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DA

View Full Version : 新疆汉族:告诉*为何东突有市场!



Unregistered
01-10-08, 13:09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08/1001/article_60316.html

Unregistered
02-10-08, 09:19
纽时原报道:喀什杀警 为何是武警互杀?[13图]

打印版 【 阿波罗新闻网2008-09-29讯】
 


纽时原报道:喀什杀警 为何是武警互杀?[13图]

《纽约时报》网站视频截图






























今年八月,就在北京奥运会开幕的几天前,在新疆喀什曾发生了一起突发事件。据当时中国官员的描述,有一辆卡 车冲入一列正在出操慢跑的武警队伍中,撞飞了许多名的武警。

中国官方报导称此次事件为由维吾尔族分裂份子执行的一次恐怖攻击,目标是破坏北京奥运。中国官员说,驾驶卡 车的几名男子在撞倒武警后,还继续用弯刀和自制炸弹攻击了武警。他们说,至少有16名武警死亡,是自上世纪 90年代以来,中国死伤最重的一次恐怖事件。


但是,喀什发生的这起袭击事件从一开始就非常混乱。从过程到使用的凶器-最先说是手榴弹;不,是炸弹;不, 是卡车和弯刀。袭击者的身份最终被报导,分别是一名28岁的出租司机和一名33岁的卖蔬菜小贩,两人都是维 吾尔族。然后,就像大多数在中国发生的敏感故事一样,在政府的沉默下,渐渐退出公众目光。

但是,《纽约时报》记者锲而不舍,事后找到了3名曾拍到事件过程的照片的游客。他们拍的照片最先曾出现在美 联社的报导上。

这3名正好在事发现场附近的外国游客都对《纽约时报》讲述了不一样的事件经过,他们的说法挑战中国官方版本 中的关键内容。一名游客还拍摄了27张照片。摄像者仍然坚持匿名。

纽约时报29日刊登了华裔记者黄安伟(Edward Wong)的这一篇题为对中国一起袭击事件产生怀疑(Doubt Arises in Account of an Attack in China)的报导。报导说,这3名外国游客和中国官方讲述的差异,包括,这几名目击者说,他们没有听到炸 弹爆炸的响声,以及挥舞弯刀砍武警的人似乎也像是武警。他们说,明显看到穿武警制服的男子持刀攻击其他几名 武警。

这就引出了几个问题:为什么武警在挥舞刀子?他们是在向几名弄到武警制服穿的袭击者报复吗?袭击者是否混入 了武警,或者说,这是否是一次武警之间的冲突呢?


一名目击者说:看起来似乎是一批警察在与另一批警察打架。所有这几名目击者人都因为担心触犯中共政府, 而要求不透露他们的姓名。

中国官员拒绝就此事多发表任何言论。喀什8月4日发生的袭击事件,只是八月间连续发生的4起袭击事件的开头 ,中共政府称这些事件都是由新疆分裂份子策划的。根据官方报道,几起攻击事件共导致至少22名武警和1名平 民死亡。

8月5日,喀什地委书记史大刚说,前一天事件的凶手是两名维吾尔族男子,他们分别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和一名卖 蔬菜的,事件中,另有16名武警负伤。维吾尔族是一个信奉穆斯林的突厥民族,他们说新疆是他们的祖国,常常 反抗汉族的统治。

史大刚说,当时,一名男子驾驶卡车,另外一名持武器跑到现场。他说,两名攻击者被捕前,每人扔了一枚炸弹。 事后,武警共从他们身上发现9枚没有使用的爆炸装置、弯刀、小刀和一把自制手枪。

他从未提到攻击者穿着警察制服。中国的官方媒体新华社也没提过这点。北美版的香港报纸《明报》曾提过,还引 用了新疆当地警员的话,但是,他们现在拒绝就此事发表言论。


长期以来,中国官员一直都试图把新疆的暴动描绘为一种是非分明的冲突,称策划攻击的是东土耳其斯坦伊斯兰运 动的分裂主义组织。官员们在当地实施严厉的保安措施时,都说是受到恐怖主义的威胁。

但是,几名见证人所提供的现场记述与官方不符,显示出对这起暴力冲突可能有不同的看法。当记者于周五(26 日)向一名驾车路过袭击事件现场的维吾尔族男子问起,他是否认为是恐怖分子策划了这次袭击时,他说:他们 说的是一回事,我们说的是另外一回事。还有其他维吾尔族人说,攻击者多半是因为个人受了委屈,而做出那种 行动的。

这3名外国目击者说,他们是从邦臣(Barony)酒店目睹了事件经过,该旅馆正好在武警营房和发生袭击暴 力事件的另一家旅馆的马路对面。

一名外国游客拍摄了许多照片。其中3张已经由美联社在八月间发布。他向《纽约时报》展示了另外的24张照片 。

这名拍摄了许多照片的游客说,8月4日早上8点左右,他正在窗口旁收拾他的背包时,听到一种撞车的声音。当 他往外看时,看见一辆大卡车在撞倒了一根黄色的短柱子后,冲入街对面一组武警中。中国官员说,后来,这辆卡 车冲入到一列70多名正离开武警营地慢跑的武警队伍中。

这名摄影者说,后来,这辆卡车撞倒了一根电线杆或是电话线杆,并撞上街对面另一家旅馆,怡全(Yiquan )宾馆的前门。一名穿着白色短袖衬衫的男子从驾驶座上摔下来。



这名摄影者说:他的伤势挺重。他在打开车门后,摔倒在地面上。他没有爬起来。他在地上爬行了4、5秒钟。

这名摄影者立刻跑过走廊去找与他一起旅行的两名同伴,其中一人是他的亲戚,一人是他的朋友,一起住在另外一 间房间。

另外这两人也听到了撞车声,并已经来到了走廊。3人一起跑到摄影者住的房间的窗口前。摄影者说,这时,他已 经离开了大约1分钟。他说,当回到窗口前时,已经看不见那名卡车司机了。

他的那位朋友说:我记得看见的头一件东西,就是对面大楼墙里的那辆卡车。我还看见地面倒下了大约15人。 所有人的身体都是东倒西歪的。一名倒在地上的男性,头顶着地面,四周流着一大摊血。

他说:我记得想到,这太离谱了。我有那种离奇的感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这几名游客说,后来,现场变得更离奇。


一名或者是两名穿着绿色制服的男子掏出弯刀,开始持刀砍几名倒在地上的,穿着相同制服的男子。

他的那名朋友说:当这两名看起来像武警的男子-他们也穿着武警制服-拿起弯刀砍其他地上的武警时,立刻让 我感到莫明其妙。

他说:我们一下子就愣住了。所有三个人都在奇怪:他们为什么要砍其他武警?

这时,那名摄影者首先拿起了照相机,蹲在窗口旁。他的头一张照片的数码记录时间是上午8点04分,最后一张 是8点07分。头一张非常模糊,镜头显示的大部分被树木挡住了。不过,还是能够清楚地看到有几名武警在人行 道上围住一名或者更多的人。

这名摄影者说,有两名男子,穿着绿色制服,跪在地上,脸部对着他住的旅馆,双手似乎被绑在背上。另一名穿着 制服的男子开始拿弯刀打他们。

他说:那名被砍的人满脸是血。很多武警都满身是血。还有一些武警漫无目标的在街上走动。另一些武警则坐在 人行道边上,我想,他们可能是被吓坏了。一些则按着脖子在跑。

3名游客说,当所有这些发生时,卡车传出一声小小的响声。那名朋友说,听起来像是汽车回火了。这部卡车的前 头部分冒出黑色的浓烟。

他的朋友对事情经过的描述与这名摄影者稍微有点不同。他说,他看见的是两名穿着制服的男子,拿着弯刀,在砍 两名倒在地上的男子。他说:我记得他们中有一人还在动。他肯定受伤了,但是,仍然有小幅的动 作。

摄影者的亲戚看到的又有所不同。这名亲戚说,一名穿着绿色制服的男子,从卡车的方向走过来,这时一名没有 受伤的武警跑过来,开始拿着一把弯刀砍他。砍了几下,然后,被砍的这个人开始反击。

这名亲戚说,在被砍了几刀后,那名穿制服的男子跌倒了,然后,至少另有一名武警过来踢他。

这3名游客都明确指出的一点是,这时,几乎可以肯定,拿弯刀的这些男子是武警,而不是暴徒,因为他们与其他 在现场的另一些武警相互交谈。


游客们说,这种持刀的攻击有1、2分钟时间。摄影者的那名朋友说,然后,看到一名穿着制服的武警把弯刀交给 另外一名手持弯刀的武警。摄影者拍下的一张照片就显示一名一只手握着两把弯刀的男子。另一张照片显示一名穿 着制服的男子带着一把配有刺刀的来福枪,这是一种在中国非常少见的武器。

游客们说,这时其他武警则试图驱散在现场观望的市民。游客说,其中一名武警看到了这名外国摄影者拿着照相机 站在旅馆的窗口前。

几名游客说,事发大约5小时后,武警封锁了他们住的旅馆,挨间的查问旅馆的住客。游客们说,他们看起来很和 善,但是,不停的问照片和检查照相机。那名亲戚说:他们问我们是否拍了任何相片;我们说没有。游客们把 照相机塞到了一个袋子里面。他们问我们是否向外发了电子邮件。我说没有。

这名摄影者说,吃早餐时,他看见白布包的尸体被人用担架抬到厢型车里。到了下午,当人们最终被允许离开旅馆 时,看到工人们正在拿水管冲洗街道。

这时那辆卡车已经不见了。除了街对面一根弯曲的柱子外,根本就看不出这里曾发生过任何暴力事件 。

****************************************

新疆爆炸案拿刀的是武警 美游客公布[13图]



中国时报/奥运前夕,发生于新疆喀什、造成十六名武警死亡的爆炸案,虽然早已被大陆官方定调为「东突」恐怖 攻击事件,但事实真是如此吗?目击事件经过的美籍人士所拍摄的照片于昨日被公布出来,让这起似乎早已尘埃落 定的事件再度笼罩在迷雾中。

 三名不愿具名的美籍人士向《纽约时报》透露,他们在事发当天于附近的旅馆中目击了整个经过,并拍摄了廿七 张的现场照片。然而,这些照片和大陆官方说法对照,却引发了一连串的疑点。

 八月四日早上八点多,新疆喀什地区的武警边防支队在出早操时,突遭卡车撞击及炸弹攻击,造成了十六人死亡 、十六人受伤。翌日,新疆官方即召开记者会,公布调查结果,认为这起事件是经过精心策画、蓄谋 已久的。

 然而,这和目击现场的美籍人士所描述的显然有很大的出入。报导指出,三名美国人在听到了巨大的撞击声后, 从旅馆窗内往外看,只见到一名穿着短袖衣服、受伤很严重的司机从翻覆的卡车内爬出来,他根本连站都站不起来 ,他们并没有听到任何的爆炸声。

 另外,大陆官方称,另一名埋伏在旁的「东突」成员趁乱手持大刀和手榴弹,向遭车撞、倒卧血泊的武警乱砍。 但是,在美籍人士所提供的照片中,手拿着大刀、挥舞砍杀的人却是身穿制服的武警。

 此外,在这些照片中,事发当天现场玻璃帷幕破损的几处地方和后来事件发生后几天所拍摄的照片也有所不同。 让人不禁怀疑,这是因为现场清理必要的结果?亦或是刻意的「人为爆炸」安排?

 在大陆官方所公布的调查报告中,从未明确说明两人的行凶动机,也未提及其身穿的服饰为何,而一贯将发生于 新疆的冲突事件视为是「东突」的恐怖攻击。从曝光的这些照片中,不禁让人引发更多的疑问,这真的是恐怖攻击 事件吗?如果是,是「东突」成员渗透进入了大陆的军警系统?如果不是,这是一起武警间的械斗冲 突吗?


(党媒视频截图)





本文网址:http://aboluowang.com/news/data/2008/0929/article_60213.html (http://aboluowang.com/news/data/2008/0929/article_60213.html)


责任编辑:zhongkang         来源:







新疆汉族:告诉你为何疆独有市场!
十一国殇:大陆百姓说苦难的祸根源于中共统治
打印版 【 阿波罗新闻网2008-10-01讯】
 
国殇日:百姓苦难的祸根源于共产党统治 节目反馈
推荐给朋友
2008年9月30日 星期二 节目长度:4分31秒 下载mp3

国殇日前夕,中共把党的政绩、面子工程充斥到党媒的各大新闻版面,置百姓疾苦于不顾,强制向人民灌输党的伟 光正假象,令百姓生厌。随着国殇日到来,大陆民众在接受本台采访中表达了自己的心声。
一位湖北李铁先生表示,老百姓对现实生活不满意。最不满意的是因通货膨胀等各种原因引起的社会问题,大批工 人下岗后社会和医疗保险没有保障。(录音)那么就是说企业倒闭后或者老百姓下岗后,这个钱每年还在往上涨 ,也就是说社保基金是提价的,老百姓交的钱是要提高的,但是很多老百姓交不起,很多人没有医疗保障。一个是 生活上没有保障,还有是物价的通货膨胀。老百姓怎么会满意呢,肯定是不满意。媒体上它不反映老百姓基本的呼 声,老百姓怨声载道,大街上公开的就是骂共产党的,但是报纸上是不会登的。

中共追求的国民生产总值连年高速增长是不是人民的生活水平也应该在不断的提高,李铁说:(录音)那个增长 率只是官方的一个数据的报导,并不是一种很真实的民众的生活反映。可以说改革开放以来很多人的生活水平在下 降,特别是对某些群体已经下降了很多年了。如果你到中国任何一个大城市去采访,无论是大街小巷 40岁以下的人都在那打麻将。下岗的人多的不得了,你说这些人的生活水平怎么可能提高呢,倒闭的那么多企业 那些人怎么安置的,怎么处理的?你就是问共产党它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

李铁列举了当前群体事件的事例来说明民怨上升的趋势。(录音)那个群发事件共产党叫突发事件,突发事件是 逐年增多。那是很惊人的一个数字。另外这个群发事件的规模是越来越大,你比如说前几天那个吉首发生的事情, 那是几十万人在大街上,就相当于老百姓的一种无形的抗议示威。

新民党成员行晓辉向本台介绍了他耳闻目睹的新疆维族人的真实生活。他认为新疆维族人的生活苦难是共产党所谓 的民族政策和政绩工程、面子工程带来的。(录音)你如果让每个维族人他能吃饱,你说东突它还会有土壤么? 他不会的。正是你所做的民族政策。当地维吾尔族人有这样一句话就是:你们汉人来了,坐在衙门里头,河南人 来了,站路边上,回族人来了把马路边也占上了。惟有剩我们维吾尔族人嘛,在沙漠里晒太阳。这是很现实的老 百姓的说法。中国有个传统叫仓廪实而知礼义嘛,人首先要吃饱的情况下,我们才能讲别的东西。在一个民众 不能够吃饱自己肚子的情况下,你说他选择的是什么?

他介绍在新疆维族地区之所以那么多维族人生活在底层社会,是共产党的所谓民族政策只是针对官府衙门的。(录 音)当然有一小部分人像在政府里面那个官衙们,他们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现在很好。因为他们所有的优待政 策都是对待他们的,不是对待底层老百姓的。政府给你掏钱整齐划一的,给你房子盖好,你当然肯定说政府好。所 以政府采访都到这些村子去采访,一片艳阳天,形势一片大好,当然一百个村子里甚至百分之一都达不到,但他没 有带你去到那些吃不上饭穿不上衣服的那个地方去看,他到那去看的和你报导看的东西一个在20世纪,一个在1 9世纪。

以上新闻由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傅明、俞删采访报导

纽时原报道:喀什杀警 为何是武警互杀?[13图]

http://aboluowang.com/news/data/2008/0929/article_60213.html (http://aboluowang.com/news/data/2008/0929/article_60213.html)








本文网址: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08/1001/article_60316.html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08/1001/article_60316.html)


责任编辑:王笃若         来源: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08/1001/article_60316.html (http://www.aboluowang.com/news/data/2008/1001/article_60316.html)