 只好拼命*外*,成绩好的就到西方 去留*,不回来了。
为什么很多维吾尔人想独立,很简单 ,在自己的家乡找个工作都必须懂汉 *,哪怕是工地挖个沙*到小区扫个地 当个保安也要懂汉*,懂了汉*还不 定给*这个工作。*们内地的汉人没 说一定要懂英*才可以到工厂打工、 去扛麻袋吧?维吾尔人到内地去找工 ,不懂汉**当然可以不要他,但新 是民族自治区,有宪法、有民族区域 自治法。*看美国黑人,*白人如果 *为种族肤色不雇用解雇我,我可以去 *,但*如果是一个维族人去告人家 搞民族*视,人家不理*,如果*敢 网上去说,人家就可以跑来抓*,说 **坏民族团结煽动民族分裂。这个时 候,受害者除了维吾尔族还有谁?还 当地汉族老百姓,这些人欺负不了维 尔人,自己平时也受气,新疆的资源 他们也没分,但怎么办,维吾尔人恨 们,是*们抢了我们的*碗,是*们 族人在欺负我们,我能分得清是哪个 汉人欺负我哪个不欺负我吗? (http://)
……
我知道伊力哈木不可能对我*有一丝 责怪或迁怒意识,他甚至认为新疆本 汉族是被愚*民族政*绑架的人质, 但我得经常扮演这*一个坏人或愚* *的代表,*为后来我介绍过*个关 新疆但却对*一*所知的朋友给伊力 哈木,通常,这些新朋友在伊力哈木 里是“友邦”,而我则是干下了种种 *事,让新疆民族问题越来越严重的主 犯。 (http://)

“如果我不是一个维吾尔族,我肯定 说,我是个自由主义者,但我是个维 尔族,我首先得是个民族主义者。” 伊力哈木曾重任在肩一脸自信地拍着 脯说:“我们维吾尔知识分*里,* 科方面的人很少很少,内地的大*在 新疆招生,法*、社会*、政治*从 就招的很少,经济*的有一点儿,* 维吾尔人里有不少理工科的专家*者 ,但他们不懂得自己民族的权益去怎 表达,那些老的搞文化艺术类的知识 *嘛脑*不好使,又活的像个娘们一 *,我哈木自己能挣钱,我敢说我敢 ,我不想着自己的民族,不关心自己 民族,谁去关心?” (http://)
伊力哈木自信是在为*央政府、为党 碎了心。*为他反对新疆独立,时刻 心新疆出现剧烈的民族冲突,虽然它 认为后者随时可能。
伊力哈木反对新疆独立脱口而出的* 理由是:“每一次新疆的民族冲突, *首先看到的肯定是维吾尔人起来上街 *人,其实最后不都是维吾尔人*的 吗?如果*国出现民族分裂出现战乱 那肯定是维吾尔人血流成河,而不是 汉族人血流成河。不要说*们汉族有 三亿人,光是新疆的汉族人,他们掌 的资源力量,都对维吾尔人有压倒优 势。” (http://)
我曾多次问过伊力哈木,是否也有过 立的想法,只有一次,他一脸痛苦地 真想了一下喃喃道,有谁不曾幻想过 生活在一个独立自由完美的国度,可 畅快自由地呼吸呢?他缓一口气道, *是一个对自己民族负责的知识分*, 一个尊重历史也要尊重现实的知识分* ,要有民族自尊,但也要有现实理性 独立是绝不能追求的。
好*次,他甚至这*反问并自*:“ 有的汉族人都在担心,苏联、南斯拉 的命运会不会落到*国头上,难道汉 族人就没想过,维吾尔人也在担心吗 那么多维吾尔老百姓,只要有口*吃 能活得好一点就非常满足了。就算血 流成河之后,汉族人说*们独立吧, 吾尔人得到的是什么?从*世世代代 一个十三亿人口的邻居为敌?*想过 没有,就算汉族人像瑞典人一*,大 和平分家,但是,新疆这么大的地方 这么长的边境线,*让汉族军队保卫 *的安全多好,自己独立再搞一套东 ,老百姓的负担多重?如果真像有些 想像的,独立后让美国人驻扎进来, 那么我们就彻底变成双重仇恨的人质 。” (http://)
伊力哈木一直坚持认为,维吾尔人追 平*自由的愿望,完全不能脱离汉族 实现自由民主的进程,两者必须是紧 密结合的。维吾尔人今日的处境,* 整个*国缺乏民主,缺少自由的产物 只有汉族人也实现了自由民主的愿望 ,维吾尔人才有可能获得自由民主。
“但是,*们那些整天喊着自由民主 *的汉族人可是不关心我们”,伊力 木目光闪闪地笑着问:“我们维吾尔 人脑*很笨吗?*看看*们汉族多少 青啊,他们一边说西方在搞文化侵略 在搞经济剥削,要反西方,要反西方 的价值观,回过头又说要**地镇压 吾尔人,要把我们维吾尔族全部同化 *看*们汉族人脑*好使吗?对不起 ,开玩笑我不是在说*。” (http://)
我们是在维权,是在维护宪法给我们 个民族平*的权利,维护民族区域自 应当享有的权利,不是搞民族分裂、 不是在煽动民族情绪,有人说我们这 民族分裂,我们不能上这个当,不能 的去搞民族分裂煽动民族情绪。但为 什么有些汉族知识分*一听到维吾尔 说我们争取民族平*,就跟着说怀疑 们是在搞民族分裂?
“在我哈木看来,只要生活在一个民 平*的自由的国家,是汉族人*多数 是维吾尔人*多数,这都不重要,重 要的是不是尊重各个民族的权利,是 是尊重彼*不同的文化和*惯。如果 们*国是一个真*自由民主的国家, 那些周边国家的人才还会*为*制度 优越性被吸引到这边来。” (http://)
我怀疑,伊力哈木的有些看法,或许 敢对我分析:*看看*亚独立的国家 有哪个不是独裁者当政,一个比一个 操蛋。有时候*会想,汉族人带来的 道就都是坏的影响吗?*看*亚那些 家,都是独裁国家,但斯拉夫化最深 的国家,像哈萨克斯坦,它的统治比 拉夫化浅的国家要文明一些开放一些 代一些。我当然恨不得汉族人是像讲 英*的民族那么文明。
伊力哈木认为,如果*国是一个自由 主的国家,新疆是一个真*落实民族 域自治法的自治区,维吾尔人会*生 活在*国为傲,*国就对*亚地区拥 强大的软实力,*为维吾尔人的*言 势,他们天然会成为拓展*国在*亚 文化、经济影响的排头兵,哪怕是对 吾尔人平*一些,情况都有不同。很 次谈到这个话题时,伊力哈木说如果 有时间他要把这种国家发展战略的建 系统写出来,我也很多次*应,我可 帮他完成文*整理。两年了,这个事 情终于被彻底搁置了下来。 (http://)
伊力哈木说,虽然维吾尔人受了很不 平的对待,但*为维吾尔人是*国境 的一个民族,一个善于向汉族**的 民族,维吾尔商人向西拓展市场时, 多时候得益于维吾尔人在十三亿人口 个巨大市场上与各民族的互相交流* *。伊力哈木举餐饮业为例说,维吾 人与*亚很多民族其实是同一民族, 食*惯完全一*,但国境线这边的维 吾尔人的餐饮文化融合了大量其他民 的创新,服务意识服务水平,比起国 线那边的同胞,有明显竞争优势,* 如*亚国家现在流行新疆人发明的“ 大盘鸡”,名称都是汉*音译。虽然 吾尔人在*亚也是夹缝*求生*,但 务行业却逐渐落在了维吾尔人手*。
“难道我们维吾尔人,我们诞生过《 厥*大辞典》、《福乐智慧》的维吾 人只能推广大盘鸡、推广**?我们 没有人才吗?”说到这里时,伊力哈 常会目光炯炯地扳着手指头,说他认 的多少*亚国家高官,虽然公开身份 是哈萨克人、乌兹别克人,但其实私 自认为是维吾尔人。 (http://)
“我们维吾尔人一点不笨”,伊力哈 说:“和内地的汉人比,像浙江江苏 东的汉人比,我们维吾尔人经验、意 识都比不过他们,他们起*早有资本 但和新疆本地的汉人比,我们维吾尔 是温州人,汉族人是东北人。我们自 生自*,从来没人管我们,只好从小 小贩做起,新疆汉族人嘛大部分生活 体制内,*惯了被安排被管束,他们 比我们日*好得多,但*自己力量做 来的*看有*个呢?”
五 (http://)
伊力哈木最佩服的汉族*者是秦晖。 曾向他提过两次秦晖的名*,一段时 未见,他一口气搜集了大量秦晖的文 *。他称秦晖是他知道的唯一可与西 *者比肩的*国人,他有很多观点想 秦晖碰撞,我好*次*应他,要找机 会让他和秦晖认识,可我去年一系列 工作变动,*事就被*限地拖延下来
他曾经最想认识的汉族*者是王力雄 他看过王力雄的全部作品,王的作品 *乎全部被他转载过,他很想当面感激 这*一位长期关心维吾尔人的汉族人 当然,也有许多观点想与王商榷。我 他与王力雄见面认识后,伊力哈木多 少有一点点失望。他用食指在自己太 穴上比划着对我说:“王力雄先生有 心,这个人了不起,有人**力。我 非常非常尊重王先生。嗯,他是不是 *家出身的缘故?我觉得他很多问题 思考方法不对,和我们使用的工具不 一*,怎么回事?” (http://)
我想,与王见面后对伊力哈木的情绪 击,主要是*为写过《黄祸论》的王 对*国前景持完全不抱希望的悲观态 度,这与伊力哈木高涨的积极乐观态 完全相反。如果按照王对*国前景的 观预计,不但汉族社会要彻底崩溃, 维吾尔人更会完蛋——“按照王力雄 生的说法,*国大崩溃,维吾尔人闹 立,那肯定汉族人会镇压,我们维吾 尔人还不会被愤青杀光么?*信么?
伊力哈木甚至好*天在反复咀嚼王力 的观点,试图逐点粉碎王氏观点。* 第三次见到伊力哈木,他已再度恢复 他特有的乐观。伊力哈木坚信,经济 开放,必然带动法律和整个制度逐渐 西方世界看齐,人们的观念也会逐渐 改变,而私有制和公民个人财产的增 *,必然带动权利意识的觉醒,最终会 逼政府一点点放权,期间的博弈必然 会伴随一定的社会秩序震荡,但大方 不可能逆转。“*们汉族人是个多么 劳能吃苦的民族,我在全世界都没见 过这么不知疲倦的民族,*怎么可能 来与南美、南亚和非洲相比,是不是 ” (http://)
5·12汶川大地震后,我曾临时赶回北京 ,那段时间,伊力哈木每天盯着电视 他的固执的乐观和维吾尔人角度,总 得出一些我不曾留意的观点,我记得 他双眼湿润地感慨:四川人真了不起 与西方人相比,*国人、*们汉族人 在这么操蛋的统治之下,平时生活得 像野草一*卑贱,像动物一*麻木, *看看这次地震的四川老百姓,太顽 坚韧,太了不起,这*的生命力,这 *的意志,*说说,世界上哪一个优 民族,能比汉族表现得更好吗?有什 人能征服他们吗?*说新疆那么多维 族人为什么要主动献血、捐物资,那 是被打动坏了啊。啧啧,这*的民族 应该也肯定不会永远是用这*的方式 生活。哎,有这*的老百姓,这个国 是有希望的。
伊力哈木认为,王误读或夸大了维吾 人分裂意识,把普通老百姓都当成了 治动物来观察,在民族问题的制度安 排和设计上,王的眼界和思维方式还 紧盯着*个悲剧性的国家,没有考虑 其他的可能。*为新疆民族问题,伊 力哈木甚至也怀疑过王力雄对西藏问 的解决思路。他觉得,某种程度上, 族知识分*公开同情民族自决或同情 独立,其最终结果也许是悲剧性的, *为*不可能指望所有汉族人都与*一 *,世界上也没有*个民族能都觉悟到 这个程度,在力量极为不对称的情况 ,被激发起独立意识的少数民族与汉 发生对抗,不但少数民族面临*顶之 灾,汉族本身也*为必然残酷的镇压 为而面临极为不利的国际环境。 (http://)
关于民族自决原则,伊力哈木曾试图 我探讨,到底是这个共识重要,还是 本身想要解决的问题如何能被解决才 是*本?对民族观念和民族意识截然 同于西方的东方,难道没有更易被接 和更适用的共识么?我没有能力与他 讨论这个问题。我是“和台”,我关 新疆民族问题,但它不是让我日夜寝 难安的问题,在今天还极难有制度创 新可能的事实面前,我很难像他一* *情去考虑未来复杂的制度创新问题
伊力哈木很多关注和思考,我已完全 能倾听,*为我对*一*所知,他曾 说,假如维吾尔人在*国实现自由民 主的前提下,分裂意识的人比例更高 其实是可以借鉴鞑靼斯坦共和国的经 ,通过宪法和一系列具体制度安排保 证其留在俄罗斯内,而不出现主*分 的政党获得地方政权的情形。华人在 来西亚的经验,新*坡处理民族关系 的经验得失,欧洲各国处理民族矛盾 经验,都在他的重点*究之列。 (http://)
是不是还有过一个汉族*者,一个汉 官员也像他这*想过问题,我很怀疑 [url=http://]

------帖*转.黄*晋 再见,伊力哈木于2009-7-11 10:13:08被漫手织文编辑. [url=http://][/u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