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Radiyo



Unregistered
17-10-08, 16:11
德国九名华人知识分子就张丹红及《德国之声》中文部问题致联邦德国议会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9月26日 转载)
(2008-9-13)
(博讯 boxun.com)


最近一年来,联邦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会见达赖喇嘛,以及在中国召开的奥运会,使得《德国之声》中文部的问题 终于引起德国社会的关注。

《德国之声》中文部以张丹红为代表的一些编辑们,通过《德国之声》在欧洲和德国社会直接传播中国政府的意识 形态、反映中国政府的要求,引起德国媒体、政界,以及海外中文媒体的注意和广泛的批评。事发之后,中共宣传 部及其喉舌新华社,从幕后跳到前台,用典型的冷战时期的方法,攻击德国社会、媒体和政治家对于《德国之声》 中文部及其副主任张丹红的批评(见附件一),说明了《德国之声》中文部问题的严重性。

为此,我们这些因思想、信仰等原因流亡德国的中国知识分子,与久居德国的华裔个人和团体,愿意借这个机会向 德国议会、德国政府、德国媒体就我们多年来所了解的《德国之声》中文部的问题,公开表明我们的看法,并且要 求彻底改组《德国之声》中文部。

我们认为,《德国之声》中文部由于中文播音的特殊性与主流社会隔离,在德国社会已经成为一个孤岛。它的工作 在相当程度上偏离了电台的宗旨推进人权民主,向世界传播德国的形象。它表现在以下几个 方面:

一、中国大陆听众认为,《德国之声》中文部被中国大陆政府看作是最可靠的海外媒体。(见附件二)我们认为这 个说法是准确的。它表现在,
1. 中国的媒体都是在政府的控制之下,中国政府对于直播审查和控制极为严格。但是2007年春节中央人民广播电 台对《德国之声》中文部副主任张丹红采访现场直播,这表明中国政府的意识形态部门在政治上高度 信任她。
2.众所周知,为西方媒体工作的新闻记者,在中国无论是工作,或者旅游、探亲,都会受到严密的监视,甚至阻 碍。但是张丹红等《德国之声》的中国编辑们每次回中国受到高规格接待。
3.中国大陆听众,无论异议人士还是一般民众,都认为《德国之声》是和德国电视一台、二台,CNN、法国广 播电台中文部等中文广播电台非常不一样的电台,是中国政府的友好媒体。民众很少从《德国之声》听到他们非常 想了解的被中国政府封锁的真相。(见附件二)
4.奥运会前,张丹红在德国媒体上的言论,及《德国之声》中文部的某些报道,与德国和欧洲社会对中国人权状 况、中国政府的新闻检查的批评态度完全对立,站在中国政府的立场上,歌颂中国政府的人权成就,攻击西方媒体 、德国政府的外交政策,以及总理默克尔。(附件一、二)
5.海内外中国人权人士和一般听众都看到,《德国之声》的中文播音的一些节目,特别是其中文网页,其政治倾 向、风格、用语,非常类似中共官方宣传喉舌《人民日报》海外版。其中网页的一些重要的新闻,例如对达赖喇嘛 访德,断章取义、混淆视听,对西藏拉萨的报导,居然完全和中国政府媒体一样。(见附件三)

二、张丹红和《德国之声》中文部的一些编辑奥运会前如此维护中国共产党政府,但是对于共产党社会的公民运动 ,批评声音和活动的报道却非常消极。

1.对于共产党中国社会的公民运动的动态的报道,和德国电视一台、二台等的迅速、尖锐的报导不同,《德国之 声》中文部几乎与这类报道绝缘。德国有关中国国内,乃至海外异议人士、维权人士及不同信仰群体和个人的报道 ,总是首先来自德文的媒体记者。
2.根据我们在大陆的亲友和我们自己的了解,《德国之声》中文部对于中国共产党政府所不喜欢的新闻,例如与 人权、民主、及与异议人士相关的事件,非常消极,能不报就不报,不得不报道的时候,就转发其他媒体,并且在 时间、程度、篇幅上都大打折扣。(见附件二)这一特点在它的网页上最为突出。该网页很少有国内和流亡海外的 中国的人权人士、公民活动家、持不同政见知识分子,以及民运人士的文字和新闻。
3.如同冷战时期的《自由欧洲电台》,现在《自由亚洲》、《法广》等中文部与中国国内以及海外的异议人士及 团体联系密切,经常报导他们的观点和动向。但是《德国之声》中文部,与他们和中国政府的良好关系以及报道形 成鲜明强烈对比,几乎所有《德国之声》中文部的编辑们和异议人士很少接触,在政治观点上格格不入,对他们很 少报导。

三、《德国之声》中文部没有正确地传播德国的政治形象
对中国听众来说,现今的德国,和美国、英国和法国一样,是民主社会的代表国家之一,尤其是柏林墙倒塌,两德 统一等事件,具有极其重要的历史意义。但是《德国之声》中文部并没有给中国民众正确地传播德国的这个政治形 象。
1.众所周知,达赖喇嘛和德国各党派的政治家都有着良好的关系,在德国民间有着广泛的影响。中国政府对达赖 喇嘛及其世界影响长期封锁,中国社会非常缺乏这方面的信息。《德国之声》中文部除了对于这方面报道非常消极 外,张丹红们在奥运会前对默克尔总理的批评让我们看到,她的批评和德国国内的不同意见不同,不是讨论如何做 更好,而是从根本上肯定中国政府,攻击德国政府和民间对达赖喇嘛在原则和价值问题上的认同。他们的网页报道 甚至背离事实。(附件三)
张丹红和《德国之声》中文部的某些编辑们对默克尔总理的敌视态度让我们看到,在这个问题上,他们违背了《德 国之声》的宗旨,不可能正确传播真正的德国的政治形象。
2.德国总统科勒尔、总理都没有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奥运会前德国社会对于有关如何看待北京举办奥运会问 题的讨论也说明作为民主社会德国的基本立场,但是,《德国之声》播音和网页在这个问题上也没有把这种有原则 ,有条件的支持,以及如何推动、支持专制国家民众争取人权、自由的讨论反映出来。
3.柏林墙倒塌十九年来,二次大战后六十年来德国在清理、研究、讨论共产党社会问题,极权主义专制问题上有 着非常宝贵的历史经验,尤其是对于东德共产党社会的研究,不断有新的事件,档案揭示。这些事情对国际社会的 生活产生了重要的影响,如电影《他人的生活》获得奥斯卡奖。但是《德国之声》中文部并没有把德国对于共产党 社会的深刻、尖锐的历史性的反应,及时、准确、大量地介绍给中文世界。

四、《德国之声》中文部在人事问题上有严重的问题。
《德国之声》中文部的政治倾向、意识形态和它的用人问题有着紧密的联系。为此我们要求德国议会和有关部门了 解澄清有关《德国之声》的人事问题。
1.我们听说《德国之声》中文部有编辑曾经拒绝做任何异议人士、法轮功问题的报道采访节目,我们请求《德国 之声》中文部回答,是否真的有这种问题。这种事情如果真的发生在《德国之声》中文部是不能让人 容忍的。
2.《德国之声》电台是否知道作为他的编辑要注意到政治和利益上的回避,那些个私人进出中国自由,成为共产 党政府官方部门座上客的现象,随时可能影响到《德国之声》的公正性。此外这种现象甚至影响到,《德国之声》 内部那些敢于和异议人士接触的人和家属的安全,影响到海内外与《德国之声》有所接触的异议人士 的安全。
3.《德国之声》一位重要编辑的父亲张振华在中国驻波恩领事馆文化处工作的时候,回国期间,把他在德国了解 的情况,到外文局街道居委会举报,说他的邻居蒋笑钗的女儿黄思帆博士在德国是法轮功积极分子,要求采取措施 严密监视蒋笑钗家。居委会接到这份举报后,有人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蒋笑钗,要她们家小心。蒋笑钗女士再三叮嘱 其女,在德国的黄思帆博士,一定要小心注意那些与张振华有联系的人。
蒋笑钗女士也是法轮功学员,零六年病重住院的时候,因为再次被人举报而被抄家、逮捕,被判劳教三年,监外执 行,12月6日死在医院。
我们听说这位编辑对于任何有关法论功问题,以及异议人士的报道有明确的消极反应。现在她是《德国之声》和中 国联系的重要工作人员。我们认为,无论从保护她个人不受其父亲告密揭发的安全角度,还是从她可能带来的另一 负面影响,对周围人的安全影响看,《德国之声》雇用、任用这样的人是非常不慎重的,根本没有注意到各种负面 影响,而加以必要的回避。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德国之声》中文部要成为一个西方民主社会的正常的媒体,我们呼吁并且要求《德国之声 》中文部必须进行必要的结构和人事的改组。

1. 张丹红应该离开领导位置(Fuehrungsposition),重要关键部门的工作人员一定要审查他们的 各种背景,一定要有必要的利益和人员的回避。
2. 鉴于中文部面对的是一个共产党社会,因此《德国之声》中文部的应该也必须选用那些对于共产党社会、共产党问 题有充分认识的专业人员,对前东欧、东德有经验的人来承担。而这方面的人在德国并不缺少。
3.对中文部工作人员招聘,要有标准。应该进行必要的意识形态,以及社会背景的审查。我们认为,对于那些曾 经是中共党员及干部的人,如果无法证明他们已经和中共组织断绝了关系,《德国之声》中文部应该 避免使用。
4.中文部的新闻工作应该定期有审查鉴定(Gutachten)。这可以聘请社会各界人士、人权团体,前东 德公民活动家,中国的异议人士,抽查某一天,或者某一部分节目给予评述鉴定。
5.和共产党社会的新闻交流,直接牵扯到意识形态问题、价值等民主社会的根本问题,必须清楚它和经济交流有 着根本的不同。为此,《德国之声》中文部与中国官方的合作交流应该也必须在严格的监督控制下进行。否则就会 损害德国的形象,德国政府的政策,乃至中国的异议人士的安全!

以下签名:
阿海(自由作家,出版家)、费良勇(民阵主席)、高晴宏(全侨民主和平联盟德国支盟理事长)、还学文(自由 作家)、黄思帆(自由记者)、彭小明(全德学联主席)、潘永忠(全球支援亚洲和中国民主化论坛秘书长)、王 容芬(自由作家)、仲维光(自由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